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前总理梅斯梅尔曾向法国《费加罗杂志》周刊记者透露,1964年,苏联人随时都有可能向西方发动进攻,这种进攻可以使他们在8天之内就打到法国里昂。当时,戴高乐将军想到的对策是轰炸苏联的城市。
记者亨利·阿穆鲁问:人们从最近解密的一些前苏联文件中了解到,在1964年,华沙条约国的军队为随时向西方发动进攻做好了准备,这种进攻可以使他们在8天之内就打到法国的里昂。你当时是戴高乐将军的国防部长,你了解这种威胁吗?
皮埃尔·梅斯梅尔答:应当从60年代的政治气候来看这个问题。那时还是冷战时期,各国参谋部主要考虑的问题是怎样对付苏联发动的一场突然袭击,从北约参谋部到法国参谋部都是如此。一些文章,甚至包括一些“科幻战争”小说都在想象华约国家如何发动一场大规模的战争,比如说在圣灵降临节的长假期间突然发动进攻。作为国防部长,我当然不会对这种气氛无动于衷。但是,我却从来不相信苏联会发动这种突然袭击。科幻战争小说没有考虑到一个重要的因素:原子武器。
问:事实上,法国当时已经拥有了核武器……那时候戴高乐将军会使用它吗?
答:会的,因为他的立场同美国人的立场有很大的不同……同苏联人的立场也不同,苏联人从没有想到过要用核武器来攻击对方的领土。当时,美国人的战略是逐步反击的战略:用常规武器反击常规武器的进攻,用战术核武器反击战术核武器的进攻。只有当美国的领土遭到战略核武器的进攻时美国人才会发动战略反击。戴高乐的立场就完全不同了。如果法国遇到直接的威胁,不管这种威胁的性质如何,比如说是开始入侵,他都会立即决定进行战略反击,也就是说轰炸苏联的大城市……
问:轰炸列宁格勒?
答:法国核打击力量的目标确实是苏联的一些城市。大家都知道有列宁格勒,但也包括苏联西部和西南部的一些大城市。
问:这种使命是十分危险的,遭到截击的可能性很大……
答:是这样,但是1964年时的雷达还不是现在这个样子,而且飞机在执行这种任务时是做低空飞行,很难被发现……再说,在1964年,戴高乐将军之所以决定用战略核武器来回击敌方对法国领土的任何入侵,那也是因为我们当时还没有战术核武器。美国人是极力反对法国发展核力量的。在发生冲突的情况下,美国有可能会从它的仓库里拿出几件战术核武器给我们,但我们的战略使他们感到很反感。
问:总之,美国人担心戴高乐会因为保卫国土而发动第三次世界大战是吗?
答:说到底,他们认为他们可以把核武器的使用限制在战术级别之上,认为这种武器可以在西德、东德使用,当然也可以在波兰使用,但绝对不要在苏联的领土上使用,这样就可以避免苏联对美国领土的报复性攻击。但他们能眼看着他们驻扎在纽伦堡、斯图加特、慕尼黑等地区的第7军遭到毁灭而不作出全面反应吗?而且,在德国这样一个人口很稠密的国家,使用战术核武器和使用战略核武器又有什么区别呢?
问:1940年6月,当法国崩溃的时候,戴高乐将军到英国去了。在1964到1965年的时候,如果苏联发动突然袭击并在最初阶段占据了绝对优势的话,你认为戴高乐将军会怎么办?他是出发到伦敦去呢还是到华盛顿去?
答:既不去伦敦,也不去华盛顿。他一向考虑的是在法国继续战斗。有两个迹象表明他有这种意愿。第一个迹象是,我们在塔韦尼和在里昂附近的凡尔登山中建立了我们的战略部队指挥所和能够容纳政府机构的指挥所……
问:那么,第二个迹象呢?
答:我曾问过戴高乐将军:“您不认为我们应当在安的列斯群岛,比如说在法兰西堡建立一个拥有通信设施和在一旦发生战争时能够发挥作用的强大地面设施吗?”他想了一会儿,然后回答说:“不,我认为没有这个必要。”

揭秘德国一战赔款:2010年才还清全部利息

路易十三的宰相黎塞留有着明确的政治目标:“使国王崇高,使王国荣耀”。真正实现这一目标的,却是他的后继者、财政大臣富凯和科尔贝。他们通过“使国王崇高”的方式达到“使王国荣耀”的目的,引导法国走上重商主义和贸易保护的道路。
路易十四深谙其中奥妙,竭尽所能将自己包装为欧洲最富有、最时尚、最有权力的国王,以凡尔赛为舞台,他亲自担纲奢侈品的形象代言人。重要的是,财政大臣要确保中国的丝绸、意大利的镜子、西班牙的蕾丝等等舶来奢侈品完成法国本土化的过程,并将法国打造成奢侈品出口大国,去赚取其他国家的真金白银。“对法国人来说,品位是商业最大的成果”,路易十四制造的“品位的法国标准”犹如传说中的金手指,随意挥洒,点石成金。到1700年,巴黎一跃而为欧洲第一大城市,法兰西也取代了意大利,成为欧洲的文化中心。
作为法国政治与文化的“体现”,路易十四像一个有责任心的演员,将自己的身体贡献于国家的形象。1701年,画家亚森特·里戈为路易十四绘制了一幅巨型肖像,路易十四非常满意。画面上,路易十四戴着高高的假发,披着蓝缎绣金内镶貂皮的皇袍,右手执权杖,左手按佩剑,旁边台子上陈列着皇冠,贴身的裤子包裹出一双美腿,脚下的鞋尤其迷人——有着钻石纽扣,系着被称为“风车带”的鞋带,鞋带在画中为亮红色,与深红色的高跟相得益彰。
画像的这一年,路易十四已经67岁,因痛风症而肿胀发炎的双腿难以支撑自己的身体,但是画家还是给他年老的面孔下面安了一双年轻矫健的腿,摆着芭蕾舞姿,踩着红色高跟。英国小说家萨克雷揶揄这幅画说:“人们一眼即看出,国王的威严是由假发、高跟鞋和皇袍包装成的。”需要明辨的是,理发师和制鞋匠“制造”了国王,而国王也“制造”了高级理发师和御用制鞋匠这样的新职位。他发明了一套光彩照人的服饰体系,进而拉动了整个法国的时尚产业,可谓“为国家而时尚”。
时至今日,假如你喜欢在装修精致的咖啡馆里看人也被人看,假如你在庆典场合一定要开上一瓶香槟,假如你在结婚时要互相以钻石戒指套牢,假如你对当季的大牌包包垂涎欲滴,假如你被时尚杂志忽悠得云里雾里,恭喜你,你依然处在名之为品位的时尚暴政之下,那个华丽的路易十四时代仍然在定义着你的幸福。
德国学者维尔纳·桑巴特的《奢侈与资本主义》一书以更加学术的笔调论述了“资本主义本是奢侈的产物”。曼德维尔医生那著名的《蜜蜂的寓言》里有首小诗入木三分:“贪婪,邪恶的根源/这种该死的毛病/助长了有害的恶习/并为挥霍提供了条件/奢侈,贵族的罪恶/可无数穷人藉此谋生/可恶的傲慢使更多的穷人活命/虚荣和忌妒本身/决定了工业的发展/美食、家具和服装/显示了他们的愚蠢和轻浮/而这种古怪可笑的恶习/正是推动商业前进的动力。”

虽然历史书上说1918年11月11日签署的《贡比涅停战协定》意味着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但是对于德国人来说,一战持续了将近100年,直到2010年10月3日,德意志联邦银行严格按照《凡尔赛条约》规定向战胜国支付了最后一笔6990万欧元的赔偿金。

一代又一代德国人支付着屈辱的赔偿,这些赔偿包括:交出全部德国商船;每年上交20万吨的新船;每年上交4400万吨煤,37。1万头牛,德国生产的化工和医药产品的一半;德国失去殖民地;德国人的私有财产被征用;此外还要支付1320亿金马克的赔款,这个金额相当于今天4500亿美元,因为需要分期付款,赔款金额被增加到3000亿金马克。

德国最终在1983年支付了全部战争赔款,但是直到4年前才偿清了全部利息。

历史学家海尔德丽德·施皮特拉指出,《凡尔赛条约》显然在道德上伤害了德国人,巨额债务给德国经济发展带来了困难,引起德国人民的不满和绝望,导致很多德国人支持希特勒上台。

然而德国总理默克尔却找到了将这些赔款视为情感解脱的方式,并且成功将欧盟作为克服这个德国创伤的解药。默克尔在纪念一战的活动中说:“欧盟是学习上世纪惨痛历史教训的成果,这段历史也包括两次世界大战和大屠杀。今天的欧洲由法律而不是强者的法律来治理。”

还清赔款之后,德国开始掀起讨论条约是否合理的浪潮。签署《凡尔赛条约》时,德国代表布罗克多夫——兰曹被告知德国要承担全部战争责任时的讲话被重提,他说:“你们希望我们承担全部战争责任。如果我这么说就等于在撒谎。德国和德国人民仍然坚信他们在进行一场防御战争,我在这里强烈反对让德国承担全部责任。从1918年11月11日以来,数十万无辜德国公民、妇女和儿童被饿死,因为封锁还在继续,他们正是因为你们的胜利、你们的安全得到更大保障后死去的,我请求你们在谈论罪责和惩罚时想想他们。”

如今人们还在讨论德国是否该为战争爆发承担唯一责任。历史学家克里斯托弗·克拉克认为,德国的罪责不比其他国家大,“《凡尔赛条约》让德国陷入绝境,数百万德国人的生活被毁掉、他们感到绝望甚至自杀。而法国还在继续索要赔款,甚至在1923年为了保证煤炭的运输侵占了鲁尔区”。

但是德国总理默克尔在提到乌克兰冲突时表示:“第一次世界大战没有对我的生活造成重大影响,因为我们从它引发的后果之一——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学到了所有教训。如果说我们从一战中学到了一些东西,那应该是除了谈判和对话,我们欧洲的分歧不能以其他任何方式解决。”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