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7年5月6日,德国“兴登堡”号飞艇在新泽西州莱克赫斯特海军航空总站上空准备着陆时瞬间被烧毁。
1937年5月6日,曾在天空飞翔的德国巨型飞艇“兴登堡”号在仅仅34秒内被烧为灰烬,自此载客飞艇退出历史舞台。在“兴登堡号”飞艇失事75周年之际,关于此齐柏林飞艇(一系列硬式飞艇的总称)及其被烈焰焚毁的九大惊人真相被揭开。
1.在“兴登堡”号空难事件中幸存者远多于遇难者。
飞艇乘客及全体船员共97人,其中62人幸免于难。任何人在看了“兴登堡”号飞艇突然失火坠毁的新闻短片后对此消息都会倍感震惊。该空难中的36名遇难者包括13位乘客,22名飞艇工作人员和一名在地面上工作的人员。很多幸存者当时及时跳出了飞艇窗户并竭尽全力跑开。
2.“兴登堡”号飞艇空难不是历史上遇难者最多的飞艇事故。
此次空难有形象的电影片段记录,还有到场的电台记者赫伯特莫里森(他发表了著名评论:“噢!对全人类及所有乘客而言,这是世界上最可怕的灾难之一。”)情绪激动地通过电台做报道。“兴登堡”空难成了历史上最出名的飞艇事故。然而最致命的灾难是美国海军的“阿克伦”号飞艇坠毁事故。1933年4月4日,充满氦气的“阿克伦”号飞艇在新泽西海岸飞行时遭遇暴风而坠毁。致使73人身亡,只有3人幸免于难。还有1930年英国的军用飞艇R101号坠毁,同样伤亡惨重,报道称48人遇难身亡。
3.“兴登堡”空难并不是无线电现场直播的。
莫里森当时去现场是为芝加哥的WLS电台记录“兴登堡”号抵达的情况,节目并不是现场直播的。他情绪激动的解说本来将会稍后在当晚的芝加哥电台播出,后来事故发生后次日在全国范围内播放。他的广播报道与随后断断续续的“兴登堡”空难新闻视频报道是同步播送的。
4.美国法律使得“兴登堡”号以氦气代替可燃性较低的氢气的原计划未遂。
充满氢气的R101号飞艇坠落后,大多数船员不是因飞艇撞击而是因其失火身亡。然而“兴登堡”号飞艇的设计师雨果•埃克纳一度曾试图把气囊设计成较安全的外氦内氢结构——氦气较氢气可燃性低。但因全世界氦气仅有美国生产,而美国又怕其他国家用氦气制造武器而禁止氦气出口。因此“兴登堡”号被重新设计建造。
5.兴登堡飞艇上有专设的吸烟室。
尽管飞艇艇体内有700万立方英尺高度可燃的氢气充满气囊,“兴登堡”号飞艇仍设有吸烟室。登机时虽然禁止乘客随身携带火柴和打火机,但乘客还是可以在飞艇上买到香烟和古巴雪茄,在防氢气泄入的密封室内吸烟。吸烟室内仅有一个电子打火机。专由一位乘务员监管乘客及船员通过密封舱的双扇门进入吸烟室,并确保没有人把点燃的香烟或烟管带出密封室。
6.“兴登堡”号飞艇配有特制的轻质钢琴。
“兴登堡”号飞艇的所有者力求飞艇客机设备豪华,他们让著名的朱利叶斯•博兰斯勒钢琴制作公司专门按照严格的飞艇载重标准制作了一架轻质的袖珍钢琴。此钢琴主要由铝合金制成,总重不到400磅。这架钢琴只在“兴登堡”号飞艇首次飞行时被使用,所以在这次不幸的航行中钢琴并没有随行。
7.“兴登堡”号飞艇的初次航行肩负着纳粹的宣传使命。
尽管“兴登堡”号飞艇的建造先于第三德意志帝国当权,许多的纳粹政权人士仍把“兴登堡”号视为德国威严势力的象征。纳粹宣传部部长约瑟夫戈培尔下令“兴登堡”号飞艇于1936年3月第一次公开飞行,这是与齐柏林“伯爵”号飞艇共同完成德国空中4100英里游览的计划之一,旨在为公民投票集合多方支持认可后,再次攻占莱茵兰。在其飞行的为期四天内,飞艇特制的喇叭以巨大声响播放着爱国歌谣和支持希特勒的公告,装有宣传册和纳粹党所用十字旗的降落伞被空投降落到德国多个城市。同年8月,“兴登堡”号出现在柏林夏季奥运会的开幕式上,她在希特勒到来之前的片刻挂着五环旗从运动场上空飘过。飞艇的尾翼上涂有纳粹标记——“卐”字符,“兴登堡”号飞艇就是纳粹势力的象征,在最后一次飞行之前就经常遭受到炸弹威胁,因此关于“兴登堡”号空难的事故原因解释之一就是飞艇的内部安放了定时炸弹。
8.“兴登堡号”飞艇上的许多航空邮件最终被成功递送。
齐柏林飞艇是横越大西洋提供航空邮寄的先驱。“兴登堡”号飞艇在这最后一次航行中装运着将近17000封信件。令人惊讶的是,其中在防护箱内的176封信件在飞艇坠毁后幸存下来,并在飞艇出事四天后被寄出。这些被烧焦但仍有部分可读的信件成了世界上最珍贵的集邮文物。
9.纳粹宣传部长戈培尔原想以“阿道夫希特勒”的名字命名“兴登堡”号飞艇
设计师埃克纳并不支持第三帝国政权的统治,他拒绝了宣传部长戈培尔提出的飞艇以希特勒名字命名的要求,而用已故的德国总统保罗•冯•兴登堡的名字命名该飞艇为“兴登堡”号。那位起初并不热心于这架巨型飞艇的元首最后很庆幸这架坠落烧毁的齐柏林飞艇没有以他的名字命名。

此人改革了基督教,奠定了现代欧洲和世界历史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每个国家都有自己不同的戏份,有的是主角,有的是配角,有的只是跑龙套。意大利是一个奇怪的角色。按照戏份,它是德国重要盟友,实力也能在欧洲列强中排一个名分。但在后来人们对它的评价中,意大利在二战的表现并不算多好。那么,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后,意大利都做了哪些事情呢?

宗教变革以后,世俗主义逐步衰亡,但是二者之间的联系关系机理尚不明了。近来,研究者从数据中发明:宗教变革以后,资本从宗教范畴向世俗范畴转移,宗教合作改动了政治生态,并带来大芊芊学子在修业专业和失业目标上的从头挑选,以至影响了不同类型的修建数目。此研究成果宣布在Cantoni,Dittmar和Yuchtman的任务论文中。

图片 1

宗教变革前夜的西欧,比拟更早之前的欧洲或许伊斯兰天下,世俗权利已有了很大提高。但是,统治者们仍是必需从把持供给者——罗马教廷——来购置宗教关于世俗统治的供认,购置的方法包含供给维护、赠与教产等。因为把持供给,教廷颇能与世俗精英实行博弈。这类状况在宗教变革后为之一变:新教降生以后,上帝教面对来自宗教市场上的合作。关于世俗统治者而言,新教供给了愈加廉价的救赎和权利滥觞,包含打消人与神之间的中介机构、批驳修道院轨制并许可世俗精英褫夺修道院地产等,上帝教囿于教条没法将效劳价钱降到新教程度。因而,宗教市场的改动打破了权利均衡,资本在圣俗之间从头分派。

其实在二战爆发的最初阶段,意大利并不愿意跟着德国投入到战争当中。原因很简单。在二战爆发以前,意大利就已经是在连年的战争中度过。从攻打非洲埃塞俄比亚后,意大利又投身参加了西班牙内战。结果西班牙内战还没休息几个月,意大利又投入到入侵阿尔巴尼亚的战争当中,频繁的战争,让意大利觉得自己的体力快跟不上了。所以,当德国拉着意大利,准备一起参加二战的时候,意大利一开始是拒绝的。

研究者把圣俗力气消长的节点定为1517年,此年马丁路德把出名的《95条论纲》钉在教堂大门,掀起宗教变革海潮,改写了全部欧洲史书。

不过,意大利跟德国之间的关系,实在是太过特殊。这两个国家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同盟国。当年希特勒创建纳粹党,很大程度上,就是模仿了意大利的墨索里尼。也正是这个原因,墨索里尼跟希特勒讲话,经常是一副导师的口吻。

以教会最重要的产品——修道院——为例,不论从定量资料仍是定性资料来看,上帝教区和新教区都发生了教产和财产向世俗领主转移的趋向,而又以新教掌握区愈加明显。修道院的数据如图一所示,蓝线为上帝教掌握区的修道院数目,红线为新教掌握区内修道院的数目。在宗教变革以后,新教区的修道院数目呈现了分明的降落趋向:

图片 2

图一红线为新教掌握区,虚线为上帝教区。纵轴为修道院数目。

现在德国要发动战争,意大利自然不能只扶腰不出力。可意大利实在是没办法,双方谈来谈去。最后,希特勒就提出,希望意大利能在国内舆论上支持德国,在国际上牵制英国跟法国。更重要的一点是,还得为德国提供一些劳动力。帮助德国搞工业跟农业。也就是说,德国军队出征后,由意大利人帮忙照顾的内务。对于这个提议,意大利倒没有拒绝。因为他们既支援了德国,又不用参加二战。

新教变革还改动了大芊芊学子进修的专业和失业目标。世俗权利的绝对上升和宗教权利的绝对降落,惹起前者对后者的劳动力需求上升。权利增强的世俗精英需求更多官员,而教会则得到吸引力。研究者搜集德国大学结业生的专业数据和结业流向数据,将专业分为神学和世俗(包含医学、艺术和法令),后果如图二所示,在1517年以后,新教大学的芊芊学子更多修读世俗学科。不仅如此,如图三所示其结业流向也更多挑选滔滔尘凡,而非修道豹隐。

可随着德国军队在欧洲的接连取胜,意大利又坐不住了。因为他们觉得,如果只靠德国军队取得战争的胜利,将来年终分红的时候,肯定没有自己的那一份。所以,意大利也跟着插了一腿。他们对当时处于败势的法国发动了战争,然后被击败。对希腊发动战争,结果被英国击沉了5艘舰船。希腊战争的失败,对于纳粹德国为首的轴心国集团,还是有不小的打击。因为在那以前,轴心国的战绩,还算不错。

图二左图为新教大学,右图为上帝教大学。红实线为进修世俗专业的芊芊学子,蓝虚线为进修神学的芊芊学子。宗教变革以后,新教大学修读世俗专业芊芊学子数目呈现很大上升。

除了在进攻英国本土的不列颠之战没能取得太大进展。像进攻法国,突破马奇诺防线这些战役,都打得非常漂亮。现在意大利的这场败仗,让那些原本打算跟着轴心国的国家,现在都暂停了脚步。而随着意大利的失败,英国也名正言顺的在希腊建起了基地。顺带拉拢了一帮小兄弟,一起投入到英国阵营,共同反对德国。

图三左图为新教大学,右图为上帝教大学。红实线为处置世俗行业的芊芊学子,蓝虚线为处置神职的芊芊学子。宗教变革后,新教大学处置世俗职业的芊芊学子数目上升。

不只是欧洲战场上,意大利吃了大亏。在北非战场上,意大利原本是有绝对优势的。前面讲到,在二战之前,意大利出兵占领了埃塞俄比亚跟阿尔巴尼亚。在北非,意大利不止有50万大军,更有大片的根据地。可这种局面,依旧没能让意大利取得很好的成绩。在意大利军队的打击下,占据兵力与地盘优势的意大利,居然很快就吃不消了。最后的北非战场,也是以意大利的失败告终。等到北非战场结束后,二战也接近尾声,意大利也退出了德国的轴心国阵营。

“俗进僧退”的趋向还表如今修建的结构上。德国2000多个县的修建数据标明,在宗教变革以后的新教区,宫殿、虎帐、行政设备少量添加,与圣域神坛的衰败构成明显比照。以上趋向不单呈如今新教掌握地域,在邻近新教的上帝教前沿阵地,挑选增多的世俗王公们也气力强大,修建更多世俗修建。

图四左图为新教掌握区,右图为上帝教掌握区。红线为世俗修建,虚线为教堂。宗教变革后的新教掌握区内,世俗修建数目绝对教堂上升。

在研究者看来,宗教变革以后的政治经济转变更像是断裂,而非持续。上帝教区和新教区在改宗之前的趋向没法预示以后的差别。在对德国王公个案的剖析中,因为王公换位招致的必然性转变,进一步标明改宗的打击的确增长世俗化。

马克思已经评价说:“新教把德国俗人变成为僧侣,便解放了世俗教皇即王公及其全部团体。”马丁路德擎一把火,原期望改动教会,却激起世俗主义,留下破败的教堂荒草凄凄,徒使人发思古幽情。正如研究者在文中重复用到的阿谁字眼:Unintended!不期然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