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历史上唯一一次主动进攻日本

真实的朝鲜人民生活如何?

朝鲜历史上的黄真伊

高丽王朝走向衰落,倭寇趁机敲诈朝鲜国王

口述如下:我生活在边陲城市丹东,从小在鸭绿江边长大。这里和朝鲜隔江相望,对岸就是朝鲜平安北道的首府新义州市。鸭绿江最宽的地方不过1000米,站在江畔,对岸的建筑、路上的车辆、行人都看的一清二楚。可毕竟是两个国家,谁也不可以跨到对方的岸上,对岸的朝鲜对我们来说既熟悉又陌生。鸭绿江的国界是以水为界,不上岸不算越界。船只可以驶近对岸,彼此很友好的打个招呼,仅此而已。小的时候在江边上玩,望着对岸的景色往往会想,对岸山的后面是个什么样子呢?。许多年以来,对岸的朝鲜仍然是个神秘的世界。

前些天花了整整三天的时间将电视剧《黄真伊》看完,尽管整个剧情有点大长今的感觉,但仍然觉得很受感染,不仅为她的绝世才艺所感动,更是为她的不媚俗,不屈服,肯为真爱付出生命的女人所感动。其实朝鲜历史确实有这样一位传奇女艺人:

公元14世纪中期,随着统治朝鲜的高丽王朝逐步走向衰落,海防日益松懈。早就对朝鲜虎视眈眈的日本倭寇,敏感地察觉到了高丽王朝的变化,便趁机侵犯高丽沿海地区,他们烧杀抢掠,无恶不作,气焰越来越嚣张。

1990年前后,边境贸易蓬勃开展起来。我也加盟了省属的一家外贸公司,在丹东筹备成立了分公司,其任务主要是开展对朝贸易。

黄真伊(约1506-1544),韩国李朝中宗时期女诗人,开城名妓,松都三绝之一。别名真娘,京畿道开城人,“明月”是黄真伊的艺名。

到高丽恭愍王时期(1352—1374年),高丽王朝因为倭寇的打击,财政出现了困难,以至于不能支付官员的薪水。高丽军队也开始崩溃,无力保卫国土。无奈之下,高丽政府只好采取疏散官库的办法,把容易成为倭寇袭击目标的全罗道等沿海地方的仓库迁移到内陆地区。但这种退让更加助长了倭寇的掠夺活动。辛禑王时期(1375—1388年),倭寇已经达到了肆无忌惮的程度。

和朝鲜人做生意以后,可以经常出入朝鲜,接触到了他们的政府官员、商贸人员、军人、以及普通百姓。对这个国家从陌生到熟悉,亲历了各种各样的事情。在这里以“我和朝鲜做生意系列”为题,把我亲身经历的见闻讲给大家听。

黄真伊一生颇富传奇,史载她色艺双全,书法、绘画、弹琴、诗歌等方面都很有天赋。她作有大量“时调”(可惜流传下来的只有六首)与汉诗。她的作品基本上以描写爱情为主,擅于借助自然现象,巧妙描绘爱情。艺术手法奇特、含蓄,颇类十七世纪善用曲喻的英国玄学诗派,读后让人回味无穷。

1375年,倭寇首领藤经光竟公然恐吓高丽国王,要求高丽向其进贡粮食。倭寇的猖狂激起了高丽军民的愤慨。于是,一位高丽将领想出一个办法,先假装答应提供粮食,然后宴请倭寇首领,借机诱杀藤经光。可惜这个计谋被泄露,藤经光与其党徒一起逃到了海上,仅有三名倭寇被捕杀。为了进行报复,倭寇开始大批屠杀朝鲜妇女和儿童,全罗道等沿海地区被倭寇搞得人烟稀少,非常荒凉,高丽王朝陷入水深火热之中。这个时候,朝鲜历史上的救世主李成桂挺身而出了。

连接两个国家的是鸭绿江铁桥,铁桥是一座公路和铁路并行的桥,持有边境通行证就可以多次往返两国之间。通常是对方邀请的商社要在朝鲜的海关登记,我们这面的边防通过电话核实后就可以放行。

黄真伊出生的开城在今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南部,近朝韩边界。当时的地名为松都,曾是高丽王朝的首都。她的父亲属于韩国传统身分制度中最高的“两班”(贵族、地主、士大夫)阶级,而她的母亲有说是姓“真”,出身富裕家庭,也有说是盲女,或盲人之女,属于最低的“贱民”阶级。其母是侧室,庶出的黄真伊因此身分低降,邻居青年若属两班,那就是男尊女卑。也有说因为其母是贱民,根据“从母法”而走上妓女之路。

李朝开国国王带伤作战,基本扫除倭寇威胁

开车一分钟就能通过江桥。朝鲜的桥头上有个岗哨。那里有人民军站岗。持枪站岗的士兵穿着土黄色的军服。大概是因为没有太多的换洗的衣服,他们的衣服表面上往往很脏。朝鲜规定每个男人到了法定年龄都要服兵役。这些士兵都在20岁上下。通常他们要检查证件。主要是看看证件上的照片和本人是不是一致。一般情况这个岗哨没权利不让汽车通过,但我们都随车带上几条香烟,士兵检查证件的时候,给他两包烟,就会很顺利的放行。

据说她父亲有次在路上,见桥下清澈水边有漂亮女子在洗濯,向她要水喝,女子以水瓢分饮之,但进入其父嘴里竟成酒,一瓢水酒如是结合了两者,生下当代无匹之佳人。

李成桂(1335—1408年),字君晋,又名李旦,他是朝鲜最后一个封建王朝李朝的开国君主,谥号太祖。李成桂出身于朝鲜望族,父辈和祖辈曾担任过中国元朝和高丽王朝的大官。据史书记载,少年李成桂仪表非凡,是当时著名的勇士,据说曾一箭射死过五只大雕,有“高丽小李广”之称。依靠显赫的家世和非凡的身手,李成桂年纪轻轻便入朝为官,并迅速成长为高丽军队中的一员大将。

下了桥就是朝鲜海关和边防联检的大院。有一个三层的小楼,大院的周围有围墙。我们要填报入境单,海关的人员要对车辆和入境的人员进行例行检查。海关人员穿灰色制服,带大檐帽。他们要对我们的车进行细致的检查。随车带的物品都要申报。朝鲜的海关人员一般都可以通融。如果你给朝鲜客户带礼品,就要多准备几份送给海关人员,这样才能保证礼品不被扣留。对每个入境的人也要进行检查。通常重点检查看你是不是随身带了手机。朝鲜规定手机是不能携带入境的。他们说如果你们带了手机,看到了我们的军事秘密,一个电话就打到韩国去了。就会泄露我们的秘密。通常我们都是把手机关机,然后藏在车里的隐蔽的地方。

生活在朝鲜中宗时期开城的黄真伊投入“青楼”罕见地出于自愿。她有文学天赋,美貌如仙,在诗歌、汉文、书法等领域成绩显赫。她的诗至今仍收入韩国中学课本。她的汉文成为中韩历史友好交往的见证。但黄真伊的母亲是侍妾,在当时封建社会十分受藐视,她从小就显现出叛逆的性格,长大后又毅然走出家门落户“青楼”,当了一名艺妓。她超越时代的独立思想性格实属罕见。黄真伊入行之后,全国各地自认为风流倜傥的风流客云集松都,想一睹其真容。当时来说朝鲜全国在籍的妓女约为3万人。

公元1361年,高丽万户朴仪发动叛乱,李成桂终于迎来了建功立业的机会。叛乱初期,官军平叛不成反被叛军击溃,王朝统治摇摇欲坠。当时,李成桂官居金吾上将军,面对困境,他主动请缨,率领一支仅有1500人的部队大破叛军,挽救了高丽王朝。随后,李成桂又率军击退了红巾军的进攻。凭借显赫战功,李成桂平步青云,很快官居右侍中,掌握了高丽王朝的实权。

有一次,我的手机忘记了藏起来。海关人员检查的时候打开放在车里的公文包,发现了手机就给拿走了。我当时急着和朝鲜客户谈判,也就没在意。等下午返回时,找海关人员取手机,答复是已经没收入国库了。我当时正好是和朝鲜国家安全部的一个商社做生意。朝鲜国家安全部的权利很大,相当于我们国家的公安部和安全部。商社的人去海关交涉也不行。于是他们把电话打到平壤,让安全部的一个副部长找海关。那个副部长以前和我见过面,他亲自给新义州海关打电话,介绍说我这个人是可靠的,可以把电话还给我。这才把手机拿回来。

高丽末期,从中国传入的性理学在朝鲜时代以政治理念的形式贯彻到整个朝鲜,收到此影响女子的地位渐渐变得低下了。其代表思想就是男尊女卑和三从四德。由此可以知道朝鲜时期的女人收到了多么不公的待遇。女子一出生就受到差别对待,男子学文,女子学女红。而且女子一旦结婚,一面虽然能掌管其他妾室,但连嫉妒心都不能有,另一面遵从丈夫的命令,独守空房犹如家常便饭。再加上经济上不能独立,在朝鲜时代女性自杀的事情非常普遍。

鉴于李成桂精于战法,高丽政府任命李成桂负责征剿倭寇,扫除来自海上的威胁。上任之后,李成桂积极整顿海防,密切关注和跟踪倭寇的动向。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1380年,李成桂率领高丽军队在南原与倭寇主力进行了一场决战。在战斗中,李成桂指挥队伍左突右冲,杀敌无数。混战中,一个倭寇暗中施放冷箭,射中了李成桂。高丽官兵见主帅受伤,顿时出现慌乱。就在这时,李成桂强忍着伤痛,向部下大声喊道:“害怕的就退回去,我要去杀死敌人了!”说罢,他带头冲入敌阵,又杀死了8名倭寇。李成桂的壮举激励了高丽官兵,他们勇气大增,纷纷重新投入战斗。由于倭寇的实力很强大,战斗陷入胶着状态。倭寇首领阿只拔都(高丽人对其的称呼,具体姓名不详。“阿只”是朝鲜语,意为“幼儿”,“拔都”是蒙古语,意为“勇敢无敌的武士”)十分彪悍,他骑着一匹白马,横冲直撞,吓得高丽士兵纷纷闪避。

开始几年,通过检查以后,我们就可以驱车到市区里的新义州宾馆,在那里进行业务洽谈。那时候朝鲜方面管理的不是很严,谈判之余还可以开车浏览新义州的市容,逛逛他们的商店。有时候还可以到我们熟悉的华侨家里去吃午饭。

在韩国,谁都知道黄真伊是著名才女艺伎,而提到黄真伊,首先想到的还是关于她的各种各样的传闻,这些盛传不止的传闻,主题自然是黄真伊和男人们。总体来看,广为流传的有六个小故事。首先是邻家少年为真伊的美貌才华倾心不已,患相思病,终至死去。灵柩行至黄门前时,马居然悲伤得不能前行,黄出门解上衣小褂盖在棺上,棺始行。其二是朝鲜文臣苏世让,这个当时的风流客放言,给我和真伊30天时间共同相处,我绝对不会为黄的美色屈服,若屈服我就不是人。一个月后,在黄赠送的汉诗《送别苏阳谷》下,结果不言自明。其三,王室贵族碧溪守和黄交游,得到的只是丧尽颜面。其四,当时的名唱李士宗,和黄约定6年契约同居,期满的那天,黄头也不回地决然离去。没有理由,只因期满。其五,面壁30年的知足禅师,在黄面前也是一朝破戒。其六,著名学者花潭徐敬德,在黄的主动表白下,是惟一一个巍然不动的人,于是结为师徒。所以,才有这样的说法:黄真伊、朴渊瀑布、徐花潭,此三者,松都三绝也。

见倭寇一时难以击退,李成桂找来部将李之兰商量破敌之策。李之兰认为“擒贼先擒王”,应该先处理掉倭寇首领阿只拔都,但李之兰又告诉李成桂说:“此贼很难生擒,他带着兜盔保护着脸,没有可以射穿的地方。”李成桂胸有成竹地说:“我来射他兜盔的顶子,若兜盔脱落,你马上用箭去射他。”商议完毕,李成桂挽弓搭箭,瞄准目标,正中阿只拔都兜盔的顶子,兜盔偏向一旁。阿只拔都慌忙扶正自己的兜盔,李成桂再发一箭,又射中顶子,兜盔被射落。接着,李之兰的箭如流星般赶到,正中阿只拔都面门,阿只拔都大叫一声,落马身亡。

新义州的建筑大都是50年代建的。因为在朝鲜战争时期,整个朝鲜都成了一片焦土,几乎所有的建筑都被美国的炸弹炸毁。战后我们志愿军帮助他们恢复建设。建了一些楼房。60年代以后,他们的经济一直不很景气,有限的国力也集中在平壤的建设上,因此新义州的市容几十年没什么改变。

黄真伊凭着出众的诗才和容貌迷倒了无数文人、硕儒。与黄真伊交流的名人除了知足禅师,大学者花潭徐敬德,宗室碧溪水,判书苏世让,宣传官李士宗,宰相之子李生等,同时与很多“男寺党牌”交流心得。

阿只拔都的死摧毁了倭寇的斗志。李成桂趁机率军大举进攻,倭寇被杀得落花流水。据史料记载,当地的河流都被倭寇鲜血染红了,过了六七天后颜色都没有褪干净。在这场战斗中,李成桂俘获倭寇600多人,杀敌无数,使倭寇元气大伤,好长一段时间无力骚扰高丽边境。

新义州的街道上车辆很少,陈旧的街道显得很宽,路口也没有红绿灯,主要的路口有交警用指挥棒指挥交通。朝鲜的交警很多是女警察,穿兰色警服,看起来也挺精神的。路上的自行车也很少,大部分人是步行。朝鲜人的穿着一般都很洁净,政府规定不得穿有补丁的衣服上街。因此再穷的人家一个人也要有一套象样衣服出门穿。衣服的质地大都是化纤的,色调以兰色和军服那种黄色为主。一般人都穿胶鞋。你在朝鲜如果看见穿皮鞋的人,那不用问一定是个有身份的人。普通人是没有皮鞋的。

一般认为她大约活了三、四十岁,与历史剧名女医大长今同时代,但比她稍晚生。晚年(其实当时黄真伊还不到四十岁)抛弃一切,游历了全朝鲜名胜古迹。黄真伊病逝时留下了遗言:“我生前让很多男人不知道自爱,因此我死后葬在路边让野兽和虫子吃掉我尸身,洗刷我的罪恶吧”。关于遗言还有一说是:“我生前喜欢热闹,不喜孤寂,因此把我葬在行人多的路边吧。还有我生平最喜音律,所以我死后入葬时,不要奏哀乐,给我奏风月曲吧。”
不管遗言是怎样的,黄真伊确实葬在了路边。
女人在传奇过后,似乎都是非常凄凉的下场。

派1.7万大军进攻日本对马岛,朝鲜决心荡平倭患

十几年前的朝鲜是个供给制国家,没有自由买卖的商业和贸易,一切商业活动都是国家行为。老百姓衣食住行的生活必需品都是靠供给。在朝鲜的工资改革前,一般的工人的工资不超过100朝鲜人民币。可即使这些钱他们也花不完,因为没什么东西可买。朝鲜的商店营业员大概是最清闲的职业。我们有时候会去逛他们的商店,偌大个商店往往就一两个营业员。因为他们不用卖货,根本就没什么东西卖。所有的东西都是陈列品。偶尔会遇到有配给的衣服。朝鲜人会带一个纸条,交给营业员,然后领取个背心什么的。

据说黄真伊从小熟知礼仪,七岁习千字文,九岁能读汉文经书、作汉诗。从目前留下来,认定是她作的几首汉文诗来看,她的确是汉诗、时调皆长的天才诗人。到现今流传的黄真伊的作品只有汉诗四首和时调6首。黄真伊做的汉诗有《满站台怀古诗》《朴渊瀑布诗》《奉别苏阳谷诗》《咏初月诗》《与苏阳谷》等四首,时调有《青山里碧溪水》、《冬至漫长夜》、《何时寡信》、《山是旧山》、《竟然是我做的事》、《青山我意》。黄真伊,被称为“韩国的李清照”,韩国中学课本选有她的诗。

1392年,拥兵自重的李成桂废掉了高丽国王,自立为王,建立李氏王朝。慑于他的威名,倭寇在李成桂当政期间基本不敢再骚扰朝鲜。李成桂去世后,倭患再度兴起。1419年初,约50余艘倭寇船窜入朝鲜进行劫掠,烧毁朝鲜兵船。此时正值李朝的世宗大王李裪统治时期,世宗大王是朝鲜李氏王朝的第四代国王,他是朝鲜历史上一位十分优秀的君主。面对倭寇的挑衅,世宗大王决定仿照先祖李成桂,向倭寇发起主动进攻,彻底扫平倭患。

朝鲜人大都很有礼貌。见面握手时会向你鞠躬。上下级的关系不是向我们这样很平等。下级很尊敬上级。上级可以骂下级。就象我们通常说的:官大一级压死人。

据推测因为黄真伊的汉诗和时调因为多是在风月场所作的,再加上她是妓女出身所以有很多都没能传到后世,湮灭在历史长河中了。但是仅从流传至今的几首诗和时调中,我们可以看出她的作品构思巧妙,形式恰当,语言简炼是具有很高水平的作品。

1419年6月,世宗大王获得情报,得知190余艘倭寇船将大举进犯朝鲜。为了彻底清剿倭寇,他决定先下手为强,趁倭寇还没有准备好,派大军征讨倭寇聚居地对马岛。为了激励将士的士气,世宗大王亲自对军队进行了动员,他说:“对马岛本来是我们的地盘,由于地处偏远被倭寇占据。倭寇利用对马岛袭击我们,烧杀抢掠,必须端掉他们的老巢才能保证我们的安全。”随后,世宗大王任命李从茂为水军司令,统率227艘战舰、1.7万大军进攻对马岛。6月19日,朝鲜舰队挥师东征,世宗大王亲自来到港口,为东征大军送行。

朝鲜这个国家是个外表和实际反差最大的国家。如果你做为一个游客,随组织好的团队到朝鲜做短暂的旅游,那么你所见到的一切都很美好。旅游线路经过的地方,农村的集体农庄住的都是楼房。你下榻的宾馆,服务员会精心热情地为你服务。到学校参观,你会看到天真烂漫的儿童为你表演节目。平壤的整洁的市容,美丽的景色,都会令你惊叹。总之,你所见到的一切都会感觉朝鲜人民很幸福,这真的是一个欣欣向荣的社会主义国家。

青山里的碧溪水啊不要夸耀你的轻快,

朝鲜历史上唯一一次主动进攻日本

等你真正深入到了它的内部,你看到的真实情况和那些表面的东西相差甚远。

一旦流到沧海你将永远无法再回来,

6月20日,朝鲜兵船到达对马岛,倭寇被杀了一个措手不及,损失了29艘大小船只,并被生擒20多人,剩余的倭寇仓皇而逃。朝鲜军队随后开始在岛上搜索倭寇,并抓捕了大量勾结倭寇的居民,斩首400多人,另外还拯救了被掳去的131名明朝百姓。

明月满空山何不留在这儿与我歇息片刻。

很快,倭寇从一开始的慌乱中缓过神来,向朝鲜军队疯狂反扑。朝鲜军队和倭寇随后进行了一系列遭遇战。由于地形不熟,加上犯了分兵冒进的错误,几次战斗下来,朝鲜军队遭受重创,伤亡2500余人,但是朝鲜军队凭借着人数优势,继续向倭寇发动强攻。几个回合下来,倭寇终于抵挡不住朝鲜军的进攻,倭寇首领主动乞降,并保证不再对朝鲜进行骚扰。李从茂接受了他的投降,并于7月3日率领全军撤回朝鲜的巨济岛。至此,朝鲜对倭寇的追剿告一段落。李从茂将军也凭此役的胜利名垂朝鲜史册。

这首诗是黄真伊的名作,因为诗背后还有迷人的轶闻:诗中的“明月”是黄真伊的妓名,“碧溪水”则指她所喜欢的一位李朝宗室(笔名“碧溪守”:韩语“水”与“守”音同)。有一天两人相逢窄桥,碧溪守想要躲避她,黄真伊即兴作出了这首诗,将两人的名字嵌入其中,既挑逗他也调侃他。一语双关,情景交融,贴切坦率,堪称妙作。一方面,青山、碧水、明月这些客观景物被抒情地主观化,产生一种全新的象征性,是一首私密而媚人(来“明月宾馆”开房间休息)的诱惑诗;另一方面,抽象的时间被具体空间化,以瞬间流逝的溪水比喻通过永恒自然的变动人生,是一首诱导众生抓住时间(carpe
diem),及时行乐的劝世诗。我读到的故事说碧溪守是一个高傲自负,认为真正风流者是无需女性的男人。有一天,一行人鸣响马铃路过黄真伊住处,在楼阁盼望的黄真伊,拉上帘幕静静唱出此诗,让顽固至极的儒教主义者碧溪守心旌动摇,终于拜倒明月帐下。有人称黄真伊为诗圣,说她即兴、飘逸的诗风可媲美李白。

从高丽到李氏王朝,朝鲜历代统治者都对倭寇的骚扰和侵略予以了坚决的打击,尤其是1419年的对马岛追剿很有成效,显示了朝鲜人民捍卫自己国家安全的坚强决心。朝鲜史书将此战称为“己亥东征”。“己亥东征”是朝鲜历史上唯一一次主动向日本发动的军事反击。但此次东征并没有将倭寇连根拔除,此后的200年间,日本仍然威胁着朝鲜。1592年,日本的丰臣秀吉派十几万大军进犯朝鲜,占领了大半个朝鲜半岛,在朝鲜国王的请求下,明朝出兵援朝,开始了长达7年的援朝抗日战争,这就是朝鲜历史上著名的“壬辰倭乱”。

黄真伊之所以成为传奇,除了貌美、胆大外,还由于多才多艺。诗之外,她在韩国音乐史、舞蹈史也占有一席之地。她擅长演奏玄琴,有好几阙认定是她写的曲子被保留至今。她以绝代之姿,奔放之躯,舞弄、颠覆了被儒教伦理捆绑的男性的窘境。据说她曾自称佛门弟子,夜叩在天马山“知足庵”面壁十年的知足禅师之门,为他跳了一段舞,像莎乐美在希律王面前跳七纱舞般,让修道成“生佛”的知足禅师顿然知觉自己身体某些部份之不足,“冻未条”破戒。那夜黄真伊跳的舞,人称“僧舞”,是韩国民间舞蹈中极重要之“妓房舞蹈”的代表。韩国舞蹈,主要不过手臂一抬,脚尖一踮而已,但反而困难。黄真伊诱僧的场面,至今不断被搬上舞台,我在网络上看到韩国舞者的表演,著古代妓女鲜艳衣饰,动作简单,姿态妖艳。

黄真伊一一俘虏了当时的名士高官,留下一件又一件供后人闲谈、改写、复制、转寄的公开档案。她有一首汉诗〈奉别苏阳谷〉,是她以才貌服男人的另一显例。苏阳谷(1486-1562)是当时高官,做过判书、大臣,也出使过北京。韩国书上说“苏阳谷世让,少时以刚调自许,曰:为色所惑者,非男子也。闻真才色绝世,与朋友约,曰:吾与此姬同宿三十日,即当别离,不复一毫系念,过此限,若更留一日,则汝辈以吾为非人。行至松都,见真,果名姬也,仍与交欢,限一月留住,明将离去,与真登南楼饮宴,真少无辰别之意色,只谓曰:与公相别,何可无一语,愿呈拙句,可乎?苏公许之,真即书一律曰:‘月下庭梧尽,霜中野菊黄,楼高天一尺,人醉酒千觞。流水和琴冷,梅花入笛香,明朝相别后,情与碧波长。’苏公吟咏,叹曰:吾其非人也。为之更留。”看了这样的纪录,真希望自己也不是人。不是人,做入笛的梅香,铮琮的水流,在黄真伊的诗里。“流水和琴冷,梅花入笛香”:琴之冷与情之热对比,各自虚幻;花之香与笛之音交融,飘渺虚无。这是比讲求感觉交鸣,强调朦胧、暗示的象征主义诗还早的象征主义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