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秘伊丽莎白二世

禁奢令背后的蝴蝶效应

中国历代虽有以韩国女子为嫔妃的事,却没有以公主和亲高丽的史例。因而,元朝公主下嫁高丽国王,是中韩关系史上一个很特殊的现象。

经历半个世纪沧海桑田,6月2日,英国迎来了伊丽莎白二世加冕纪念日,英国举行了一系列规模盛大的庆祝活动,庆祝女王登基50周年,活动包括游行、音乐会、燃放烟花等等。英国公众的热情和喜悦,反映了女王在英国人心目中仍享有很高的地位。伊丽莎白女王二世举止雍容,言谈大方,在位50年来深受子民拥戴。她同时还是个性情中人,有着普通人的兴趣和情怀。

文/吴政纬

元朝与高丽王室的联姻,并非如某些史家所说,是元朝强加于高丽王室的一个桎梏。事实上,此事由高丽方面最先提出请求,而由元朝皇帝加以允准的。

成功女王

1734年,朝鲜国王英祖(1694-1776)召集臣子,命令他们从过去的法律丛书中,寻觅出每一项关于「禁止奢侈」的条文,整理成一份针对「禁止奢侈」的告示,要求全国上下一体遵行。

高丽国王的请婚,迫于内外交煎的情势。

女王全名伊丽莎白·亚历山德拉·玛丽,1926年4月21日生于伦敦,是英国温莎王朝第四代君主、英王乔治六世的长女。她从小接受严格的宫廷教育,并参加各种社会活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她和英国人民一道积极参加反法西斯的斗争。

英祖在韩国历史上号称名君,当时在位已逾十年,不是一位刚刚登基、不明事理的君王,此次行动必定考量已久。他担心平民百姓看不懂汉字,特地请人翻译成民间流行的「谚文」,即现在朝鲜半岛上通行的韩文,务必令人人知晓这份公告。

对外方面,自1231年起,蒙古屡次挥兵入侵,蒙古铁骑所过之处,朝鲜半岛庐社为墟。高丽王室退保江华岛,才得以苟延残喘。在高丽内部,自1170年以来,王权旁落,武臣专政已达百年之久,崔氏更是独秉朝政60年,欺凌王室,恣意废立。1259年崔氏覆亡后,新武臣金俊、林衍又相继专政。武臣对王室顺服元朝殊为不满。

1952年2月6日,伊丽莎白的父亲乔治六世突然驾崩,26岁的她当时正在肯尼亚旅行。得知父王不幸辞世,她立即取消全部旅行安排,赶回英国。在伦敦机场,丘吉尔首相亲自赶来迎接伊丽莎白。按照英国王室的继承法则,从乔治六世停止呼吸的那一刻起,伊丽莎白就成了联合王国的女王,开始行使她重大的使命。女王的加冕仪式于1953年6月2日举行。英国王室为伊丽莎白举行了盛大的登基典礼。

从今日的脉络理解「禁止奢侈」一事,借用中国大陆媒体「打奢」一词,颇能道出其内涵。简而言之,朝鲜英祖不满当时过于奢侈的风尚,决定彻底根除这种现象,于是决定禁奢。针对这件事情,另有一个称呼:「禁纹令」,指的是禁止使用有纹样的布料。因为这些织有漂亮花纹的布料,几乎不产自朝鲜境内,而是从中国进口的高级商品。换句话说,禁纹令、禁奢令,目标直指中国,朝鲜希望百姓能够少买中国商品。

因此,当时在位的元宗决定牺牲国家主权,换取元朝对高丽王权的保障,请求公主下嫁便是其中的一个手段。

长久以来,以宪法的规定和人们传统的观念,女王被英国人视为国家稳定、统一和延续的象征。伊丽莎白二世登基50年来,在英国这个君主立宪制国家里,首相上台下台,已经换了9任,执政党的党派也不断变换,国家政策更发生了重大的演变,没有变的是伊丽莎白女王,以及英国公众延续至今的对王室的尊重。

朝鲜官方的禁奢行动似乎成效有限,在英祖宣告禁奢的三十五年后,他又重新申明,禁止婚礼时使用「唐物」,也就是中国商品。同时取缔在北京购买丝织品的朝鲜人,违者重罚。然而,禁奢三十五年后再次高举旗帜,不免令人质疑禁纹令没有实质功效,于是官方必须屡屡申诫。恶性循环的结果,朝鲜君王多次斥责、颁布命令,凸显根本无法禁止的现象。中国商品宛如洪水,席卷而来。

1270年,元宗前往大都朝见忽必烈,为世子谌求婚。而世子谌此时35岁,早在10年前就纳有嫔妃。元宗的请求是出于政治动机,而不是纯粹为子觅妇,乃属显然。

按照法律规定,伊丽莎白女王二世同欧洲其他国家的国王类似,处于“统而不治”的地位。但同时,在英国的政治生活中,她却是个不可或缺的人物。更为难得的是,几十年来,她始终是一个赢得敬佩的勤政者。伊丽莎白对国事有着浓厚的兴趣,对国际局势也十分关切。她严格遵循着英国的传统惯例——每周二听取首相陈述政情。不少人认为,女王虽不处理具体政务,但却是最了解这个国家的人之一。

朝鲜国王为何对中国商品如此深恶痛绝,频繁地禁止奢侈风俗?

忽必烈对元宗请婚一事,并未立即应允。1271年,元宗遣使再度为世子请婚。不久,忽必烈即同意以幼女齐国长公主忽都鲁·揭里迷失下嫁。此时公主年仅13岁,不能立即成婚。3年后,世子谌才得以与公主完婚。

王宫凡人

首先,中国商品数量之多,以及使用阶层之普遍,几乎涵盖当时朝鲜全境。英祖命人将法律条文翻译成谚文,显见即使是处于社会底层的升斗小民,也能够获得中国商品,并与其他朝鲜人一样喜爱。

不久,元宗逝世,世子谌即位,是为忠烈王。据说,公主与忠烈王同车来到高丽国都开京时,高丽父老奔走相告:“不想百年战火之余,还能再见太平。”可见高丽人对元朝公主下嫁的重视。

女王举止端庄,风度高雅,威严而又不失平和。这也是她颇得英国民众拥戴的原因。每当她在公共场合露面时,总有不少人自发地前来向她致敬。她喜欢历史、文学、艺术、音乐、摄影和集邮,特别是在音乐方面有很高的造诣,曾获伦敦大学音乐学士和威尔士大学音乐博士学位,担任过皇家音乐学院院长。公务之余,她以看电视、听音乐和看书自娱。此外,赛马和骑马是她最大的爱好之一。

其次,发生于朝鲜宫廷的这件历史事件,彰显当时朝鲜、清朝两国贸易多么密切。朝鲜官方承认当时习俗不贵土产,必贵华物。在这样的情况下,朝鲜使用白银向中国购买货物,大量中国商品流入朝鲜,换来的是朝鲜流失大量白银。朝鲜英祖禁止奢侈的政策背后,考量的就是减少输入中国货,以期降低白银外流的速度。朝鲜的富人连居处都仿效中国风,器皿必贵唐物,朝鲜即使有再多的白银都不足以支应,最终必定导致通货紧缩,经济危机迭生。

齐国长公主的下嫁,揭开了为时近百年的元朝与高丽王室联姻的序幕。

在公众眼里,女王雍容而不失尊严。不过,这位不苟言笑、言行谨慎的女王,据说也是个性情中人。伊丽莎白言行得体,从来不说粗俗的话。不过,情急之下,也会冒出脏话。据英国媒体报道,几年前的一天凌晨,女王突然被一个闯进白金汉宫的陌生人惊醒,并两次悄悄按动报警电钮,但竟然没有一个警卫听见。最后,当王宫一位保安人员接到警铃来到女王房间时,居然没有意识到当时的可疑情况,女王十分生气,高声骂了一句,呵令这位保安人员快滚。这件事情后来得以解决,那位不速之客只是一个没有恶意的冒失鬼。

那么,这些「中国制造」的唐物从何而来?

从忠烈王到恭愍王,在这7位高丽国王中,有5个国王娶了元朝公主。其余的两位国王,忠穆王冲龄即位,死时仅12岁;忠定王因狂悖而被迫逊位,年仅14岁。他们在位时未到婚龄,因而无法娶到元朝公主。

节俭女人

朝鲜英祖面对的问题,是一个漫长累积的结果,必须追溯到清朝、朝鲜两国交往的开始:1637年。历史学家将这一年视为两国缔结「宗藩关系」之始,宗藩关系是当时国际政治的互动模式,由一个国家担任「宗主国」,数个国家则是「藩属国」。在政治上,藩属向宗主效忠,并受其册封才算获得统治的合法肯认。换句话说,藩属国必须得到宗主国的承认,才算是拥有统治藩属国的合法权力。

在当时,蒙元兵力笼罩之下的高丽政体,可用国王与公主共治来概括。忽必烈在齐国长公主下嫁4年后,撤回了驻在高丽的达鲁花赤,可能便是由于公主更能代表元朝皇帝监督高丽的缘故。

在伊丽莎白二世加冕50周年大典举行之时,英国《独立报》一则消息说,作为全球最富有女性之一的伊丽莎白,最近手头有点紧,女王也许不得不要求议会增加对王室的拨款。

1636年底,清朝皇帝皇太极(1592-1643)领兵十万,征伐朝鲜。1637年初,南汉山城的朝鲜国王仁祖(1595-1649)决定出城投降,宣誓此后与明国断绝关系,改奉大清为宗主国,使用清国年号,并定期派遣使节团前往北京朝贡。朝鲜英祖苦思解决的奢侈货物问题,就是从这里开始的。

元朝与高丽的强弱之分,充分表现于元朝公主在高丽宫廷中的地位。就名份而言,不论高丽国王是否原有嫔妃,公主下嫁后即被册为正宫。齐国长公主下嫁时,忠烈王早已纳妃,而且伉俪情笃。但公主来后,原来的王妃不得不移居别宫,与忠烈王绝不相通。

目前,女王重要经济来源之一是王室专款,这笔专款用于支付她作为国家元首的开支,由议会每隔10年审核一次。现在这笔款项的数额是790万英镑,并将一直保持到2011年。女王要拿这笔钱来支付白金汉宫工作人员的工资和各项开支,还要拨给其他王室成员。

清国定鼎中原之后,朝鲜使节定期前往中国的制度,在战乱之后日渐稳固。朝鲜官方组织一个约三百人的使节团,年年代表朝鲜国王进京朝见。这不仅是一个肩负政治使命的使节团,同时兼具文化、经济的功能。文化层面,朝鲜使者利用游历北京的机会,结识清朝的读书人,探听中国的政治情报,学习中国的学问。更重要的是,透过定期的北京旅行,朝鲜使节团上下沿路趁机贸易。根据清朝官方的规定,使节团在北京的居所「会同馆」,经由官方安排,可带货物来此贸易。

女王另外一笔收入来源于自1399年以来一直由英国国王继承的兰开斯特公爵领地,这一处不动产据说每年可以给女王带来几百万英镑的收入。

除此之外,一过鸭绿江,进入清国境内,或正式或走私,各种交易管道流通着两国的货物。关于朝鲜使节团前往清国的路线,可由这幅《盛京舆地全图》略窥一二。

当然,女王的账目上也有亏损的地方,由于受到去年英国爆发口蹄疫的影响,女王位于英格兰东部桑德灵厄姆的庄园据说现在已处于亏损状态,而且她持有的股票也因全球经济低迷缩水了1200万英镑。

「使行贸易」与「边境互市」是两国经济交往的重心所在,朝鲜方面曾一度日进斗金。从两国缔结宗藩关系算起,至1700年之前,堪称朝鲜商人的黄金岁月。当时朝鲜透过与日本的对马岛贸易,获取大量的日本白银。经由使行贸易,朝鲜人花费白银向清朝购买中国商品,再转手卖给日本。此一国际转手贸易的利润极为惊人,朝鲜等于是做无本生意,他们利用中国货物换来日本白银,交互循环,生生不息。

有钱也罢,亏损也罢,英国公众普遍的看法是,伊丽莎白女王确实有钱,而这根本上得益于她的“勤俭节约”。有关这个“吝啬主妇”的报道,也经常见诸报端。据《每日电讯》的一则消息,在王宫里,为了节省开支,女王细谨到了“神经质的程度”,比如,多年来,她养成了节电的习惯,经常在深夜穿着睡衣,挨个查看房间,关掉不必要开的电灯。

然而,好景不常,1700年以降,清国开始直接与日本贸易,国际转手贸易的需求降低。同时日本国内培植人蔘的技术不断革新,对朝鲜的贸易需求减弱;且日本官方也想管控白银存量,希望白银不致大量外流。综合上述的国际情势,朝鲜使行贸易的利基持续削弱。相形之下,对外贸易的情势益发恶化,朝鲜国内对唐品华物的需求却是连年增加,倘若放纵朝鲜百姓继续依赖中国奢侈品,则朝鲜的白银必将花费殆尽。因此发生1734年的禁奢令,以及之后针对中国商品的禁纹令。

妇唱夫随

一只蝴蝶在巴西振动翅膀,有可能在美国引起一阵暴风。

同欧洲其他女王的家庭类似,伊丽莎白的家里也是妇唱夫随,女王身份极其显赫,而她亲切得体的丈夫则陪伴左右,扮演着得力助手的角色。

朝鲜英祖的时代,两国透过贸易打造的紧密连结,将逾一百年,没有一方能够片面切断这张商业网络。清朝内部也针对朝鲜的使行贸易,发展出完整的产业生态,例如依照朝鲜人品味而织造布匹的中国商人,或是专门运送朝鲜使节团货物的「物流业」。当英祖开始下令禁奢,无异于引发连锁效应,重击千里之外的清国产业。

伊丽莎白同菲利浦亲王于1947年结为夫妻。此前,菲利浦的身份是伊丽莎白的远房表兄、希腊与丹麦亲王,婚后,他放弃了原有的称号,加入了英国国籍。

郑世泰就是专营朝鲜生意的北京商人,他主要卖布疋,当时使行贸易购买的绸缎皆出自其家。郑世泰熟知朝鲜人喜欢那些纹样,每年向江南预先订制,运至北京,等待朝鲜贵客上门。朝鲜使节,乃至朝鲜宫廷里的人,无不喜爱郑家的商品,于是不论大小买卖,皆奔郑家。当朝鲜正祖(1752-1800)继承祖父英祖之志,更彻底的实施禁纹令、禁奢令时,长年把持朝鲜生意的北京郑家仍浑然不知。最终,郑家那些迎合朝鲜人品味的货物,因为禁纹令而乏人问津,又不受中国本地人喜爱,只能堆积在仓库,成为无用之物。

1947年菲利浦与伊丽莎白结婚后,被封为爱丁堡公爵、菲利浦亲王。然而这场婚姻还没开始,就有人提出了反对意见。英国议会中有人担心,菲利浦是个性情中人,看重自己的原则,日后担任不了女王的丈夫这一角色。

朝鲜英祖抵制中国商品的故事,不仅仅是「朝鲜的历史故事」,一如北京郑家的境遇难逃「朝鲜因素」的影响。贸易打造了一条连结两国的锁链,任一方皆无法擅自切断,而双方必须共同承受后果。

菲利浦亲王生性豁达,然而却常常因此成为英国小报捕捉的对象。有的说他在澳大利亚土著人面前不懂装懂,有人说他拆散了戴安娜和查尔斯的婚姻。去年,英国《每日电讯》更是以一篇长达万余字的报道称,菲利浦亲王认为查尔斯“不是做国王的好材料”,缺乏作为一位好国王所应该具备的“奉献精神和纪律观念”。

这段关于贸易的精采故事,出自张存武《清韩宗藩贸易1637-1894》一书,系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专刊第三十九种。本书初出版于1978年,三十八年来为中外学界誉为经典。虽然书名以「宗藩贸易」命题,分析的范畴实不止于经济层面。作者详实地重建相关历史事实,远从两国如何缔结宗藩关系,析论各种历史陈因;近至使行贸易、边市贸易在不同时期的经营状态,总结兴衰成败的缘由,在在提出开创性的见解。

最后闹得老亲王亲自给儿子写道歉信,此事才算了结。对于多年来媒体的种种猜测,老亲王却比较想得开,他说:“没关系,我忍受得了。”

退位之谜

英国《泰晤士报》说,年轻时的伊丽莎白就对自己的命运有一种特殊的感觉。

在登基那年的生日宴会上,她说:“我宣布,我的整个生命——无论它是长是短,都将奉献给我的国家和民众。”1953年,在她的加冕盛典上,她做过同样庄严的宣誓。《泰晤士报》说,在登基50周年的典礼上,人们有理由相信,76岁的伊丽莎白可能还会说出这句话,看来,近期她还没有退位的打算。

女王何时退位,查尔斯王储何时成为新的国王,这一直是英国媒体猜测纷纭的问题。有报道说,早在1990年,女王曾有意把一些重要事项交给查尔斯去管,并逐渐让位给自己的儿子,而且,在当年的圣诞节贺词中,女王向全国暗示了这一点。但后来什么事情也没发生,尤其在查尔斯与戴安娜的婚姻危机以及查尔斯与离婚女人卡米拉的婚外情曝光,王室的声誉遭受重大打击之后,据说女王便彻底放弃了尽早让儿子继位的想法。

英国公众又是怎么想的呢?最近的一项民意调查显示,28%的人认为她应该在最近几年内退位,25%的人认为她现在就应该退位,认为女王应该干到她去世的人则占到42%,至于对女王的评价,82%的英国人认为,女王作为一国之君“干得不错”。

既然女王无心退位,而大多数公众也支持她继续干下去,那么,已经年过五十的查尔斯王储就需要继续扮演王室第一代理人的角色了。如果女王像王太后一样长寿,是否说,查尔斯到古稀之年才能继承王位。就此,有人建议,不如让女王直接把王冠交给威廉王子。但实际上,这是不可能的。因为当女王去世时,查尔斯继位是顺理成章的事,没有什么办法能让他简单地把机会让出来。不过,要查尔斯让位也并非不可能,但手续非常烦琐,需要通过英国及所有英联邦成员国议会的审批。

选稿:徐笋 来源:青年文摘 作者:定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