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切尔夫人通过两处经文要告诉人们,在走完在这世界上的87年人生,经历那许多的风暴以后,她去到了她的救主为她预备的地方,她已经安息主怀。不是靠她一生的业绩和拼搏,而是藉著耶稣基督,撒切尔去到了天父那里。

本文转载自:青年参考 作者:史春树
伊丽莎白女王的童年和少女时代是在大萧条和战争的阴影下度过的,在此期间形成的简朴作风与稳重性格,为她登基后的良好公众形象做足了铺垫。
2月6日,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迎来了登基60周年纪念日。在民主共和成为主流的当代,她凭借低调、稳重的形象,被誉为立宪制君主的模范。正如作家罗伯特·莱西在新著《伊丽莎白女王这一生》中披露的那样,伊丽莎白从宫廷里的一介配角成长为优秀的王位继承人,并非只是得益于机缘,还在于某些品质早在她年少时便崭露头角。
自幼学习像平民般生活
在童年的大部分时间里,小伊丽莎白都与一位简朴的苏格兰妇女同居一室,后者就是在农舍长大的波波·麦克唐纳,26岁来到约克公爵家当侍女。伊丽莎白稍微懂事一点之后,这位保姆手把手地教小公主打开圣诞和生日礼物,然后仔细抹平包装纸、卷起缎带并存在盒子里,以备日后再用。她的寝室里没有自来水,睡前只能用罐子里的水盥洗,卫生也得亲自动手打扫——未来的英国女王是在大萧条的阴影下度过童年的,由于王室开支被削减,向出身工人家庭的“波波阿姨”学习平民化的生活方式,对她来说理所当然。
身为祖父乔治五世小儿子的女儿,在生命的最初10年里,伊丽莎白的地位与如今的比阿特丽斯公主一样,对皇冠有种虔诚的尊敬,却从不奢望能继承大统。但老国王并未冷落这个喜欢三轮车和玩具马的孙女。1929年初,罹患支气管炎的乔治五世前往海滨休养,特意带上了伊丽莎白。当年3月,祖母玛丽王后也在日记中提及:“经常接触孙女对他的健康至关重要。”与其他孩子不同,只有伊丽莎白用“英格兰爷爷”称呼祖父。
随着经济危机持续,伊丽莎白的父亲约克公爵卖掉了全部马匹,不再打猎;他希望年幼的伊丽莎白和妹妹玛格丽特也起到表率作用。1932年,王室雇用威尔士工人建造了一座小房子。参加家居展后,房子被搬到温莎堡,伊丽莎白和两岁的妹妹负责除尘,俨然两位主妇。这一幕被拍成照片刊登在杂志上以后,“勤俭”成了民众对小公主的首要印象。
立宪制君主的“完美基因”
1936年12月,伊丽莎白的生活迎来了大转折。乔治五世驾崩后,伯父爱德华八世只当了几个月国王就宣告退位,权杖自然转移到她的父亲乔治六世手中。玛格丽特回忆说,“父亲登基后,我对姐姐提出的头一个问题就是:‘这是否意味着你要当女王了?’”
经过童年时代的历练,此时的新王位继承人初步形成了自己的处世风格:沉默是金,谨言慎行。从那时起,她的性格一直是求稳、低调并保持中庸。在民主共和成为主流的当代,这些品质被广泛称赞为立宪制君主的“完美基因”。
公众并不清楚,未来女王的性格其实是两种对立思想中和后的产物:父亲倾向于严格而专业的教育;母亲则认为寓教于乐才是首选。一年夏天,时任皇家图书馆馆长摩西德震惊地发现,王后为大女儿的暑期阅读清单安排了18本小说,一部纪实性作品都没有。
家庭教师克劳福德的观点也时常和女主人相左。他曾向侍臣抱怨,“事情并不容易,我总是接到命令,要尽可能把繁重的功课安排得轻松自在些。”摩西德理解克劳福德的苦衷,不止一次向玛丽太后禀报称,“克劳福德感到心灰意冷,这个问题应当受到关注。”
在老太后留下的私人文件中,有一封她就抚养孙女写给儿子的私信:“万一我不在人世,切记不要嘲笑孩子,要和颜悦色地说话;永远不要虚言恫吓,否则你会失去她们的信任。记得你父亲吗?他不通情达理也不肯帮助他的儿子,让你多么不高兴啊。”
这段文字揭示了乔治五世父子鲜为人知的不愉快经历,也有助于外界理解,伊丽莎白与父母的关系为何一直那样和睦。
结婚前先投身“女子军”
1940年,伊丽莎白成长为活泼美丽的少女,她的国家却饱受战火折磨。为打败希特勒,伊丽莎白姐妹收集锡箔、卷绷带、织袜子……用和普通妇女一样的方式支援前线。
当然,紧张的战时生活也有亮色。伊丽莎白开始与守卫城堡的禁卫军军官交往,国王夫妇不免猜测,未来的女婿是否会从中产生?他们并不知道,在伊丽莎白内心深处,自己的白马王子已非海军中尉菲利普莫属。据国王私人秘书拉塞尔斯回忆,1943年的圣诞舞会上,二人翩翩起舞直到凌晨1点,“自从第一眼看到菲利普,伊丽莎白就真心爱上了他”。
不过,因为国王夫妇坚持主张女儿还不适合谈情说爱,伊丽莎白首先尝试在其他方面寻求独立。19岁生日之际,她暂别宫廷生活,加入地方辅助性部队“女子军”,在编号230873的档案上记下了自己的名字和军衔——伊丽莎白·亚历山德拉·玛丽·温莎中尉。此后几个月间,她每天早晨前往营地参加汽车维修培训,学会了如何更换轮胎和气缸盖,夕阳西下才返回温莎堡,在餐桌上与父母和妹妹分享与机械打交道的乐趣。
战争结束后的第二年秋天,菲利普趁伊丽莎白休假时正式向她求婚。乔治六世要求双方在未来一年内不得公诸于众,保守的玛丽太后更是对菲利普的才能半信半疑。菲利普希望太后不要把自己想象成“好争辩并崇尚社会主义”,遂鼓足勇气登门拜访。“午餐后,她们来见我,”据太后回忆,她将几件家传珠宝送给了孙女。侍女艾尔利则对菲利普的着装印象深刻:“他的制服很寒酸,跟刚从前线回来似的。”和习惯于收藏包装纸的公主一样,未婚夫也申明了类似的立场:杜绝铺张。他的表现最终赢得了王室的接纳。
婚礼过后,乔治六世给女儿去信:“我为你骄傲,但当我把你的手交给大主教时,觉得自己失去了宝贵的东西。”此时的伊丽莎白对一切都已释然,留下了这样的回复:“我已经得到了世界上最好的爸爸妈妈,我只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在充满爱与公平的环境下快乐成长。”

在19世纪末的苏格兰,有一位贫苦农夫叫弗莱明。他心地善良,乐于助人。有一天他在干活时,忽然听到附近的泥沼地里有人呼救,原来,一个男孩陷了进去。眼看泥沼已淹到胸口,弗莱明立刻跳下去,奋力救起了男孩。

伦敦主教RichardChartres是撒切尔夫人家的朋友,他在撒切尔夫人的葬礼上对参加葬礼的会众讲,撒切尔夫人在生前要求,她不要一个典型的悼词,不要聚焦在她政治上的业界,而是要在她个人方面。

这时,一位绅士驾着华丽的马车赶了过来,正在焦急地寻找走失的儿子。得知是弗莱明救了儿子,这位绅士提出要用重金报答,却遭到弗莱明的拒绝。推让之际,一个农家少年忽然闯入绅士的视线。“这是你的儿子吗?”弗莱明点点头。绅士说:“既然你救了我的孩子,那也让我为你的儿子尽点力,请允许我资助他,让他接受教育。”弗莱明被绅士的诚意打动,答应了他的提议。

Chartres牧师正是做了那样的发言。他提到,曾经有一个小男孩给撒切尔夫人写信提问,是否首相也如耶稣那样从来没有犯过错误。Chartres说,撒切尔夫人的一生的确经历了许多的风暴,但她现在得到有了极大的安息。

绅士非常讲信誉,一直资助这位农家少年,并将他送入圣玛利医学院。毕业后,这位少年成为英国著名的细菌学家——他就是亚历山大·弗莱明教授。

按照撒切尔夫人生前的要求,葬礼上演奏了英国作曲家Edward Elgar和Ralph
VaughanWilliams的作品,英国大主教JustinWelby也给出了祝福。最重要的是,撒切尔夫人要求在葬礼上朗读两章圣经经文,并指定朗读之人。一位是英国现任的首相,另一位是她在美国出生的孙女AmandaThatcher。

1928年,亚历山大·弗莱明发明了人类历史上的第一种抗生素——青霉素,20年后普遍应用于临床医学,挽救了数以亿计病人的生命,他也因此获得了诺贝尔医学奖。而他的同龄人、被自己父亲救起的那位绅士的儿子,也成长为著名的政治家——后来的英国首相丘吉尔。

撒切尔夫人要求朗读的是圣经新约约翰福音第十四章,和以弗所书第六章。为什么撒切尔夫人要求朗读这两章经文?因为这两章经文最好地总结了撒切尔夫人的一生,并给出了她对这个世界之外的展望,也就是说她离开这个充满风暴世界以后所要得到的安息。

二次大战期间,
已经当上英国首相的丘吉尔在出访非洲时,不幸患了肺炎(在当时肺炎属于绝症),生命垂危。紧急时刻,亚历山大·弗莱明从英国赶来,用自己发明的青霉素治好了丘吉尔的病。

以弗所书第六章10-18节

1928年9月15日是个人类值得纪念的日子,这一天亚历山大·弗莱明发现了青霉素,这使他在全世界赢得了25个名誉学位、15个城市的荣誉市民称号以及其他140多项荣誉,其中包括诺贝尔医学奖。
亚历山大·弗莱明是位小个子苏格兰人,他有着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衬衫领子上常常系着蝶形领结。

“我还有末了的话:你们要靠著主,倚赖他的大能大力,作刚强的人。要穿戴神所赐的全副军装,就能抵挡魔鬼的诡计。因我们并不是与属血气的争战,乃是与那些执政的、掌权的、管辖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属灵气的恶魔争战。所以,要拿起神所赐的全副军装,好在磨难的日子抵挡仇敌,并且成就了一切,还能站立得住。所以要站稳了,用真理当作带子束腰,用公义当作护心镜遮胸,又用平安的福音当作预备走路的鞋穿在脚上。此外,又拿著信德当作藤牌,可以灭尽那恶者一切的火箭。并戴上救恩的头盔,拿著圣灵的宝剑,就是神的道。靠著圣灵,随时多方祷告祈求,并要在此警醒不倦,为众圣徒祈求,”

弗莱明从一个穷苦农民的儿子成长为卓有学识的细菌学家,在伦敦圣玛丽医院从事细菌学研究几乎就是他事业的全部。
弗莱明两次在实验室里获得意外发现,第一次是1922年,患了感冒的弗莱明无意中对着培养细菌的器皿打喷嚏;后来他注意到,在这个培养皿中,凡沾有喷嚏黏液的地方没有一个细菌生成。

撒切尔夫人出生贫寒,一生经历坎坷,充满传奇。尤其是作为女性,她在男性垄断的英国政界独闯天下,她的勇气和能力从何而来?撒切尔夫人用以上的经文告诉我们,她如何做了刚强的人。

随着进一步的研究,弗莱明发现了溶菌酶——在体液和身体组织中找到的一种可溶解细菌的物质,他以为这可能就是获得有效天然抗菌剂的关键。但很快他就丧失了兴趣:试验表明,这种溶菌酶只对无害的微生物起作用。
1928年运气之神再次降临。在弗莱明外出休假的两个星期里,一只未经刷洗的废弃的培养皿中长出了一种神奇的霉菌。他又一次观察到这种霉菌的抗菌作用——细菌覆盖了器皿中没有沾染这种霉菌的所有部位。不过,这一次感染的细菌是葡萄球菌,这是一种严重的、有时是致命的感染源。经证实,这种霉菌液还能够阻碍其它多种病原性细菌的生长。

青霉素(弗莱明在确认这种霉菌是一种青霉菌之后选定了这个名字)是否就是他长期以来一直在寻找的天然抗菌素?它是可敷在伤口上的有效杀菌剂吗?进一步的试验表明,这种抗菌素作用缓慢,且很难大量生产。他的热情也随之凉了下来。在他转向其它研究项目之前,他在1929年发表的一篇论文中介绍了自己的上述发现,但当时这篇论文并未引起人们的重视。

弗莱明在论文中提到青霉素可能是一种抗菌素,仅此而已。他没有开展观察青霉素治疗效果的系统试验。他给健康的兔子和老鼠都注射过细菌培养液的过滤液——进行青霉素的毒性试验,但从未给患病的动物注射过。如果当时他做了这方面的试验,这种“神奇药物”很可能会提早10年问世。
这就是科学,也许真理就在你伸手可及的地方,关键你是否能把握住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