原标题:【福利】“阿富根”参演的播音主持版话剧《徐光启》,小布送票60张!

原标题:一江一船 一生 摆渡人

原标题:这个城市记录了战斗民族的耻辱,一头驴就可以换一个俄国人,后被俄报复性摧毁

又有福利啦!

图片 1

费奥多西亚是位于克里米亚半岛南端的城市,这里气候温润,是黑海一处疗养胜地。然而在从前,这里却有个臭名昭著的原名——卡法。

原创大型历史话剧《徐光启》即将上演,

一江一船三十二年,多年前,关师傅从父亲手里接过了摆渡的工作。如今,他所驾驶的渡船,是南亭一带仅剩的一艘渡船。

克里米亚半岛原本属于鞑靼人建立的克里米亚汗国,这是一个穆斯林国家。在俄罗斯还没有兴起的时候,这个不起眼的小国是俄国人的噩梦。克里米亚汗国曾长期从属于土耳其奥斯曼帝国,长期作为土耳其人的雇佣兵,扫荡俄国的边境,抢掠俄国的人畜。

共3场演出,小布每场送出20张票,共60张~

一声短笛,几缕青烟,

图片 2

接着往下看

一艘渡船蹒跚驶向烟雨蒙蒙的珠江对岸。

克里米亚鞑靼人不事生产,几乎不怎么放牧,最大的产业就是抢掠乌克兰和俄罗斯人做奴隶,其中丰腴的俄罗斯美女最为抢手。一到秋高马肥之际,克里米亚鞑靼人就会骑着马,拿着弓箭和火枪大举入侵俄国的领地,然后抢走可以带走的人。不便于带走的老人就会直接杀掉,敢于抵抗的男子也成为刀下之鬼。

这里是广州番禺南亭渡口,

鞑靼人在攻陷俄国村落或城镇后,就会将俄罗斯女人“打包”上车,然后把俄罗斯男子们用绳子系成一串,然后带回国内。1580年,鞑靼人发动了对俄国一次超大规模入侵,有多达15万俄罗斯人被抓去当俘虏,更多的人被杀死,正可谓哀鸿遍野。

图片 3

渡船连接着南亭、市头两个村。

鞑靼人将俘虏抓回国内后,会在卡法城集中贩卖。卡法城集中了来自于世界各地的奴隶,但主要都是俄罗斯人,其中俄罗斯美女是最好卖的。土耳其帝国的贵族最喜欢俄罗斯裔的女奴,所以他们也是鞑靼人最大的买主。

上海人民广播电台著名上海话栏目《阿富根》主持人叶进、《郭亮直通车》主持人郭亮从直播室走上话剧舞台,著名故事频率播音员齐歌倾情献声,和资深播音主持人方歌、沈刚一起演绎一部播音主持人版的《徐光启》。

图片 4

图片 5

图片 6

江中行驶的渡轮。

记载,在卡法城里到处是奴隶摊点,希望购买女奴的顾客会像挑选牲畜一样,捏捏俄罗斯女奴的大腿和私密位置,甚至会撬开她们的樱唇,看牙齿是否有瑕疵,是否有口气。而这些都将成为他们讨价还价的基础。

图片 7

南亭渡口,是附近一带仅剩的一个渡口,

秋天是奴隶买卖的“旺季”,价格都会很便宜,一个美丽俄罗斯女奴的价格,甚至只用一头驴就可以买到。

很期待吧,奉上海报~

在这里驾驶渡船的关氏兄弟、陈氏、彭氏4位师傅,

随着俄罗斯帝国的崛起,克里米亚鞑靼人发现自己越来越难抓到斯拉夫奴隶。于此同时,鞑靼人的保护者——土耳其人也逐渐不是俄国人的对手。

图片 8

父辈们都在船上工作,

在俄土战争中,俄国人花了很大力气,终于攻占了克里米亚,并报复性的将卡法付之一炬,并在此地建立了新城——费奥多西亚,由此才逐渐消解了自己的耻辱感。

怎么样?

而他们的子女,则都选择“上岸”。

图片 9

有木有大制作的赶脚?!

他们成了这里最后的摆渡人。

然而俄国人对于鞑靼人的余恨仍然未消,不过此时他们已经落在自己手里,想怎么虐待就怎么虐待。在俄罗斯帝国,克里米亚鞑靼人的生活很悲惨。

徐光启

广州南亭 最后的摆渡人

二战时,斯大林更是以鞑靼人整体叛国为由,将他们集体流放至中亚。现在的克里米亚,已经全是斯拉夫的人天下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中国古代睁开眼睛看世界的第一人-

广州河网密布,曾有规模不等的无数渡口,

责任编辑:

图片 10

而随着道路、桥梁、隧道、地铁的建设,

原创大型历史话剧《徐光启》

不少渡口逐渐关闭。

故事梗概

关师傅今年46岁,在此做摆渡人已经有30余年。他所驾驶的渡船,是南亭一带仅剩的一艘渡船。

明朝末年,崇祯皇帝欲借助天象,测算朝廷的命运,而钦天监执掌戈丰年却因误报了月食的时间而被皇上下令要严办。东阁大学士徐光启以及他的得意门生孙元华,以科学的态度,与保守派势力据理力争,向皇上秉明了戈丰年误报的真正原因,是大明历法需要修订。在徐光启师生俩的努力下,不仅保住了戈丰年一家老小16口人的命,皇上还采纳了徐光启的建议,由徐光启负责督修《崇祯历书》,并准予聘用洋人同道协助。

图片 11

徐光启是中国古代睁开眼睛看世界的第一人。徐光启与意大利传教士利玛窦的结识,开启了西学东渐的大门,亦使古老的中国向世界展示了东方文明的幽深。中西文化在徐光启和利玛窦身上碰撞出的火花,至今闪耀在中华大地,恵及全人类。而在大明朝堂之上,徐光启的这种学贯中西、大胆汲取西学精华为我所用的科学实践,在保守自闭的大臣们眼中简直就是破坏祖制、亵渎朝纲、大逆不道。徐光启秉持科学救国的理念,依然在夹缝中坚定前行。

江中行驶的渡轮。

图片 12

图片 13

9月27日/28日/29日

正在驾驶渡轮的关师傅,抬头留意着屏幕上的水文情况。

原创大型历史话剧《徐光启》

图片 14

倾情献演于共舞台ET聚场~

渡轮正在江面疾驰,从凤凰渡口返回南亭渡口。

图片 15

图片 16

图片 17

江心岛鲤鱼岗上的灯塔。

■■■■■

图片 18

上海共舞台ET聚场

摆渡间假寐的乘客。

9月27.28.29日19:30

每日清晨5点,关师傅就坐进驾驶室,准备迎接当天的第一班乘客。

票价:380元、280元、180元、80元

渡船每15分钟往返一趟,踏板靠岸,乘客快速地上下,虽谈不上繁忙,但也有几分热闹。

福利来啦!

对于一些乘客来说,渡船清晨的通航时间早于地铁,还能运载三轮车,所以是清晨出行首选。“渡船要更加方便。”

在微信对话框内回复:

图片 19

徐光启+姓名+联系方式+地址

南亭渡口每天的第一趟摆渡在早上5点30分发出。

将会有30位幸运的小伙伴得到

图片 20

小布送出的演出票2张~

搭乘早班的人大多为了前往对岸的市头肉菜市场,不是买菜就是卖菜,因此每天的第一笔交易很可能就发生在渡口候船期间。

编辑:王雨濛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图片 21

责任编辑:

天未亮,乘客在船头点起一支烟提神。

图片 22

大约十五分钟后,渡轮抵达对岸的凤凰渡口,路灯仍然亮着,岸上有零星早起晨运的人。

图片 23

航标发出绿光,在东方既白前的河上,显得清幽深邃。

图片 24

空车子去,满载而归,对于每天要到对岸市场采购的人来说,渡轮仍是他们的首选。

图片 25

船刚停稳,车队便在渡口鱼贯而行。

图片 26

车头挂满从市场采购的肉菜。

“这一行是我唯一熟悉的”

关师傅除了自己开船,还聘请了两位有经验的师傅一同负责渡口。

忙完清晨的摆渡,关师傅就把驾驶舱交给了陈树洪,自己则在甲板上收费。到了下午,渡船由今年65岁的彭富来掌舵。

彭师傅的父辈们大都一辈子在船上。风帆船、木船、机械船,彭师傅都开过。

图片 27

凤凰渡口上候船的乘客,远处的新造珠江特大桥连接两岸,早于2003年已建成。

图片 28

从南岸市场而来的肉菜,主要供往大学城岛上的大小餐馆。

图片 29

村民在渡口给小狗洗澡。

“我退休金很少,所以要再打份工。其实对开船这份工作已经有些疲乏了,但假如渡口有一天停摆,我也没法找岸上的工作,这一行是我唯一熟悉的。”

图片 30

关师傅将江上发现的一艘破船拖曳到岸边。

图片 31

傍晚,渡轮上一阵江风吹来。

图片 32

最后一班渡轮晚9点从南亭渡口发出,行至江心,唯一一位乘客的身后已是万家灯火。

渡船曾一时兴旺 现在每班乘客占不满半条船

事实上,渡船如今的客流量早已不可与繁荣时期相比。

在二三十年前,这曾是沿水而居的广州人穿梭河道最主要的交通工具。如今,随着桥梁架设、地铁开通,乘坐渡船的人越来越少,不少渡口也因此停摆。

摆渡的陈师傅感叹:
“以前运一趟,整条船的人密密麻麻地挤着,一直排到船头,现在半条船都站不满。”

图片 33

广州城水网密布,渡船曾一时兴旺。

图片 34

根据1995年《番禺县志》的记载,上世纪80年代末,仅在番禺就有渡口152个,渡船370艘。这其中,有7个渡口日均客流量超过1000人次,洛溪渡口、南浦渡口、北斗渡口三个大渡口超过3000人次。

图片 35

1984年,关师傅的伯娘与堂妹在渡口的合照。在物质生活尚未充裕的80年代,在大型交通工具和电器前留影的家庭照片十分常见,一定程度反映人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

这一变化直接影响到了几位摆渡人的收入。

“现在一年下来,扣除人工费、油费和承包费等等,纯利润只有四五万元,这些收入还不如聘来的两位驾驶师傅的年工资多。”关师傅苦笑。

图片 36

关师傅告诉记者,上世纪90年代,渡口收入一年达30万至40万元,而且多个船家竞相投标,几年前收入是20万元。

图片 37

过去龙舟比赛举办之时,关师傅的渡轮上便站满观赛的南亭村民。

虽然如今渡口生意难做,

但南亭渡口的摆渡人还没有离开的决定。

而对于也已年过半百的人来说,改变习惯并非易事。

图片 38

渡轮需由关叔两兄弟24小时轮流值班,通航时间过后,关叔会把渡轮开至江心守夜。

图片 39

图片 40

摇曳的江水浸透了南亭渡口摆渡人的半生,在他们身上留下了深深的印记。

图片 41

摆渡人口中不时会提起“上街”,即离开渡船,上岸工作生活。在他们眼中,“上街”似乎会让自己进入一个陌生的环境,一切都要重新适应。

自己改变虽然难,但几位摆渡人的孩子基本都过上了与之不同的生活。

彭师傅的孩子不愿意从事与船舶有关的工作。他一方面觉得有些许遗憾,一方面也为子女找到了新的生活方式而感到欣慰。

“年轻人嘛,有他们的世界了。”他说。

图文:罗斌豪 董天健 金祖臻 实习生 王瑜玲
校对:洪 江

编辑:曾 强 张梓望 张 迪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