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一休和足立义满将军在历史上基本没有交集是相对的,至少将军让一休把画上的老虎绑起来的事情是有文献记载的。

揭秘古代日本女人婚前为何要先跟汉人同居

日本人为何要建庙感谢美国人的侵略

写完上文,有人说老萨你眼花了吧,日本古代那么穷,饭都吃不了热的(今天日本白领大多中午饭也吃不着热的),将军能养一千多个老婆,可能吗?
这个数字可不是老萨瞎编的,指的是在将军内宫吃俸禄的侍女们。
从幕府领工资的侍女,到底有多少人呢?幸好日本人自古以来就是拗性子,喜欢画地图、作表格,所以要弄清这个问题,倒是有足够清晰的资料可以查看。
以将军德川家定为例,他所属的侍女共计185人,另一个将军家齐身边的侍女一共171人,多少有些减少。
将军夫人那边,家齐的夫人统辖侍女69人,家定的夫人管辖侍女60人,总的来说,夫人身边的人员大约是将军的一半。而将军生母的侍奉者就会更少一些,例如家定的生母就只有41名侍女。
同时,德川家齐的长女淑姬身边的侍女共26人。宽政十年,淑姬嫁到尾张德川家,这些侍女也作为随员前往。她们的俸禄均由幕府承担。站在她们的立场上看,自己不过是奉幕府之命到尾张家出差而已。假如她们跟随的公主不幸夭亡,这些侍女还要回到自己本来工作的大奥去。
除此之外,世子身边的侍女、世子夫人身边的侍女,以及未成年公子身边的侍女也在每人20至80人之间。这个人数在不同将军的时代有所不同,总之不低于四五百人。这些人加上高级女官雇佣的女佣,1500人总是有的。
理论上,这里面除了将军的亲戚以外,他可以要求任何侍女和自己上床。
然而,作为一种雄性动物,我们知道所谓“后宫三千”只能是一个文学修辞,将军就算是种牛,他也没法把一千多个侍女都变成自己的老婆。
体力是一方面,怎样协调一千多女性之间的关系,这是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带崽儿的老虎最凶狠,这证明雌性动物发起威来足以天翻地覆。
比如幕府第九代将军的德川家重,身边有两个各给他生了一个儿子的妃子阿幸和游喜,就斗得水深火热。说起来,这件事应该怪阿幸,作为从家定正室下嫁的侍女,她给家定生儿子的时候应已是三十上下,而游喜风华正茂……
有人说老萨你这就不对了,年龄大就该被喜新厌旧吗?
对不起,萨不是这个意思,这是因为在幕府时代的日本,有个古怪的潜规则——无论是将军夫人还是侧室,三十岁之后会向将军提出“御褥辞退”,意即从此不再侍寝。说起来这似乎是很没良心,容易让人想起“秋扇见捐”之类成语的事儿。然而,这却是个站在保护女方立场上建立的惯例。(历史新知www.lishixinzhi.com)这是因为当时即便是年轻的女性也经常发生流产或者死产,过了三十岁再因为和将军行房而高龄怀孕生产,实在是一件危险的事情。
所以,阿幸本应该心甘情愿地给游喜让出位置来。
然而,阿幸本是天皇朝廷中重臣之女,出身高贵。而游喜表面上是将军亲信旗本武士松平又十郎亲春的养女,实际上,她真正的父亲三浦五郎左卫门义周,是一名地位低下的浪人。从贵族公家出身的阿幸,对于被浪人家出身的女子夺去将军的宠爱这件事简直无法忍受,因此对游喜态度极坏,不时恶语相加甚至达到施加暴力的程度。
这也还罢了,等到两人斗争白热化的时候,阿幸竟然在将军家重正与游喜行房的时候闯进去捣乱,在这种状态下的男人本来就最脆弱,家重的身体又不太好,结果将军当场就癫痫发作了。
还好,当时从中国已经传来了比较先进的中医技术,总算把这位将军救了过来。
缓过来的将军第一个命令就是把那个疯女人关进监狱去!
疯女人是谁不用猜也能明白,问题是,这位疯女人还是世子他妈啊!
这下子可乱套了。

这则历史记载大意是说在宋朝时回鹘的年轻女子未嫁前有与宋朝汉人先“同居”的传统。回鹘人以此为自豪,在嫁女儿时回鹘的父母们会自豪的宣扬说:“我女儿曾和哪个汉人同居生活过”并以与汉人同居人越多越为光荣。这是回鹘的风俗。所以回鹘的后代有大量的混血儿,他们都是宋代汉人的后代。

如果不是因为西方人觉得日本与世隔绝太令人气愤,同时这里又有尚未挖掘的商业潜力,也许日本的封建制社会还能延续到20世纪,成为人种学和社会学的标本。

《清波杂志》记载:“倭国一舟飘泊在境上,一行凡三、二十人。妇女悉被发,遇中州人至,择端丽者以荐寝,名‘度种’”。

1853年7月8日,大清咸丰三年、日本嘉永六年六月三日(文中大写的日期均为阴历,下同),美国东印度舰队司令官、海军准将马修·佩里率领4艘战舰,驶入德川幕府咽喉要地江户湾相州浦贺海面(今东京湾神奈川县南部),下碇停泊,船上的大炮不怀好意地瞄准了岸上的炮台。这些军舰是奉美国总统菲尔莫尔之命前往远东,与日本、琉球等国商谈开国问题的大舰队的一部分。由于其船体为黑色,又像怪兽一样不断喷出漆黑的浓烟,发出轰鸣,所以被岸上那些震惊的日本人称作“黑船”。

这则记载说日本妇女来到宋代中国,遇到宋朝美男子就要而主动献身,目的是生下后代,来给日本改良人种。

尽管当年佩里率领舰队粗暴地踢开了日本的国门,但是后来日本人却将其作为开国的恩人来纪念。伊藤博文在其登陆处书有“北米合众国水师提督培理上陆纪念碑”,其登陆地点神奈川县久里滨每年都有纪念佩里来日的“黑船祭”。

宋人洪皓在《松漠纪闻》记载:“回鹘自唐末浸微,本朝盛时,有入居秦川为熟户者。女未嫁者先与汉人通,有生数子年近三十始能配其种类。媒妁来议者,父母则曰,吾女尝与某人某人昵,以多为胜,风俗皆然。今亦有目微深而髯不虬者,盖与汉儿通而生也。”

19世纪中叶的日本,在西方观察家的眼中是一个与世隔绝的沉睡国家,是中古世代政治的活化石——其祖先可以追溯到天地创造者和太阳女神的天皇家族居住在博物馆一样的京都皇宫中,虽神圣却无权力。而另外一种政治活化石——将军,则住在豪华的多的江户城堡中,实质统治着国家。

这则历史记载大意是说在宋朝时回鹘的年轻女子未嫁前有与宋朝汉人先“同居”的传统。回鹘人以此为自豪,在嫁女儿时回鹘的父母们会自豪的宣扬说:“我女儿曾和哪个汉人同居生活过”并以与汉人同居人越多越为光容。这是回鹘的风俗。所以回鹘的后代有大量的混血儿,他们都是宋代汉人的后代。

如果不是因为西方人觉得日本与世隔绝太令人气愤,同时这里又有尚未挖掘的商业潜力,也许日本的封建制社会还能延续到20世纪,成为人种学和社会学的标本。但是欧洲人和美国人对马可波罗传记中盛产黄金的日本好奇已久,对这些古怪而陌生的岛屿又非常生气:它们横挡在新开辟的美洲——中国航线上,拒绝向欧美的商船提供补给,也不让它们的水手在那里躲避台风。对于一个像美国那样的新兴商业国家来说,这真是滔天的罪行。

读到这两则事件有些诡异,回鹘人、日本人为何如此高看宋人?为何以把自己的美女献给宋朝男人为荣?这一切缘自宋朝当时的国际地位、宋朝的文明程度。宋朝无论是经济、文化、科技等等无不遥遥领先于世界。这是中外共识。

当任何常规性的开国提案都没有得到幕府响应的时候,美国开始派出武装舰队。早在1846年,便有贝特尔准将(James
Biddle)率领三艘军舰来日商谈开国问题,但被幕府回绝。这一次美国人显然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其实,在佩里来日一年之前,长崎荷兰商馆馆长库修斯便已将美国舰队即将到来的传闻告知幕府,劝其马上缔结日荷通商条约作为对策,但幕府对此事一直半信半疑,认为"反正上托祖宗神灵的威福保佑,区区洋人到时又能怎样?"于是上下垂手坐待,毫无对策。佩里到来的当天夜里,江户城一片混乱,武士们忙于备战,车声粼粼,战马萧萧,城外大小寺院内钟声齐鸣,妇孺凄厉地哭喊,有钱人准备逃往乡间,更多的人拥进神社,击掌祷告神灵,乞求“神风”再起,摧毁“黑船”。

著名历史学家漆侠先生曾指出:“在两宋统治的三百年中,我国经济、文化的发展,居于世界的最前列,是当时最为先进、最为文明的国家。”历史教授杨渭生先生也认为:“两宋三百二十年中,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所达到的高度,在中国整个封建社会历史时期内是座顶峰,在世界古代史上亦占领先地位。”世界著名经济史学家贡德弗兰克也认为:“11世纪和12世纪的宋代,中国无疑是世界上经济最先进的地区。自11世纪和12世纪的宋代以来,中国的经济在工业化、商业化、货币化和城市化方面远远超过世界其他地方。”

当天午夜,江户城发出信鸽将“黑船”到来的消息送往京都,孝明天皇天颜失色。从他七年前即位伊始,西洋各国叩关之声便一阵紧似一阵,如今外国军舰真的击碎了德川幕府的“两百年太平之梦”。孝明天皇对黑船一筹莫展,只得一面谕示幕府不要忘记负有保卫日本的责任,一面亲自前往神社,连续祈祷十七天,乞求神灵保佑,攘斥夷类,天下太平,皇祚长久。

法国著名汉学家谢和耐曾说:“在社会生活、艺术、娱乐、制度、工艺技术诸领域,中国无疑是当时最先进的国家,它具有一切理由把世界上的其他地方仅仅看作蛮夷之邦。”日本宋史学家宫崎市定认定:“宋代是中国历史上最具魅力的时代。中国文明在开始时期比西亚落后得多,但是以后这种局面逐渐被扭转。到了宋代便超越西亚而居于世界最前列。然而由于宋代文明的刺激,欧洲文明向前发展了。”宋朝的文明深深的影响了世界。

在从未见过的蒸汽快船和大口径火炮威胁下,幕府被迫接下了美国总统要求日本开港、保护美国遇难船员、提供煤水补给站三条内容的国书,但是对其细节则设法推迟到次年答复。佩里因为在琉球还有紧急任务,于是暂时答应了幕府的请求,但是在返航前,美舰突然开入江户湾深处,测量水道。当怒气冲冲的日本官员质问原因时,佩里暗含杀机地回答道,他明年春天还要率领一支更大的舰队回来,现在正在寻找一个更大的停泊地。他还警告幕府说,在明年春天作出答复还不晚,但是如果美国的要求得不到满足,那么他将不惜诉诸武力。7月17日,佩里舰队经琉球返回上海。

宋朝首都开封,比唐朝首都长安更加繁华,更加开放。“八荒争凑,万国咸通。”“万国舟车会,中天象魏雄。”这是当时宋朝的真实写照。在宋朝来中国的异族,无论是种类还是数量都远远超过唐朝。唐朝的外国人大都来自亚洲西域、阿拉伯、朝鲜、日本。而到宋朝除了这些地方还扩大到非洲、欧洲等地。宋朝比唐朝是更加开放的,宋朝的商业活动、商业氛围无疑比起唐朝高几个档次。唐朝来中国经商的都是以外国人为主,而宋朝的商人是走出去的。宋朝商人比外国商人更加活跃,《中国古代经济简史》就指出:“当时我国的船只已经航行于印度洋各地,包括锡兰、印度次大陆、波斯湾和阿拉伯半岛,甚至达到非洲的索马里。”法国著名汉学家谢和耐感慨:“直至11、12世纪以前,中国人并未显示商业上的才干。但打那以后,经商能力便成为中国人最卓越品质之一。”

自1635年德川家康因天主教威胁而宣布锁国以来,日本的国门第一次对中国和荷兰之外的国家洞开。“黑船事件”使幕府受到的冲击是前所未有的:征夷大将军德川家庆正在病中,接到美国国书后急火攻心,10天后便辞世,德川幕府群龙无首,幕府老中(担任行政职责的最高长官)阿部正弘不得不向各藩征求意见,这在将军独断专行的年代是史无前例的。江户幕府两百年来那深不可测的神秘、庄严和威风,在西方的坚船利炮面前,如同小心保存在密闭棺材里的木乃伊,一旦接触到外面的新鲜空气,马上便分崩离析了。

宋朝人每到世界各地必然受到当时人的热烈欢迎。宋朝人到高丽,“是宜高丽人迎绍之日,倾国耸观而欢呼嘉叹也!”,宋朝人到印尼爪哇、苏门答剌二岛,“中国贾人至者,待以宾馆,饮食丰洁。”……

1854年2月11日(嘉永七年一月十四日),佩里果真率领7艘军舰、200门大炮和1000多名战斗人员再次来到江户湾,听取日本的答复。幕府企图以德川家庆之死来搪塞拖延,但是这样的借口对于佩里来说显然是行不通的。在武力威逼之下,依照菲尔莫尔总统的国书内容,幕府在3月31日与美国签订了《日美神奈川条约》,两个月后又追加签订了《下田条约》。西洋其他各国闻到日本开国的腥膻后接踵而至。短短几个月的时间里,日本又先后同俄、英、荷等国签订了类似的"和亲条约"。到1858年,德川幕府还与美、俄、英、荷、法五国签订了有关开港、领事裁判权、居留地等内容的《安政五国条约》。从此,日本正式地步中国的后尘而开国了。

宋朝的文明程度远远高于当时世界上的任何国家。宋朝在当时蛮夷、异族的眼中是天国,是伟大的国度。宋人在外国眼里是优秀的人、高贵的人。所以外国、蛮夷们如此高看宋朝、高看宋人也不足为奇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