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利普四世虽然将骑士引渡给了教皇,但都只是一些低级别的骑士,首领杰克·德·莫来等干部都没有被引渡。对他们的审判也都是以法国的司教为主来进行的。
即便如此,圣殿骑士团一方仍然准备了辩护团,以对抗不正当的审判。但在1310年的巴黎郊外,54名骑士被处以火刑。克莱芒所组成的调查委员会没有起到一点作用,审判完全由法国国王的法律官员们主导。
迫于菲利普的压力,克莱芒五世于1312年宣布废除圣殿骑士团,并将其财产全部移交给圣约翰骑士团。
1314年,4名骑士团干部被判有罪,并在巴黎圣母院广场被处以火刑。而操控这次事件的威廉·德·诺加莱已在一年前去世。后来,首领杰克·德·莫来也在巴黎新桥的桥头被处以火刑。在死的时候,他说自己除了因严刑逼供而说谎之外,其他的一切行为都是无罪的。
克莱芒五世在1个月后去世。第2年11月,菲利普四世也离开了人世。人们纷纷传言说这是杰克·德·莫来的诅咒。
1314年还发生了一桩巨大的丑闻。菲利普四世人称“美丽公”,是一位像大理石雕像一样英俊的美男子,但同时他也像石像一样让人摸不透他心中所想。他有三个儿子和一个女儿伊莎贝拉。但是在1314年5月,他的三个儿媳妇玛格丽特·德·布拉格尼、布拉茜·达尔瓦和贞德·达尔瓦都以通奸罪被一举逮捕并被幽禁起来。据说,这起事件就是由菲利普四世和他的女儿伊莎贝拉一同策划的。
收拾了自己嫂嫂们的伊莎贝拉是一位非常厉害的女人。为了消除和英国之间的纠纷,菲利普四世于1308年将她嫁给了英格兰国王爱德华二世。伊莎贝拉是王妃罗·贝尔的女儿,年方12岁,已经出落成漂亮大方的美女了。当时的爱德华二世年仅24岁,但相比于美女,他更爱好男色,他有一位名叫皮埃尔·格温斯顿的情人。
伊莎贝拉算是一位被抛弃的新娘。但四年之后,格温斯顿被反对派的贵族暗杀。而已经显露出成人之美的她又重新让爱德华回到了自己身边,并生育了孩子,度过了八年幸福的时光。
菲利普四世请求爱德华逮捕圣殿骑士的时候,格温斯顿还活着。因此爱德华二世无论如何也不同意给圣殿骑士团扣上喜好男色的罪名。
1314年,也就是圣殿骑士团首领杰克·德·莫来被处以火刑的那一年,已经18岁的伊莎贝拉和丈夫之间的关系开始好转,也有了作为王妃的自信,她的政治野心开始不断膨胀。就在这时,发生了嫂嫂们私通的丑闻。这虽然是菲利普四世策划的阴谋,但伊莎贝拉也参与其中了。
从此以后,她被英国人称为“法国的母狼”,成了一名满身丑闻的女性。她和爱德华二世只度过了八年美好的时光。在1320年,国王又和一对名叫休·德斯彭瑟的父子成了朋友。父亲是国王的宠臣,儿子则是国王的情人。伊莎贝拉回到了法国,找了一名叫罗杰·莫泰莫尔的情人。而且,她还和情人一同率兵攻打爱德华二世。
结果德斯彭瑟父子被逮捕并被残酷地处死。爱德华二世战败,被迫退位,并将王位传给了他和伊莎贝拉的儿子爱德华三世。由于国王年幼,伊莎贝拉和莫泰莫尔一同统治英国。在这之后,爱德华二世被秘密杀害。据说是被烧红的火棍插入肛门这样残酷的方式杀死的。
1330年,年满18岁的爱德华三世因为憎恨在宫廷内独裁的母亲的情人莫泰莫尔,将两人一同逮捕,并在泰朋刑场将莫泰莫尔绞死。而他原谅了自己的母亲,伊莎贝拉过着安静的、如修女一般的余生。

关于英国宪章运动的背景

上述研究表明,深植于每个个体的基因,亦即生物学因素才是每个人睡多睡少的主要原因。所以,有人把p.Pro384Arg或p.Tyr362His基因变体称为撒切尔基因,但是,撒切尔夫人体内是否有这两种基因尚无具体研究证实。

关于宪章运动的背景。

一些研究表明,深植于每个个体的基因,亦即生物学因素才是每个人睡多睡少的主要原因。

随着无产阶级同资产阶级矛盾和斗争的深化及在资本主义剥削下的痛苦经历,使工人阶级有了“阶级意识”。这是工人阶级正从“自在”阶级向“自为”阶级的转化。与此同时,工业资产阶级作为资产阶级在工业革命中新产生的阶层,随着经济实力的增长,也要求拥有参政权,不满商业和金融资产阶级对政权的垄断。他们在激进派运动中曾利用无产阶级的力量,在1932年议会改革中达到了目的,之后一脚将工人阶级踢开。无产阶级从《新济贫法》中认清了工业资产阶级的真面目,并与之决裂,走上独立的政治斗争——宪章运动。

英国前首相撒切尔夫人是睡得少的代表。撒切尔夫人从1979年至1990年担任英国首相,是英国惟一的女首相,也是英国20世纪连续执政时间最长的首相。被称为“铁娘子”的撒切尔夫人担任首相时工作繁忙,一个突出的表现是睡眠时间极短,每晚只需要4个小时的睡眠就够了。

工人阶级之发动宪章运动,也是英国工人阶级本身阶级意识提高的结果。

撒切尔的新闻秘书英厄姆回忆称,撒切尔夫人经常让官员一直工作到凌晨,然后她又很早起床收听《今日农业》节目。撒切尔夫人的这种生活方式连其丈夫丹尼斯也感到不习惯,他不时会大声喊叫:“夫人,睡觉吧!”

工人阶级自发的阶级意识在工业革命发展过程中,工人阶级逐渐感觉到,大工业的一切生产过程和产品都是他们血汗的结晶,所以意识到自己在生产中的重要性。他们也认识到,像大工业这样的大规模生产,工人靠个人或少数人永远也无法取得掌握大企业所有权的地位,如果想改善自己的地位,真正成为工业生产的主人,只有走联合斗争的道路。但是在政治上,工人们还没有发展到形成自觉的要求和理论。

很多人认为,撒切尔夫人这种极短的睡眠时间是与其职业有关,因为这是一个日理万机的工作,而且前首相丘吉尔在战争期间每晚也只睡4个小时,现任美国总统奥巴马每天睡6个小时。但是人们也发现,无论撒切尔是否担任首相,她的睡眠基本上都是4-5个小时,远远低于正常人的7-8个小时。因此工作性质和职务,亦即文化因素并非是撒切尔夫人睡眠少的主要原因。

这时工人阶级的觉悟表现出下列特点:意识到自己在大工业生产中的重要性,意识到自己的劳动未能得到相应的报酬;认识到靠个人的努力无法在大工业制度下争得应有的物质改善和社会地位。但在政治上提不出独立的纲领和目的,只好跟着工业资产阶级走。

生物学因素

工人思想中的新因素在工人阶级为争取议会改革而斗争的过程中,有少数工人在斗争实践中逐渐形成了一些新观念。表现在:有的工人认识到工人阶级和资产阶级的利益不可调和,提出不要与资产阶级建立联盟,而要开展工人阶级反对资产阶级的阶级斗争。第二个新因素是关于大罢工的思想。一部分工人认识到,工厂是由工人开动并进行生产的,如果工人一齐停止工作,对资产阶级和政府将是很大的威胁。第三个新因素,是一部分工人开始从信任议会依靠议会的思想中解放出来,认为议会也是维护统治的工具。越来越多的工人认为不能再把希望寄托在议会身上,也不能跟着资产阶级只为争取议会选举权而奋斗,而应该找一条工人阶级的独立道路。

现在,研究发现一些人睡得少是一些基因在起作用,例如DEC2基因如果发生变异,就会少睡觉。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神经学系的何英在2009年8月14日的《科学》杂志上发表文章称,由DEC2基因编码的蛋白上的一个氨基酸发生替换突变会导致人睡眠少。携带有p.Pro384Arg基因变体的人每天只睡6.25小时,但同一个家族中不携带这个突变基因的人平均每天要睡8.06小时。

以上新因素是工人阶级从自发的斗争中逐步萌发出的自觉意识的表现。

此后,美国费城应用基因组学中心的雷纳塔·佩雷戈里诺(Renata
Pellegrino)等人也对DEC2基因进行了研究。他们选择了100对双胞胎(59对同卵双胞胎和41对同性异卵双胞胎)进行熬夜研究。先让双胞胎在实验室睡两晚正常的觉,然后让他们在38小时都不睡觉,同时在不睡觉的时间内每两个小时接受一次反应测试,以检测他们在不睡觉的情况下的反应能力。反应时间长于500毫秒即可认为是缺觉影响了他们的反应能力。

1832—1834年的立法和政治斗争围绕议会改革进行的斗争对英国工人阶级是很好的政治教育,他们在斗争实践中思考并了解到很多问题,有些工人及其领导者,开始试图从理论上来寻找有关现实政治问题的答案。有一部分工人的报刊已发表一种论点,即阶级斗争是社会由资本主义过渡到社会主义的必要手段。

结果发现,携带有p.Tyr362His基因变体(在DEC2基因编码的蛋白第362位上的酪氨酸突变为组氨酸,p.Tyr362His)的人比不携带该基因变体的人睡眠时间要少一些,一般每晚只睡6小时。在连续38小时未睡觉的情况下,携带有这个基因变体的人比未携带者的精神状况也要好得多。

1832年议会改革后,由于选举权的扩大,新当选的议员中,辉格派占了多数。当权的统治阶级一心一意为本阶级谋利。虽然新议会在1833年也通过了一些改善工人状况的立法,但在主要问题上,议会仍然对工人采取敌对的态度。这主要表现在它对待工会的态度和它在1834年制订的济贫法上。

上述研究表明,深植于每个个体的基因,亦即生物学因素才是每个人睡多睡少的主要原因。所以,有人把p.Pro384Arg或p.Tyr362His基因变体称为撒切尔基因,但是,撒切尔夫人体内是否有这两种基因尚无具体研究证实。

1825年颁布了新的结社法后,工会运动蓬勃发展。

当然,并非只有DEC2基因掌控着人的短睡眠。德国慕尼黑大学的生物学家蒂尔·伦内伯格(Till
Roenneberg)从7个欧洲国家征集4260名志愿者,研究他们睡眠习惯与基因差别,发现ABCC9基因是一种少眠基因,拥有这种基因的人可以每晚只睡4个小时,但白天仍能精神饱满地工作。ABCC9基因在进化上很古老,存在于哺乳动物的心脏、骨骼肌、大脑和胰腺中。这一基因同时还能在糖尿病和心脏病发病机理上发挥作用,因此研究人员认为,ABCC9基因才称得上少眠基因。

1832年议会改革后,工人发现自己在改革运动中受骗了,所以转而把注意力放在发展工人组织上,工会运动发展更快。1834年2月成立了“全国各业统一工会”,公开宣布目的是“要建立一种新秩序,只有社会中真正有用的和有智慧的阶层,才能管理国家事务”。政府立刻进行镇压。有的地方的资产阶级也配合政府迫害工会会员。各地工人纷纷集会抗议。工人们对议会改革后的新政府反工人的真面目认识得更清楚了。

然而,无论是DEC2基因还是ABCC9基因在人群中都属于非主流,研究发现,只有1%的人拥有变异的DEC2基因。所以,多数人的睡眠时长当然会超过4小时,即7-8小时。

1834年8月议会通过的新济贫法,对刺激工人运动发展也起了很大作用。

每个人需要睡多长时间不能一概而论,需要的是遵循自己的感受。如果睡6个小时或9个小时才能精神饱满,说明你的基因决定了你必须睡如此少或如此多的时间。强行要求自己只睡7小时并不适宜每一个人。而且,睡眠时间也与年龄有关。对于普通成年人,一天睡7-8个小时,学龄儿童一天睡10个小时,青少年一天睡9-10个小时可能是适宜的。

旧济贫法使资产阶级每年大约负担700万镑巨款,用以对贫苦无告者施以救济。资产阶级力图改变这种规定。新济贫法规定设立劳动院,领救济金的人必须到劳动院参加劳动才能领取。同时劳动院中的生活水平不能高于院外任何地区。劳动院中的恶劣条件和监狱差不多,工人称之为“穷人的巴士底狱”。新济贫法首先在英国南部和东部的农业地区实行,1837年又推行到北部。因之全国各地爆发了反对新济贫法的骚动。所以新济贫法在大部分地区未能推行下去。

1837年英国又遭到经济危机袭击,工人阶级生活状况恶化,不满情绪增长。工人们要求新的议会改革,反对新济贫法。要求10小时工作制,争取工会权利、出版自由等。政治斗争形势迫切需要把全国工人的运动统一起来,并制订出各方面都同意的统一纲领。同时,工人已认识到,当地主资产阶级控制国家政权的时候,他们的要求是无法达到的。工人必须夺取国家政权才能够争取工人的解放。

这样就产生了宪章运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