懿德天皇传说为日本第四代天皇。其在《日本书纪》中被称作大日本彦耜友尊,在《古事记》里则名为大倭日子鉏友。身为欠史八代中第三位天皇,其生平几无法考证。
历史与传说
大日本彦耜友尊为安宁天皇次子,母亲是安宁天皇的皇後渟名底仲媛命。安宁天皇在位第十一年正月,时年十六的大日本彦耜友尊被立为太子。安宁天皇在位三十八年驾崩,太子于来年二月即位,是为大日本彦耜友天皇。同年八月葬先皇于亩傍山南御阴井上陵。
天皇在位第二年正月,天皇迁都于轻地曲峡宫,隔月立即先皇长子息石耳命之女天丰津媛命为皇後。他与皇後共生有两子,并依习惯于在位第二十二年立次子立观松彦香殖稻尊为太子。
懿德天皇在位三十四年後于九月驾崩,享寿七十八岁。

“满洲之妖”,侵略中国东北的急先锋 反华政客,“长崎国旗事件”的包庇者
铁杆右翼,死不瞑目的修宪派!
据央视7日报道,近日,在辽宁沈阳一本77年前印发的伪满洲国新京电话簿被发现,日本早期侵华战争中的“急先锋”岸信介的联络方式赫然在列。而这个岸信介,正是现任日本首相安倍晋三的外公。
报道称,岸信介在华期间生活放荡,每晚饮酒嫖妓,人称“满洲之妖”。战后被判为甲级战犯,但最终逃脱审判,并于1957年担任日本首相。在任期间,岸信介积极推进反共反华、修改和平宪法的政策,而如今安倍晋三继承的,正是这个战犯外公的衣钵。
反华反到断绝交流
央视7日报道,岸信介,1896出生,1920年从东京帝国大学法学部毕业后,在日本政府当过多年公务员。1936年后赴华,历任伪满洲国政府实业部总务司司长、产业部次长和总务厅次长等职,和关东军参谋长东条英机、满洲国总务厅长星野直树、满铁总裁松冈洋右、满洲重工业开发株式会社会长鲇川义介并称“满洲五人帮”。在中国期间,岸信介因生活放荡,每晚饮酒嫖妓,性情古怪,刚愎自用使人难以捉摸,故又被人称为“满洲之妖”。
日本在二战中投降后,岸信介被定为甲级战犯,关进东京巢鸭监狱。由于美国决定扶植日本的右翼政治势力,1948年12月24日,岸信介在东条英机等7名甲级战犯被处死的翌日获释。出狱后的岸信介曾在东京开设过一家公司,其成员大多是右翼人士以及因战争罪行被剥夺公职的政界人士。
1952年,岸信介再度从政,1954年与鸠山一郎等组成民主党,任干事长。1956年,岸信介在石桥湛山内阁中任外务大臣。因石桥有病,他于1957年2月接任首相。在执政期间,岸信介加速扩军步伐,企图以既成事实来修改宪法。由于改宪迟迟无法进展,岸信介便在宪法的解释上做文章。1957年4月,他在众议员答辩的时候说:“拥有自卫所需要的武力是理所当然的,是不违反宪法的。”同年5月7日,他在参议院的答辩中说:“如果在自卫权的范围内,拥有核武器也是允许的。”同年6月,岸信介内阁正式制定第一次防卫力量整备计划,决定在1958至1960的三年内,使陆上兵力达到18万人,海上军力达到12。4万吨,飞机130架。
岸信介敌视新中国。在他上台后,日本的政治风向迅速右转,进行了一系列敌视中国的活动。1958年四五月间,日中友好协会长崎支部举办中国邮票剪纸展览会,期间会场上悬挂的五星红旗被两名暴徒撤下撕毁,制造了震惊中日两国的“长崎国旗事件”,而岸信介居然称:“日本刑法关于损坏外国国旗将受惩罚的条款,不适用于中国。”此事激起了中方的极大愤慨。同年5月11日,中国政府宣布,中方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决定断绝同日本的贸易往来和文化交流。此后,中日关系倒退到战后初期状态。直到1960年岸信介下台,池田勇人组织新内阁,中日关系才出现转机。
修宪修到被迫辞职
在从政生涯中,岸信介自认的最大“勋业”就是强行通过“安保改定”(即将《日美安全保障条约》中的“美国可以保卫日本”,改成“必须保卫日本”)。
岸信介的“安保改定”是和修宪紧密相连的。和平宪法没有修改,日本没有摘下战败国的帽子,他称是死不瞑目。他说:“修宪,今后也非搞不可。搞是搞,但在我还睁着眼期间恐怕做不到了。但是,我认为绝不能扑灭这个火种!”为此,他不惜一赌政治生命。1959年1月,岸信介赴华盛顿在新安保条约上签字。归国后,等待他的是包围国会议事堂的几十万人的示威队伍。同年5月20日,在在野党缺席的情况下,他强行通过批准新安保条约,一个月后自动生效。岸信介的倒行逆施激怒了日本民众,愤怒的示威队伍日以继夜包围首相官邸,“安保反对!”“岸内阁打倒!”的口号声此伏彼起。此时,岸信介政府竟然出动“特别行动队”,杀害了东京大学学生领袖桦美智子,致使抗议运动升级。岸信介亲美的行动也引起了日本右翼极端分子的不满。1960年7月14日,岸信介参加自民党新任总裁池田勇人招待会,被右翼团体“大化会”成员荒牧退助刺伤。同年7月15日,在舆论的压力下,岸信介被迫辞职。
下台后,岸信介仍为自民党积极分子,到处活动。1987年8月7日,当岸信介病死时,《朝日新闻》的社论写道:“由于被指名为甲级战犯的岸信介复出为首相,不少人认为这就是为什么日本人无法明确追究战争责任的原因。”
外孙出来继承衣钵
虽然岸信介在中国臭名昭著,但日本现任首相安倍晋三提到这个外祖父时,却大吹特吹。他在其所写的《美丽的日本》一书中承认:“我的政治DNA更多地继承了岸信介的遗传。”
日本媒体报道称,安倍晋三从政后获得的资源也来自岸信介的政治遗产。2007年9月26日,安倍晋三是以前首相小泉纯一郎路线继承人的身份登上首相宝座的。而小泉就是岸信介所在的自民党岸信介派系的继承者,从关系上说,小泉对于安倍的重用,可以说是对岸信介的报答。
从岸信介到安倍晋三,是日本右翼政治生态的一个缩影。安倍多次提出“日本战犯不是罪犯”的观点,从其家庭背景来看,这是不足为奇的。

一休从来不为难自己,压抑自己,即使在忌日,他也想寻欢就做爱,毫不约束自己。一次,在他尊敬的大灯国师忌日法事的前一天,他赶紧抱着女人云雨风流一番,大概感觉不错,兴奋之余作了《大灯忌,宿忌以前对美人》的诗来纪念。

在日本,贵族有贵族的风流,武士有武士的风流,而僧人也自有一番风流。日本民族善于吸收外国文化,更善于取舍,对于佛教也是趋利避害。日本人既要享受做和尚的好处,也要保存人欲,一个民族的禁欲文化主要来自其民族的原始宗教、民族的传统道德,在日本既找不到禁欲的民族宗教,也没有形成禁欲的道德传统,因此,日本尽管引进了印度和中国主张禁欲的佛教,但他们在守色戒方面并不能坚持很久。
自圣德太子公元600年遣使来中国求法,直接从中国输入佛教之后,日本的贵族官僚纷纷建寺出家,于是官场的污秽进入了这本来应该清静的世界,有时候佛教竟成为统治人们、迷醉和欺骗人们的精神鸦片,寺院成为政治斗争的避难所。道镜事件之后,日本朝廷为了摆脱寺院和僧侣对政治的控制,一边迁都平安,一边整顿佛教,解除了山林修行之禁,日本的山岳佛教因此发展起来。新兴真言宗的空海和尚(774——835年)曾严格要求他的弟子隐身山林,严禁门下的和尚接触女性,更严禁女人上山入寺。但此时,酒色财气早已熏染了日本的佛教,而且禁欲毕竟不适应日本开放的民族性,所以持戒难以持久。日本人吸收外来文化尽管一开始是不假思索地全盘吸收,但经过一段时间后,他们就要加以选择甚至改造了,让它日本化,符合日本人的人性。佛教的色戒是与日本人的民族性根本冲突的,到平安时代中后期,以天台宗延厉寺为中心的日本佛教各宗派寺院再次控制政治、影响政权,寺院不仅拥有享有巨大特权的“不输不入权庄园”,而且豢养了大量的僧兵,这些人名为和尚,实乃光头武士,其跋扈连朝廷的武装力量也没奈何,谈何守色戒、不近女人?
在室町时代(1333——1603年)日本人的心目中,“女色不一定是弱点。男色也一样”。即使是僧人也不回避讨论色情的诱惑与肉欲的体验,这只要翻开这一时代的日本高僧一休宗纯和尚的《狂云集》、《续狂云诗集》就可以得到验证,其中“风流”一词像机关枪一样发射出来,尤其是在《续狂云诗集》中,平均每四首中就有一首谈风流,且大多是指性爱的风流。
这个聪明的一休,传说是后小松天皇的私生子,出家后自号“狂云”,诗集《狂云集》、《续狂云诗集》因此得名。一休1460年去世时享年87岁,和尚临终的时候一般都要作偈语辞世,他当时的辞世诗是这样写的:
十年花下理芳盟,一段风流无限情。 惜别枕头儿女膝,夜深云雨约三生。
这里一休所谓的“风流”就是云雨之事,说到“云雨三生”,一休还有一首诗讨论参禅的体验与性爱的经验:
临济儿孙不识禅,正传真个瞎驴边。 云雨三生六十劫,秋风一夜百千年。
诗中“瞎驴边”就是指一休宗纯自己,1447年一休离开大德寺后就住在京都瞎驴庵,于是自称“瞎驴庵主人”。他反复发誓要“云雨三生”的对象便是盲女森侍者,他认为两人之间三生相爱,三生云雨不断才是真正的参禅成佛。一休甚至认为,他这样才是得临济真谛真传,才是真正的悟道,他曾对着祖师临济的画像这样吟唱:
临济宗门谁正传?三玄三要瞎驴边。 梦闺老衲闺中月,夜夜风流烂醉前。
虽说一休自信“禅”即“云雨”,云雨一夜即度百千年,云雨三生可超越六十劫生死,但他有时还是不免担心自己沉溺淫欲,会堕入畜生道,不过,他权衡得失之后,还是觉得应该抛开一切顾虑,及时行乐为好,于是他写了一首《吸美人淫水》的诗自勉:
蜜启自惭私语盟,风流吟罢约三生。 生身堕在畜生道,超越沩山戴角情。
既然有此雄心壮志,一休就洒脱多了,从来不为难自己,压抑自己,即使在忌日,他也想寻欢就做爱,毫不约束自己。一次,在他尊敬的大灯国师忌日法事的前一天,他赶紧抱着女人云雨风流一番,大概感觉不错,兴奋之余作了《大灯忌,宿忌以前对美人》的诗来纪念:
宿忌之开山讽经,经咒逆耳众僧声。 云雨风流事终后,梦闺私语笑慈明。
一休不仅爱女色,还好男风;不仅有风流好色之举,还喜欢写风流诗,像记普通日记一样记下自己的风流韵事。如果将一休和尚的诗集分类,大致可以分为三类,其中有一类就是好色的汉体诗,最有名的就是那几首歌颂晚年同盲侍者森女相恋的诗。一休写风流诗还喜欢拿中国高僧、文人、帝王、美女说事。
一休最崇拜的高僧是圜悟,他的《续狂云诗集》中抄有圜悟的一偈,那写的是圜悟大师在云居的时候的事。一天,有一个老姑娘来找圜悟,老姑娘来自西蜀,寓居于寺门外,可能是大师少时的情人,如今想续前情,无奈的圜悟只好送她这样的一偈:
三十年前共一头,一头夜夜讲风流。 而今老矣全无用,君的宽兮我的柔。
可见,一休眼中的风流就是指性爱,我们从一休“鱼行酒肆又淫坊”的诗题中就可以看到他的生活态度及时代风貌。“聪明的一休”在日本是智慧的象征,他是最受日本人崇拜的和尚,日本人既然认为他是偶像,自然接受他的价值观,模仿他的生活方式。
摘编自《日本人的色道》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