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正日曾遭遇卡车暗杀

金正日孙子

金正日和金正恩什么关系?

“朝鲜即将举行新式核试验”、“平壤有可能发射远程导弹”、“朝鲜前领导人金正日曾遭遇暗杀”、“朝鲜接连向韩国派出无人机”……

据消息人士介绍,2008年夏天金正日因脑中风进行治疗的时候说:“我也想抱孙子。”对此,朝鲜内部消息人士介绍传闻内容说,金正恩2009年跟李雪主结婚,2010年生了儿子。可是消息人士还表示:“不知道儿子叫什么名字,在哪里成长成。”

金正恩一夜成“核心”

近日,与平壤有关的爆料接二连三,半岛局势再次引发关注。《环球时报》记者连日来在中朝边境的丹东、平安北道和慈江道进行采访,以了解朝鲜境内最新动态。

人物档案:金韩松

缺乏祖父和父亲在朝鲜享有的“威望”,是摆在金正恩面前的一个现实问题,它促使金正日让金正恩快速接班以树立威望。而这就是金正恩一夜成“核心”的关键原因

“今年的3月15日,平壤突然举行了以‘领袖遭遇暗杀’为背景的演习。”两名不同渠道的消息人士先后向《环球时报》记者证实:“这次演习是以领袖金正恩遇袭为背景进行的,朝鲜安全保卫部、人民军、中央机关和部门首长均参加了这次演习。演习的目的既要防止‘敌对势力’和‘异常人士’对朝鲜领袖下手,又要保证一旦此事发生,怎么保证‘白头山血统’的继续。”

出生日期:1994年6月16日

欣喜若狂的群众振臂呼喊,履带式装甲车的马达声震耳欲聋,冷光熠熠的中远程导弹方队令人心胆俱寒。主席台上,金正日频频挥手致意。站在他左侧的是一位穿着东方式领袖服的年轻人,他面庞饱满,脸形酷似已故领导人金日成。他时而抬手至头顶,作军人敬礼状,时而双手轻拍,作鼓掌状,一直腰身挺拔,目光专注,不苟言笑。这个在一群中老年领导人中格外显眼的年轻人,就是金正日的小儿子金正恩,一名年近30的“80后”。

这位消息人士表示:“类似的演习还是第一次举行。不过,世界各国都有怎么保护国家元首的演习,其中重要的内容就是预防暗杀,所以朝鲜搞这种演习应该也不算稀奇。”

就读学校:位于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的联合世界学院(United World
College)莫斯塔尔分校

10月10日罕见的对外直播阅兵式,是朝鲜发起的一场对外“魅力公关”。盛大的阅兵式,就是在陪衬一个“伟大人物”的诞生。继“金日成统帅”和“金正日元帅”之后,“年轻的大将金正恩”成为朝鲜新领导集体的核心。

4月3日,朝鲜中央通讯社通过设在日本东京的“朝鲜通讯”正式声明,朝鲜领导人金正恩胞妹的汉字名为“金与正”。日本时事通讯社称,根据朝鲜传统,要避讳名字中出现和自己父亲名字中相同的字,但朝鲜历代领导人金日成、金正日、金正恩的名字相互重合一字,均是为了强调对朝鲜“白头山血统”的继承,“金与正”名字和金正恩重合一字,也被认为意在强调血统继承。

金韩松曾计划在香港留学,但没有获得签证。当时主持面试的一家香港国际学院的前校长回忆称:“金韩松很聪明,有魅力。英语非常好。”这位前校长评价说:“金韩松双眼有神,很可爱,也很幽默。据我观察,他的理想是给朝鲜半岛带来变化。他似乎认为,为了实现这个理想,有必要更好地理解来自世界各地的人的想法。最近6年他在澳门上学,接触了不同背景的学生,但是每年夏天他都会回到朝鲜,接触当地社会。他对网络和社交网站FaceBook也很熟悉。”

金正恩成为朝鲜第三代领导集体的核心,成为金正日的接班人,这符合于朝鲜领导人接班制度中“血统论”的惯例。

无独有偶。4月4日,韩国、日本和美国多家媒体引述英国《每日电讯报》2日的报道称,自1994年起,朝鲜前国防委员长金正日曾遭遇两次暗杀和两次谋反事件。《每日电讯报》的消息来自一个自称为“Mr.
K”的朝鲜情报机构出身的脱北者。

“我爱莫斯塔尔。我喜欢这里的菜肴。这儿的人非常好。”

从金日成到金正日,第一代朝鲜领导人和第二代朝鲜领导人之间有直系血缘关系。基于这个惯例,朝鲜未来领导人也应该与金正日之间有直系血缘关系。“血统论”保证了未来领导人“根子”的正确性,在政治上是安全的,在国家未来政治方向的把握上是可信赖的。

据称,一次暗杀事件为某人携带自动武器试图接近金正日,但在开枪之前被抓;另一次是20吨重的大型卡车突然冲向金正日的车队,但金正日当时坐在另一辆车上。

金正日的孙子金韩松(也有音译为“金汉秀”),现年16岁,2011年9月,他来到波斯尼亚莫斯塔尔市的世界联合学院留学。这一消息最早被韩国媒体报道出来,引来各路媒体蜂拥进入这座离萨拉热窝百公里之外的城市,想方设法采访到世界上最神秘国家之一的领导人的孙子。金韩松面对媒体说出了上面的一番话。

不过,光有“血统论”还不能解决问题,因为符合“血统论”条件的人不止一。金正日与第一个妻子生有大儿子金正男和一个女儿,与第二个已故妻子生有二儿子金正哲和三儿子金正恩,与现任妻子生有一个女儿。若只按“血统论”,是确定不了接班人的。

K先生还透露了“包括在苏联受过教育的军人在内的部分朝鲜军人试图发动军事政变”一事,部分军人为了引起俄罗斯介入,策划了炮击位于清津的俄罗斯领事馆方案。驻扎在朝鲜东北部的一支部队也曾策划向平壤主要地点发射导弹。但两次事件都在事前遭到揭发。

不一般的身世

这就涉及到其他标准,如“杰出论”。“杰出论”是指对符合接班人资格的人选,按其接受过的教育水平、身体条件、领导人能力、性格和品德、民望及其他因素,进行综合评价。这保证了一定范围内的竞争机制,能使其中相对优秀的人选脱颖而出。

《每日电讯报》的文章承认,“很难直接确认K先生的说法是否属实”,“但有当时情况的证据”。所谓“伏龙芝事件”就是其中之一,即1994年在俄罗斯伏龙芝军事学院学习过的朝鲜军官一律被关进监狱的事件。

金韩松是金正日长子金正男的儿子。金韩松6岁时,金正男持一份伪造的多米尼加护照,准备携妻子及幼子到日本的迪斯尼乐园玩。日本海关拘捕了金正男,丑闻一时传遍全球。颜面扫地的金正日,一怒之下把金正男赶出朝鲜,安排在澳门定居。

在金氏三兄弟中,金正男据传性格古怪,口碑不佳,并不受其父的宠爱。2001年,金正男企图持假护照进入日本,被日本驱逐,而二儿子金正哲,据金正日的日本厨师藤本健二回忆说,长得有点文弱,性格上并不适合成为领袖。而金正恩则才能超人。据说,金正恩身高1.75米,体重近90公斤,偏胖。就连美国《时代》周刊也认为,金正恩“酷似其祖父,面孔、体型和性格简直与他一模一样”,评价其“具有领导气质”。该刊猜测,20世纪90年代,金正恩以化名就读于瑞士伯尔尼国际学院。这说明金正恩接受过相当程度的正规教育。

一位自称“目睹卡车撞领袖现场”的消息人士告诉《环球时报》记者:“我不知道其他事件的真假
,但卡车撞领袖事件确实有,因为我当时就住在不远处。

这一走,金正男不但失去了接班人资格,也远离了朝鲜权力政治核心圈。不过,也有外媒报道说,金正男生活作风豪放,据说在北京有处豪宅,住着其一个妻子和子女,而在澳门,他与金韩松的母亲住在一起。外媒报道称,金正男常穿梭于澳门和北京之间。

德国《星期日世界报》也采访到了一名金正恩的“前校友”。据他回忆,金正恩很有幽默感,与每个人都相处得不错,甚至是那些来自敌对国家的同学。“政治是学校里禁止谈论的话题……我们会议论足球,而不是政治。”

金正日每次出门时,警卫机构都会让6辆同款的奔驰防弹轿车从3个大门驶出,每个大门出两辆。驶到门外的公路上时,6辆奔驰车会合前进,外人无从知晓金正日究竟坐的是哪辆车。车队行进期间,公路是封道的,但隔着绿化带的辅路并没有采取特别措施。

照这样来看,金韩松的初级教育应是在澳门完成的。他对美联社记者说,两岁时,他就离开朝鲜,有时会短暂回国一趟。他承认,他对朝鲜的了解,主要是通过外部媒体报道。

藤本健二在其回忆录中说,金正恩之所以成为父亲的宠儿,原因之一是他展现了领导人的素质。他举例说,每次打完篮球,金正哲就与朋友们道别离去,而金正恩则会把队友们聚在一起,分析比赛得失:“你应该把球传给他。你应该投篮。”

因此,当一辆大卡车冲过绿化带撞向车队第二辆车时,警卫人员猝不及防。”这位消息人士坦言,他也不知道事件的结果,只是推测称:“肯定有内应,不然不会专挑特定的某辆轿车撞击。”

金正日的子女都被送到国外深造过。金正男曾留学奥地利,通晓英语,回国后一度负责国家信息产业,也曾在军中担任要职。而金正哲与金正恩,则在瑞士一家精英学校学习。据外国媒体报道,金正日的女儿曾在巴黎留学过。

自去年朝鲜提出“2012年:强盛国家计划”以来,金正恩全面参加了该计划的修订和执行。他的表现已经符合了“杰出论”的要求。

此次事件后,朝鲜国家领导人强化了安保措施。英国《每日电讯报》引述K先生的说法称,“即使对朝鲜最高级别的官员,监视也非常严格,且每周都把相关的监视内容汇报给最高领导人。”《环球时报》的消息人士无法证实上述说法,不过金正日对安保的重视确实非同小可,比如说他某次访华专列抵达之前,要求朝鲜安保人员与中国武警及防爆、反恐人员把专列行将通过的中朝边界友谊桥的“每根枕木”
都要摸一遍。

现在开始轮到下一代,金韩松成了金家新一代见诸报道的第一人。

在其正式接班之前,还有个问题需要解决——那就是每一个最终成为领导核心的人先要建功立业、树立威望,才能保证其领导地位的巩固。

“外来威胁始终未能解除,这是朝鲜最高领导人不断向外界展现超强硬与加强自己安保的原因之一
。”一名与朝鲜政府关系密切的丹东人士告诉《环球时报》记者:“朝鲜近来接连发射火箭弹,即将发射远程导弹和可能进行连续核爆炸,甚至连朝鲜驻联合国大使都威胁说‘等着瞧朝鲜的新核试验’。

社交网上的金韩松

为争取“建功立业”的机会,未来接班人会得到担任重要职务的机会,但这是渐进的,而且以实际的表现为基础。如表现不佳,也有可能前功尽弃。金正恩半月前晋升为大将,进入劳动党中央军事委员会。朝鲜的权力中心并不在劳动党,而在中央军事委员会。获得国防委员会将军们的支持是其顺利登上最高领导人的重要条件之一。从此,金正日每次公开活动,都把金正恩带在身边,正如上世纪60年代之后金日成带着金正日一样,为接班人打通人脉制造机会。

这一系列举措是做给国际社会看的,因为朝鲜之前反复呼吁美国和韩国政府取消以进攻平壤为背景的韩美军演,但始终没有得到积极回应。朝鲜政权认为,这只能证明美国与韩国一心要消除朝鲜政权。”这位丹东人士举例说,日本防卫大臣下令拦截朝鲜导弹,开放武器禁运原则,而韩国陆军4月1日起扩大改编,正式设立“导弹司令部”,并将导弹射程扩展到朝鲜全境,这是威胁朝鲜的“实质性动作”。美国时间4月7日,美日韩三国还将举行局长级会议,商讨朝鲜对策。

韩国记者真是“敬业”。今年9月,他们在社交网Facebook上“挖掘”到一个账号。这个账号里贴着的照片酷似金氏子弟。随后,他们一口气在其他跟帖中又找到了9张照片。

朝鲜第一代和第二代领导人因特殊的时代背景而享有极高“威望”,但按照“威望递减”规律,下一代人的威望往往不及上一代人。这是摆在金正恩面前的一个现实问题,它促使金正日让金正恩快速接班以树立威望。而这就是金正恩一夜成“核心”的关键原因。

朝鲜加强安保与对外强硬的另一个重要原因是防止内部“异常分子”的“折腾”。消息人士告诉《环球时报》记者:“金正恩成为朝鲜最高领袖后,不断加强对内部的管控。这种管控力度从平壤到中朝边境都能感受得到。”

等到9月23日博客更新,贴出了“我终于来到莫斯塔尔”之时,人们已经确信,他就是金韩松。莫斯塔尔世界联合学院确认,该校第一次招收朝鲜学生,金韩松是第一个、也是目前唯一的朝鲜籍在校学生。

较之今年元旦前后,中朝边界的防守力量进一步强化:从老河口往北约50公里的鸭绿江河道朝鲜一侧,原来观察哨和暗卡只设在“敏感”地段,但现在即便在江阔水深的江段岸边也能看到或明或暗的武装哨兵。在朝鲜清水工业区,原来供中朝两国货车下货轮后通行的码头边也挖了一个暗哨,而一些“用于心理威慑的假碉堡更是遍及鸭绿江全段。”

从帖子里的照片上看,这个少年染着黄发,戴着耳钉,胸前晃着十字架吊坠,头发理得很短,上面的头发吹得很高,戴一副嬉皮士式的宽边墨镜。乍一看,打扮新潮、穿着时尚的他,酷似韩国偶像组合BigBang成员“太阳仔”。

据了解朝鲜边防力量的消息人士坦言,“朝鲜这些主要阻止本国人外逃的边防力量增加了至少3成”。此外,由于边防加强和张成泽事件的余波,过去一些“经常过江做生意”的朝鲜国家安全人员从今年元旦到现在基本没有出现过,沿江所有的朝鲜小船全部“用长锁锁起来统一管理”。

记者们来到波斯尼亚这所学校里采访时,金韩松除了染发恢复为一头乌发之外,时尚派头依然十足。让人们惊讶不已的是,这个金家第四代能讲一口流利、地道的英语。

从外貌穿着与言行举止上看,人们很难把这位活力四溢的青年,与金正日联系在一起。在金韩松身上,除了脸圆、微胖的遗传相似度之外,看不到金氏男人特有的微翘上嘴唇——在朝鲜,那是倔强、顽强,不屈服外界压力的精神象征。

按朝鲜领导人的接班“血统论”,这名新潮时尚的男孩,应是金正日接班人金正恩之后的下一代接班人。金正日的孙子一反封闭、保守的形象,引发外界联想。

在其社交网站账号上,有一组照片,是金韩松与一名女子的合影。在照片的下面有金韩松的注语:“我会非常想你的。”这之后,据信应是照片中的那名女子也跟帖写了“老公,我也爱你!”

波折的留学路

金韩松到学校报到之时,开学都有一个半月了。他之所以“迟到”,皆因特殊身份导致“签证”不易。

还在2011年4月,金韩松就选中了世界联合学院为其下一阶段求学的目标学校。

世界联合学院建于1962年,其宗旨就是打破当时东西冷战之隔阂,专收处于战火冲击的国家的学生。它的目的是让来自不同背景的学生,“通过在学校的学习生活,理解世界各国的不同文化、宗教及价值观”。在全球,世界联合学院有13个分校。波斯尼亚分校是在2006年建立的,其校址专门建在当年波黑战争时隔开穆族和塞族的分界线上。

金韩松没有像父辈那一代一样,到知名的欧洲贵族学院上学,而是选择一所国际性教育机构,可能是金氏家族以为,一个国际化程度更高的学校,比一个地方化、精英化的学校,更能令子女了解这个世界,也让这个世界更多了解朝鲜。

金韩松最初的志愿是位于香港的世界联合学院,时任学院院长的郭林同曾面试考察了金韩松。郭林同承认,金韩松展现了个人理想,也展示了其人格魅力,具备全面发展的能力。他注意到申请表的“特殊关系人”栏上填着“爷爷是朝鲜中央军事委员会委员长”。

面试顺利通过,但香港却拒绝签发签证。而这时,郭林同也任期结束,转而到美国德州的一所国际学校任职。

香港拒签的理由很简单:朝鲜、尼泊尔、菲律宾等国家持学生签证的人,常有滞留记录,对黑名单上上述国家的学生,暂停给予学生签证。

美联社分析称,金韩松被拒签之理由,可能不是“滞留可能高”这样的表面原因,背后肯定有人不愿意金家子弟在香港“制造麻烦”。

去不成香港学校,还有其他12所分校可以选择。最后,金韩松选定了新开办不久、位于波斯尼亚的分校。

前香港分校负责人郭林同接受外媒越洋采访时透露,金韩松个人倾向于到加拿大分校,但他也承认,“老爷子”不会答应的,他不想让他们离美国“太近”。这一说法,与金氏子女均游学欧洲相吻合。

莫斯塔尔学校迎来了这个神秘人物的消息传开后,一些家长纷纷打来电话,担心与这个神秘人物一起读书会影响到他们子女的学习生活。一些家长表示,如果早知道是这样,他们或不会选择这所学校。

目前学校有74名学生,为三年制寄宿学校,学生来自二十多个国家,堪称一个“小联合国”。学校负责人在发给媒体的一封邮件中表示,学校有义务保护任何一名录取入学学生的隐私。

人小视野大

按教育年龄计,金韩松此番入欧读书,读的应是高中阶段的书。中学就能出来留学的孩子,十之八九出身非富即贵的家庭,平民子女是难以获得这样好的教育机会的。据说,莫斯塔尔世界联合学院光是学费,一年就是2.5万美元。

金韩松在其社交网站的博客上,曾面向好友做了一次问卷调查,调查的题目就是“你喜欢民主主义还是共产主义”,金暗示他愿意选择“民主主义”。

这一点上,金韩松颇像其父。金正男留学归来后,几度在外媒面前提到朝鲜要改革走向民主。他的改革派主张,或也是最后被权力圈“流放”的原因之一。

当金韩松注意到别人就其“民调”说事时,果断地删除了网页。现在人们在其博客上再也看不到这一政治理想。

金韩松对美联社记者说,那是个“愚蠢”的东西,你们不要过分解读。

不过,金韩松坦言,爷爷是国家领袖这一事实,给他带来很多压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