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历史上的陆军元帅

揭开苏格兰与英格兰合并之谜

从英国历史角度解析基督教内的世系和门派

英国历史上的陆军元帅(field marshal)一览

1707年对英格兰和苏格兰而言,是意义极为深远的一年。这一年,英格兰王国和苏格兰王国达成了完全合并,从数百年纷争的刀光剑影中诞生出崭新的大不列颠王国。

在英国女王伊利莎白上台时,欧洲的神圣罗马帝国由哈布斯堡王朝统治,相当于周王室。1556
年,帝国的查理五世决定实行两王共治,哈布斯堡王朝正式分为奥地利分支和西班牙分支,新教登上政治舞台的基础也源于这次王朝分裂。

1

大不列颠王国的诞生

西班牙雄心勃勃,试图再建天主教帝国。但奥地利王储马克西米利安二世则故意扶植新教,以此对抗西班牙,新教得以在奥地利蓬勃发展,在奥地利,很少有人关心一个人是信仰天主教还是新教。在两王争霸的时候,英格兰新教异军突起。这里解释一下基督教派。

奥克尼伯爵,乔治·汉密尔顿(Earl of Orkney, George Hamilton)

在此之前,同处一岛的苏格兰和英格兰长期处于分裂状态,沿袭着不同的发展轨迹,彼此之间龃龉不断,以致兵戎相见。实力强大的英格兰妄想用武力统一不列颠岛;实力稍逊的苏格兰则多次与英格兰的宿敌法国结成盟友,遏制英格兰的扩张野心。

基督的意思是救世主,基督教只是一个泛称,是指信仰耶稣救世主的任何宗教派别。

1666-1737,1736年获封

1296年,英王爱德华一世趁苏格兰内乱兴兵来犯,大肆掳掠。苏格兰人不堪受辱,奋起抗争,其间涌现出威廉-华莱士(William
Wallace)与罗伯特-布鲁斯(Robert
Bruce)两位著名的民族英雄。1314年苏格兰军队在班诺克本(Bannockburn)一役中大败英军,取得独立战争的最终胜利。苏格兰人用鲜血赢得了独立与自由,此次胜利的荣耀也长久留在了苏格兰人的民族记忆之中,同时烙下的还有对独立的珍视和对英格兰人的深重敌意。

历史上作为宗教政治机构存在的,是一个叫普世教(古希腊语:katholike)的基督教,最早出现在公元
110 年。Katholikos 的意思是:普遍,宇宙,普世,天道。公元 1054
年,普世教发生分裂,东罗马帝国的教会,称为东正教;而西罗马帝国的教会,则称罗马普世教。利玛窦来中国后,按照中国人的理解习惯称:罗马天主教。就是说,我们常说的罗马天主教,字面意思是普世教。现在经常讲的
[普世价值观] 的普世,就是普世教的教义引申而来。

2

1603年,英格兰“童贞女王”伊丽莎白(Elizabeth
I)亡故,将王位传于苏格兰国王詹姆斯六世(James VI,加冕为英格兰国王James
I),两国实现了王位的联合,关系发生戏剧性改变。从此,两国共戴一君,但各自拥有议会与枢密院,在政治、宗教、法律、经济等方面都保持独立地位,依旧互相提防,貌合神离。查理一世(Charles
I)在位期间曾试图统一两国教会,在苏格兰推行英格兰国教会的新祈祷书,结果却激起了苏格兰长老会派(Presbyterian)领导的大反叛,最终诱发了英格兰内战。

新教的字面意思是:反对罗马普世教 (Anti-Catholic, Protestantism)
的新派别。普世的马甲一穿,确实不好认。

阿盖尔公爵 ,约翰·坎贝尔(Duke of Argyll, John Campbell)

其后,克伦威尔(Oliver
Cromwell)用军事手段征服了苏格兰,却只能让苏格兰人的独立诉求和民族感情愈加强烈。1660年查理二世(Charles
II)复辟后,苏格兰旋即恢复了独立地位。1688——89年,“光荣革命”爆发,詹姆斯二世(James
II,苏格兰的James VII)被废黜,玛丽和奥伦治的威廉(William of
Orange)被英格兰议会拥立为君,苏格兰议会权衡利弊之后也对此表示了认可,两国依旧维系着王位联合的状态,直至1707年合并的完成。

伊利莎白毕竟比玛丽年长,政治顾问也选的不错,玛丽在罗马普世教和新教的路线斗争中,没有看清政治形势,伊利莎白吸取了这一教训。在执行初期,她对两派都没有表现出明显的态度,只是采取了
[两个不能否定]
的策略,比如,她的身份是反普世教教徒,却佩戴普世教的十字徽;普世与反普世两派的冲突重点在布道,她就淡化布道仪式。

1680-1743,1736年获封

合并对两国而言都有着深远影响——合并终结了苏格兰作为一个独立国家而存在的历史,为日后的苏格兰社会埋下了沧桑剧变的种子;合并使英格兰消除了北部边界的安全隐患,杜绝了国外势力插手不列颠岛内事务的任何可能——可以说,此后煊赫一时的“日不落”帝国,也正是建立在1707年合并的牢固基石之上。

由于伊利莎白的骑墙态度,反普世派分裂,产生了改革激进派,这就是清教(Puritanism)。他们认为,保留罗马普世派成分的宗教改革,是不彻底的,号召彻底清除
罗马派成分。但当时伊利莎白羽翼未丰,为了避免激怒罗马普世派,伊利莎白清洗了改革激进派清教徒。另外,在
1559 年新的教会法中,宣布君主为国教领袖
,同时保留了罗马普世教的法衣。在执政的第二年,她宣布自己的称号为:英格兰国教最高总管
(Supreme Governor),而非最高首长 (Supreme
Head)。这样避免有人指控她篡夺耶稣救世主的权威,在圣经看来,耶稣是教会最高首长,其实也是避免激怒罗马教宗。另外,她还颁布了宗教统一法
(Act of Uniformity 1558),罢黜了 14
位罗马派的主教。伊利莎白是庶出,从宗教法的严格意义上讲,普世和反普世两派都认为她的王位继承权不合法,但是,反普世派的宗教法更宽松,所以,从执政的长远考虑,她必须选择新教。

3

耐人寻味的是,这次合并的完成远非你情我愿,恰恰相反,合并一度遭到了苏格兰社会的激烈反对。可就在这样的氛围中,苏格兰议会却最终力排众议,推动了合并顺利完成。

在暂时安抚了两派宗教之后,伊利莎白接下来的工作,是需要建立一支忠诚的干部队伍,以最终真正建立国教,挑战教皇,挑战海上霸主西班牙。

香侬子爵,理查德·波义耳(Viscount Shannon, Richard Boyle)

一直以来,1707年合并问题都是史家讨论的焦点,对于苏格兰方面同意合并的动机也是众说纷纭。综观合并前夕的苏格兰,笔者认为,当时的苏格兰国民经济体系已摇摇欲坠,经济问题乃是苏格兰人面对的最迫切、最现实亦是最基本的问题。在推动合并的诸多因素中,经济动机的重要性毋庸置疑。合并是英格兰政治上的必需,是苏格兰经济上的必需。

1675-1740,1739年获封

下面,笔者即试图还原当时苏格兰所面临的经济困境,从经济视角论述这一历史事件的来龙去脉。

4

苏格兰经贸发展的困境

德·蒙太那侯爵,方索斯·德·拉·洛希福考(Marquis de Montandre, Francois de
La Rochefoucauld)

十七世纪中期的苏格兰经历了英格兰的残酷征服,经济凋敝,满目疮痍,被克伦威尔形容为“一个破败不堪的国家”。复辟使苏格兰恢复了独立,经济也有所恢复,一度迎来了短暂繁荣。但苏格兰国小寡民,地域发展又极不均衡,整体经济实力远逊于英、荷、法等国。在剧烈变动的政治经济环境中,苏格兰的繁荣昙花一现,很快便走向了终结。

1672-1739,1739年获封

十七世纪后期,重商主义开始在西欧各国普遍流行。法国、英国、荷兰、斯堪的纳维亚诸国等苏格兰的贸易伙伴,纷纷高筑关税壁垒。在激烈的商业竞争中,苏格兰丝毫不占优势:苏格兰的出口商品以羊毛、盐、煤炭、小麦、亚麻、鱼类、牲畜等农矿业产品为主,缺乏竞争力,又无法采取有效措施反击贸易壁垒,保护本国利益。苏格兰国内市场规模不大,经济繁荣很大程度上依赖于海外贸易,可此时各国市场严密的保护政策却让苏格兰人望而兴叹。

5

国外市场逐步萎缩,殖民地市场又毫无斩获,复辟之后,一直将苏格兰视作政治隐患和经济对手的英格兰将其列入了《航海条例》(Navigation
Act)的限制之中。航海条例是英格兰政府针对海上贸易竞争对手而颁布的法令,规定凡是从欧洲运到英国的货物,必须由英国船只或商品生产国的船只运送;凡从亚洲、非洲、美洲运到英国或爱尔兰以及英国各殖民地的货物,必须由英国船只或英属殖民地的船只运送;英国各港口的渔业进出口货物以及英国国境沿海贸易的货物,则完全由英国船只运送。条例的目的在于垄断英格兰与海外殖民地贸易。苏格兰人缺乏本国的殖民地,也无法从英格兰获利丰厚的殖民地贸易中分得一杯羹。

斯太尔伯爵,约翰·达尔林普尔(Earl of Stair, John Dalrymple)

不仅如此,英格兰出于自身利益而参与的诸次战争让苏格兰大受其苦。三次“英荷战争”满足了英格兰人的利益,却严重违背苏格兰人的意愿,让苏格兰失去了他们最好的贸易伙伴。威廉三世即位之后,战争更是层出不穷。1688——1707年的19年间,苏格兰仅有5年处于和平时期。1689——1697年,英格兰和苏格兰卷入了奥格斯堡联盟战争,1701年开始,苏格兰又被拖入西班牙王位继承战争对抗法国。

1673-1747,1742年获封

英法之间的战争给苏格兰经济带来的消极影响是多方面的:法国政府限制苏格兰商品进口,使苏格兰在这个传统市场上丧失了大部分份额;英格兰皇家海军巡行在苏格兰港口,阻止对法贸易;更为严重的是,法国私掠船频繁肆虐于主要的商业航线,苏格兰缺乏海军,又得不到英格兰海军的保护,商船屡受洗劫。

6

森严的贸易壁垒和连绵的战争使得苏格兰商业遭受了重大打击,也让苏格兰的经济发展之路变得举步维艰。

科巴姆子爵,理查德·坦普尔(Viscount Cobham, Richard Temple)

祸不单行,十七世纪末期,苏格兰又遭受了始料未及的大饥荒。从1695年至1699年,气候的反常使苏格兰粮食产量一落千丈,粮价飞涨,尽管苏格兰政府尽力缓解危机,教会也倾力救济,可穷人还是无以果腹,饿殍遍地。苏格兰医学家及文物学家罗伯特?西巴尔德爵士(Sir
Robert Sibbald)以悲伤的笔触描述了这次饥荒给苏格兰人带来的灾难:

1669-1749,1742年获封

有些人倒毙路旁,有的人躺在街道奄奄一息,穷困的婴儿嗷嗷待哺,但母亲们干瘪的乳房再也无法喂饱他们。每个人都能从各地的穷人脸上看到死亡,他们形同枯槁,气若游丝,如果不加以照顾,死神随时都会带走他们……有的人甚至吃那些病死的动物,这可能给他们带来瘟疫……

7

饥荒使得苏格兰的人口减少了约15%。为了缓解粮食危机,苏格兰政府不断进口粮食,造成了硬通货币的大量流失,从而损害了国内的信贷系统,导致严重的经济衰退。

乔治·韦德爵士(Sir George Wade)

雪上加霜的是,在这样的艰难时世中,苏格兰人拓展海外殖民地的计划也遭到了惨重失败。

1673-1748,1743年获封

面对欧洲各国森严的贸易壁垒和英格兰紧闭的殖民地大门,苏格兰人一度萌发了开拓本国殖民地的强烈愿望。1695年,苏格兰人成立了“苏格兰对非洲及东、西印度群岛贸易公司”。此后不久,在中美洲地峡殖民的达瑞恩计划(Darien
Scheme)被公司采纳。达瑞恩位于现今的巴拿马运河地区,是扼守南北美洲的要道,这一计划的愿景,是在地峡建立一个殖民地,使其成为连通太平洋贸易圈和大西洋贸易圈的商业中转站。

8

计划确定后,公司开始多方募集资金。但英格兰议会担心该计划会影响英格兰在殖民贸易体系中的垄断地位,降低国家收入,通过决议撤回了所有的英格兰资本。威廉三世的宫廷对于这项计划也极为抵触。达瑞恩地区虽是处女地,但其连接了西班牙的美洲殖民帝国,西班牙早已将其视为本国所有。威廉三世正忙于与法兰西的战事,急需西班牙为盟友共同对抗路易十四。对于达瑞恩计划,王室不仅百般阻挠,更颁令禁止英格兰各殖民地当局对苏格兰人施以援手。

罗伯特·瑞奇爵士(Sir Robert Rich)

此时的苏格兰人已是孤立无援,他们所怀的仅是满腔热情和无比的勇气。即便如此,1696年春,爱丁堡和格拉斯哥等地的有产阶级还是倾其所有,将大量资金投入这次冒险计划。1698年7月,苏格兰公司的殖民船队满载着全国的希望起航,次年抵达了目的地并成功建立起定居点,全国上下无不欢欣鼓舞。可随后,灾难接踵而至:地峡地区丛林茂密,河流纵横,很难开辟出贸易路线。饥饿和猖獗的热带疾病使得定居点的人员死亡率居高不下,西班牙人的进攻和英格兰人的袖手旁观让这次冒险的惨败变得更加无可挽回。1700年,苏格兰公司不得不终止了此次计划。

1685-1768,1757年获封

达瑞恩计划的失败,对苏格兰本就脆弱不堪的经济系统不啻为致命一击。苏格兰损失了2000人和15万3000镑,约占苏格兰全部流动资本的1/4。(1707年改换货币制度时,苏格兰国内货币总流通量不超过41万1000镑)苏格兰的硬通货币在饥荒时期已经消耗了很多,此次灾难更是让经济走到了崩溃边缘。

9

迈向合并之路

莫尔斯沃思子爵,理查德·莫尔斯沃思(Viscount Molesworth, Richard
Molesworth)

达瑞恩的惨败点燃了苏格兰国内酝酿多年的愤怒火焰。苏格兰各界对现行的联合体制产生了普遍质疑——1603年以来实行的王位联合模式根本没能给苏格兰带来任何益处,只会逐渐扼死相对弱小的苏格兰。此时,就连一贯支持宫廷的人们也开始指责苏格兰所受的不公待遇。爱国者们更是言辞激烈,猛烈抨击1603年以来的联合关系。著名的苏格兰作家、政治家安德鲁?弗莱彻用“一个被仆人所管理的农场,远离了主人的视野”来形容苏格兰的处境——这个著名的比喻在苏格兰各界广为流传,成为当时苏格兰人的共识。

1680-1758,1758年获封

在同期的英格兰,重新构建两国关系的问题也被推到了风口浪尖上。1700年,玛丽的妹妹安妮公主的最后一个继承人亡故,英格兰王室就此绝嗣。1701年,英格兰议会颁布了《嗣位法》(Act
of
Settlement),规定安妮过世之后,英格兰王位将由新教的汉诺威(Hanoverian)王室继承,借此避免詹姆斯二世的天主教后裔卷土重来。但早就对英格兰傲慢独断态度不满的苏格兰议会,却宣布《嗣位法》不适用于苏格兰。

10

鉴于詹姆斯二世党人一直在苏格兰有较大影响力,英格兰人担心一旦王位联合模式破裂,一个亲天主教的,亲法国的苏格兰将会出现。至此,英格兰和苏格兰两国之间的关系面临着重大考验,重新洗牌在所难免。

列戈尼尔伯爵,约翰·列戈尼尔(Earl Ligonier, John Ligonier)

1702年,英格兰议会与苏格兰方面的代表就完全合并的事宜展开初步磋商,结果以失败而告终。英格兰人希望达成“一体化合并”,撤销苏格兰议会,苏格兰人则希望达成某种形式的“邦联式”联合,但又拿不出切实可行的实施方案。

1680-1770,1757年获封

1703——04年,在强烈的反英情绪推动下,苏格兰议会连续通过针对英格兰的法案,两国关系面临彻底破裂的危险。英格兰方面随即予以严厉反击。1705年3月,英格兰议会通过《外国人法案》(Alien
Act),法案规定:苏格兰在当年圣诞节之前必须派出专员与英格兰磋商完全合并事宜,保留王位联合模式亦可,但必须承认汉诺威王室的继承权。否则所有居住在英格兰的苏格兰人将被视为外国人,财产充公。法案还规定禁止苏格兰牲畜、亚麻和煤炭进口,禁止向苏格兰出口羊毛及军事装备;英国护卫舰将阻止苏格兰与法国进行贸易。这与其说这是一个法案,倒不如说这是一份最后通牒,一份赤裸裸的要挟。

11

《外国人法案》出台之后,苏格兰各界大为震怒,公众情绪近乎失控。同月,爱丁堡当局公开宣判并处决了英格兰商船沃塞斯特号的格林船长与两名水手,理由是其对苏格兰公司的商船实施海盗行径。沃塞斯特号事件成为苏格兰人愤怒情绪的一个缩影,也让英格兰政府意识到政治目标不能仅靠威吓去完成,为了缓和紧张局势,英格兰于11月撤销了这一法案。

提拉沃列勋爵,詹姆士·奥哈拉(Lord Tyrawley, James O’Hara)

对苏格兰政治家们而言,英格兰经济制裁的大棒虽然没有落下来,但他们已经感觉到了丝丝寒意。苏格兰此时的经济状况破败不堪,苏格兰银行刚于1704年破产。如果英格兰实施经济制裁,国家将走到绝路。同年年底,苏格兰议会重新组织了代表团与英格兰商讨合并事宜。

1682-1773,1763年获封

此时,原本对合并方案持抵触态度的苏格兰议员,其立场也悄然发生了改变。1704年时,还有议员宣称,在议会中找不出10个人赞成英格兰的完全合并方案。可到了1706年底,相当数量的苏格兰议员已经对此心存向往。许多人指责英格兰方面通过赤裸裸的政治贿赂收买了苏格兰的政治精英,另一些人则认为是宫廷利用了其高超的政治驾驭技巧。但经济方面的考虑却值得我们格外关注。

12

议会中的重要人物罗克斯巴勒伯爵(Earl of
Roxburgh)在1705年11月的一封信件中写道:“目的中,贸易占了很大部分,剩下部分是汉诺威王室,部分是安逸和安全的考虑,其它还有对国民混乱秩序、难耐的贫穷和持久的压抑的厌恶之情……”另一个重要的政治人物西菲尔德伯爵(Earl
of
Seafield)同样没有忘记经济因素——“我认为和英格兰合并的正面因素如下……英格兰在贸易和其它方面将会给我们带来好处,这是其它的国家都不能做到的……”

亨利·康威爵士(Sir Henry Conway)

由此可见,经济前景是议员们转而支持合并的一个关键原因。需要指明的是,这一赞同动机是公共利益和个人私利的奇怪混合物,很难分清哪些是基于民族发展前景考虑,哪些是基于自身经济利益考虑。议会中有相当多的地主,这些人拥有农场、牧场、盐场和矿山,主要从事农矿业商品的经营。如果完全合并达成,他们将获得更多的贸易机会和市场份额,成为首要的获益团体。可如果《外国人法案》付诸实施,他们也是首当其冲的受害者。更何况,一些贵族在英格兰还通过联姻或购买手段拥有大片地产。

1721-1795,1793年获封

但不管哪种考虑占了上风,此时的合并已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苏格兰议员们都了解这个国家所面临的艰难境遇:如果毫无修正地维系现存的王位联合模式,苏格兰积贫积弱的状况将得不到一丝缓解;如果施行苏格兰人认可的某种模糊的联邦制,英格兰人照旧会将苏格兰看作潜在的威胁,遏制苏格兰发展;而如果彻底断绝与英格兰的联合关系,英格兰会毫不留情的施加经济制裁甚至武力打击,此时的苏格兰甚至没有财力组建部队来保卫自己,倘若兵戎相见,何以应对?除了接受完全合并,苏格兰政治家们很难找出一个更好的方法来维护国家利益。合并固然伤害了苏格兰人的民族感情,但从理性角度看,这却是将国家从贫穷和落后中拯救出来的最好方法。

13

1707年1月16日,《合并条约》的全部条款在苏格兰议会大厅以110票赞成、41票反对得到通过。最终通过的《合并条约》共包括25个正式条款及三个附加条款,在这25个条款中,涉及经济方面的多达15条。条款中给予苏格兰人以贸易自由;取消了航海条例的限制;取消了关税壁垒;还规定由英格兰拨出资金,作为苏格兰分担英格兰国库债务的补偿,在实际操作中,这笔资金也被用于向在达瑞恩计划中蒙受经济损失的苏格兰投资者提供补偿。除此而外,条约还包含了在苏格兰征收更轻的税收及每年向苏格兰投资发展工业等内容。

格洛斯特公爵,威廉王子(Duke of Gloucester, Prince William)

同年5月1日,《英格兰及苏格兰王国合并条约》正式生效,苏格兰王国和苏格兰议会都成为了逝去的历史。

1743-1805,1793年获封

二十世纪20年代,现代苏格兰民族主义运动开始兴起,二战之后,主张独立的苏格兰民族党在议会中声势日隆,80年代,撒切尔领导的保守党政府提出妥协方案,即允许苏格兰拥有地区议会,但是中央政府保留取消该议会的权力,被大多数苏格兰地区政党接受。1997年,英国就苏格兰地区议会议案举行全民公决,75%的投票者接受妥协方案。次年,英国政府公布了苏格兰法案,消失了近三百年的苏格兰议会再次恢复。

14

结语

乔治·霍华德爵士(Sir George Howard)

合并之后,广阔的英格兰市场和其遍及世界的殖民地都向苏格兰人敞开了怀抱。但合并还是经历了痛苦的磨合期,直到政治形势趋于稳定之后,备受期待的大发展局面才姗姗而来。十八世纪下半叶,苏格兰经济开始了奇迹般的腾飞,1783年之后更是步入了工业革命。同时,苏格兰的知识界萌发了辉煌的“苏格兰启蒙运动”,诞生出亚当-斯密(Adam
Smith)、戴维-休谟(David
Hume)等一大批杰出思想家。在这一过程中,英格兰流入的资本、技术、观念功不可没。与英格兰合并的长远利益,直到这时才完完全全的展现在苏格兰人面前。

1718-1796,1793年获封

长久以来,1707年合并一直被苏格兰民族主义者所诟病,但事实是,高涨的民族情绪并不能让苏格兰成为欧洲强国。从十七世纪下半叶到十八世纪初,苏格兰经济正处在发展的重大转折点上。

15

中世纪以来与欧洲大陆的传统贸易关系已经朽烂;与之相反,苏格兰经济对英格兰的依赖程度却不断提高。至1700年,向英格兰出口牛、羊、亚麻、煤、盐已经成为苏格兰最大宗的出口贸易,约占总出口额的40%。在当时的背景下,只有扩大与英格兰的贸易往来,参与英格兰的殖民地贸易才能挽救苏格兰经济,才能让苏格兰民族得到繁荣和发展。

约克公爵,弗雷德里克王子(Duke of York, Prince Frederick)

1707年议会投票赞成两国合并的那些苏格兰政治家们,是以务实的态度而非偏激的情绪看待摆在面前的这个机遇,尽管饱受非议与攻讦,尽管这一举动的确掺杂有个人私利的成分,但在这个关键的历史时刻,他们做出的是一个明智而关键的选择。

1763-1827,1795年获封

16

阿盖尔公爵,约翰·坎贝尔(Duke of Argyll, John Campbell)

1723-1806,1796年获封

17

阿默斯特勋爵,杰弗里·阿默斯特(Lord Amherst, Jeffery Amherst)

1717-1797,1796年获封

18

霍华德·德·沃尔登勋爵,约翰·格里芬(Lord Howard de Walden, John Griffin)

1719-1797,1796年获封

19

斯塔德霍姆·霍奇森爵士(Sir Studholme Hodgson)

1708-1798,1796年获封

20

唐舍德侯爵,乔治·唐舍德(Marquess Townshend, George Townshend)

1724-1807,1796年获封

21

弗雷德里克·卡文迪什勋爵(Lord Frederick Cavendish)

1729-1803,1796年获封

22

里士满公爵,查尔斯·伦诺克斯(Duke of Richmond, Charles Lennox)

1735-1806,1796年获封

23

肯特公爵,爱德华王子(Duke of Kent, Prince Edward)

1767-1820,1805年获封

24

惠灵顿公爵,亚瑟·韦尔斯利(Duke of Wellington, Arthur Wellesley)

1769-1852,1813年获封

25

汉诺威国王,欧内斯特·奥古斯塔斯一世(King of Hanover Ernest Augustus I)

1771-1851,1813年获封

26

剑桥公爵,阿道弗斯王子(Duke of Cambridge, Prince Adolphus)

1774-1850,1813年获封

27

格洛斯特公爵,威廉王子(Duke of Gloucester, Prince William)

1776-1834,1816年获封

28

比利时国王利奥波德一世(King of the Belgians Leopold I)

1790-1865,1816年获封

29

德罗伊达侯爵,查尔斯·穆尔(Marquess of Drogheda, Charles Moore)

1730-1822,1821年获封

30

哈考特伯爵,威廉·哈考特(Earl Harcourt, William Harcourt)

1743-1830,1821年获封

31

阿留雷德·克拉克爵士(Sir Alured Clarke)

1745-1832,1830年获封

32

萨穆尔·赫尔斯爵士(Sir Samuel Hulse)

1746-1837,1830年获封

33

康索特王子,艾伯特王子(Prince Consort, Prince Albert)

1819-1861,1840年获封

34

荷兰国王威廉二世(King of the Netherlands William II)

1792-1849,1845年获封

35

乔治·纽金特爵士(Sir George Nugent)

1757-1849,1846年获封

36

托马斯·格罗夫纳爵士(Sir Thomas Grosvenor)

1764-1851,1846年获封

37

安格尼斯侯爵,亨利·佩吉特(Marquess of Angelsey, Henry Paget)

1768-1854,1846年获封

38

雷格兰勋爵,菲茨罗伊·索默塞(Lord Raglan, Fitzroy Somerset)

1788-1855,1854年获封

39

坎贝马尔子爵,斯特普尔顿·柯顿(Viscount Combermere, Stapleton Cotton)

1773-1860,1855年获封

40

斯特拉福德伯爵,约翰·宾(Earl of Strafford, John Byng)

1772-1860,1855年获封

41

哈丁子爵,亨利·哈丁 Viscount Hardinge, Henry Hardinge

1785-1856,1855年获封

42

西顿勋爵,约翰·科尔伯恩(Lord Seaton, John Colborne)

1778-1863,1860年获封

43

爱德华·布莱克尼爵士(Sir Edward Blakeney)

1778-1868,1862年获封

44

高夫子爵,休·高夫(Viscount Gough, Hugh Gough)

1779-1869,1862年获封

45

剑桥公爵,乔治王子(Duke of Cambridge, Prince George)

1819-1904,1862年获封

46

克莱德勋爵,科林·坎贝尔(Lord Clyde, Colin Campbell)

1792-1863,1862年获封

47

亚历山大·伍德福德爵士(Sir Alexander Woodford)

1782-1870,1868年获封

48

威廉·葛姆爵士(Sir William Gomm)

1784-1875,1868年获封

49

邱·罗斯爵士(Sir Hew Ross)

1779-1868,1868年获封

50

约翰·伯戈因爵士(Sir John Burgoyne)

1782-1871,1868年获封

51

乔治·波洛克爵士(Sir George Pollock)

1786-1872,1870年获封

52

约翰·菲茨杰拉德爵士(Sir John Fitzgerald)

1784-1877,1875年获封

53

特威代尔侯爵,乔治·海伊(Marquess of Tweeddale, George Hay)

1787-1876,1875年获封

54

英王爱德华七世(King Edward VII)

1841-1910,1875年获封

55

威廉·罗恩爵士(Sir William Rowan)

1789-1879,1877年获封

56

查尔斯·约克爵士(Sir Charles Yorke)

1790-1880,1877年获封

57

斯杰奈恩勋爵,休·罗斯(Lord Strathnairn, Hugh Rose)

1801-1885,1877年获封

58

内皮尔勋爵,罗伯特·内皮尔(Lord Napier, Robert Napier)

1810-1890,1883年获封

59

帕特里克·格兰特爵士(Sir Patrick Grant)

1804-1895,1883年获封

60

约翰·米歇尔爵士(Sir John Michel)

1804-1886,1886年获封

61

理查德·戴克斯爵士(Sir Richard Dacres)

1799-1886,1886年获封

62

威廉·波利特勋爵(Lord William Paulet)

1804-1893,1886年获封

63

卢肯伯爵,乔治·宾厄姆(Earl of Lucan, George Bingham)

1800-1888,1887年获封

64

约翰·西蒙斯爵士(Sir John Simmons)

1821-1903,1890年获封

65

弗雷德里克·海恩斯爵士(Sir Frederick Haines)

1819-1909,1890年获封

66

唐纳德·斯图尔特爵士(Sir Donald Stewart)

1824-1900,1894年获封

67

沃尔斯利子爵,嘉内德·沃尔斯利(Viscount Wolseley, Garnet Wolsley)

1833-1913,1894年获封

68

罗伯茨伯爵,弗雷德里克·罗伯茨(Earl Roberts, Frederick Roberts)

1832-1914,1895年获封

69

萨克斯-魏玛-埃森纳王子威廉(Prince William of Saxe-Weimar-Eisenach)

1823-1902,1897年获封

70

内维尔·张伯伦爵士(Sir Neville Chamberlain)

1820-1902,1900年获封

71

德皇威廉二世(German Emperor Wilhelm II)

1859-1941,1901年获封

72

亨利·诺曼爵士(Sir Henry Norman)

1826-1904,1902年获封

73

康纳公爵,亚瑟王子(Duke of Connaught, Prince Arthur)

1850-1942,1902年获封

74

亨利·伍德爵士(Sir Henry Wood)

1838-1913,1903年获封

75

乔治·怀特爵士(Sir George White)

1835-1912,1903年获封

76

奥皇弗朗兹·约瑟夫(Emperor of Austria Franz Josef)

1830-1916,1903年获封

77

格伦费尔勋爵,弗朗西斯·格伦费尔(Lord Grenfell, Francis Grenfell)

1841-1925,1906年获封

78

查尔斯·布朗洛爵士(Sir Charles Brownlow)

1831-1916,1908年获封

79

基奇纳伯爵,赫伯特·基奇纳(Earl Kitchener, Herbert Kitchener)

1850-1916,1909年获封

80

英王乔治五世(King George V)

1865-1936,1910年获封

81

梅休因勋爵,保罗·梅休因(Lord Methuen, Paul Methuen)

1845-1932,1911年获封

82

尼科尔森勋爵,威廉·尼科尔森(Lord Nicholson, William Nicholson)

1845-1918,1911年获封

83

伊波伯爵,约翰·佛伦奇(Earl of Ypres, John French)

1852-1925,1913年获封

84

沙皇尼古拉二世(Emperor of Russia Nikolai II)

1868-1918,1916年获封

85

黑格伯爵,道格拉斯·黑格(Earl Haig, Douglas Haig)

1861-1928,1917年获封

86

查尔斯·埃杰顿爵士(Sir Charles Egerton)

1848-1921,1917年获封

87

大正天皇(Emperor of Japan Yoshihito)

1879-1926,1918年获封

88

法国元帅费迪南·福煦(Marshal of France Ferdinand Foch)

1851-1929,1919年获封

89

普卢默子爵,赫伯特·普卢默(Viscount Plumer, Herbert Plumer)

1857-1932,1919年获封

90

艾伦比子爵,埃德蒙·艾伦比(Viscount Allenby, Edmund Allenby)

1861-1936,1919年获封

91

亨利·威尔逊爵士(Sir Henry Wilson)

1864-1922,1919年获封

92

威廉·罗伯特森爵士(Sir William Robertson)

1860-1933,1920年获封

93

亚瑟·巴雷特爵士(Sir Arthur Barrett)

1857-1926,1921年获封

94

比利时国王艾伯特一世(King of the Belgians Albert I)

1875-1934,1921年获封

95

伯德伍德勋爵,威廉·伯德伍德(Lord Birdwood, William Birdwood)

1865-1951,1925年获封

96

克劳德·雅各布爵士(Sir Claud Jacob)

1863-1948,1926年获封

97

米尔恩勋爵,乔治·米尔恩(Lord Milne, George Milne)

1866-1948,1928年获封

98

西班牙国王阿方索十三世(King of Spain Alfonso XIII)

1886-1941,1928年获封

99

裕仁天皇(Emperor of Japan Hirohito)

1901-1989,1930年获封

100

宾子爵,朱利安·宾(Viscount Byng, Julian Byng)

1862-1935,1932年获封

101

卡万伯爵,弗雷德里克·兰巴特(Earl of Cavan, Frederick Lambart)

1865-1945,1932年获封

102

切特伍德勋爵,菲利普·切特伍德(Lord Chetwode, Philip Chetwode)

1869-1950,1933年获封

103

阿奇博尔德·蒙哥马利-马辛本特爵士(Sir Archibald Montgomery-Massingberd)

1871-1947,1935年获封

104

英王爱德华八世(King Edward VIII)

1894-1972,1936年获封

105

西里尔·德弗雷尔爵士(Sir Cyril Deverell)

1874-1947,1936年获封

106

英王乔治六世(King George VI)

1895-1952,1936年获封

107

艾恩赛德勋爵,威廉·艾恩赛德(Lord Ironside, William Ironside)

1880-1959,1940年获封

108

南非首相简·斯迈兹(Prime Minister of South Africa Jan Smuts)

1870-1950,1941年获封

109

约翰·笛尔爵士(Sir John Dill)

1881-1944,1941年获封

110

戈特子爵,约翰·维里克(Viscount Gort, John Vereker)

1886-1946,1943年获封

111

韦弗尔伯爵,阿奇博尔德·韦弗尔(Earl Wavell, Archibald Wavell)

1883-1950,1943年获封

112

阿兰布鲁克子爵,艾伦·布鲁克(Viscount Alanbrooke, Alan Brooke)

1883-1963,1944年获封

113

亚历山大伯爵,哈罗德·亚历山大9Earl Alexander, Harold Alexander)

1891-1969,1944年获封

114

蒙哥马利子爵,伯纳德·蒙哥马利(Viscount Montgomery, Bernard Montgomery)

1887-1976,1944年获封

115

威尔逊勋爵,亨利·威尔逊(Lord Wilson, Henry Wilson)

1881-1964,1944年获封

116

克劳德·奥金莱克爵士(Sir Claude Auchinleck)

1884-1981,1946年获封

117

史莱姆子爵,威廉·史莱姆(Viscount Slim, William Slim)

1891-1970,1949年获封

118

托马斯·布兰梅(Sir Thomas Blamey)

1884-1951,1950年获封

119

爱丁堡公爵,菲利普亲王(Duke of Edinburgh, Prince Philip)

1921-,1953年获封

120

哈丁勋爵,约翰·哈丁(Lord Harding, John Harding)

1896-1989,1953年获封

121

格洛斯特公爵,亨利王子(Duke of Gloucester, Prince Henry)

1900-1974,1955年获封

122

杰拉尔德·坦普勒爵士(Sir Gerald Templer)

1898-1979,1956年获封

123

弗朗西斯·费斯廷爵士(Sir Francis Festing)

1902-1976,1960年获封

124

尼泊尔国王马亨德拉(King of Nepal Mahendra)

1920-1972,1960年获封

125

埃塞俄比亚皇帝海尔·塞拉西(Emperor of Ethiopia Haile Selassie)

1892-1975,1965年获封

126

理查德·赫尔爵士(Sir Richard Hull)

1907-1989,1965年获封

127

詹姆士·卡斯尔斯爵士(Sir James Cassels)

1907-1996,1968年获封

128

杰弗里·贝克爵士(Sir Geoffrey Baker)

1912-1980,1971年获封

129

卡佛勋爵,迈克尔·卡佛(Lord Carver, Michael Carver)

1915-2001,1973年获封

130

罗兰·吉布斯爵士(Sir Roland Gibbs)

1921-,1979年获封

131

尼泊尔国王比兰德拉·比尔·比克拉姆·沙阿·德瓦(King of Nepal Birendra)

1945-2001,1980年获封

132

布拉莫尔勋爵,埃德温·布拉莫尔(Lord Bramall, Edwin Bramall)

1923-,1982年获封

133

约翰·斯塔尼尔爵士(Sir John Stanier)

1925-,1985年获封

134

奈杰尔·巴格诺尔爵士(Sir Nigel Bagnall)

1927-2002,1989年获封

135

文森特勋爵,理查德·文森特(Lord Vincent, Richard Vincent)

1931-,1991年获封

136

约翰·查普尔爵士(Sir John Chapple)

1931-,1992年获封

137

肯特公爵,爱德华王子(Duke of Kent, Prince Edward)

1935-,1993年获封

138

英奇勋爵,彼得·英奇(Lord Inge, Peter Inge)

1935-,1994年获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