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朝鲜历史年表

朝鲜历史教科书:人类起源于朝鲜半岛

古代朝鲜宫女的私密生活

1392年,李成桂篡夺高丽王位自立,改国号为朝鲜,即李氏朝鲜。李朝是朝鲜封建社会由鼎盛到衰落的时期。统治阶级为进一步加强中央集权,重新调整了君主专制的国家机构,把军队的统率权集中于中央。李朝初期实行“科田法”制度,把全国土地按等级分授给文武两班,并规定可以世袭,使“私田”进一步趋于私有。地主阶级利用各种手段兼并土地,扩大私田,残酷地进行高利贷盘剥,引起农民不断反抗。另一方面统治阶级内部党争激烈,矛盾日益尖锐,国力渐衰。16世纪末叶,壬辰卫国战争爆发。朝鲜人民组织义兵,到处打击日寇。李舜臣等爱国将领则给敌水军以沉重打击。明朝应朝鲜之请,派遣军队援朝御倭,最后打败了日本侵略者。17世纪以后,朝鲜的社会经济又有恢复和发展,同中国和日本的经济、文化交流十分活跃。19
世纪以后,开始出现资本主义萌芽。 壬辰卫国战争—朝鲜军民据守城池抵抗倭寇

一群中国留学生进入全世界最神秘、最封闭的国家,和他们的异国同学分享“最幸福的”生活。

近年,随着韩剧的热播,人们对了解朝鲜历史文化的期望值也在增长,那古朝鲜皇宫中女子的生活会是什么样的呢?虽然她们在历史上宛如赘余之物,如今早已坠落于历史的尘埃中,了无踪迹,但她们的出现和发展在整个人文系统中却极具规律性和特异性。她们共同铸造了独特的宫廷文化,从服装到食品,再到各种仪式,她们是历史的重要组成部分。下面为大家讲述朝鲜王室宫女的秘密宫廷生活。

近代
19世纪60年代后,欧美列强把侵略矛头对准朝鲜。1866年,法国舰队侵入汉江,美国商船侵入大同江,但都被朝鲜人民击败。1876年,日本以“云扬号”事件为借口,派出舰队,侵入江华岛一带,强迫朝鲜政府订立不平等的《江华条约》,开始了朝鲜的半封建半殖民地时代。

或多或少带给朝鲜学生们一些外部世界的气息之余,每个留朝的中国学生也都体验到从未经历的生活。

丛菊两开时

江华条约缔结后,日本开始向朝鲜倾销商品,掠夺农产品,朝鲜自给自足的农业经济遭到破坏,激起人民的反抗。1882年
6月,对日本侵略和政府□扣军饷不满的朝鲜士兵发动“壬午兵变”,沉重地打击了日本侵略者。此后,日本进一步加紧侵略,欧美列强也以通商为名,相继进入朝鲜。此时朝鲜统治阶级内部产生“开化派”
与“守旧派”的斗争,后者试图维护自己的封建统治,与清朝政府保持旧有的宗藩关系;前者则想使朝鲜开化发展,但采取依靠日本侵略者的错误立场。开化派于1884年发动“甲申政变”,夺取政权,但三天后宣告失败。日本侵略者以这次事件为借口,胁迫朝鲜签订《汉城条约》,攫取到在朝鲜的驻兵权。

朝鲜学生会自动回避外部世界话题

17世纪的某一天,一个朝鲜王室低级奴仆的家里,来了一位衣着华丽的妇人。她上下打量着主人家刚满10岁的幼女,颔首而笑。那女孩子躲在母亲身后,牵着母亲的衣角,怯生生地低下了头。母亲告诉她,客人是她们的远房亲戚,跟着她走,可以过上丰衣足食的生活,不再受饥寒之苦。而女孩只是一言不发。

1894年,反对封建统治和“逐灭洋倭”的甲午农民起义爆发。起义农民在全□准等领导下,很快席卷整个南部朝鲜。李朝统治者一面与农民缔结假和约,一面请求清朝政府出兵支援。日本以势力均等为借口,大举进兵朝鲜,挑起中日甲午战争。日军击败清军后,又镇压了起义农民,并强迫朝鲜政府实行“甲午更张”,实现独霸朝鲜的目的。1905年强迫朝鲜签订《乙巳保护条约》,
1907年又缔结《丁未七款条约》,把朝鲜置于日本统监府的统治之下。1910年8月,李朝总理李完用与日本签订《日韩合并条约》,国王退位,日本最后吞并朝鲜。此后,日本设朝鲜总督府,独揽一切大权,实行“武断政治”,剥夺朝鲜人民一切自由,掠夺土地和资源,血腥镇压人民的反抗斗争。朝鲜人民通过各种形式进行反抗斗争,甲午农民战争以后发展起来的义兵斗争更加活跃;文化启蒙运动也深入开展(见朝鲜爱国文化启蒙运动);罢工和怠工斗争层出不穷。1919年,在俄国十月革命的影响下,朝鲜人民掀起三一运动。数千名学生和成千上万的群众在汉城塔洞公园集会,宣读《独立宣言书》,举行声势浩大的游行。运动波及全朝鲜,给日本帝国主义以沉重打击,虽最后被镇压下去,但在朝鲜解放运动史上具有重大的历史意义。

“我梦见了伟大领袖金将军!”

这位贵妇是奉命来遴选宫女的,她相中了这家的女孩。尽管女儿不愿离开,母亲也于心不忍,但终究抵不过贫穷的压力。在母女的悲啼中,女孩子被拽走了,随身只带了一个小包,里面装有汤匙、筷子、毛毯,还有一个便壶。

朝鲜 太祖 1392-1397 李成桂创立朝鲜

北大韩语系毕业生白潇祎回想起自己5年多以前留学朝鲜的生活,记忆最深刻的场景就是朝鲜同宿生吉雪景有一天早晨起床,激动地讲述自己的“幸福梦境”。

要想成为一名宫女,这个女孩子还需通过“鹦鹉血检验”。御医会在她的腕上滴一滴鹦鹉血,如果血凝不动,她就会被认为是处女,可以加入宫女行列。如果血滴滑落,她就会被认为不是处女,被遣送回家。与她一起参加“鹦鹉血检验”的女孩子,大都10岁左右。一入宫门深似海,她们在命运的安排下,鱼贯进入了这个国家中最大、最深的宅院。

定宗 1398-1401

吉雪景说:“在梦里,伟大领袖给了我最好的指引,我们的研究难题就要攻克啦!”白潇祎永远也忘不了吉雪景谈到这个梦时的样子,“那感觉简直好像见到了黑夜里的一盏明灯!”

据李氏朝鲜的律法记载,大王、王妃和王太妃各有100名宫女,王世子有60名宫女,王世子嫔有40名宫女,王长孙有50名宫女,王长孙的妻子所拥有的宫女数量最少,有30名。从王室的规模来看,这个时期大约有500名宫女为王宫劳作。

李氏 太宗 1401-1418

几个月后,2006年10月,朝鲜在咸镜北道的丰溪里地区完成了第一次核试验,举世震惊。中国驻朝使馆召集中国留学生们反复开会安抚,但也要求大家在宿舍里贮藏水和方便面,以备形势紧张不时之需。

洒扫清枕席

1392 世宗 1418-1450 朝鲜通宝 世宗1424年始铸

白潇祎的惊恐更多了一层,因为她还清晰地记得同宿生吉雪景的“伟大领袖梦”。吉雪景的父亲是朝鲜的一名科学家,她自己也从事核物理相关领域的研究。

在李氏朝鲜时代,新选的小宫女通常都是老宫女的亲属。上一代宫女的工作会传给新的宫女。新来的宫女被称为长发内人,她们不仅要学习最基本的宫廷劳动,还要参加一些正规学习,包括学习高丽文,以及儒家学说中的君臣之道。她们的生活也会受到严格控制,甚至都不允许放屁。

-1910 文宗 1450-1452

整个朝鲜有两所大学接待中国留学生:金日成综合大学和金亨稷师范大学。金亨稷是金日成父亲的名字。每批中国留学生的宿舍里,都会被安排数量不等的朝鲜同宿生与他们做室友。

在农历腊月的最后一天,长发内人还要经历一种看上去很像恶作剧的仪式。在这个仪式中,长发内人双手被反绑,太监手持火炬,威胁说要灼烧她们被堵住的嘴巴。这些天真烂漫的少女,经过这个残酷仪式的警告,日后多会谨言慎行。这也有些巫术的意味,要赶走那些藏匿在女孩身上的恶鬼。

端宗 1452-1455

此前一年多,白潇祎和另外五十余名中国学生一起来到平壤,参加国家留学基金委朝鲜公派留学项目。留学基金委的项目基本上是8-10个月,但中国留学生想跟本地人交朋友并不容易。白潇祎记得,有一次坐地铁时看到一位老奶奶背着很重的包,她和另外一名中国留学生就主动上去提出帮忙,老奶奶被吓跑了。

经过10年的训练,长发内人还要完成一个所谓的成人礼。这个仪式对她们来说就像是婚礼,训练她们的老宫女会在仪式上扮演母亲的角色,她们则要戴上一种装饰性的发簪,和当时的新娘的发簪完全一样。仪式结束后,长发内人就成了内人,即一名正式的成熟的宫女。

世祖 1455-1468

中国学生的活动是完全自由的。“出去完全没有人陪同。他们知道你不会做什么坏事,也不敢做。”赵嵩非常有把握地表示。

当宫女被提升为内人后,就可以两三个人共用一个房间。接下来的20年左右,在她们成为尚宫之前,几个人会一直住在一起。内人也可以拥有一名侍女,用来帮她们做家务或跑腿,以便她们能更尽心于自己的职责。最卑微的小宫女每隔一天工作8个小时,工作环境相对来说还算比较舒适。

睿宗 1468-1469

赵嵩是北京某高校韩语系学生,他于2011年4月到10月在朝鲜留学。他说:“这些朝鲜同宿生学生都不是普通人,多数家庭根红苗正。”

为大王和王妃侍寝的宫女,每班则需工作12个小时,但分3班轮换倒休。夜间在寝宫值班的宫女在黎明时进行交班。休息24个小时后,再接白班,以确保其精力充沛。夜班侍寝的宫女要随时清理主子的卧室。大王的寝宫,有8名宫女在门外照应,她们整个晚上都要保持警醒,随时听候传唤。

成宗 1469-1494

多数中国留学生只跟同宿生聊聊语言问题,赵嵩则不一样,他有时也会有意地试图探讨些更深入的话题,比如对外部世界的看法。但他身边的朝鲜同学往往会自动回避掉这样的谈话。

这一整套体系的运作方式,宫女的数量以及她们各自的身份,都是宫廷里的秘密。

燕山君 1494-1506

回避的方式有点好笑。“他们经常说,要出去打个电话,但走了就再也不回来了。”

宫女一生都要为她的第一个主人服务,并各自效命于自己的主子。大王的宫女到死都要为大王服务,而王妃的宫女对于王妃也不能顾惜自己的生命,即使是大王也无权干涉其他宫室宫女的事务。

中宗 1506-1544

回国以后,白潇祎几次试图给吉雪景、莲花等同宿生写信,有时也托人带信过去。但从来没有收到过她们的回信,“人都像是消失了一样”。

夜坐数流萤

仁宗 1544-1545

“打倒美帝”的标语随处可见

虽然有职分所掌,又有女工可做,但宫中生活仍是空虚闲寂,就连消闲本身都是闲寂的:轻罗小扇扑流萤。承平之时,如果生活中有些波澜,那就要数发薪水的日子了。这时候,她们可以购买一些日常消遣用品,比如烟丝、酒,用以打发寂寞无聊的宫廷生活。

明宗 1545-1567

飞机降落后,在去往学校的路上,白潇祎就不争气地开始掉眼泪。在她眼里,整个平壤似乎蒙着一层灰罩,没有一栋建筑是鲜亮的。

一般情况下,李氏朝鲜宫廷里的内人,每个月可以领取约72升米、27升豆和13块鳕鱼干。职位越高待遇越丰厚。部分宫女的薪酬则取决于她们的劳动强度。从事重体力劳动的宫女可以额外多领约30升米,比内人还要多。高级尚宫的薪酬非常高。尚宫处于六级宫女中第五级,她们得到的米是普通内人的4倍,领取的鳕鱼干是内人的5倍。每年年底和法定假日还有特别的奖金。

宣祖 1567-1608

到了学校之后,慢慢的,白潇祎开始觉得这里的人还不错。“他们人都挺朴实的,而且没什么心眼。”她甚至发现,一名叫“莲花”的同宿生特别美,“像韩国电影明星”。

或许,很少有人想象得到,斜倚竹榻喷云吐雾的人也会是宫女。不过,朝鲜光海君在位时期,这种现象,却并不那样令人大惊小怪。三班倒和每隔一天一班的安排,使得朝鲜宫女有了相当多的自由时间。在闲暇时,她们会玩游戏,做些缝纫和刺绣,有时也会练习书法。但这些似乎并不足以消磨寂寞的时间。17世纪初,烟草进入朝鲜后,一些宫女抵制不住诱惑开始吸烟。

光海君 1608-1623

赵嵩的感触是,朝鲜人的生活并不压抑。身边很多朝鲜人的性格都开朗昂扬,“好像什么事儿都难不倒他们,国家给分配东西吃,活得无忧无虑”。

当权者并没有命令禁止这种现象,而是把吸烟作为一种特殊的权力,只要能够通过特殊资格考核就能吸烟。考核相当简单。申请吸烟的人必须在上级面前不停地吸烟,直到被要求停止。如果她们受不住,自行停止,就会永远丧失了吸烟的权力。

仁祖 1623-1649

中国学生的记忆里,多数朝鲜同宿生骄傲、自尊,但也彬彬有礼。“零食送给他们吃,他们会开心地吃一点,”白潇祎说,“不会多拿,不会主动问你要,更不会趁你不在的时候吃”,赵嵩说。他的同学经常会自豪地对他讲,多亏伟大领袖金将军,给了朝鲜人民幸福的生活。

宫花寂寞红

孝宗 1649-1659

领袖创造了一切的幸福和美好,但如果还有不够好的地方,比如物资匮乏,朝鲜学生会郑重地告诉中国人,那归根到底一定是因为“美帝国主义的伤害”。平壤街头,“打倒美帝”、“一心团结,保卫祖国”的标语依然随处可见。

在李氏朝鲜时代,有一位著名的同性恋庞女士,她是朝鲜最受尊敬的世宗大王之子文宗的儿媳妇。庞女士同她的一名侍女发生了同性行为,不慎被发现。据她自己交代,她目睹了这名宫女和另一名宫女发生同性性行为,觉得好玩,所以想尝试一下。为了惩戒这种伤风败俗的行为,那名宫女遭受了酷刑,被斩首;庞女士则被剥夺了王室身份,逐出王宫。事实上,在李氏朝鲜时代,这样的同性恋关系非常普遍。

显宗 1659-1674

为了跟朝鲜师生搞好关系,中国留学生们往往会准备一些礼物。白潇祎给女生准备了一些小丝巾。她的一个同学给关系亲近的老师送了一条电热毯,她记得,拿到电热毯时,那位老师感动得眼圈都红了。

朝鲜宫女往往会和一些宫廷官员或者太监产生恋情,她们为此冒着极大的风险。一旦宫女怀孕,就会在分娩后被处以极刑。在某些情况下,宫女会被允许为她的新生儿哺乳100天,然后再处决。此类事件由担任调查员的尚宫负责处理。尚宫往往秘密调查宫女的私生活,并随时发动偷袭。

肃宗 1674-1720 常平通宝 肃宗1678年始铸 景宗 1720-1724

赵嵩则向朝鲜同宿生们推荐美剧《天桥风云》。这是美国一个关于时装设计的真人秀节目,由超级名模海蒂·克鲁姆担任主持人。“我告诉他们,西方的时尚就是这样的。他们很惊奇地说,这有什么好,还不如我们穿的好看呢!”回忆到这里,赵嵩笑了起来。

在李氏朝鲜时代,如果某位宫女获得了大王的宠幸,并不会立即被封为嫔御,而是会先成为特别尚宫,即承恩尚宫,在宫廷中拥有特殊的地位,暗示她已被王族接纳。如果她能够诞下子女,那么她就会正式成为大王的妃嫔,从此归属王族。

英宗 1724-1776

除了《阿凡达》这样的美国大片、张东健主演的韩剧,他还在电脑硬盘里存放了不少日本AV。“他们当然不会直接索要,但会比较明确地暗示说,‘把你所有的电影都给我,所有的!’”

故国三千里

正宗 1776-1800

赵嵩觉得尤其有趣的是,这些平日里严肃正经的男生,此时都变得像小孩子一般,“挺幼稚的”。“现在男女生走路可以牵手了,以前牵手都不行。婚前性行为应该是基本没有的,各种商场、市场,也都没有见到卖安全套的。”

高墙的阻隔,宫禁的严厉,使宫女的思亲之情弥切。只是此身无彩翼,何计出高墙?

纯祖 1800-1834

同宿生们拷贝了赵嵩“所有的”电影之后,过些天,有的人见了他眼神有些躲闪;有的人则理直气壮地告诉他,有些电影不好,已经删除了。

李氏朝鲜时代的宫女每到发薪日,特别兴高采烈,因为她们此时才有机会回家省亲。宫女必须先征得上司的应允,然后从主管太监那里领取通行证后,才能走出大门。宫女的出入都有详细的记录。

宪宗 1834-1849

朝鲜历史书写着“人类起源于朝鲜半岛”

深宫二十年

哲宗 1849-1863

白潇祎来到朝鲜之前从不知道,世界上有一种花叫做“金日成花”,还有一种花叫做“金正日花”。前者是大红色的,后者是紫红色的。“金日成花比较美一点。”她想了想说。

在年景不好的干旱时期,朝鲜王宫曾大批释放过宫女。因为当时的人迷信,以处子之身死去的女子,灵魂会上到天国,然后降下干旱的诅咒。于是,大量宫女被释放出宫,允许结婚。

高宗 1863-1907

中国留学生被分为两个班级,与来自保加利亚、捷克、斯洛伐克、蒙古、越南等国家的留学生一起单独授课。课堂上并没有朝鲜学生。

这种意外的释放宫女行为在李氏朝鲜时代发生过两次:一次是在17世纪,另一次是在18世纪。

纯宗 1907-1910

虽然相貌本身差别不大,但要分辨朝鲜学生和中国学生相当容易。朝鲜学生都是白蓝制服,而且人人佩戴领袖徽章。除了戴徽章,牛仔裤也是这个国家里最明显的“异域特质”。学校附近,纠察风气的警察已经练就出了老练的眼光,基本能分辨谁是外国人,对他们的“仪容仪表”不做要求。男留学生的长发、女留学生的背心,都被朝鲜人宽容了。“附近的外国人多,他们见惯不怪。”

大多数情况下,宫女都会囿于深宅大院中,在一个相对封闭的圈子里浮沉升降。在朝鲜,宫女服务10年后,可从初级的长发内人升为内人;服务25年后,可升为尚宫;服务35年后,才有机会成为最高尚宫。当然,也会有例外。一些有野心的宫女会和高级宦官或朝廷官员保持密切联系,从而获得较快的晋升速度。

具体的课程以语言课为主,包括听力、精读、泛读、语法、写作,还有简单的历史和朝鲜文化课。白潇祎记得历史书上写着,“人类起源于朝鲜半岛”,讲“伟大领袖诞生记”的课文则用了很大的篇幅讲述领袖诞生前的天象。“还有一次看到电视节目说,地道战和地雷战战术是伟大领袖金日成将军发明的。”

最终的权力掌握在提调尚宫手中,她掌管着所有的宫女,以及内殿大小事务。通常,提调尚宫由大王本人直接任命,她有自己的侍女和裁缝。因此,每当这个职位出现空缺时,宫女之间就会明争暗斗。

平壤的建筑多是灰蒙蒙的,但天空瓦蓝。街上贴满了标语和宣传画,除了领袖画像,士兵和医护人员的形象也很常见。街面宽敞干净,汽车并不多,人们等候公交时会很有秩序地排队。

在那个时代有一条法律,禁止宦官和宫女知道朝廷官员的名字,这是为了防止两个集团的勾结。为了绕开这条法律,朝廷官员各显神通。当时,比较流行的做法是,官员称呼宫女为“姐姐”,借此双方就可以建立一种亲密关系,以便日后利用。有这些关系在,如果遭人排挤,宫女或女官们就可以在闲聊时,间接地为官员们辩护。这种辩护的作用往往比官员自己的申辩有力得多。

北京语言大学韩语系的贾志杭留学朝鲜期间在金亨稷师范大学上课。他记得在2010年朝鲜国庆前,学校的音乐老师安排了中国留学生演唱歌颂领袖的“朝鲜红歌”。有的中国学生态度不够积极,这让音乐老师相当恼火。“我们的领袖曾帮助你们中国打赢了抗日战争呢!”

李氏朝鲜的一些宫女对聚敛财产很感兴趣,最常见的方式就是购买土地和房产。有一位姓朴的女官侍奉过3任大王,积累了许多房产,甚至包括一处王族宫室,面积共达3公顷。而且,她还拥有自己的奴隶。根据朝鲜官方文献记载,有些职位很高的宫女,还会带着职业男妓或朝官外出划船或野餐。但无论宫女的权力有多大,她们的命运最终还是掌握在主子手里。当她们的主人死去时,她们要为之守孝3年,不得离开王宫半步。

《潜伏》和《亮剑》吸引大量朝鲜观众

朝鲜宫女会被送往一个年老体弱的侍女集中营,慢慢地等待死亡的到来。当她们的尸体被火化后,骨灰会被撒在山上或保存在寺庙里,有子女的人会有一块墓碑。摘编自《传奇天下》

课业之余,白潇祎最爱的地方是动物园和游乐场。50朝币就可以坐一次过山车。2006年朝鲜还没有实施货币改革,官方汇率中,1元人民币可以兑换12朝币,但在黑市上,1元人民币可以换到高达300多朝币。50朝币的过山车换成人民币只要几毛钱,“超值”。

或者她也喊上其他的中国留学生一起去高丽饭店顶层的旋转餐厅“包场”,只要150元人民币就够两个人吃一顿。

赵嵩偶尔在学校里看看朝鲜的电视。“能收到的电视台一共有三个,专播革命思想内容的叫朝鲜中央电视台,只有周末才播的叫万寿台电视台,还有一个频道只有到了大型节假日才播放,名字……我已经忘记了。”

最吸引赵嵩的电视台是万寿台,这个台会有国际新闻播报。

每周六、日晚上8点,万寿台会播放中国电视剧。《潜伏》和《亮剑》吸引大量朝鲜观众的同时,也让中国留学生找到了回家的感觉。甚至偶尔还有中国的电影播放,包括《英雄》、《叶问》等等。“古代的有,近现代革命题材的有,但当代的基本就没啦。”

赵嵩还发现,街上还有那种小亭子,兜售朝鲜木兰音像出版社出版的本国或苏联老电影盘片,一般就是几百到几千朝币。条件比较好的平壤家庭都会有一台DVD。

如果中国学生三三两两聚在一起,用自己的电脑播放带来的电影,“意志坚定”的朝鲜学生会主动走开。但白潇祎发现,不少家庭条件好的同宿生会自己带来DVD机或者电脑,有人会躲在被窝里悄悄地看韩剧!

在朝鲜,每名中国公派留学生可以获得中方每月250美元、朝方每月40欧元的补助。“地铁差不多是人民币两分钱一次,雪糕换成人民币也不到1元。”赵嵩说。

大家的主要花费是打电话。国际长途必须去通讯局或者高丽饭店,费用大约是每分钟13元人民币。贾志杭曾经一口气打了3个电话,结果结账时,发现电话费高达78美元!

赵嵩留学期间,一名金亨稷师范大学的学生在市场上拍照,拍到了一位衣衫褴褛的老妇,“可能算损害了朝鲜人民形象吧”,被保安队带走了,还没收了相机,直到使馆出面才将人带了回来。这可能算是当年最大的一起事故。

回国后留学生对世界感觉陌生

年轻人聚集的地方,爱情是不可避免的。中国学生之间的感情并不罕见,赵嵩觉得真正难得的是,同届一名来自中国南方的女孩,与一名朝鲜同宿生之间的“好感”。

这对中朝年轻人之间的“好感”和“暧昧”在留学生之间几乎是公开的。朝鲜男生也会偷偷给中国女孩买些吃的东西——这是这样的环境里最朴素和最好的表白方式。“但是大家都知道他们不会有结果。”赵嵩说,“他们就保持着这种关系,始终也没有越轨的行为,甚至可能一个吻都没有……也挺好的。”

白潇祎清楚地记得,她回到北京是在2006年12月29日。妈妈来接她的时候,递过来一部手机说,快给你的好朋友们发个短信,通告下你回来了吧。白潇祎开心地接了过来,“是一部松下的翻盖手机,但我想了想,我好像已经不知道怎么发短信了!”

从3月到12月,白潇祎突然发现,9个月与互联网的隔离使这个世界陌生了很多。比如,同学们都在玩一个叫“校内”的东西。走之前她也听过,但那究竟是做什么的?

贾志杭清清楚楚地记得,2011年10月19日,同学们回到了北京。飞机降落时,他和朋友们在机舱里竟情不自禁地鼓起掌来。

贾志杭回到北京后,有时安静下来,还会常常想起送别的那个夜晚。曾经对中国学生唱朝鲜红歌不积极颇为恼怒的音乐老师,出人意料地流下了眼泪。

大家安慰他说,我们还会再见的。这个看上去年纪有60岁、但实际上只有40岁的男人喝了不少的酒。他带着脸上的泪滴说:“恐怕见不到啦!”

不想回国后仅仅两个月,之前还在接受人潮欢呼的最高领导人金正日去世了。朝鲜停止了一切对外交流活动,中朝边境的旅行团也停止了运转。贾志杭觉得,那个音乐老师,可能真的见不到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