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4-1875年,清朝东方邻国日本正值明治维新期间,而北方邻国俄罗斯政府向中国派出一支科学和贸易考察团,考察经由陆路进军中国市场的新途径,调查贸易增长前景,寻找建立领事馆和工厂的地方。

谈起中国的近代史,不得不提的就是日本。众所周知,二战时日本侵略中国,给中国带来了无数罄竹难书的苦难。在十四年漫长的抗战时间里,日本鬼子在中国的土地上毫无人性的屠杀平民,强奸妇女,还有南京大屠杀和活人细菌试验等一切所作所为,无不令人发指。而一直到1945年,中国军民才用巨大血与火的代价将日本人赶出了中国。然而,日军投降以后,在中国作恶无数的侵华日军最大战犯冈村宁次,没有得到任何审判,还安然无恙的活到了82岁,而他一个心爱的儿子,却早早地夭折在了中国。

说到日本的731部队,那可是令人闻之色变,但伴随之后的是咬牙切齿的恨意,没有哪一个国家会向中国人这样的恨这个部队恨日本人,为何中国人会这样的恨日本人呢,这个部队就是根本原因之一,且,日本731部队在中国犯下的更是馨竹难书的滔天罪行。据披露,这些罪行都是以人体实验为主,真真是令人发指。下面就请大家随着小编一起来看看日本731部队的罪行吧。

上图为1875年身着便装头戴顶戴花翎的陕甘总督左宗棠,中国甘肃省兰州市。左宗棠,晚清重臣,军事家、政治家、湘军著名将领,洋务派首领。

图片 1

日本731部队原是1945年日本关东军防疫给水部的军方代号是‘满洲第659部队’,其下辖的‘满洲第731部队’是石井部队平房本部的代号。”同时731部队也是在抗日战争(1937-1945)和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侵华日军从事生物战细菌战研究和人体试验相关研究的秘密军事医疗部队的代称。

彼方日本正在经历着一场深刻的社会变革,而中国的南方和沿海部分地区虽然也正展开着一场轰轰烈烈的洋务运动,但却很难改变积重难返的大清王朝。在西北内陆以及帝国的心脏北京,那场求富图强的运动,不过是死水微澜。身着官服,项挂朝珠的陕甘总督左宗棠。中国甘肃省兰州市,1875年。

作为日本陆军大将、中国派遣军的总司令,冈村宁次是日军投降前中国战区最高负责人,对日军在中国犯下的滔天罪行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他指挥了武汉会战等重大战役,推行了臭名昭著的
“三光政策”,对中国华北实行”毁灭扫荡”。但是,就是这样一个手上沾满中国人民鲜血的主要战犯,在抗战胜利之后,却被蒋介石领导的国民政府无罪释放。在所有侵华日本将领中,冈村宁次来中国最早,对中国最熟悉,侵略中国的时间也最久。他的双手沾满了中国人民的鲜血,用这句话来总结冈村宁次在中国的所作所为,是再合适不过了。

近日,记者实地探访了位于哈尔滨市的侵华日军七三一部队罪证遗址,看到了日军曾在这座魔窟里犯下的滔天罪恶。供奉细菌战医务人员和高级官员的“慰灵室”、输送被实验者进行活体实验的“死亡通道”“冻伤实验室”“黄鼠饲养室”……一座座阴森可怖的日式建筑无言地陈说著当年侵华日军细菌战的罪证。

图片 2

走进这座建于1936年的本部大楼,长长的走廊里冰冷晦暗,保安室、值班室,这些看似平常的部门一旦与侵华日军细菌战联系起来,令人不寒而栗。

日军投降前夕,冈村宁次就想过,自己到不如顺从国民党的旨意或许还有一线生机,而他确实也赌对了。当时日军还没开始缴械呢,蒋介石就已经把目光放在反共上了,因此他也想着拉拢冈村宁次。所以之后这两个人就开始狼狈为奸起来。这位曾经在中国战场上不可一世的日军将领,如今为了个人考虑,竟成为了蒋介石的马前卒。

据了解,731旧址是世界历史上规模最大的细菌武器研究、实验及制造基地,是日本军国主义违反国际公约,用活人进行冻伤、细菌感染等实验的大本营,是发动细菌战争的策源地。1945年,日本投降前夕,匆忙撤退的日军为毁灭罪证将工厂炸毁,只有本部大楼等少量建筑保留下来。

图片 3

且,日本无条件投降后,731部队的负责人石井四郎等人逃回日本,极力掩盖在731部队的经历。但二战结束前,美国已得知日本在中国进行了细菌战。

所以国共内战的时候,冈村宁次就成了国民党的高级军事顾问。在南京隐居期间,他写下了一系列协助国民党作战的文章,甚至后来冈村宁次被无罪释放临回国之前,负责死守大上海的国军将领汤恩伯还去追问他对长江防御的”高见”。而且后来国际军事法庭对冈村宁次的审查,也被蒋介石压了下来判了个无罪释放,所以冈村才能安然无事的活到82岁。一个手中沾满中国人鲜血的日本人,被国民党军队这样当作宝一样供着,可以说是十分耻辱了。但是或许真的有报应这么一说,作恶多端的冈村宁次虽然自己逃脱了国际军事法庭的审判,但他的家人却没有一个能够善终的。

1945年9月,美国细菌战专家桑德斯中校开始调查日本细菌战情况。他从被问讯的731部队重要成员那里调查到了731部队的核心机密:“进行大量努力把生物战发展为有实用价值的武器,至少实验了8种用于大规模散播细菌的特殊炸弹……”

图片 4

而走入这座大楼二层的中央,这里有一处60多平方米的房间引起记者的注意。紧邻天花板的墙壁上,留有部分黑色纹饰。侵华日军第七三一部队罪证陈列馆研究陈列部主任高玉宝告诉记者,经过考证,这里应是日军的“慰灵室”。“主要供奉的是七三一部队因实验感染病毒死亡的军医和队员。”高玉宝介绍说,根据史料统计,当时感染病毒死亡的日方实验人员有300多人。

冈村宁次有两个儿子,一个叫忠正一个叫武正,都是发妻所生。1925年,他在上海秘密实施侵华谍报,以便将来日军侵华,就带着妻子和两个儿子一起来到了上海生活。当时,最疼爱的小儿子武正就在上海的日本人创办的小学读书,成绩还不错。但一年后,小儿子在一次游玩黄浦江外滩时,突然得了猩红热传染病,高烧40度,医院都毫无办法,没几天,11岁的小儿子武正就病死了。妻子带着大儿子先行回国后,第二年也因心脏病死亡。1962年,长子忠正也先他一步而去,就这样,一家四口就剩下了老头子冈村宁次一人。或许,这就是他应得的报应吧!

在慰灵室对面,另有一间十余平方米的小屋,四壁上同样留有暗色纹饰,高玉宝说,这是当时供奉731部队高级官员的地方。

图片 5

“日本人对自己的队员和军官十分尊重,给他们设立了专门的灵堂,供部队祭拜,但对中国人十分残酷。他们在进行活体实验时,把被实验者称为‘木头’,需要几个人,一般就说需要‘几根木头’。日军将被抓获的地下党、抗联战士、情报人员等送到实验室进行活体实验。”侵华日军第七三一部队罪证陈列馆研究陈列部主任高玉宝说

参考资料:《冈村宁次回忆录》

在本部大楼北侧,一条通道将大楼与北侧的建筑连接。进入幽深阴暗的通道,让人产生一种压迫感。遗址陈列馆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这条走廊通往后面的四方楼,四方楼是整个七三一遗址的核心部分,是日军实验室所在地,已经被日军撤离时炸毁以毁灭证据。随着战后日军活体实验暴行被逐渐披露,前来参观的观众和研究者把这条长廊叫做“死亡通道”。

穿过这条通道,步出本部大楼,阳光刺眼。前方不足百米,就是四方楼遗址。如今,遗址只有地下被清理出的坑槽和阶梯等,依稀可以看出原来建筑的结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四方楼为砖混结构的三层方框型建筑,由地上的细菌实验室和两栋特设监狱及地下两个细菌实验室组成。“细菌实验室是七三一部队的细菌研究、实验和生产中心,特设监狱用于关押‘特别移送’的被实验者。”陈列馆工作人员说。

前不久,黑龙江省文物考古所的考古人员对这里进行了考古清理,出土建筑构件及金属、玻璃器皿等1500余件。这些新发现的物品将对外开放陈列,也将为日军细菌战增加新的罪证。这座被参观者和研究人员称为“魔窟”的四方楼掩藏的诸多罪恶也将被进一步披露。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