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历史上曾经搞过计划生育

明治维新之前的欧化启蒙“兰学”

图片 1

日本有计划生育吗?这个问题初看有点奇怪,但是日本历史上的确曾经搞过计划生育。

今天说起日本的近代化,我们总会谈到明治维新。但早在明治维新之前,在德川幕府宣布锁国的二百多年里,有一个西方国家一直与日本有着密切往来,甚至因此,日本还兴起一股新学潮。这个国家就是号称“海上马车夫”的荷兰,这股在日本兴起的新学问就是“兰学”。

欧洲人自古以来就是非常奇葩的一个存在。那么究竟有多奇葩呢?今天我们来一起了解一个古代军队历史上最奇葩的一个队伍——“欧洲红色处女军”。

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日本领土面积仅仅是1941年太平洋战争爆发时的10%,原来在一战中获得的海外领地全部失去(朝鲜、台湾以及东南亚各地),并且还有大量在日本以外战斗的士兵、平民等被遣返回日本。战后5年时间内,日本政府一直与饥饿与大量的人口在进行斗争,同时,从监狱被释放出来的原来的思想犯们也走上街头,要求日本政府给工作、给食物。期间,美国占领军从海外、美国本土调拨来大量粮食,可是庞大的人口与低下的粮食生产还是造成了日本慢性的粮食不足。

第一艘荷兰船漂抵日本

这支军队起源于中世纪的捷克。相传,9世纪初捷克女王丽布施,曾建立一支威风凛凛的皇家卫队,其队长就是后来在捷克历史上大名鼎鼎的普拉斯妲。普拉斯妲随后组建了威震朝野的红色处女军。红色处女军完全由尚未结婚的处女组成的军队,她们四处打家劫舍,推行自己的法律,普拉斯妲积聚大量宝藏而藏于迪尔文城堡,红色处女军灭亡后,人们始终没有找到这批珍宝。

这种情况直到1950年朝鲜战争以后才被彻底改变。由于联合国军的后勤需要,以及日本作为支援联合国军战斗的后勤基地的重要性,GHQ把大量的军用订单转到日本生产。于是,前所未有的订单催发了日本经济的发展,这就是在日本历史上有名的:朝鲜特需。

1600年4月19日,日本海风大浪急,一艘远洋航行的船只漂到了九州岛丰后国的臼杵地方,风浪平息后,当地人发现这是一艘“夷船”,船上还幸存着24名红头发蓝眼睛的“南蛮”。很快这一情况被上报给德川家康,德川家康下令将这些人带上岸问个究竟。

女王建布拉格城堡下属创红色处女军

就算经济在增长,但日本婴儿的出生率也是呈几何基数增长。我的教授告诉我,因为战争中的紧张、恐怖,加上很多家庭的男人被派往战场,与家庭的团聚时间很短,所以当和平来临、没有工作时,唯一的乐趣就是家庭的夫妻生活了。现有的手头资料显示:1947年到1949年的3年时间,日本人口出生数达到了270万人,这就是日本的罂儿出生高峰时期。

当时日本与“南蛮”的关系十分敏感,1596年,发生了“圣·菲利普号事件”,当时的主政者丰臣秀吉激愤于葡萄牙和西班牙想利用宗教控制日本的企图,第二年便开始打压日本的天主教。此刻又有外国人漂泊而来,日本方面当然十分警觉。这些夷人辩称自己是荷兰人,跟那些葡萄牙人和西班牙人全不相同。领航员威廉·亚当斯其实是英国人,他对德川家康说,这艘漂泊到日本的商船,名叫“慈爱号”,其目的就是建立与日本的联系,打通商路。他告诉德川家康,荷兰信仰新教,奉行宗教与经济分离。对于荷兰来说,只要能做生意就好,信不信教无所谓。

图片 2

看到这个情况,日本政府日本人口问题审议会认为,如果人口这样增长下去,日本会被灭亡,于是就不断制订出抑制人口增长的政策。

“慈爱号”的到来以及威廉·亚当斯的言论,不仅消除了德川家康的疑虑,而且使其看到摆脱葡萄牙和西班牙的机会。丰臣秀吉和德川家康之所以不敢在日本禁绝天主教,主要就是担心禁教会损害与葡萄牙和西班牙的贸易。贸易带来的好处,尤其是军火上的利益,让这些志在统一日本的枭雄们无论如何不能割舍。现在好了,冒出来一个新“南蛮”,荷兰人不仅不传教,而且可以提供葡萄牙和西班牙一样的贸易好处。1605年春,“慈爱号”船长手持德川家康颁发的贸易许可证返回荷兰,荷兰从此打通与日本的贸易之路。

9世纪是捷克历史的荣光时期,普热美斯家族是捷克的第一个统治家族,由普热美斯在公元8世纪年时建立。普热美斯王朝在公元800年~1306年间曾统治波西米亚及附近地区达五百多年。9世纪,女王丽布施及其夫普热美斯公爵创建了古老而美丽的布拉格城堡,城堡后经多次扩建。直到一千多年后的1918年,捷克斯洛伐克共和国的总统府仍设立于此。从女王丽布施创建布拉格城堡以来,布拉格不但成为捷克斯洛伐克的首都,也成为欧洲最大、最重要、最美丽的都市。布拉格老城中最早的居民点大都始建于那个时期。

查当时日本的《朝日新闻》、《读卖新闻》,就可以看见控制人口——也就是日本的计划生育——家庭计划动向的报道。现在重读,可以发现当时的文章是多么幼稚!如《关于家族计划的重要性的彻底教育》,有点集权国家宣传的味道。当时的具体政策,就是日本政府从社会保险基金中出钱派发避孕工具以及各种避孕药品,特别是给低收入家庭免费提供避孕工具。特别要在这里说明一下,这里的避孕药品不是现在我们所知道的避孕药,而是当时流行的杀精药剂。

“出岛”成为荷兰商人特区

值得一提的是,丽布施女王以始建举世闻名的布拉格城堡而流芳千古,她手下的一名女卫队长普拉斯妲却以创建“红色处女军”,又埋藏了一批巨额宝藏,也在捷克历史上留下千古之谜。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在1948年年底以后,日本政府一口气承认了约80种避孕药,从这个时候开始,人工流产变为合法,原因依然是期间日本人口的爆炸性增长。但是日本的政策当时很粗暴,如日本人口问题审议会控制人口政策中还有一条:废除家庭补贴与孩子抚养补贴。理由是如果贫民没有了家庭补贴与孩子抚养补贴,就不会再想生孩子了。当时、日本大学生的毕业工资是8000日元(现在是200000日元),这个补贴对于一般家庭来说是救命钱。

随着德川幕府政权的逐步巩固,其对于与外国的贸易控制也越来越强,1633年德川幕府颁布锁国令。1639年幕府下令断绝与葡萄牙的贸易往来,能够与日本进行贸易的西方国家,就只剩下荷兰一家。

女王建妇女军队率兵占山为王

很多其他的控制人口的政策,也很不得人心。在1949年4月左右,日本政府特地成立了日本家庭计划普及会(现在的日本家庭计划协会),普及会的最大工作就是派发避孕套。在当时,这被认为是控制人口最有效的办法,可实际实施时,没有注意到一般民众的实际需要。但民众对于限制生育很抵触,当日本家庭计划普及会工作人员到贫民家中派发时,遭到了多数家庭的拒绝。有的人还威胁当地议员,要他们也抵制日本家庭计划普及会在当地派发避孕套的工作,否则就在选举时拒绝投这个议员的选票。

日本人十分精明,他们既需要荷兰人带来的各种“洋货”,又想将荷兰带来的其他“不良影响”完全隔绝,于是便有了一个隔离的办法。日本幕府在长崎港口外面弄了个人造岛屿,名叫“出岛”,规定荷兰人只能在这个岛上活动。日本方面只允许有关的官员、商人、翻译、工匠和妓女出入该岛,其他日本人一律不能上岛。当时荷兰人将这个扇形的孤岛称作“国家监狱”,尽管如此,相比一道道锁国令下的日本铁幕,这个小岛其实就是一个外贸的窗口,也可以说是一个经济特区。

图片 3

即便如此困难,因为日本家庭计划普及会工作人员的勤奋工作,日本控制人口的工作还是慢慢地被推进。在1959年时,日本家庭的人口出生数被掌控,虽然在1960年代日本人口还有短暂反弹,但到了1970年,日本人口出生率达到最高值,之后就再也没有这么巨大的出生数,反而是人口出生数急剧下降。此后,日本进入了“人口少、低出生率”的时代,并演变为如今最严重的社会问题。

在与荷兰进行商贸的同时,日本幕府还交给“出岛”的荷兰人一个任务,就是按时向幕府提交世界情势的分析报告,这称作“荷兰传闻书”,或者叫“荷兰告密书”。依靠荷兰人的情报,日本幕府对于世界情势事实上并不隔膜,大约在1795年,幕府就知道法国发生了大革命。中英鸦片战争的消息,幕府也很快透过“出岛”获得。而在1852年,当佩里率领“黑船”要日本开国时,荷兰人也及时将情报告知了日本幕府。“出岛”可以说是幕府锁国时代的一个情报基地。

原来,9世纪初的丽布施女王不但是一位出类拔萃的巾帼英雄,还创建了一支包括妇女在内的骁勇善战的军队,曾打败过不少敌人。后来她虽然嫁给了普热美斯公国的公爵普热美斯,但始终保持着桀骜不驯的独立性格。后来,这位女王建立了一支威风凛凛的皇家卫队,其队长就是后来在捷克历史上大名鼎鼎的普拉斯妲。这支卫队完全由清一色的年轻女子组成,它负责保卫女王和皇宫的安全。普拉斯妲兢兢业业为女王服务,与女王结下了很深的感情。丽布施女王去世后,普拉斯妲深感悲痛,她不愿意再为国王普热美斯公爵效劳,便率领自己手下的女兵来到捷克北部的维多夫莱山,从此占山为王。

日本的计划生育,的确曾经在历史上有效。但与曾经的有利作用相比,如今的负面作用更大。由于忧心出生率不断下降和人口日益老化的问题,日本政府不得不花费大力气,鼓励国民生育。有时候我忍不住想:如果当年没有限制人口,日本现在会怎样呢?

随着时间的流逝,幕府的政策逐渐放松。同时在长期的经贸中,日本人感受到荷兰人带来的“洋货”是日本所未有的,甚至是前所未见的,科技的威力通过货物体现,而文化的交流也在经贸中逐渐酝酿。慢慢地,“出岛”成为一些日本人的向往之所,他们偷渡到“出岛”上看个究竟,一些日本人希望荷兰人能给自己的小孩起个荷兰名字,游学长崎成为当时日本有识青年的追求。可以说“出岛”成为日本了解世界的一扇窗口,也成为传播西方科技文化的一个跳板。

图片 4

作者系旅日华人,专栏作者。

普热美斯公爵曾派一名使臣到维多夫莱山区,试图把普拉斯妲重新请回到王宫。结果,年轻的叛逆姑娘却把这名使臣阉割后轰了回去。普拉斯妲的这种做法激怒了国王,但却吸引了周围地区许多年轻的姑娘。一批批年轻的女子不堪忍受男人的欺压,陆续投奔了普拉斯妲。没过多久,普拉斯妲手下就有了一支真正的部队,这就是后来威震朝野的“红色处女军”。普拉斯妲本人也开始了她传奇般的生涯。

红色处女军成立推行法律憎恶男人

图片 5

所谓“红色处女军”即完全由尚未结婚的处女组成的军队。反对处女军的人说,普拉斯妲是个作恶多端的女妖,她诱使年轻女子去犯法;拥护她的人称她为女中豪杰。据历史记载,她天资聪慧,而且练就了一身过人武艺,但极端憎恶男人。

图片 6

普拉斯妲的“红色处女军”规模越来越大,最多时达到上千人。为了保证部队的给养,她率领军队离开了贫瘠的维多夫莱山,在迪尔文城堡建立起了自己的武装大本营。随后,“红色处女军”四处打家劫舍,征收捐税,推行自己的法律。这些法律大部分是针对男人的。据说,为了蔑视男人,她有时会带着几名女兵,手持利剑和盾牌,赤身裸体地去市镇游逛,如果哪个男人胆敢朝她们看一眼,她们就会毫不迟疑地把那个男人处死。

国王亲率正规军征战红色处女军

图片 7

红色处女军古怪的法律十分苛刻。普拉斯妲这一极端的做法不仅激起了当地男人的强烈反抗,也终于让普热美斯觉得忍无可忍。于是,国王普热美斯派遣大军围剿普拉斯妲。普热美斯军队的指挥官开始并不把这支“红色处女军”看在眼里,他们认为这帮女孩子看到国王的正规军必然会吓得不知所措。然而,实际上双方一交战,普热美斯的军队由于过于自信和轻敌,竟没有占到什么便宜,反而被“红色处女军”打得落花流水。这下子,他们不得不重新考虑如何来对待这支“红色处女军”了。国王普热美斯在布拉格得知自己的军队在山里竟被一帮女孩子弄得晕头转向,盛怒之下,他居然亲自率领着大军浩浩荡荡地前来围剿。

图片 8

在维多夫莱山区,普热美斯大军依靠人数上的优势,采取突然袭击的战术,把处女军层层包围,缩小包围圈后杀死了一百多名顽强抵抗的处女军战士。在迪尔文城堡的普拉斯妲闻讯后,亲手扼死十几名俘虏,并率领自己的战友对普热美斯大军进行了殊死抵抗。一时间,山冈上杀声震天,几公里外都能听到她们和男人拼命时的喊叫声。最后,城堡中所有的处女军战士全部壮烈牺牲,没有一个逃命投降的。而普拉斯妲本人最后扔下了手中的盾牌,脱光了身上的衣服,仅仅拿着一把利剑,赤身裸体地同皇家军队进行了最后的拼杀,直到流尽了最后一滴血……

红色处女军一战覆灭埋藏宝藏成未解之谜

图片 9

普拉斯妲多年跟随女王,见多识广,对王室的金银财宝了如指掌,加之她本人喜欢雍容华贵的奢华生活,又多年劫掠富豪,抢劫了不少的贵族城堡,聚敛起大量的金银财宝。在普热美斯军队未到之前,她早已预见到自己凶多吉少,于是她在迪尔文城堡早已把大量的宝藏埋藏起来。这笔财宝主要有金币、银币以及处女军战士不愿佩戴的大批珍贵的金银首饰,数量极为可观。普拉斯妲到底把它们埋藏到哪儿呢?处女军被全部杀死之后,后人就想到了这批珍宝。有人不断地在当年她们活动的地区挖掘,试图找到她们埋藏的珍宝,但始终没有找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