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世人的印象中,英国人很少能和热情奔放扯上关系,他们紧绷的上唇也许就是这种品性的标志。不过从英国历代君主在私生活方面丰富而微妙的经历来看,这个清心寡欲的名声似乎掺了不少水分。
凡是在15世纪晚期接触过爱德华四世的人都会发现他非常和蔼可亲,而且毫不做作。当时的一位编年史作家多梅尼科·曼西尼(DomenicoMancini)记录了这样的场面:“与国王见面令人如沐春风。首次觐见的人面对着宫廷的排场,感受着王者的气势,不免会手足无措。为了帮他们恢复勇气,国王甚至会亲切地拍拍他们的肩头以示鼓励。”对于和爱德华四世打过交道的男人来说,这也许是真的,但是这位高大英俊的国王对女人则采取截然不同的态度。“在另一方面,爱德华四世却极尽放荡之能事,”曼西尼接着写道,“据说,他对很多女性始乱终弃。每当他对一段情事感到厌倦,就会把那次韵事的女主角送给其他朝臣玩乐,而根本不会考虑对方的感受。无论女方身份贵贱,是否已婚,只要是他看中的就一定要追到手。不过他从来不会采用强迫的手段,每次都是用金钱和诺言打开女性的心扉,而一旦占有了她们,又迅速地甩掉她们。”看来曼西尼对“强迫”的定义比较耐人寻味,因为在伊丽莎白·伍德维尔胆敢在婚前拒绝爱德华四世的求欢时,国王竟然用匕首威胁她就范。按照当时的标准,爱德华四世的孙子亨利八世的情妇还不算多,因为他把大部分情妇都娶为王后了。亨利八世对侍女们有一种特殊的好感,结果侍女们为了争宠彼此剑拔弩张,火药味十足。
他的第2任夫人安妮·博林(AnneBoleyn)(她的姐姐也和国王有染)就曾经是首任王后阿拉贡公主凯瑟琳的侍女,而他的第3任夫人简·塞穆(JaneSeymour)则先后服侍过头两任王后。
没过多久,亨利八世又与第4任夫人,克利夫斯公主安妮的侍女凯瑟琳·霍华德(CatherineHoward)坠入爱河,后者旋即成为第5任王后。其中两位前主子都掉了脑袋。性和死亡的阴影,如梦魇一般紧紧地盘踞在亨利八世的小女儿伊丽莎白的内心世界,她就是日后的女王伊丽莎白一世。在还不到3岁的时候,她就眼睁睁地看着亲生母亲安妮·博林因为通奸罪被处极刑。
9岁那年,年轻的继母凯瑟琳·霍华德又被连拉带拽地送上断头台,与刽子手赴了一场死亡约会,其间凯瑟琳惊恐的哭叫声不绝于耳。豆蔻年华的伊丽莎白曾一度陶醉在托马斯·塞穆(ThomasSeymour)火辣辣的目光里。此人是她首位继母简·塞穆的哥哥,他于1547年亨利八世去世以后娶了伊丽莎白的最后一任继母—凯瑟琳·帕尔(KatherineParr)。后来,塞穆也犯下了死罪,罪名之一就是企图勾引伊丽莎白。
经历了这些事情,伊丽莎白毫不犹豫地决定保持独身。虽然伊丽莎白一世的独身生涯博得了民众的称颂,但是这位“童贞女王”辉煌的统治时期照样散发着强烈的暧昧气息。伊丽莎白在早年被姐姐,人称“血腥玛丽”的玛丽一世囚禁在伦敦塔里的时候认识了狱友罗伯特·达德利(RobertDudley),从此就一直对他情有独钟。
1558年伊丽莎白一世即位以后,这位年轻的红发女王就封达德利为御用马夫,后来达德利得到了莱斯特伯爵的封号。伊丽莎白一世继而命达德利搬到王宫附近的寓所,一面大力赞扬他高洁的品质,一面与他耳鬓厮磨,缠绵缱绻。(欧洲历史
www.lishixinzhi.com)在当时的西班牙驻英国大使的记载中,有这样的句子:“达德利伯爵深受宠爱,无论他想做什么都会得到满足。据说女王陛下随时都会驾临他的居所与他相会。”这段风流逸事发生在俄国的叶卡捷琳娜女皇登基掌权的几百年以前,这个时期的女性君主如凤毛麟角一样稀少,而她们的任何情爱生活都会遭到非议。同达德利伯爵的密切交往不可避免地引起了流言飞语,不过“童贞女王”伊丽莎白一世没有感到丝毫困扰,倒是年迈的宫廷教师凯瑟琳·阿什利夫人经常恳求伊丽莎白一世谨慎处理私人生活,然而女王却否认了一切行为不端的说法,并不耐烦地表明自己身边随从众多,绝无私情泛滥之虞。最后她傲气冲天地总结道:“退一万步说,就算我果有此愿,也没人敢阻止我的行动!”时年25岁的新任女王有生以来第一次感受到自由的滋味,无拘无束的快乐令她兴奋不已。虽然她铁定心思保持独身,也不敢因为风流而怀孕,但是同英俊的达德利之间的鱼水之欢的确令她陶醉,闲言碎语也奈何她不得。其实达德利早已有妻室,而且出身卑贱,但这一切都没有成为这段宫廷逸事的障碍。后来达德利夫人死得蹊跷—有人发现她倒在楼梯底下,脖子折断了,而这也不过是个临时的风波。
事实上,伊丽莎白一世同达德利的亲密关系一直保持到1588年达德利去世。虽然伊丽莎白一世如此死心塌地地爱着达德利,但是达德利也绝不是她生活中的惟一。外国王子频频示爱,包括年轻的沃尔特·拉雷(WalterRalegh)爵士和达德利的继子、埃塞克斯伯爵罗伯特·德弗罗(RobertDevereux)在内的本国追求者也层出不穷。众人的仰慕对伊丽莎白一世来说颇为受用。老谋深算的女王巧妙地周旋于众多追求者之间,吸引着他们的视线,却从来不肯对谁许下诺言。伊丽莎白一世从父亲亨利八世那里继承了强烈的虚荣心,尤其是年长以后,她更是要求别人以拜神的形式和态度对自己进行膜拜,说白了这就是让人公开地阿谀奉承。伊丽莎白一世的追求者们使出看家本事,大张旗鼓地赞美她摄人心魄的美貌和雍容华贵的气质,这就是他们的成功之道。在伊丽莎白一世44年统治期的最后阶段,这样的崇拜仪式显得尤为悲凉。晚年的女王头发日渐稀少,牙齿因为吃糖过多而腐蚀发黑,脸上扑着厚厚的香粉以便遮盖天花留下的麻子,这副尊容实在称不上是英格兰的顶极美女。然而,让女王相信自己美丽绝伦会给追求者们带来丰厚的回报,而正是这样的回报令男人们趋之若鹜。

1939年9月设计的A20原本是为了取代马提尔达II〔Matilda
II〕及华伦泰步兵坦克的产品,主要用于应付一战常见的堑壕战、突破对步兵障碍物、打击固定防御阵地、地面充满火炮弹坑的战场,因此配备了重火力武装及高速行进能力,终于在1940年6月哈兰德与沃尔夫造船厂(Harland
and Wolff)完成了四辆样车。早期的A20在车体两侧各装的有一门QF
2磅炮并计划在炮塔安装第三门火炮,但随后改为炮塔安装一门主炮并把车体两侧的火炮改为安置于车头。A20的开发刚好在敦刻尔克大撤退时发生。

现在的英国的陆、海、空三军中,海军常常称为“皇家海军”(Royal
Navy),空军也总称为“皇家空军”(Royal Air
Force),惟独陆军不称为“皇家陆军”。其中的缘由要从克伦威尔说起。
1642—1648年,英国爆发了内战。在这场英国资产阶级和新贵族反对封建专制王权的战争中,以奥利费·克伦威尔(Oliver
Cromwell)为首的英国陆军(当时称为“新模范军”)打败了支持国王的“王党军”,并在1649年将英王查理一世送上了断头台。
1660年4月,刚刚复辟上台的查理二世发表《布雷达宣言》,实行大赦,允许宗教信仰自由,公平解决土地纠纷,全部支付拖欠军饷。但是,也许是英国陆军的弑君行为给皇族成员留下的仇恨记忆和心理震撼太大,查理二世将海上力量定名为“皇家海军”,而拒绝颁发陆军使用“皇家”字样的特许状。
1918年4月1日,英国空军作为一个独立的军种正式成立,皇室立即将其定名为“皇家空军”。时至今日,英国有“皇家芭蕾舞团”、“皇家国立剧院”、“皇家莎士比亚剧团”、“皇家学会”,甚至有“皇家莱明顿矿泉”等等,但英国王室似乎对陆军心存芥蒂,没有同意英国陆军前冠以“皇家”这一称谓。
根据1689年签署的英国《权利法案》,规定英国陆军是隶属于英国议会而不是英国皇室,“英国陆军”也没有变为“皇家陆军”的可能。尽管如此,但包括皇家装甲兵团、皇家苏格兰军团等在内的众多陆军部队(Regiments),一直还是采用之前已有的“皇家”头衔。
作为英国武装力量不可分割的主要组成部分,陆、海、空三军却有不同的名称、不同的“政治待遇”,不能不说是一个特殊的现象。这也折射出英国政治历史的深远影响。

A22

正当法国沦陷,堑壕战并没有像预期般在北欧出现,伍尔维奇理兵工厂(Woolwich
Arsenal)的坦克设计主管H.E.
Merritt修改了A20设计,以波兰战役及法国战役的经验开发出A22(步兵坦克Mk
IV),并把新设计交由沃克斯豪汽车(Vauxhall
Motors)。在大撤退后英军损失大量军用车辆,而且德军的快速进攻使英国的战争办公室(War
Office)决定生产A22,至1940年7月完成设计并在同年12月推出第一辆样车,至1941年6月完成了第一辆A22并名为邱吉尔坦克,在没有进行实际测试下,邱吉尔坦克的生产线仓促地开始。

邱吉尔坦克在进行生产的同时,一些测试指出邱吉尔坦克的引擎马力不足且不太可靠,亦出现了一些机械故障,而且早期型武器火力不足,主炮只是QF
2磅炮,结果决定在车头加装QF
3吋榴弹炮以发射高爆弹作火力支援,但在1942年8月第厄普突击战的第一次却实战显示出邱吉尔坦克的可靠性不足。

可靠性问题差点令军方把邱吉尔坦克停产而改为全力生产新推出的克伦威尔巡航坦克,为了继续生产,设计师又进行了修改,即1942年的、装有QF
6磅炮及新型焊接炮塔的丘吉尔Mk
III,军方在第二次阿拉曼战役配发了五辆丘吉尔Mk
III作给生产商“第二次机会”。这五辆被称为“皇牌部队”(King Force)的丘吉尔Mk
III在德军的反坦克炮下,只有一辆受损,其中一辆更受到约80次射击,随后突尼斯战役及意大利攻防战更显出丘吉尔Mk
III的作战能力,突尼斯战役中第48皇家坦克团(48th Royal Tank
Regiment)的丘吉尔Mk
III更曾经以炮弹打中虎式坦克的炮塔和炮塔环中间的位置,从而把虎式坦克的炮塔卡死,使其丧失战斗力,这辆“战利品”现存于英国巴温顿坦克博物馆(Bovington
Tank Museum)中。

1944年大君主行动中英军又装备了另一种重新设计的改进型——丘吉尔Mk
VII,丘吉尔Mk VII装有更厚的装甲,车体亦作加阔,配有原用于丘吉尔Mk VI的QF
75毫米炮,至1945年又改名为A42。英国战争办公室在1944年中期曾要求澳大利亚陆军于马当省首府马当以邱吉尔坦克对M4雪曼作对比测试,证明邱吉尔坦克在丛林战的作战能力更好。

苏联在租借法案下亦接收了301架丘吉尔Mk III及Mk
IV,英国陆军则持续采用至1952年,架桥车衍生型车服役至1970年代。

设计

邱吉尔坦克的车体以钢板作焊接而成,车体可分成四个部份——车头的驾驶员部份、战斗舱部份、引擎部份及变速箱部份,悬挂系统位于车体两侧的底下,而履带则覆盖车体两侧顶部,配11对10吋路轮,但平地时只有中间的9对路轮实际接地分担全车重量,最前的路轮在爬过障碍才发挥效用,最后的路轮则用于拉紧履带,因此就算部份路轮损毁仍保持有限行动力。原本A20的车体各装有一门QF
2磅炮,这设计明显沿自一战坦克的多武器作战思想,由于实际用途有限,且在车身突出的火炮在穿越障碍时容易损毁,至A22时则改为两个舱门,令车组人员在逃生时较为快速。邱吉尔坦克是第一辆采用Merritt-Brown变速箱的坦克,此变速箱特点是可通过控制两个动力轮的转速差来令转向,车辆可作原地旋转,在低档位时效果更显著。全数邱吉尔坦克的炮塔皆采用维克斯Mk
IV坦克潜望镜(Vickers Tank Periscope Mk IV)。

最早期服役的丘吉尔I配有流线形炮塔及QF
2磅炮,而为了令坦克能够同时为步兵提供火力支援,又参考了法国的B1重型坦克,在车头装上QF
3吋榴弹炮,理论上炮塔的主炮装填时可用榴弹炮的高爆弹来填充火力空档,但有如其他多炮塔坦克般,另一门火炮的射击角度住住受限住于车体方向,若转向车体又会影响主炮的瞄准,难以协调,因此丘吉尔Mk
II又拆除了车头榴弹炮改用球型机枪座代替。

由于QF 2磅炮的火力不足以对付德军坦克,丘吉尔Mk III改用了QF
6磅炮及焊接式炮塔,北非战场时部份邱吉尔坦克甚至在战场上换装从被击毁的M4雪曼中的75毫米炮,这种命名为NA75的衍生型随后又在意大利战场服役。

邱吉尔坦克的装甲设计经过深思熟虑,早期型版本最薄处为16毫米、最厚为102毫米,至丘吉尔Mk
VII提升至最薄处为25毫米,正面达152毫米[8],达到了德军虎式坦克正面(车体102mm,炮塔正面135-200mm)的防护水平,虽然还是无法抵抗德军虎豹坦克的钨芯高速穿甲弹,但已可抵挡普通穿甲弹,从而减低被击毁的机率,而早期型亦会焊上附加式装甲板来加强防护力。由于邱吉尔坦克的引擎由此至终也没有进行升级,加厚装甲后的重量使行进速度更低,丘吉尔Mk
VII极速只有每小时20.5公里,引擎设计本身也引致很多机械故障问题。

另外,为加强反坦克能力而升级主炮导致炮塔内活动空间不足,增加了人员操作难度,装甲虽可抵挡大部份德军的反坦克攻击,但QF
6磅炮威力对德军的中型坦克仍然不足,后来的丘吉尔Mk VII装备的QF
75毫米炮虽然具有相当火力,但初速也比德军有75毫米炮为低,主炮至退役前没有再升级过,反而各种特别用途衍生型却能为盟军在战场执行各种奇特任务,英国陆军第79装甲师各个排就大量采用协助作战,包括扫雷、架桥、运送物资、清理障碍、火焰发射、铺设地毯来开通临时进路等,这些邱吉尔坦克与英军的M4雪曼特别用途改装型被合称为“霍巴特滑稽坦克”(Hobart’s
Funnies)。

型号

Churchill步兵坦克,共有18种车型,其中主要的是I-VIII型。该坦克的装甲比较厚,和二战期间的其他坦克比,属于防护力较好的。Churchill步兵坦克于1941年到1952年间在英军中服役。爱尔兰,印度和约旦等国的军队也使用过这种坦克。

“丘吉尔”坦克是英国最后一种步兵坦克。自一战后,英国一直保守“步兵坦克”和“巡洋坦克”的老路,直到二战结束后才完全放弃。步兵坦克,就是用于伴随步兵作战,提供掩护和火力支援的坦克类型。步兵坦克不要求高速度,反坦克火力也不很强,但是具有很厚的装甲,要求能够抗击敌方的反坦克火力。“丘吉尔”坦克之前,英国的主要步兵坦克就是著名的“马蒂尔达”系列。

1939年9月,为取代“马蒂尔达”Ⅱ型,代号为A20的新型步兵坦克由哈兰德和沃尔夫公司开始设计,次年6月制造出4辆A20样车。此时正值英法军队在西欧大陆全面溃败,面对德军以坦克集群为主力的闪电战,英国严重意识到了对新型坦克的迫切需求。在这种情况下,A20已难以胜任对抗德国新型坦克的任务。为此,当年7月沃尔斯豪尔公司接受了研制A22步兵坦克的合同,并被要求一年内投入生产!1941年6月,首批生产型A22坦克共14辆交付英军,随即开始大批量生产,并被命名为“丘吉尔”步兵坦克。各型丘吉尔产量共达到5640辆,是战时英国产量最大的一种坦克。

“丘吉尔”步兵坦克最有特色的就是行动装置。“丘吉尔”采用了小直径负重轮,重40吨的庞大车体每侧负重轮居然达到了11个。优点是造价低,结构简单,易于生产,即使个别负重轮被击毁也能继续行动。但是过小的负重轮也造成悬挂行程太小,越野时的舒适性太差,也就是颠得特别厉害(好比没减震装置的汽车)。所以后来的坦克不再采用这种设计。“丘吉尔”坦克共有18种车型。Ⅰ型主要武器为一门40mm火炮,此外在车体前部还装有一门76.2mm的短身管榴弹炮。自丘吉尔Ⅱ型开始,均取消了车体前部的短身管榴弹炮,而代之以7.92mm机枪。

丘吉尔Ⅲ型于1942年5月开始装备英军,采用了焊接炮塔,其主炮换为57mm加农炮,大大提高了坦克火力。此后,许多Ⅰ型和Ⅱ型丘吉尔坦克也按Ⅲ型标准加以改装。

Ⅳ型仍采用57mm火炮,但又改为铸造炮塔。后来有120辆Ⅳ型开始采用和美国M3、M4中型坦克相同的75mm火炮,称为Ⅳ/NA75型。NA是北非战场的缩写,这种改型坦克用于北非作战。

丘吉尔Ⅵ型和Ⅶ型都采用了75mm火炮,均于1943年提供给英国陆军使用。丘吉尔Ⅴ型和Ⅷ型则采用了短身管的95mm榴弹炮,专门用于提供对步兵的火力支援。此外,丘吉尔系列步兵坦克还包括Ⅸ、Ⅹ、Ⅺ等各型。

丘吉尔步兵坦克的装甲防护能力非常好,Ⅰ~Ⅵ型的最大装甲厚度达到了102mm,Ⅶ型和Ⅷ型的最大装甲厚度更增加到了152mm!这个防护水平大大超过了德国的“虎”式坦克(炮塔正面110mm),不过比“虎王”和苏联的ИС-3还差得多,而且没有倾角。当时英国的坦克制造水平并不很高,包括丘吉尔坦克在内还难以和德国和苏联最新最强的坦克媲美。不过丘吉尔步兵坦克以其优秀的防护能力,在北非战场上完全压倒了德国的Ⅲ号和Ⅳ号坦克。丘吉尔坦克和其它步兵坦克一样,最高行驶速度太低(20~25km/h),比号称蠢笨的“虎王”式坦克更慢,是名副其实的和步兵一样的速度。

“丘吉尔”Ⅰ型步兵坦克:主要武器为一门40mm火炮,此外在车体前部还装有一门76.2mm的短身管榴弹炮。车内携带150发40mm弹和58发76.2mm弹。装甲厚度16~102mm。这种武器配置倒很类似法国的B1坦克。这种火力配置明显体现了为步兵冲击提供火力支援的思想,事实上已经这不适合战场的实际情况。

“丘吉尔”Ⅱ型步兵坦克:与Ⅰ型的区别是,去掉了车体前部的76.2mm榴弹炮,代之以7.92mm机枪。以后的各型“丘吉尔”坦克也都未安装76.2mm榴弹炮。Ⅱ型的总生产最为1127辆。在阿莱曼战役中,英军使用了少量的“丘吉尔”Ⅱ型步兵坦克。

“丘吉尔”Ⅲ型步兵坦克:其主炮换为能发射6磅炮弹的57mm火炮,克服了Ⅰ型和Ⅱ型火力不足的缺点,火炮的身管长为43倍口径,弹药基数84发。另一个改进是采用了焊接式炮塔,使其外形与Ⅰ型和Ⅱ型相比有较大变化。生产总数为675辆。于1942年5月开始装备英军,此后许多Ⅰ型和Ⅱ型丘吉尔坦克也按Ⅲ型标准加以改装。

“丘吉尔”Ⅳ型步兵坦克:仍采用57mm火炮,但炮塔改为铸造式,弹药基数仍为84发。Ⅳ型的总生产数为1622辆。

“丘吉尔”Ⅴ型步兵坦克:主要武器是1门95mm榴弹炮,身管长为20倍口径,弹药基数47发。这是一种火力支援型“丘吉尔”坦克。1943~1944年间共生产了241辆。

“丘吉尔”Ⅵ型步兵坦克:主要武器是1门美国的M3式75mm火炮。一般是在大修时用Ⅲ、Ⅳ、Ⅴ型“丘吉尔”坦克改装而成的。

“丘吉尔”Ⅶ型步兵坦克:主要是采用了75mm火炮,改进装甲防护,车体前部的装甲厚度增大到152mm。炮塔为铸造/焊接混合式。安全门改为圆形的。变速箱和悬挂装置也有所改进。专门用于提供对步兵的火力支援。于1943年提供给英国陆军使用。Ⅶ型步兵坦克和“萤火虫”坦克一道,成为诺曼底登陆以后英军装甲兵的主力坦克。甚至在朝鲜中,也在继续使用。

“丘吉尔”Ⅷ型步兵坦克:主要部分与Ⅶ型相同,但武器改为短身管的95mm榴弹炮,弹药基数60发。1943年2月28日,英军第51皇家坦克团的“丘吉尔”Ⅷ型步兵坦克在突尼斯的斯提姆罗勒农庄参加了首战告捷的坦克战。

此外,“丘吉尔”系列步兵坦克还包括Ⅸ、Ⅹ、Ⅺ等各型,它们都是由Ⅱ~Ⅶ型改装而成的。主要改进是增装了附加装甲等。

结构特点

“丘吉尔”坦克型号十分繁杂,共有18种车型。其中主要的是“丘吉尔”Ⅰ~Ⅷ型,它们的战斗全重都接近40吨,乘员5人。

依型号不同,车全长为7.35~7.65米,车宽3.25米,车高2.48~2.68米。车体内部由前至后分别为:驾驶室、战斗室、动力-传动舱。驾驶室中,右侧是驾驶员、左侧是副驾驶员兼前机枪手;中部的战斗室内有3名乘员,左侧为车长和炮长(炮长在前,车长在后),右侧是装填手;车体后部的动力舱由隔板与战斗室隔开,发动机位于中央,两侧是散热器和燃油箱,最后部是变速箱和风扇。主动轮在后,诱导轮在前。

弱点概述

和所有的英国步兵坦克一样,丘吉尔坦克最大的弱点就是火力不足,依旧无法和虎式豹式正面对抗。巡游坦克和步兵坦克,将坦克的三要素:机动、防护、火力强行分离,其后果就是,无论是步兵坦克还是巡洋坦克,都难以和苏德同期的主力坦克T34和虎豹对抗。而且丘吉尔坦克和其它步兵坦克一样,最高行驶速度太低(20~25km/h),比“虎王”式坦克更慢,是名副其实的和步兵一样的速度。

问题改善

英国“丘吉尔”步兵坦克

“丘吉尔”步兵坦克共有18种车型,其中主要的是“丘吉尔”
I~VIII型,它们的战斗全重都接近40吨,乘员5人。

I型坦克的主要武器为1门40毫米火炮,车体前部还装1门76.2毫米榴弹炮。另外还有1挺7.92毫米机枪。车内携带150发40毫米弹和58发76.2毫米弹。发动机为2台6缸水冷汽油机,功率257.4千瓦。传动装置有4个前进档和1个倒档,行动装置采用独立式螺旋弹簧悬挂装置。装甲厚度16~102毫米。II型坦克与I型坦克的区别是,用7.92毫米机枪代替了车体前部的76.2毫米榴弹炮。III型坦克的火炮换成57毫米火炮,采用焊接炮塔。IV型坦克的炮塔改为铸造的。后来有120辆IV型坦克采用美国的75毫米火炮,称为IV/NA75型。V型坦克的主要武器是1门95毫米榴弹炮,弹药基数47发。VI型坦克的主要武器是1门美国的M3式75毫米火炮。VII型坦克主要是改进装甲防护,车体前部的装甲厚度增大到152毫米。炮塔为铸造/焊接混合式。变速箱和悬挂装置也有所改进。VIII型坦克的主要武器为1门95毫米榴弹炮。IX、X、XI型等型号由II~VII型改进而成。“丘吉尔”步兵坦克的变型车约有60种型号,包括喷火坦克、扫雷坦克、坦克架桥车、装甲抢救车、装甲工程车、自行火炮、装甲输送车等。

由上述资料,我们可以得出,邱吉尔坦克早期型号无论是火炮口径还是防护装甲都设计的不甚理想。但是随着在战场的不断使用,设计理念也随之发生了变化,到邱吉尔VIII型坦克时火炮口径已经达到95毫米,VII型坦克时装甲厚度增大到152毫米。所以,世界上任何一种类型的坦克从最初设计到达到使用目标都有一个逐步完善的过程,英国邱吉尔坦克是最能体现这一过程的。

特别用途型

丘吉尔Oke

取名自设计者J.M. Oke少将,以Mk II/Mk
III换装火焰喷射器,车尾拖有一架具装甲的轮式油缸并以喉管连至坦克上

丘吉尔NA75

以Mk III/Mk IV换装从被毁坏M4雪曼拆出的75毫米炮

丘吉尔AVRE

皇家工兵团使用的多用途版本,以丘吉尔III或丘吉尔IV配290毫米臼炮,发射40磅炮弹,内装28磅高爆弹头,可以一举摧毁敌军的防线。亦可加装大型卷筒在流沙及软地铺上3米阔的钢管强化帆布,为其他车辆开路。二战后的丘吉尔AVRE改用165毫米皇家兵工厂L9爆破炮(Demolition
gun)

丘吉尔ARV

丘吉尔ARV Mk I为无炮塔版本但加装吊臂,Mk II则加装固定的炮塔和一门假炮

丘吉尔ARK

无炮塔型,加装活动式桥架,分Mk I和Mk II型

丘吉尔鳄鱼

以丘吉尔VII把车头机枪改为火焰喷射器,车尾同样拖有一架轮式油缸,轮式油缸可装1820升燃料,火焰射程超过100码

丘吉尔Mk I 3吋榴弹炮

装有固定式3吋榴弹炮,只生产了50架但没有服役

丘吉尔连枷或丘吉尔蟾蜍

加装滚动铁链转轮排雷型

丘吉尔大东方号(Great Eastern)

比丘吉尔ARK更大型的装甲架桥车,桥架长60尺,没有服役

丘吉尔袋鼠装甲运兵车

以邱吉尔坦克的底盘改装成的装甲运兵车

据报道,爱尔兰陆军在1948年向英国战争办公室租借了四辆丘吉尔Mk
VI作测试用途,至1954年正式购买,但他们却欠缺备用零件维修,结果他们把原有的贝德福德引擎改为从爱尔兰空军的超级马林海火战斗机拆下的劳斯莱斯梅林(Rolls
Royce
Merlin)引擎装进车内,但测试失败,到1967年只有一辆邱吉尔坦克可服役,至1969年完全退役,其中一辆现存于克拉训练营(Curragh
Camp)。随后爱尔兰陆军以现代化的轻型装甲车取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