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德华·柯克(1552年-1634年)和弗朗西斯·培根(1561年-1626年)是都铎-斯图亚特王朝的两名法律重臣,两人在英国法律史上的地位不可小觑。值得一书的,是两人同朝为官时的几段公案。
普通法大家柯克
柯克出身于一个普通的律师之家,早年在剑桥大学三一学院接受法学教育,经过克里福德律师会馆的训练,26岁时成为律师,40岁那年被任命为伦敦市的副检察长,两年后击败培根,获得总检察长的职位。
他深得伊丽莎白一世的宠爱,女王经常称他为律师柯克先生。1606年,他被任命为高等民事法院的首席法官。六年后,又被提拔为王座法院的首席大法官,从此被称为大法官柯克。
他的政治生涯并不顺利,这与他敢于公然对抗国王有关。他主张普通法是最高法律,国王不能仅凭身份裁断案件,不能变更普通法的传统。因而,他被称为顽固的老柯克。
1616年,枢密院在培根的策划下,对柯克提出控诉,柯克于当年11月被解职,重返政界后,又由于反对查理亲王的婚事而受到国王报复。
1621年12月18日,柯克、南安普敦、塞尔登、平姆四名议员,向国王主张议会的自由权、选举权、司法权等特权。他们提出:关于国王、国家和防务的问题,都应在议会中讨论。这激怒了詹姆斯一世,下令解散国会,并将柯克等人监禁九个月之久。
柯克职业生涯的荣耀时刻,出现在1628年。他以74岁高龄起草《权利请愿书》,并亲手向查理一世提交。此事缘起于著名的五骑士案,查理一世为了向几位贵族借款,监禁了这五位骑士。法院受国王之命,拒绝释放他们。下议院中与公民权利有关的委员会组织了申诉。
而柯克则在这几个委员会中都有一定的职务,他组织起草了《权利请愿书》,重申了《大宪章》所确定的非以国家法律或法庭判决,不得逮捕任何人或夺取其财产;未经国会同意不得向人民募捐或征税的规定。
柯克对于普通法的研究,使他拥有了普通法的福音、活着的普通法、法学之源等称号。他把自己当大法官时审理的案件,编为法院《报告》,逐年发表。他生前和死后出版的四卷《英格兰法总论》,更是奠定了他作为普通法大家的地位。
疯狂迷恋权力的培根
培根的家境远较柯克优裕。他的父亲是伊丽莎白女王的掌玺大臣,母亲是博学多才的贵妇。培根的姨父是重臣伯利勋爵。培根很早就有了出入宫廷的机会,曾被伊丽莎白女王称为我的小掌玺大臣。
1573年,12岁的他入读剑桥大学三一学院,三年后毕业(同样就读于三一学院的柯克是在15岁入学,18岁未能获得学位而离校从业)。培根进入了四大律师会馆之一的葛雷律师会馆,继续学习法律。16岁的他和英国驻巴黎大使一起出访巴黎,在巴黎一呆就是三年,一边任大使馆的外交事务秘书,一边在巴黎学习统计学和外交学。
培根18岁那年,父亲去世,身在巴黎的他没能得到什么遗产。他辞去外交事务秘书的职位,回国重返葛雷律师会馆,一边攻读法律,一边四处谋职。
1580年,他在法院谋得了一个法官助手的职位,然而薪酬之低,使他不得不借债度日(终其一生,他都没有从债务中彻底脱身)。三年后,他获得律师资格,开始执业并在葛雷律师会馆任教。
1593年,他当选为下议院议员。但是伊丽莎白拒绝委任这位22岁的年轻议员任何要职,理由之一是他在议会中果敢地反对女王的税务法案。
然而培根从未放弃过对权力的迷恋,他写道:“我要政治权力,要主宰人和事的权力,手里掌管英国的国玺和100个仆人!”
他自视甚高:“我有一种无人可与匹敌的热情。我知道的司法案例比任何英国人都多,我的拉丁语和希腊语的知识谁能比得上?”他在政治上投靠女王的宠臣埃塞克斯伯爵。伯爵给他许多经济上的援助,并为培根谋求职位。
然而女王并未将总检察长的职位授予培根,而是给了柯克。埃塞克斯伯爵为了安慰培根,送了他一套大房子和一大笔钱,并介绍他认识了一位富有的贵族妇女。然而这位贵族妇女却未选择培根,而是嫁给了年长自己九岁、事业有成的柯克。
尽管埃塞克斯伯爵对培根不薄,培根却未在伯爵受难时伸出援手,反而恩将仇报。伯爵与女王之间出现争吵,并渐渐失宠。伯爵纠集亲友家丁,声称要教训那些将他“从女王微笑之下放逐出去”的政敌。他很快就以涉嫌叛逆被捕,关进了伦敦塔。
开庭的时候,培根出现在了证人席上(当日代表控方出庭的,正是检察长柯克),说道:“先生们,我不是作为原告的律师,而是作为被告的朋友来作证的。”然而,他所扮演的远不仅是证人的角色,他在法庭上论证埃塞克斯伯爵计划谋害女王的行为,不属于法律可减轻处罚的情形。
“埃塞克斯是叛国者。”培根得出结论说,“他必须为他的叛逆付出生命。”伯爵被判处死刑后,培根从控方得到1200镑的赏金。他把钱装进衣袋后失落地说:“女王给了我一些好处,但不像我所希望的那么多。”
国王受制于上帝和法律
两年后,伊丽莎白女王去世。信奉君权神授的詹姆斯一世即位。他在行政上庸碌无能,却是古典文学的狂热爱好者。培根投其所好,给国王写来一封致敬信,以拉丁古谚开头,以一行古罗马诗人奥维德的诗句结尾,并在信中写道:陛下的臣民中没有人比我更渴望牺牲自己,粉身碎骨为陛下效劳的了。他很快得到国王的赏识,并获得了副检察长的职位。
相比之下,柯克则没有这么长袖善舞。他多次公开地对抗詹姆斯一世的权威。
1608年11月10日,詹姆斯一世向柯克任大法官的王座法院提出,根据大主教建议,他可以以国王的身份审理一些案件,理由是法律是以理性为基础的,而国王和其他人一样具有理性。
全场静默,唯有柯克起身答道:确实,上帝赋予了陛下卓越的技巧和高超的天赋,但陛下对英格兰的法律并没有研究,而涉及生命、遗产、货物或财富的案件,不应当由自然的理性来判断,而应当依据技艺性的理性和法律的判断来决定……国王应当不受制于任何人,但应受制于上帝和法律。这句话令詹姆斯一世勃然大怒。
另一场较量,发生在培根、柯克和詹姆斯一世之间。1616年,王座法院受理了一起普通的债务纠纷:原告诉求被告还钱,被告称已清偿,却弄丢了原告出具的收据。柯克根据普通法,遂判被告败诉。然而被告后来又找到了收据,遂向衡平法院起诉,衡平法院纠正了王座法院的判决。柯克认为衡平法院无权干预普通法诉讼,将事权之争提交给国王。
根据培根的建议,詹姆斯一世作出以下裁断:如果普通法与衡平法的规则发生冲突,衡平法优先。但是,只有普通法未能提供对当事人足够的救济时,衡平法才能干预普通法。柯克非常恼火,公开抨击培根教唆国王凌驾于法律之上。
两人之间积累的怨恨一触即发。
随后的王室信件案成为压垮柯克的最后一根稻草。1616年4月25日,王座法院在审判中收到来自王室某成员的说情信。柯克给詹姆斯一世写信道:此类信件是违法的。收到这些信,我们确感王室仁慈,然而这对法律的适用不会有任何影响。
当法官们在暴怒的国王面前纷纷跪倒乞怜时,柯克却说道:我只是做了一个法官应该做的事。在培根的建议与策划下,枢密院以对国王不敬等事由对柯克提起弹劾。11月14日,柯克被免去王座法院大法官的职务。詹姆斯一世甚至说,(欧洲历史
www.lishixinzhi.com)柯克应该在反省错误、驱散傲气中度过余生。
作为这场较量暂时的胜利者,培根则于次年3月升任国王的大法官,并且主导了一场詹姆斯一世授意下的对柯克的诉讼:由于无法找到柯克不称职的证据,控诉的事由则是12000磅的贪污和滥用法官职权,并以全英国首席法官自居等罪名。这些罪名虽然最终都未成立,却足以使柯克焦头烂额。
培根因受贿而落马
1621年,下议院议员柯克69岁,刚刚晋升为大法官的培根时年60岁。柯克经常为一些冤案申诉,代表下议院和国王唱对台戏。培根官运亨通、生活奢华、才华横溢,时有新书出版。培根的《新工具》一书出版后,曾差人赠送柯克一本,柯克在书上写道:奉告作者,你确有智慧老人的学识,但你应该首先确立的是法律和公正。
权倾一时的培根似乎好运到头了。几名小人物到下议院控告培根受贿。一位名为奥贝里的当事人声称培根收受了他100镑的贿赂,却未为他带来有利的判决。另一位名叫爱德华·埃格顿的当事人,也称培根收受了他400镑的贿赂。
下议院大部分议员都不满培根帮助詹姆斯一世干预司法的举动,专门成立一个调查委员会,对此进行调查。委员会的负责人正是柯克。培根以自己的名誉否认受贿。但委员会收集了28件物证:价值800英镑的饰盒、价值500英镑的钻石耳环、价值50英镑的金扣子等。
举国震惊,象征着最高正义的大法官培根竟然受贿!上下议院就是否应该严惩培根展开舌战。培根为自己辩护,称自己虽然受贿,却从未枉法,并提醒柯克和法官:也许有一天你们也会因同样罪名被带到法庭,到那时,你们就不会为现在对我的宽大而后悔。他还写信给詹姆斯一世说:凡受贿者易行贿,假如他得以释放,将送给国王一部史书,向后世粉饰当朝之治。
詹姆斯一世明白,议会弹劾培根,实际是在向自己施压。他曾为培根说项,希望议会停止审理。然而议会的答复是,除非国王解散议会,否则一查到底。詹姆斯一世当时正为财政亏空而愁恼,还指望议会通过征税计划,于是只能作出让步。
1621年4月22日,培根认罪,承认共接受了28次贿赂。上议院最后作出裁决:撤销培根御前大臣职务,支付罚金及赎金四万英镑,监禁于伦敦塔内,永远不得担任公职,不得竞选国会议员,不得进入宫廷。培根自嘲道:我是50年来英国最公正的法官。但是,这是200年来国会最公正的判决。这场议会与国王的斗争,以培根的身败名裂而告一段落。
五年后,培根因风寒死于伦敦北郊。柯克则从下议院退休返乡著书,八年后死于家中,享年82岁。这两名先后就读于三一学院、律师会馆的年轻律师,在同一名贵妇门前争风吃醋,在宫廷法院内外较量,留下一生的恩怨情仇,任由史家评说。

贝宁共和国简介 贝宁是什么时候独立建国的?

回首大不列颠的历史,
很难找到一个纯粹英国血统的国王,英国王室的日耳曼血统则要追溯到近300年前,即乔治一世时代。时间回到公元1714年,英国女王安娜逝世后,没有后嗣,为了寻找一位新教徒的国王,议会请了安娜的表兄、德国汉诺威侯选之子乔治·路德维希·冯·汉诺威到英国即位,史称乔治一世。这就是英国汉诺威王朝的开始,也是英国王室日耳曼血统的开始。
11月2日下午,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开始对德国进行为期3天的访问,行程包括柏林、波茨坦以及杜塞尔多夫。有意思的是,回首大不列颠的历史,
很难找到一个纯粹英国血统的国王,英国王室的日耳曼血统则要追溯到近300年前,即乔治一世时代。今天,这已是伊丽莎白二世第四次踏上这块祖先曾经生活的土地,继续她的寻根之旅。
血统渊源
时间回到公元1714年,英国女王安娜逝世后,没有后嗣,为了寻找一位新教徒的国王,议会请了安娜的表兄、德国汉诺威侯选之子乔治·路德维希·冯·汉诺威到英国即位,史称乔治一世。这就是英国汉诺威王朝的开始,也是英国王室日耳曼血统的开始。
当年54岁的乔治很不情愿地离开位于德国北部的汉诺威,前往泰晤士河边的伦敦参加加冕仪式。他在位13年都不曾将英语学通。由于对英语的掌握非常有限,这位曾经的“英国国王”与大臣都是用法语进行交流,不能亲自主持也很少参加内阁会议,这使得内阁首相的作用开始变得突出起来。不仅如此,乔治一世作为统治者,大部分时间都在德国度过。1727年,他告别人世,长眠于德国。
乔治一世使英国王室从此有了日耳曼血统,也使他的子孙们有了扯不断的德国情缘。他的儿子乔治二世和父亲一样,继位后仍经常出没于汉诺威,还在52岁的时候找了一个德国情妇。
与祖辈父辈不同的是,乔治三世在英国出生并接受教育,能说一口流利的英语。在执掌英国王位期间,他倒是从没访问过汉诺威,但却娶了一位德国公主做王后。乔治四世则为了得到国会协助还清巨债,迎娶了德国表妹卡洛林。
乔治三世的孙女维多利亚女王是汉诺威家族的最后一位君王,由她而开始了一个新的朝代,即萨克森-科堡-哥塔王朝,但这并没有切断英国王室与德国的联系。恰恰相反,她的母亲、家庭老师以及作为监护人的舅父莱奥波德都是德国人,都来自德国的科堡家族,而女王自己也认为她是那个家族的成员之一。更重要的是,1840年她嫁给了她德国的表哥萨克森-科堡-哥塔家族的阿尔伯特王子。
维多利亚女王的长女嫁给了日后的德皇弗雷德里克三世,她的儿子就是后来“不爱江山爱美人”的爱德华八世——温莎公爵。
但据近年来逐渐解密的官方文件显示,爱德华八世离位的主要原因是“美人”沃利斯·辛普森支持纳粹,使英国无法面对美法盟国。在放弃王位后,温莎公爵1937年还在慕尼黑会见了阿道夫·希特勒。英国前首相温斯顿·丘吉尔对温莎公爵夫妇的亲纳粹倾向非常担心。在夫妇俩流亡国外的日子里,英国和美国的情报部门都曾对他们的行踪进行监视。
女王伊丽莎白二世嫁了多半血统为德国人的菲利普伯爵。这位伯爵不仅能说流利的德语,而且与德国有着很深的渊源。他曾在德国上过一年学,他的4个姐妹全部嫁给了德国人。
血统风波
来自德国的萨克森-科堡-哥塔家族的英国王室在200多年前就曾宣布具有日耳曼血统。直到20世纪开始前,英国王室都一直在德国贵族中寻求伴侣,和亲政策对他们来说不但不陌生,而且可说是王室生存的一种方式。但是两次世界大战中德国的作为却让他们有失体面,于是开始在姓氏上改头换面,并对血统的问题谨言慎行。
一战时,英国民间反德情绪强烈,英伦三岛上的人们痛恨所有带有德国印记的东西,甚至包括面包。为了表示对德皇维廉二世的讥讽和不恭,英国人将Wihlelm的昵称Willy用作口语上指称男性生殖器的某一部位。
英国王室对血统的说辞也变得小心翼翼。为了体面,也为了表示与臣民共同反对德国的决心,英国王室认为有必要寻找出一个正宗英国的姓氏。1917年,英王乔治五世就宣布放弃家族名字中“萨克森-科堡-哥达”一节,杜撰出听起来更加英国化的“温莎”姓氏,温莎王朝从此开始。
到了他的儿子乔治六世在位时(1936-1952年),更是不惧德军轰炸呆在白金汉宫,表现出与德国的疏离。他的妻子,即谢世不久的伊丽莎白王太后一生都未能改变对德国的某种敌意。直到临终,她也没有改变把德国人称为“匈奴人”的习惯。他们便是当代伊丽莎白二世的父母。
德国之旅
对于父母对德国的敌意以及母亲对德国人的蔑称,伊丽莎白二世不以为然。虽然这名女王于1940年亲眼目睹了德国空军对白金汉宫的轰炸,但她却不将这笔账整个算在德国头上。
1958年,伊丽莎白亲自在温莎宫设宴欢迎来访的德国总理阿登纳。阿登纳事先得知这样的安排后,临时跟着女秘书勉强学了几句英语,便于急用。英国首相麦克米兰也在场,他是这样记录当年的那一幕的:“年迈的总理坐在两位女王之间,容光焕发,谈兴十足。”
1965年,女王第一次访问联邦德国。当时,德英双方都认为那是一次成功的外交活动。但对伊丽莎白女王来说,当她在柏林遇到一大批欢呼的群众向她高呼“伊丽莎白!伊丽莎白!”时,这一很不英国式的做法让她感到有些诧异。
当时英国外长斯提沃特后来解释说:“我想,她可能感到有些过分了。”这类呼喊令她回忆起德国人当年对纳粹致敬时的呼喊。
1978年,女王第二次访德。
1992年,菲利普陪同伊丽莎白女王第三次出访德国时,借机促成了一次家庭大聚会。这类访问已成了一种礼尚往来的形式。美中不足的是,那两次访问时,英国的经济都处在萧条时期。
而在第四次访德时,女王表示,在德国访问的3天使她对于发展英德两国的友谊“重新充满了信心”,她希望两国的年轻人能够加强相互之间的交流,不仅要牢记过去,更要展望未来。
据美联社11月4日报道,伊丽莎白二世在德国的北莱茵-威斯特伐利亚州访问时指出,紧密的经济合作使二战后两国关系不断缓和。她说:“我们当然不能忘记过去,更不能忘记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两国人民所遭受的痛苦。这一切已经深深地印在了我们这一代人的脑海里。但是,在过去60年里,我们已经走过了一段相当长的路。我相信,两国之间存在着深厚的友情。在21世纪里,我们的友谊对彼此至关重要。”

贝宁共和国,是一个位于西非中部的国家,与尼日尔、尼日利亚、多哥、布基纳法索接壤,南面是几内亚湾。

西非一小国:冈比亚敢动中国,分分钟让它消失!

和大多数的非洲国家一样,贝宁历史上一直都是其他国家的殖民地。最初的时候,这里是葡萄牙的地盘,历经英、法、荷兰,1897年的时候,这里完全被法国占领,1904年,这里正是成为法国在非洲的殖民地。

1960年8月1日,贝宁正式成为一个国家,当时取名为达荷美,直到1975年年底,这里才改国名为贝宁。

非洲国家,大部分是和贫穷脱不了关系的,甚至有很多国家都达不到自给自足的水平,贝宁作为非洲最不发达国家之一,难得的能够解决国家人民的温饱问题。

贝宁是热带国家,气候非常的热,但这并不影响贝宁的农业发展。贝宁是个农业国,耕地面积不少,土地条件也适合发展农业资源,加上贝宁并不缺乏水资源,非常适合种植业。贝宁七成以上的人口都从事农业生产,每年有九成以上的农产品资源用于出口。

除了农业资源,贝宁的渔业资源也十分丰富,更是有石油、黄金、大理石等自然资源,整个国家的经济水平在非洲国家还算可以。

中国和贝宁,有着深厚的友谊中贝两国建交之后,中国更是对其进行了多方面的援助,不管是经济文化,还是设备建筑,中国都施以援手,两国关系持续稳定的发展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