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亨弗里德堡战役(Battle of Hohenfriedberg,德语:Schlacht bei
Hohenfriedeberg)是奥地利王位继承战争中第二次西里西亚战争。在1745年6月4日的战役,以普军胜利作结。

亚历山大·小仲马是法国著名小说家大仲马任奥尔良公爵祕书处的文书抄写员时与一女裁缝所生的私生子。《茶花女》是小仲马的第一部扬名文坛的力作,小说所表达的人道主义思想,体现出人间的真情,人与人之间的关怀、宽容与尊重,体现了人性的爱,这种思想感情引起人们的共鸣,并且受到普遍的欢迎。

在帕查库特克
(1438-1471)的统治之下,开始了印加历史上非凡的领土扩张。根据西班牙人的记载,在帕查库特克的统治期内,印加获得了它全盛时期三分之二的领土。尽管有帕查库特克任期较长的原因,但是,考虑到印加人有限的运输和通讯方式,这种扩张已是相当迅速的了。当时,不仅还没有开始使用车辆,甚至当地连马匹都没有。

战火之起

生活

所获得的这些扩张的领土部分只是印加军队征服计划的附属品。征服战不断的通过粉碎邻国的顽强抵抗而取得胜利,并因此能够残忍的入侵别国。但是,并不是所有帝国扩张所得的土地都是直接通过军事行动获得的。有一些领地的加入来自于帝国的和平建议。其它一些领地的加入则是因为害怕一旦拒绝帝国缔结联盟的建议,将会导致杀身之祸。

第一次西里西亚战争后,奥地利并不甘心于屈辱的议和条约,因此便与英国、汉诺威、黑森、荷兰结盟进攻反奥阵营除普鲁士外的其它盟国,战事重启。普鲁士不愿见到任何一方获得全胜,尤其害怕奥地利获胜之后,会回头追讨西里西亚,因此于1744年重新加入战争。8月17日,普鲁士再度施展突袭攻势,这壹次普鲁士兵分三路:施维林元帅一路16,000人,安哈尔特-德绍亲王利奥波德二世15,000人,自率主力4万人以齐腾的1,300骠骑兵为先锋,三路大军采向心攻击姿态,从西里西亚出发,大败萨克森
,再指向西里西亚正南方波希米亚的首都布拉格。1744年9月16日攻占布拉格,继续以62,000人的主力向维也纳进军,第二次西里西亚战争正式揭幕。与上次一样,奥军因普军的突然袭击而在最初的数个月被其大败。奥军只得转打消耗战,奥地利军总司令卡尔洛林亲王率5万人回援,采取坚壁清野的方针派兵偷袭普军的补给线,以截断其弹药及粮食供应,使腓特烈在波希米亚境内遭遇后勤补给困难,威胁腓特烈后路并成功消灭普军近1.2万人,约占其军队总数的五分之一。

小仲马十几岁时就愿意与已婚的女人接触,由于他是个小孩,有些已婚的女人也非常喜欢他,小仲马以为与女人在一起的感觉真好。

大约1470年的时候,印加人战胜了位于祕鲁北部海岸的奇穆王国,该王国不仅富有,而且强大。随着这壹次主要征服战役的胜利,南美洲剩下的小国中几乎再没有能够挑战印加帝国的国家存在,更不用说阻止印加帝国的扩张了。因此印加帝国的扩张遍及南美,随后组成了所谓的南美「文明世界」。

诱敌深入

1844年9月,年仅二十岁的小仲马就常常出入高阶娱乐场所,他在豪华舞厅中与巴黎名妓妈丽·杜普莱西相识。玛丽与小仲马常常在一起喝茶聊天,有时俩人还牵手进出大剧院和高阶歌舞厅。玛丽出生于一个贫困家庭,流落到巴黎,被逼为妓,但她陪客不陪睡,卖艺不卖身。她特别珍惜小仲马与她的真挚感情,一心想要走出青楼与小仲马常相厮守,过快快乐乐的夫妇生活。由于她已涉入了妓女的行列,加之于她长得妩媚动人,一些常客对她软磨硬泡,有的人用金钱诱惑,有的人恐吓恫吓。在短时间内她非常难摆脱那些色魔,她一心想和小仲马早一点结婚,离开青楼。有一次她正和一位客人在一起,被小仲马碰见,小仲马一气之下给玛丽写了一封绝交信,然后就出国旅游去了,他一去就是三年。玛丽接到了小仲马的绝交信后,悲痛欲绝,不饮不食,最后患了重病。她仅有的那点积蓄不可以满足治病的需要,又从女朋友手里借了一些钱,经过医治病情没有好转,她在临死前给小仲马写了一封信。最后她还是撒手人寰,驾鹤西去了,她死时年仅二十三岁,她死时为她送葬的只有两人。依照她的遗嘱,她的外甥女把她的东西全部变卖了,还清债务以后,剩余的钱由她外甥女继承。

在印加的王位继承人图帕克·印卡·尤潘基(1471-1493)继承王位之前,印加帝国的边界已推进到了今天厄瓜多共和国的北部边界。在图帕克·印卡·尤潘基在位期间,又征服了祕鲁的南部海岸,智利的北部,阿根廷西北部的大部分地区,以及玻利维亚高原的一部分。帝国巨大领土的一部分,非常显著沿着祕鲁的南部海岸线,而且征服的代价也是高昂的,战争的结果不仅给交战双方都带来了巨大的损失,甚至导致了某些小部落的整体灭亡。另外,在先前征服的那些土地上定期发生的暴乱又不得不被镇压。

当腓特烈缓慢回撤至布拉格附近的时候,过去想引诱卡尔出来决战,但是10月份已天寒地冻,卡尔亲王又会合了萨克森盟军,兵力增加至10万人,于是腓特烈承认战略上已无利可图,准备缓慢撤回西里西亚。

小仲马三年后回国,但玛丽已不在人世了,玛丽的外甥女把玛丽的信转交给了小仲马,小仲马看完信后,泪如泉涌。悔恨自个错怪了玛丽,一股思念之情油然而生。小仲马把自个囚禁在郊外的一个小屋里,谢绝见客。小仲马用一年时间写出了《茶花女》一书,以表达他对玛丽的哀悼和思念。

在西班牙入侵之前的最后几年,印加帝国仍然在北部进行着扩张。瓦伊纳·卡帕克(1493-1527),印加王朝最后一代帝王阿塔瓦尔帕的父亲,在他1527年离世时,已统治了位于厄瓜多首都基多的帝国北部前沿。

1744年11月26日,普军因欠缺弹药及粮食供应,只得退出布拉格,撤至西里西亚,转为战略防御,尽管战略上受了一次挫折,但是腓特烈在战场上并没有失败,他将计就计,装做向西里西亚首府布雷斯劳撤退,引诱卡尔亲王走出波希米亚和摩拉维亚的山地,追击到西里西亚的平原上,以便以一次干净利落的战役彻底击败奥地利。1745年初,奥军击败法军和巴伐利亚军,并于该年5月,攻至西里西亚。5月26日,
普军约5.9万人在西里西亚的霍亨弗里德堡埋伏。6月4日清晨,霍亨弗里德堡战役爆发。

人物评价

普军进攻

小仲马其它有名的戏剧作品包括《半上流社会》、《金钱问题》、《私生子》、《放荡的父亲》、《克洛德的妻子》、《福朗西雍》等。

1745年战局开始,卡尔果然率领6万奥军入侵西里西亚,腓特烈先故意示弱,向布雷斯劳方向撤退,6月3日晚9点,突然杀一个回马枪,命令军队以强行军连夜接敌,6月4日凌晨祕密运动到奥军营地附近,命令部队就地休息两小时,他本人也裹着斗篷在露天和衣而卧。凌晨2点普军再次出发,揭开霍亨弗里德堡战役的序幕。

小仲马的剧作是法国戏剧由浪漫主义向现实主义过渡时期的产物,话剧《茶花女》也被视为法国现实主义戏剧开端的标志。他的剧作不以情节的曲折离奇取胜,而以真切自然的情理感人,结构谨严,语言流畅,富有抒情意味。1897年,翻译家林纾翻释《茶花女》,当时译名为《巴黎茶花女遗事》。

6月4日凌晨4点,在黎明前的黑暗中,普军由东南向西北方向的奥军发起进攻。普鲁士右翼骑兵太急于求成,反而把奇袭发展成了一场混战,但是在左翼和中段,普军获得完满的成功。在中段,利奥波德二世亲王的21个步兵营排著整齐的横队,冒着奥地利炮火勇敢无畏地前进,忍受着伤亡,一枪不发,一直走到火枪瞄准的有效射程以内,随着一声令下,排枪齐射,他们的火力是如此地具有毁灭性,据说第一排齐射就打倒了敌军的50%。普鲁士战线南段的骑兵由齐腾少将和拿骚中将指挥,要以6,000人对付奥地利的7,000骑兵,而且中间要越过一条河流障碍。但是齐腾率领普鲁士骑兵精锐中的精锐,拜罗伊特团10个中队冲锋,20分钟之内,就拿下9门大炮,67面军旗,俘虏2,500人,自身仅仅94人阵亡。
这场骑兵战斗,有点象后来拿破仑大军的骑兵预备队冲锋,能够在关键的时刻关键的地点发起决定性的一击,这标志著普鲁士骑兵的成熟,腓特烈在战争间隙的两年间,对骑兵建设所付出的努力,终于见到了成效。

战役结束

霍亨弗里德堡战役是一场干净漂亮的奇袭,早晨9点战斗已结束,普军以少数的伤亡换取奥军五倍的损失,获得无可争议的胜利。此战之后,查理亲王缓缓向南退入波希米亚境内,腓特烈达成了解除西里西亚威胁的战略任务,向波希米亚追击了一段距离,划一个顺时针的大圈,主动撤回西里西亚,准备谈判结束战争。但是奥地利军队却于9月29日夜突然发起另一次索尔战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