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这么一种说法:最可悲的国家是半岛国家,因为他们几乎永远得不到安宁。看看巴尔干半岛、阿拉伯半岛和朝鲜半岛的近现代史,就能同意这种说法。

神奈川条约:开放神奈川县两个港口与美国通商

日本的语言和文字是从什么时候发明和发展的?

朝鲜,这个位于亚洲东北部南北长达两千两百华里的半岛,一百多年来一直到现在还继续在扮演着“东亚热点”的角色。而充满了战争和流血的现代东亚史的原点,就是从朝鲜半岛开始的。

神奈川县是日本的一级行政区之一,位于东京西南部50公里处广大地区,面向太平洋。该县受太平洋暖流的影响,气候温暖、几乎不下霜;拥有日本最大的贸易港,丰富的旅游资源、优良的工业环境、众多的人口,给农业、渔业和第三产业的发展创造了良好的条件。神奈川县的人口数仅次于东京和大阪、平均人口密度超过3000人/平方公里;工农业总产值仅次于爱知县居日本第二。横滨市是神奈川县的行政和经济中心,位于县东部的还有日本数一数二的工业城市川崎、富有异国情调的港口城市横须贺等。

一千多年前,大量的日本来华留学生即遣唐使、遣隋使,将先进的中华文明,包括汉语及汉字带到了日本。日本从此正式开始了使用文字记载语言的历史。
最初日语的每一个音,都是由一个汉字表达。公元九世纪,日本人在汉字基础上创造了假名。假名又分为平假名和片假名。
具体做法是:将中文的草书衍生成平假名,把中文楷书的偏旁改成片假名。例如平假名的『あ』乃由汉字的『安』简化而来的;而片假名的『ア』则是汉字『阿』的一部分。

22万平方公里的土地面积,比相邻的中国吉林省稍微大一点,大约是黑龙江省的一半左右。差不多80%的面积是不适于农业的山地,土地也不是很肥沃,但就是在这么一个应该说是并不起眼的半岛上的国家,在这一百多年里屡次被战火烧炼,是世界上爆发战争次数最多的地区之一,一直到现在这个世界上军事力量集中密度最高的地区可能还是朝鲜半岛。

神奈川条约为1854年3月31日(嘉永7年3月3日江戸幕府与美国所缔结的和亲条约,日本通称为《日米和亲条约》。签约代表,在日本方面全权代表为林复斋、美国方面全权代表为东印度舰队司令长官马休·佩里。条约中主要规定日本必须开放下田与箱馆这两个港口与美国通商,并保证遇难的美国士兵得到安全保障。

早期,日本正式的文章都是汉文,而片假名则是佛教僧侣们读经典时用来做标音的,平假名则是女性所用的文字。目前日文中常用的汉字约有二千字左右,片假名大多用来表示外来语,其余的多用平假名。现代日语中,假名共有71个,最基本的有46个,排列成“五十音图”。

朝鲜和中国、俄国交界,隔着对马海峡和日本的九州相望。朝鲜半岛由于这个特殊的地理位置,在进入了殖民帝国主义的19世纪以后,成为大国角逐的竞技场就是当然的了。

从幕末的混乱期到明治开头时期,《神奈川条约》不过是日本不可避免的与列强所定立的不平等条约中的一部。依此缔结的条约,日本开启了下田及箱馆两港口,日本锁国体制就此崩解。

日本古代有语言而无文字。虽然现代比较语言学者,以日本与从音韵、语法及语汇三者看起来,系属巫拉尔、阿尔泰(Ural-Altai)语系统,质言之,它本来是和蒙古语、通古斯语、土耳其语及朝鲜语视同依系统的。但事实上,日本的语言问题,现在尚未获得完全解决。日儒新渡户盗造曾云
:「在语言学上看来,日本语是伶仃的孤儿,和它的左右前后各方面的言语没有什麼关系的。」事实上,日本人自有历史开始,为了要增加语言的丰富,曾取用了许多中国的字音
,此外如朝鲜及西欧的荷兰、葡萄牙、英国等语言亦对於日本的语言多少做过些贡献。

图片 1

条约日本语批准书原本,在幕末江户城火灾中被烧毁。其中一份批准书原本内文以荷兰语书写,由美国方面持回国内,保管在美国国家档案管理局,目前仍在。2004年日美交流150周年记念之际,美国以复印本条约批准书致赠日本。

日本在汉字未传入之前本无文字,此一观点早为公元九世纪时的一部份日本学者所主张。虽然也有人主张「固有文字存在说」——即所谓「神代文字说」,如德川时代后期的国学者平田笃胤(1776——1843)从国粹主义立场著有「神字日文传」一书,力陈日本早在神代便有文字。惟事实上,这是留传於对马阿比留家者,为朝鲜谚文的窜改,是故所谓固有文字说不足凭信,而日本古代,现在已为一般学者所承认。宁惟是,多数日本学者咸主张日本之有文字胥在汉人渡日之后。关於汉字何时传入日本,当在正史记载汉字之传入日之前。史籍之记载汉字汉学之正式传入日本者,当为应神天皇之世(约当公元三世纪末叶,即二四八年王仁从百济渡日,献论语十卷及千字文一卷,是为汉字汉学传入日本的开始),自汉字输入日本后,历经岁月,迨至八世纪中叶,日人始用汉字楷书的偏字,造成片假名,又用汉字草书的偏旁造为平假名,以为注汉字音,及标注日本语音之用。当时称汉字为男文字,而称假名为女文字。日本学者有谓吉备真备作片假名,弘法大师空海作平假名,皆不足凭信,充其量或由他们两人集其大成而已。

19世纪末20世纪初的朝鲜

条约日文原名所谓“日米”,“日”指日本、“米”指美国。原条约正式日本汉字全名为《日本国米利坚合众国和亲条约》,现日文通称为《日米和亲条约》。

汉字传入日本后,不仅成为公家用以记录史实,且为一般学者用以著作写书,而成为当时日本唯一的正式文字。不过汉字在日本的读法有训读及音读两种。前者即日本原来的语言,而后者则系中国传入之音。然音读又因传入的时地之异而复分为汉音、唐音、吴音。汉字传入日本后,不仅促进了日本古代文化的进步,同时亦因而促成了所谓片、平假名的日本文字的出现。

对于大清帝国来说,朝鲜只是一个有时候会来朝朝贡,需要赏赐点什么的属国。出于“中央帝国”的威严和传统,大清并没有在朝鲜半岛寻过什么经济利益,大清需要的是“拥有属国”这件事本身给大清带来的尊严;对于被困在冰天雪地的北极圈里,做梦都想着温暖的南方乐园的俄国来说,朝鲜则意味着一个能通往南方的不冻港;对于刚刚明白当时统治着世界的丛林准则,完成了明治维新,急着要在这个丛林准则下得到一席之地的日本来说,用一句当时日本首相伊藤博文的话来说,“朝鲜是一把刺向日本腹部的利剑”。

1853年在佩里之前一年菲尔莫尔美国大总就亲笔写信给幕府要求开国并通商,幕府方面在要求后犹豫了一年,美方面也因此一度打消主意。不过,美国翌年2月13日(嘉永7年1月16日船只由江戸东京湾入港再访日本。幕府在武藏国久良岐郡横滨村字驹形(神奈川县横滨市中区神奈川县厅附近、现在位于横滨开港资料馆所在地)设置招待所,协议从开始到终了大约有1个月之久,缔结了神奈川条约,内文全部有12条。

虽然自公元九世纪初叶以还,因日本所谓的「国风文化」的确立,绝大多数书籍都采用日本文字记述,但汉字降至明治初年,一直为公家官方用来记事的正式文字。日本自海禁开放与欧美交通往来后,日本语言中复混有许多外来语(日人称为「舶来语」),早在公元1866年则有前岛密(日本邮政制度创始人),其人发表所谓「废止汉字意见书」,倡导全部用假名而不用汉字,其后彼自由民权论大师福泽谕吉亦在1873年发表「文字之教」一文,主张不用生僻的汉字把常用汉字限制为两三千字,为政府当局所采用。迨及昭和五年前后时,富有急进的教育家高唱禁
用汉文,废止汉字」,甚至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更有主张废止汉字,改用罗马字」,如盟军总司令部所聘请的教育使节团亦曾建议日本政府限制汉字之使用,俾能使有更多时间以学习其他分野的事物,以提升教育效果。日本政府接受此建议,规定在国民义务教育期间的教育汉字为八百五十字。甚至於如安本美典在1967年年初提出汉字在「二百三十年后消灭论」,凡此种种皆为崇洋心理作祟的结果。

朝鲜自古以来就和日本交流密切。江户年间,日本只要换了将军就会有朝鲜通信使前来庆贺,顺便互通音信。日本的对马藩也是锁国年代的朝鲜除了宗主国大清之外唯一与之有贸易往来的外国。朝鲜从日本进口的主要是铜器、陶器、明矾、红绢、砂糖、棉花等;日本从朝鲜进口的主要是虎皮、熊皮、豹皮、狗皮等皮货和人参、鱼翅及熊胆、牡丹皮、黄芪等中药材。1876年全年贸易总额在30万日元,换算成现在的价格大约在三千万美元左右。

之后交渉场所移到伊豆国下田了仙寺,同年5月25日厘定了神奈川条约细则,据此缔结下田条约。佩里舰队在同年6月1日从下田归国。进一步,归国途中停留在琉球并与琉球国缔结通商条约。

自前岛密逾1866年提倡废止汉字到今年将近130
年,百馀年来汉字仍未在日文中废掉,后来鉴於
850字的教育汉字无法用以表达日常的文章,日本政府遂发表「常用汉字表」,规常用汉字1850字,但日本的国语审议会后来又建议改为常用汉字1945字,由此可见汉字目前在日本还有其根深蒂固的力量。

图片 2

美国在太平洋进行捕鲸活动需要大量的燃料,也因此要在日本进行燃料补给,而燃料费用却被提高了,当时是这么说的。不过美国方面最大的目的却是食物与淡水的补给。特别是,其时对于谷类及其他食物,并没有冷藏库或真空保存食物的方法。也为了防止脚气病及坏血病发生。进一步要提供船员在食物的新鲜及量上的满足,生鲜蔬菜及肉类的补给就显得异常重要。

19世纪末20世纪初的朝鲜

《神奈川条约》之内容如下所订定:·美国船只需要的物资补给是在开港后的下田、函馆二地。·漂流民的救助、引渡·美国人的居留地设定在下田

日本明治政府在成立以后就向朝鲜发出了新政府成立的通知,同时提出了通商贸易的要求,被当时执掌朝鲜大权的大院君拒绝。表面理由是明治政府的国书和江户幕府的国书格式相异,而且明治国书中的“天皇”,“天朝”等遣词用字属于“僭越”——“皇”和“天朝”只能宗主国的大清才能使用。但是这仅仅是表面上的理由,实际上这些字在幕府政权的国书中都用过。真正的理由,一是还处于锁国状态之中的朝鲜不想把贸易活动扩大到对马藩之外,二是朝鲜对新成立的明治政权抱有本能的怀疑。朝鲜始终没有忘记,1592年到1598年之间丰臣秀吉的侵略给朝鲜半岛带来了巨大灾难。而丰臣秀吉以后的江户幕府在250多年间没有向外进行侵略扩张,朝鲜朝廷怀疑推翻了幕府的明治政权也是很正常的。

神奈川条约的内容,一般以“不平等条约”来看会较清楚。关于此点,“它并不是日本人到美国要求美国开国,不是那种不平等性的事。对于开国利益的获得,日本方面比起美国方面是多了许多,或许可以延伸出这种说法。另一方面来说,如果你考虑到之后的文明开化现象,日本方面是获得大得多的利益,也是可以是这么说”,这些就如人们所认可的意见看法。不过,以某方面的评价来看,条约的内容与事实上的影响是有所混同,但是两者是不相关的。

国书被拒绝这件事在日本引起了一次有关征韩的大争吵,虽然主张征韩的西乡隆盛、板垣退助等急先锋在大久保利通等人的反对下下野,征韩没有征成,但这次争吵到后来居然发展成了一场叫做“西南战争”的大规模内战。可见朝鲜半岛对日本来说始终是迷人的诱惑。

1875年9月发生的“江华岛事件”,是整个东亚国家关系史上一个非常重要的事件。

图片 3

“江华岛事件”

江华岛位于朝鲜半岛汉江出海口,是韩国第五大岛。由于其重要的战略位置,这一百五十年来一直就是紧张的焦点。1866年因为大院君禁止天主教在朝鲜传教,法国人出动了800多兵力进攻江华岛,在伤亡了40多人以后,不得不悻悻退走,这就是所谓的“丙寅洋扰”。1871年,以“科罗拉多号”为首的五艘美国军舰为了四年前美国武装商船“谢尔曼将军号”(
General
Sherman)被击沉事件进攻了江华岛,在占领了一个月以后主动撤兵。这是所谓的“辛未洋扰”事件。

一个小国,居然能够两次击败西洋列强,拒绝本来要强加在他们身上的不平等条约,实在是很了不起的。然而,这两次侵略最后都是仅以“洋扰”而结束的根本原因在于,无论法国还是美国,并没有真正准备入侵朝鲜半岛,因为在朝鲜半岛的前面,有着更加美味可口的中国大陆和中国大陆市场。

然而日本就不同了。在十九世纪,可能朝鲜半岛的经济价值确实不大。但就像那份真伪不明的《田中奏折》所说:“欲征服支那,必先征服满蒙,欲征服满蒙,必先征服朝鲜。”日本要想前往可口的中国大陆,就必须先通过不那么可口的朝鲜。朝鲜,是日本走向世界的第一块跳板。

但是当时无论是朝鲜还是大清都没有看清这一点。

俞天任:《浩瀚大洋是赌场》,东方出版社,2010年5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