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格兰甚至直接出钱对一些苏格兰权贵进行贿赂。其中被收买的昆斯伯里公爵此前是亲法势力的支持者,但后来在苏格兰议会中发挥出巨大能量,积极提倡英苏合并。不少苏格兰人指责他出卖国家,英格兰人则称他是英雄。

A 真正“双线作战”的哈茨队员 一边接受军事训练,一边争联赛冠军
苏超球队哈茨的队名原意就是“心”,在他们主场泰恩河城堡球场的看台上,有一座纪念碑匾刻着1914—1915赛季球队的合影,以纪念当时为国捐躯的哈茨球员。这是一部现实版《勇敢的心》。
足球并未停止。英国对德宣战后第11天,哈茨在主场2比0击败卫冕冠军凯尔特人,朝着18年来第一个苏格兰联赛冠军进发。球场上的英雄,此时却被认为是懦夫,狂热的爱国主义冲昏了民众的头脑,外界因为这些身强体健的哈茨球员没有奔赴战场保家卫国而横加谴责,进行足球这项与战争八竿子打不到一起的运动,被许多人认为是对前线勇士们的一种侮辱。
《伦敦晚报》当时这样写道:“那些踢球的年轻人和一些本来有更好工作的人,都被要求放弃他们的运动,去参加一场更加伟大的比赛。这场比赛就是战争,一场关乎生死的战争。”
没有人受得了这样的侮辱。斯皮迪是哈茨队第一个参军的球员,第一个进入法国战场,也是第一个战死。他的队友们陆续加入军队,先被安排在里彭的约克郡接受训练。1915年秋天,当斯皮迪战死的消息传来后,他的哈茨队友们集体申请奔赴前线,申请加入爱丁堡领军人物之一乔治·麦格雷的营队。不是每个人都可以上前线,英军有严格的选拔标准,战士需要在19岁至38岁之间,身高超过超过5英尺3英寸,胸围也至少要达到34英寸,5名哈茨球员因此被拒绝,有11名及格者得以奔赴前线,这11人被编入英军的王牌部队皇家苏格兰团16营,最后只有两人全身而退。
对哈茨球员来说,他们面临着足球史上最艰苦的“双线作战”。在军营接受军事训练之余,他们还要回到球场去争夺联赛冠军。有一次周六下午哈茨苦战0比2输给慕顿后,还要马不停蹄赶往位于格里诺克的军营参加晚上的夜行军。疲惫不堪的哈茨队最后17轮仅胜8场,在积分榜上很快被凯尔特人赶超。一名哈茨队员在日记中这样记录:“如果没有战争,我们会在球场上赢得冠军。我坚信我们可以做到。”《爱丁堡晚报》写道:“哈茨当时所遭遇的困难就像英军在西线作战那样难以想象。格拉斯哥两支强队格拉斯哥流浪者和凯尔特人都没有派遣任何一名优秀的球员参军,从某种意义上说,阿伯丁是苏格兰唯一的冠军球队。”
哈茨球员所在的麦格雷营最初由30名职业球员、60名出色的业余球员还有170名哈茨球迷组成,这支军队也被称为“足球营”。“足球营”最惨烈的战斗发生在1916年7月1日的索姆河会战,也是一战中最惨烈的战役。该营814名战士奔赴前线,死伤达636人。在会战后的第三个星期,哈茨队员内斯给主教练约翰·麦卡尼写信:“我记得我们本应该回去参加一场比赛,但是现在我们失去了一群好队友。现在提到足球,我的眼泪就禁不住流下来。”
另一名哈茨球员克罗森在重伤后被送回家乡。在战争的最后一天,克罗森对前来探病的好友说:“等我好了,我会到那边的山头跑上一圈,然后再回去继续为哈茨队比赛。”1919年8月16日,哈茨队迎来了和平时期里的第一个主场比赛,最终他们在主队球迷的注视下以3比1击败了来访的女王公园队,克罗森没有食言,重新披挂上阵。
为了纪念一个世纪前前辈们英勇参军的壮举,目前哈茨队中有11名球员准备在2014年11月25日参军加入新皇家苏格兰团16营,这军营被非官方命名为麦格雷营。在哈茨队员的刺激下,包括拉夫流浪者、福尔柯克、邓弗姆林等苏格兰俱乐部的队员也将加入麦格雷军营,而英格兰球队莱顿东方的队员也响应号召加入军营。
B 北安普敦的骄傲 图尔,英军第一位黑人军官
每年一度,北安普敦橄榄球队都会以巴巴利安武士的装扮,参加莫布斯纪念赛,纪念这座城市最著名的儿子。
埃德加·莫布斯身高在1.8米以上,在橄榄球队担任了6个赛季的队长,他的领导力在战场上同样非凡。中校莫布斯召集了一支由400名志愿者组成的军队,称为运动员营,隶属北安普敦郡军团。在一战的枪林弹雨之中,莫布斯先后四次受伤,最后一次他摸到了敌人的机枪岗附近,被一颗子弹击中颈部。在即将断气前,莫布斯把敌人火力点分布图交给了一名传信兵。
距离北安普敦橄榄球队主场不足1.6公里,便是北安普敦足球队的主场锡斯菲尔斯球场,球场后面有一条路叫沃尔特·图尔路,同样是为纪念一位在一战中立下战功的足球英雄。
图尔加盟北安普敦之前,曾效力热刺,是英格兰最顶级的内锋。他的父亲来自巴巴多斯,母亲则是英格兰肯特郡人,这位奴隶的后代双亲早亡,从小在孤儿院长大,在当时种族歧视严重的足球场磨练,一直都有坚强的性格。这也帮助图尔在军中不断进步,并意外地成为英军第一位黑人军官。
在激烈的索姆河会战中,图尔带队伍进行一次冲锋时不幸中弹阵亡。虽然他的部下拼死想将他的尸体抢回战壕,但终究没能成功,图尔的血肉就此长埋战场。
C 军火工厂女工,英女足运动先锋 贝拉·雷伊一个赛季打进了133球
当英国的男人纷纷奔赴前线参与战斗,妇女们在社会上扮演着越来越重要角色,成千妇女需要在军火工厂从事危险的工作。生产黄色炸药的女工生出毒性黄疸加上皮肤逐渐变黄,被称为“金丝雀”。足球成为妇女们在繁重工作下维持身体健康的活动。许多军火工厂组建女足队伍,在英格兰东北部,一项军火工厂举办的杯赛就吸引了30支队伍报名参赛。
一个名叫贝拉·雷伊的球员成为当时最抢眼的人,她曾经在沙滩上与海军军官们练球,她一个赛季里为斯巴坦斯女足俱乐部打进惊人的133球,球队两年保持不败。1918年,在米德尔斯堡阿雷桑球场举行的一场杯赛决赛中,雷伊在22000名观众的注视下上演“帽子戏法”,帮助球队击败米德尔斯堡当地的一支钢铁工厂球队夺冠。
“从17岁到20岁,包括为英格兰队比赛在内,她在32场比赛中打进101个进球,她是有史以来最好的球员。”雷伊的孙女伊冯娜·克劳福德回忆道。
妇女对于足球充满热情,当时斯巴坦斯边锋珍妮·摩根参加完婚礼后直接奔赴球场参加比赛并打进两球。然而,英国的女足运动并没有因此得到发展。1918年一战结束,英国的军火工厂关闭,工厂的女足队伍被迫解散。到了1921年,英足总颁布法令称“足球并不是一项适合女性的运动,女足运动不应该得到提倡。”此后的50年,英国女足运动被明令禁止。
D 英军德军交换礼物、合影 “圣诞节球赛”,一战战场佳话
1914年年底,英军在战壕里听见对面的德军在唱圣诞歌,还瞥见德军战壕里有一棵圣诞树立了起来。双方士兵很快通过喊话达成一致,第二天,厮杀许久的两派在无人地带会面,不仅交换礼物、合影,还有一些人进行了足球赛。
一些军官认为此举有利于改善士兵长期蜷缩在战壕里的生活状态,但将军们认为这样不好战的举动会消磨意志。于是,1914年冬天这次“圣诞节停战”,成为一战中唯一的战场佳话。

达尔文简介

9月18日,苏格兰将举行公投以决定是否独立。历史上英格兰和苏格兰曾经是两个国家,直到1707年才合并。有人说,英格兰与苏格兰之间的联姻,“婚前”磕磕碰碰,“婚后”也不算恩爱。那么人们不禁要问,他们当年为何要结合?本文就来回顾一下这场被称为“英国18世纪最大政治成就”的联姻。
1603年,由于英格兰女王伊丽莎白一世死后无人继位,她的表侄孙、苏格兰国王詹姆斯六世得到机会入主英格兰,改称詹姆斯一世,实现“王朝联合”,两国共主而分治。尽管苏格兰和英格兰拥戴同一位君主,但暗中的矛盾却在逐渐积累。1692年,苏格兰爆发叛乱。英王威廉三世要求所有苏格兰贵族向自己宣誓效忠。麦克唐纳家族因偶然原因没有在最后期限内宣誓,威廉三世便策划了一次屠杀,将麦克唐纳家族几乎杀光,引发苏格兰人强烈不满。
英格兰在确立资本主义政权后,开始进行迅猛的海外扩张。但威廉三世时期颁布的《航海法令》却不允许苏格兰人从事与英格兰殖民地的贸易。17世纪末苏格兰出现严重经济危机。为了摆脱危机,1695年,苏格兰成立非洲和东西印度群岛贸易公司,类似于东印度公司。当该公司在达连地峡试图建立自己的殖民地时,遭到西班牙殖民军队的围攻,而英格兰居然袖手旁观。最终该公司损失惨重,许多苏格兰贵族血本无归。苏格兰国内的反英情绪达到顶点,决裂一触即发。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最先意识到事态严重性的是英格兰人。随着苏格兰与英格兰渐行渐远,苏格兰的亲法势力蠢蠢欲动,历史上遭到法国和苏格兰两线夹击的噩梦又开始浮现在英格兰政治家的脑海中。另外,苏格兰人骁勇善战,英国陆军中的骨干力量都是苏格兰人。如果苏格兰与英格兰彻底闹翻,那么英国将失去重要的战争资源。在这种情况下,英格兰人开始软硬兼施地试图让苏格兰人同意合并谈判。首先颁布《外国人法》,规定如果苏格兰拒绝合并谈判,那么在英格兰的苏格兰人将被作为外国人来对待,苏格兰某些商品向英格兰的出口会被禁止。这让苏格兰意识到脱离英格兰将面临严重的经济后果。
英格兰甚至直接出钱对一些苏格兰权贵进行贿赂。其中被收买的昆斯伯里公爵此前是亲法势力的支持者,但后来在苏格兰议会中发挥出巨大能量,积极提倡英苏合并。不少苏格兰人指责他出卖国家,英格兰人则称他是英雄。
当时的实际情况是,苏格兰长期无法享受到英格兰经济大发展所带来的好处,所以反英情绪严重。如今英格兰突然慷慨起来,许多问题自然能得到解决。于是,1706年,英苏双方开始就合并问题展开谈判。英格兰做出巨大让步,终于换取苏格兰同意合并。根据最后协议,英格兰同意向苏格兰开放贸易及航运系统,苏格兰的税收负担将轻于英格兰。英格兰同意向苏格兰提供近40万英镑的资金作为“现金补偿”,其中一大半用来补偿“达连事件”的受损者。苏格兰不再设立议会,
选派代表进入新的大不列颠议会。苏格兰的教会和法律制度保持不变。
1707年5月1日,苏格兰议会和英格兰议会联合组成大不列颠议会,标志着两国合并正式完成。合并的经济红利使苏格兰在18世纪中叶经济开始起飞。而英格兰免除了后顾之忧,放心大胆地与法国、德国争夺欧洲霸权,乃至世界霸权,最终成为“日不落帝国”。
最新消息:苏格兰独立被否英国松了口气
力主独立的苏格兰首席部长、苏格兰民族党领导人萨蒙德随后发表公开讲话,承认公投独立失败,并表示尊重苏格兰人民的选择。
苏格兰独立公投结果19日早间揭晓,统派最终以领先10个百分点的成绩(统派55。4%,独派44。6%)胜出,独立被否决。连日来,为苏格兰去留而精神高度紧张的英国人终于松了一口气。力主独立的苏格兰首席部长、苏格兰民族党领导人萨蒙德随后发表公开讲话,承认公投独立失败,并表示尊重苏格兰人民的选择。
英国首相卡梅伦一早在他的官邸唐宁街10号门口发表了电视讲话,称苏格兰人民已发出了自己的声音,不应再有争议和反复,联合王国从此应团结一心,共同前进。他再次允诺,赋予苏格兰多方面更多自主权的法律草案将于明年1月公布。
此次苏格兰独立公投于18日上午当地时间7时开始,持续15个小时,至当日晚间10时投票结束,随后连夜开始了紧张的计票。19日当地时间凌晨1∶30分,得出第一个选区的计票结果:赞成独立的1。6万票占该区总投票人数的46%,反对独立的票数1。9万占54%,统派领先。这是个好兆头!到了清晨5∶17分,已有26个选区完成计票,统派领先独立派22万票。至此,电视直播计票过程的英国广播公司和天空电视台已按捺不住,开始大胆预测苏格兰独立这回没戏了。19日早间7时许,苏格兰全部32个选区的计票结束,最终统计结果显示,赞成独立的1617989票,占全部票数的44。6%;反对独立的2001926票,占55。4%。统派以领先独派近39。4万票否决了独立。据此前报道,这次公投共有400多万苏格兰选民注册参与,创苏格兰历次投票之最,足见苏格兰人对统独大事是何等重视。
其实,清晨6∶15分,当第29个选区计票完成后,独立派就知道大势已去,那时统派的票数已超过总票数的50%,独立事实上已成为不可能。
由于时间的关系,当天的消息来不及见报,但不少当地报纸凌晨付印时就选用了模棱两可的标题。如《每日电讯报》头版——“苏格兰作出最后决定”;《泰晤士报》——“独派情形不妙,最新民调揭示统派占上风”;《独立报》——“将权利还给人民”;《苏格兰先驱报》——“苏格兰将创造历史”等。清晨6点多,独立被否决大势已定后,不少报纸立刻发出号外。7点多最终结果出来后,英国各大小媒体网站迅即予以报道,连篇累牍,颇有“喜大普奔”的感觉。英国广播公司宣告:“在一起历经307年后,苏格兰人民今天最终放弃了独立的机会,选择留在联合王国内。”
此次公投统派虽战胜了独派,但独派高达45%的支持率确也看得英国人心惊肉跳。尽管卡梅伦政府有惊无险度过了这一关,鉴于历史遗留和现实存在的各种原因,相当一部分苏格兰人心中的离心倾向确实不容小觑。后任政府无论谁当权,苏格兰这盘棋都必须用心去下,不敢掉以轻心。据当地媒体报道,此番不少苏格兰人即便对独立投下了反对票,但内心深处也并非完全没有独立情结,只不过思前想后权衡利弊,“不想折腾”了。特别值得注意的是,赞成独立的人群中年轻人占了相当大比重,而他们显露出的些许暴力倾向更令人担忧,比如对反对独立的群众恶语相向甚至发生肢体冲突、在街边墙上用黑漆喷涂上“去投赞成票,投反对票就得死”等字样。
融合大不列颠及北爱尔兰各地元素的英国国旗由红、白、蓝色、正十字和斜十字组成,如何保持联合王国的内部团结,确保“米字旗”不变色,任重道远。

达尔文 (1809——1882),
1809年2月12日,达尔文出生在英国的施鲁斯伯里。祖父和父亲都是当地的名医,家里希望他将来继承祖业,16岁时便被父亲送到爱丁堡大学学医。

但达尔文从小就热爱大自然,尤其喜欢打猎、采集矿物和动植物标本。进到医学院后,他仍然经常到野外采集动植物标本。父亲认为他“游手好闲”、“不务正业”,一怒之下,于1828年又送他到剑桥大学,改学神学,希望他将来成为一个“尊贵的牧师”。达尔文对神学院的神创论等谬说十分厌烦,他仍然把大部分时间用在听自然科学讲座,自学大量的自然科学书籍。热心于收集甲虫等动植物标本,对神秘的大自然充满了浓厚的兴趣。

1828年的一天,在伦敦郊外的一片树林里,一位大学生围着一棵老树转悠。突然,他发现在将要脱落的树皮下,有虫子在里边蠕动,便急忙剥开树皮,发现两只奇特的甲虫,正急速地向前爬去。这位大学生马上左右开弓抓在手里,兴奋地观看起来。正在这时,树皮里又跳出一只甲虫,大学生措手不及,迅即把手里的甲虫藏到嘴里,伸手又把第三只甲虫抓到。看着这些奇怪的甲虫,大学生真有点爱不释手,只顾得意地欣赏手中的甲虫,早把嘴里的哪只给忘记了。嘴里的那只甲虫憋得受不了啦,便放出一股辛辣的毒汁,把这大学生的舌头蜇得又麻又痛。他这才想起口中的甲虫,张口把它吐到手里。然后,不顾口中的疼痛,得意洋洋地向市内的剑桥大学走去。这个大学生就是查理·达尔文。后来,人们为了纪念他首先发现的这种甲虫,就把它命为“达尔文”。

1831年,达尔文从剑桥大学毕业。他放弃了待遇丰厚的牧师职业,依然热衷于自己的自然科学研究。这年12月,英国政府组织了“贝格尔号”军舰的环球考察,达尔文经人推荐,以“博物学家”的身份,自费搭船,开始了漫长而又艰苦的环球考察活动。

达尔文每到一地总要进行认真的考察研究,采访当地的居民,有时请他们当向导,爬山涉水,采集矿物和动植物标本,挖掘生物化石,发现了许多没有记载的新物种。他白天收集谷类岩石标本、动物化石,晚上又忙着记录收集经过。1832年1月,“贝格尔”号停泊在大西洋中佛得角群岛的圣地亚哥岛。水兵们都去考察海水的流向。达尔文和他的助手背起背包,拿着地质锤,爬到山上去收集岩石标本。

在考察过程中,达尔文根据物种的变化,整日思考着一个问题:自然界的奇花异树,人类万物究意是怎么产生的?他们为什么会千变万化?彼此之间有什么联系?这些问题在脑海里越来越深刻,逐渐使他对神创论和物种不变论产生了怀疑。

1832年2月底,“贝格尔”号到达巴西,达尔文上岸考察,向船长提出要攀登南美洲的安第斯山。
当他们爬到海拔4000多米的高山上时,达尔文意外地在山顶上发现了贝壳化石。达尔文非常吃惊,他心中想到:“海底的贝壳怎么会跑到高山上了呢?”经过反复思索,他终于明白了地壳升降的道理。达尔文脑海中一阵翻腾,对自己的猜想有了更进一步的认识:“物种不是一成不变的,而是随着客观条件的不同而相应变异!”

后来,达尔文又随船横渡太平洋,经过澳大利亚,越过印度洋,绕过好望角,于1836年10月回到英国。在历时五年的环球考察中,达尔文积累了大量的资料。回国之后,他一面整理这些资料,一面又深入实践,同时,查阅大量书籍,为他的生物进化理论寻找根据。1842年,他第一次写出《物种起源》的简要提纲。1859年11月达尔文经过20多年研究而写成的科学巨著《物种起源》终于出版了。在这部书里,达尔文旗帜鲜明地提出了“进化论”的思想,说明物种是在不断的变化之中,是由低级到高级、由简单到复杂的演变过程。

这部著作的问世,第一次把生物学建立在完全科学的基础上,以全新的生物进化思想,推翻了“神创论”和物种不变的理论。《物种起源》是达尔文进化论的代表作,标志着进化论的正式确立。

《物种起源》的出版,在欧洲乃至整个世界都引起轰动。它沉重地打击了神权统治的根基,从反动教会到封建御用文人都狂怒了。他们群起攻之,诬蔑达尔文的学说“亵渎圣灵”,触犯“君权神授天理,”有失人类尊严。

与此相反,以赫胥黎为代表的进步学者,积极宣传和捍卫达尔文主义。指出:进化论轰开了人们的思想禁锢,启发和教育人们从宗教迷信的束缚下解放出来。

紧接着,达尔文又开始他的第二部巨著《动物和植物在家养下的变异》的写作,以不可争辩的事实和严谨的科学论断,进一步阐述他的进化论观点,提出物种的变异和遗传、生物的生存斗争和自然选择的重要论点,并很快出版这部巨著。晚年的达尔文,尽管体弱多病,但他以惊人的毅力,顽强地坚持进行科学研究和写作,连续出版了《人类的由来》等很多著作。达尔文本人认为“他一生中主要的乐趣和唯一的事业”,是他的科学著作。还有一些在旅行中直接考察得到的最重要的科学成果,如:达尔文本人所写的著名的《考察日记》和《贝格尔号地质学》、《贝格尔号的动物学》等。在他的著作中,具有特别重大历史意义的是《物种起源》,表明达尔文的进化论思想和自然选择理论的逐步发展过程。《物种起源》的出版是一件具有世界意义的大事,因为《物种起源》的出版标志着十九世纪绝大多数有学问的人对生物界和人类在生物界中的地位的看法发生了深刻的变化。《物种起源》的出版,引起造化论者和具有目的论情绪的科学家们(而这些人却是占绝大多数)对达尔文学说的猛烈攻击,也引起维护达尔文主义的相应斗争,积极参加这一斗争的除达尔文本人外还有进步的博物学家;他们到处都成为达尔文学说的热烈拥护者。

1882年4月19日,这位伟大的科学家因病逝世,人们把他的遗体安葬在牛顿的墓旁,以表达对这位科学家的敬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