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所有的战争都是残酷的,在战争中没有真正的赢家,无论是战胜国还是战败国,都讲受到损失,距离人类最近的一次战争就是二战了,发生在上个世界四五十年代,当时中国正被日本侵略,也属于二战的一部分,日本在中国境内烧杀抢掠,夺走了无数财富,中国人民被殖民统治,生活民不聊生,但战争末期时,你知道日本国内人民的生活是怎样的吗?

这个问题看似简单,实际上细微之处很复杂。

古代日本男子发髻:月代头布丁髻等发髻的简单介绍

可能有的朋友会猜,日本作为侵略者,从其他国家抢了那么多宝贝钱财,尤其是中国的无数宝贝,都让他们掠夺了,战争时期的日本人,肯定是吃香喝辣的,生活富足得很,否则哪有精力来入侵我们呢?如果你是这样想的话,那就真的大错特错了,因为二战到了末期时,日本人民的生活简直苦不堪言。

这个问题,我试着站在裕仁天皇的角度,用他的心态、体验和逻辑来回答这个问题。

以下就是小编给大家介绍的几款日本古代比较典型的男式发髻,其实大家也应该通过一些影视作品以及书籍看到过这几款发髻,其实还是比较有特点的。其实不管是哪一个国家,哪一个时代,都有那么几款比较有代表性的发型。

日本入侵中国,掠夺的财富大多是矿藏资源、武器等,就算有钱财也大多数用于战争了,这些钱财他们不会用于改善民生,所以日本内部也在不断输出,他们需要士兵拼死作战,需要武器支持自己的战争,男的在前线作战,女的则需要在后方生产武器,这样情况持续到二战后期,日本内部其实比中国还惨。

我为什么要投降?

日本古代发髻:明治维新后

当美国参战后,日本很快就被控制了,美军进入日本后,才发现日本国内连动物都吃光了,猫狗什么的早就被杀来吃完了,其实中1941年开始,日本内部就出现了“粮荒”,当时日本很多普通百姓都没米吃了,只能吃些粗粮,因为米要供应给前线的战士吃,为了不给百姓私自吃米,日本政府颁发了“禁米令”。

因为投降能得到比不投降更多的好处。于国家于本人,皆然,我才投降;若不然,我决不投降,宁死不降。

明治维新后(鹿鸣馆时代1871),太政官发布剪发令。日本男子不再结发。只有日本女子仍保留着古时的发式,发型有岛田型、银杏返、割桃、丸髻等。其中的岛田发型是日本姑娘结婚时梳的发型。

不仅仅是吃的,到1943年时,日本战士的武器也短缺了,军用铁、铜不够了,他们就把国内街头的铜像融化了,当时日本有个著名的铜像就是忠犬八公铜像,1945年初被日本融化冶炼了,如今到日本看到的忠犬八公铜像是1948年建造。当时日本为了冶炼铁、节省石油资源,公交系统都瘫痪了,人们大多数只能用自行车、走路作为交通方式。

图片 1

日本古代发髻:唐轮头

但因为自行车有轮子,走路还需要穿鞋,轮子和鞋子上也有橡胶,这些橡胶应该给战士们在前线用,所以当时日本平民走路也不能穿橡胶鞋子了,自行车更要贡献给国家,为了鼓励老百姓把橡胶鞋交上来,日本政府让人民穿木屐,并把这种木屐称为“爱国鞋”。

作为二战时的日本天皇,知道我考虑的最多的是什么吗?

唐轮头:唐轮是日本镰仓、室町时期年轻的武士及幼儿梳的一种发行。从桃山时代至江户时代曾在社会上大为流行。唐轮也是年轻的歌舞伎表演者的发型。由于这种发型最初十分简单、朴素。后来逐渐向复杂型发展,称“兵发髻”。这种发型很不牢靠,容易散落。后来被月代头代替。现在只有相扑运动员还留有类似的发髻。

二战后期,日本人在衣食住行方面很惨,美军进来后,那些好久没东西吃的大学生和教授,只能等在美军门口,见到美军把吃剩的饭菜扔进垃圾桶,他们就立马冲上去捡来吃,有些老教授拉不下脸去抢,便只能被饿着,有些学生良心好,抢到的剩菜就分一点给教授。

是带领日本走向世界文明的前列。

虽然具体的发髻样式在这几个世纪中没有巨大的变化,但是在室町时代之后,武家有了专属的一类发型——月代头。

女学生相对比较好一点,因为她们有性别优势,有时给美军享乐一番,就能得到一顿食物,不过仍旧有许多知识分子,无法忍受整个国家的疯狂发动战争,于是纷纷选择自杀,这样的死法比饿死强些,至少死得有体面,后来自杀的人越来越多,日本政府在路牌上贴着“禁止自杀”的标语,但自杀的人还是不少。

我虽然被奉为神,却也有一颗最平凡的心,那就是光宗耀祖的事业心,我也想恢复明治天皇一般的传奇名声。

据说月代头最早在镰仓时代就出现了,不过现在公认普遍流行还是在室町时代之后。在武士政权建立后,武士们时常要在战场上作战。然而直接在头上套乌帽以后戴上兜,在战场上搏杀时头顶的头发常常会散落遮挡视线,而且有事还会引起瘙痒和闷热,所以出于实用性考虑,武士们决定除掉前面的那块头发,这样以来便解决了这个烦人的问题。

到二战后期,日本疯狂的战争行为,不仅仅给被入侵的国家带来巨大的灾难,其实日本国内也是一团糟,他们自己的老百姓也是民不聊生,可见战争的确没有真正的赢家。

但是军部那些极端分子,如东条之流谋划错了,步子大了,用盟国的话说,是我们“非正义的扩张葬送了”我们自己。

起初武士们剃头的方式是一根一根用镊子揪下去,这样比较彻底。然而一根一根揪实在太麻烦了,而且还经常容易感染,所以后来就改用剃刀剃头了,当然,这样的缺点就是剃头比较频繁,需要打理,这样以来在头发上就要有一笔开销。所以很多浪人都是不剃月代的,留着完好的头发,这样相对于月代的一类发型,叫做”总发“。

图片 2

冈本胜四郎发型同样属于月代头,不过有一些别致,他前面的头发并没有剃光,而只是剃光了顶部的头发。这种发型叫做”若众发“,也叫”若众髻“,本来是在男子元服前才留的,在元服礼上直接剃掉前发,便是一个标准的月代头。

二战末期,1945年的春天,我的使命变了,考虑的问题变了,变成了如何和平地结束战争,如何给日本找个有面子的下场,如何给自己找个出路。

后面的发髻常见于安土桃山时代之后,根据弯折形状称作”二折髻“。

如果投降能解决这3个问题,那投降与否都无所谓。虽然日本从来没有投降过。

类似的还有”角前发“,与若众发类似,但是前面保留的头发有些不同。

这3个问题的核心是:投降带来的好处究竟是什么,值不值?

此外在江户时代之前的日本男子中还有一些其他种类的发髻发型,不过相对并不常见,在此不做介绍。

对我本人来说,3个问题最重要的就是我的皇位,天皇制是否要在我手中断送?那时2千多年的天皇制,我宁死也决不能让它在我手中断送了,否则死都无脸见祖宗。

到了江户时代,战乱已过,社会达到了空前繁荣的状态,应运而生的江户市民文化也达到了鼎盛。在这一阶段,“元服”这一原本是公家武家这些上流社会的专利,也在这时走入了庶民之间。

图片 3

到了这个时候,战乱已经平定,月代头原有的实用性在此时也已经被抹去,它反而被赋予了一种武士的象征性。因此,武家男子都统统剃了月代头,这已经成为了一种习惯与规定。在室町之后,庶民中也有剃月代的情况,但是在江户时代,月代头在平民之间达到了空前的流行。

我在想,投降能带来什么?

而月代头最初的起源就是为了作战,所以公家最初就没有剃月代头。到了后来公家依然是只留着一髻,从来没有效仿过武家的发式。

再也不用打仗了、赔款、国家尊严国际地位丧失殆尽。

除了公卿与浪人之外,在市民阶级中,医生,学者,占卜者这些职业的人大多不剃月代。

我在比较,如果不投降能会有什么结果?

在商人阶级等普通市民中较为流行的发式叫做“本多髻”。是这个样子的:

拼死一战,一亿玉碎,全体国民彻底玉石俱焚,偷袭、暗杀什么的,大不了与盟军同归于尽。落个好名声,死重于泰山。

可以看到,这种发式的特点是,耳根处以及脑后的头发蓬松而隆起,发髻上留出来的头发压在头顶,正面看呈一字形,大多侧面看发髻方向平直或朝上。

我深知,投降与否,决定权只有我才能最终拍板。

在当时还有一种发髻叫做“丁髻”,是老人理的发型。它与上述发型的区别在于发髻引出来的头发较少,正面看在头顶上盘得较细。

我为了不投降,想尽了一切办法,想改变局势,试着尽量不走这一条路。

福泽谕吉在江户时代的照片,他梳的就是丁髻。

图片 4

后来到了幕末动荡期,尊王志士们开始盛行留总发,在与外国的往来过程中,为了维持国际形象,越来越多的人同样也留起了总发。直到断发令颁布之后,月代头便彻底消失在了历史之中。

我派松冈洋右与苏联密谈过,想让他中立,无果。一定要记住,无论什么时候,这个北极熊都靠不住。

我派小矶国昭跟蒋介石谈和,想要撤回中国的兵力与美国叫板。无果。

因为蒋介石不敢代表盟国给日本私通,我们这边的军部也不同意失去中国。

只有与美国谈判了。

我派近卫文麿与美国谈判,最后唯一的筹码是:如果美国不从,日本决不投降,宁愿以十当一,拼死你们美国佬,搞死一个是一个。

最后,我们的唯一要求是:天皇制的保留,这是底线,是唯一条件!

美国再不从,不是我日本不讲理了,而是美国无诚意了。

图片 5

果然,美国传话说,“是否保留天皇由盟军总司令根据日本人民的意志决定”。

这就等于间接同意了我们的要求。

我们分析,实际上美国不希望日本全死了呢。

日本死了,谁来统治日本?用什么样的制度?算是谁的势力范围?还能否听美国的话?如果不听美国的话,它在远东势力如何控制?……

问题很多。

这样一考虑,美国和我们达成了默契。你利用我,我利用你。战后布局,投降前就谋定了。呵呵。

图片 6

所以,不要说日本投降是彻底的失败,我们的投降是为日本复活找到了一个不错的出路:

1.天皇保留了,天皇愿意带领日本人听美国的话了。美国也省心了,我作为天皇也满意了;

2.美国虽然利用日本搞军事基地,灌输美国式民主,但与此相对应的代价是,给我们源源不断的经济扶持,让日本迅速战后崛起。

3.失败是成功之母,谁说投降就是彻底失败?对我裕仁来说,一生60多年的天皇,我才当了20年,剩余40年我将带领日本转入下半场,“建设新的不灭神州”。

投降,是用来迷惑人的有色眼镜,世界上从来没有绝对的投降和胜利,从哲学从历史从客观存在上看,投降只是另一个时代的开始。

透过现象看本质,穿过流言看真相,你懂了吗?

(本文史料参考:《裕仁天皇传》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