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神风特攻队”申遗,外表彬彬有礼实则不知廉耻!

日本这个国家属于岛国,狭小的地理区域,贫乏的自然资源,又经常地震海啸。就是这样一个偏安一隅不起眼的小岛国,就曾经在邪恶军国主义的鼓动下,将战争的烈火席卷了几乎整个亚洲。我们很多人只知道日本男人军团的种种罪恶行径,却很少有人知道,战争期间的日本妇女有多疯狂,她们间接造成的破坏力并不亚于男兵,然而很多人却忽略了,认为她们只是无辜的百姓。二战期间,日本女性有多疯狂?为激励军队战斗力不惜一切!

美国学者鲁恩·本尼迪克特夫人在《菊花与刀》一书中写道:“大和民族是世界上很奇异和独特的民族,他们既是顺和温良、彬彬有礼的,又是崇尚武力、坚忍不拔和具有爆发力的民族;他们一手捧着柔美秀丽的菊花,一手提着锋利的刀剑,总是神情紧张地耸立在地球之颠。”日本是一个民族构成比较单一的国家。全国人口大约1.2亿,居世界第七位,除了约2万阿伊努族人外,其余99%以上都是大和民族。如此单一的民族构成,确实是非常罕见。民族构成的单一性,在客观上加强了日本文化的同质性和作为一个单一大家庭的日本集体主义意识。日本不仅没有天然资源的恩赐,而且没有灿烂的文化根底。但是,近代日本人依靠其强悍的民族意识,在自卑与自大的情愫中徘徊、挣扎,奋力前行。狭小的国土、匮乏的资源、频繁的灾害铸就了日本人对民族、国家的使命感。每一个日本人从小就牢牢树立了民族、国家的观念。在日本人看来自己似乎不是作为生物学意义上的人来到这个世界上的,而是作为日本人、作为大和民族的一分子来到这个世界上的。留学美国密执安大学的一位日本青年,仅仅因为没有获得优胜奖,就遥对富士山,纵身于太平洋的波涛汹涌之中。日本人的这种民族情绪,同时也孕育了日本人的向外意识和掠夺性,以走出本土、扩张掠夺别国领土以弥补本国领土的狭小和资源的不足。

日本这个民族真的是不可原谅,不可同情,不可忽视的国家,2015年5月14日,东京,日本民众在首相官邸前举行示威活动,抗议安倍政府试图解禁集体自卫权。日本竟然敢申遗,你怎么不把你们av产业也申遗呀!

图片 1

1.等级与服从在日本人心里,人从来是不平等的。日本人在每一次寒暄、每一次相互接触中都必须表示出双方社会地位的性质和程度。任何两个陌生人碰面,首先要迅速确定彼此间相对的地位高下,用日语来说,就是“目上”还是“目下”(即应往上看还是往下看),然后决定用什么方式说话。每当一个日本人向另一个日本人讲“吃”或“坐”时,都必须按对方与自己亲疏程度、地位尊卑使用不同的词汇。“你”这个词就有几个不同的说法,在不同的场合必须用不同的“你”;动词也有不同的词根。概而言之,日本语像许多其他太平洋上的语言一样有“敬语”和“谦语”,这是每一个学习日本语的人必须掌握的语言艺术──因为这种语言的艺术在无形中强化着日本人对等级观念的认同感。除了语言之外,日本人还通过肢体动作表达对彼此地位高下的认同──所有这些动作都有详细的规矩和惯例。例如,地位较低者面对地位较高者时,除了必须使用“敬语”之外,还必须伴有适当的鞠躬和跪拜──不仅要懂得向谁鞠躬,而且必须懂得鞠躬的程度。鞠躬的方式很多,从跪在地上、双手伏地、额触手背的最高跪拜礼,直到简单地动动肩、点点头。对某一个人来讲是十分适度的鞠躬,在另一位和鞠躬者的关系稍有不同的主人身上,就会被认为是一种无礼。

太平洋战争后期,负隅顽抗的日本孤注一掷地组织“神风特攻队”实施自杀式攻击。日本南九州市知览町是当年日本陆军航空兵特攻队的主要基地。上千名狂热信奉军国主义思想的日本青年从这里出发,作为“神风特攻队”的成员,驾驶着只装载单程燃料的战机,冲向美军舰船……

日本在占领了整个东北之后,大量的日本人便把东北当作他们的殖民地,很多日本人移民到东北,这其中就有许多女性。随着战争的不断扩大,日本女性做出了更加疯狂的举动。她们成立了一个后援队,还起了一个相当具有本国特色的名字——“大日本国防妇人会”,这个团体有时能达到上千万人。这么多的妇女聚在一起,主要的目的就是用自己的身躯来激励日本军队。

每一个日本人都必须学习在哪种场合该行哪种礼,而且从孩提时期起就得在家里学习礼仪并细致地观察礼仪。母亲背着婴儿时就应当用手按下婴儿的头、教婴儿懂礼节;幼儿摇摇晃晃会走时,要学的第一课就是学习尊敬父兄;妻子要给丈夫鞠躬,孩子要给父亲鞠躬,弟弟要给哥哥鞠躬,女孩子则不论年龄大小都要向哥哥和弟弟鞠躬。鞠躬并不是徒具形式,它意味着“鞠躬的人承认对方有权干预己方的事务、受礼的一方也承认要承担与其地位相应的某种责任”。在上千年的历史中,日本人一直生活在一个等级森严的社会里。无论是在家庭生活中还是在社会交往中,每个人都必须依照年龄、辈分、性别、阶层决定着自己适当的行为。一旦有人逾越被划分得十分周详的等级体系,无论是上层贵族还是下层平民,都会受到严厉的惩罚。只有“各得其所、各安其分”地生活在等级关系中,日本人才会由衷地感到安全和踏实。在由日本人组成的所有组织中都极其讲究秩序,几乎所有的人际关系都被简单地还原成“上级”与“下级”这种单一的军阶式的关系──上级对下级拥有绝对的权力、下级对上级只有义务。日本人从小便懂得:生活中的大多数事情皆由上级决定,必须小心谨慎地按上级的旨意行事,必须始终权衡自己的行为是否在纪律的允许之内。

众所周知,“神风特攻队”是日本军国主义、武士道精神的化身,真他妈恶心的化身。一个外表规规矩矩讲礼仪的国家,内心却是装了这么一个垃圾东西。看看德国是怎么如何成为国际大国的!日本民族自卑心强烈的作祟下,驱使着日本做这些勾当令人不禁恶心,这个民族就是应该多投几个核子弹才能安分的民族。

图片 2

无论日本如何坚持不懈地从外部输入文化,其根深蒂固的等级观念始终未曾被动摇过。尽管日本近百年来受到西方文化的熏染,但是其本质依然是一个等级社会。尊卑贵贱的社会等级世界观是日本文明的支柱,并被赋予了“神性”,否定这套等级观念意味着对日本文明本身的否定。因此日本人从来没有设想过放弃等级体系的价值观,他们习惯了按照“尊卑、贵贱、上下、长幼”这样的“天道”来安排自己的生活、组成日本社会。“以天皇为中心的等级式道义社会,以层层的恩义为砖石,维持其稳定与和谐。每个日本人都不再是单独的个人,他是这个恩义大世界的有机组成部分,而且他本身和邻近的人也是一个具体而微的恩义宇宙。每个人都要明白自己在这个宇宙中的位置,他的一言一行都要符合其身份地位,不能越界。”2.同质化与集体无意识日本人十分强调个人与集团的“一体化”,即在一个封闭的范围内,通过鼓励成员的全身心投入营造出一种同舟共济、患难与共的归属感,从而强化集团的作用。这是日本被贴上诸如“集团动物”、“团队精神”、“不事二主”、“从一而终”标签的根本原因。正是日本人的这种集团主义和服从意识使日本社会高度同质化,并由此派生出日本社会的独特性。在中国社会中,血缘的凝聚力是构成社会组织结构的核心。

日本为什么这么明目张胆的去申遗呢?

当最高的成员达到数以千万计的人,一些妇女团体甚至嫁给了日本士兵,他们将无缘无故地走到前线去鼓励战争。一些人来到军械库,自愿为枪杀其他人制造枪支和弹药。一些人简单地加入军队,用他们应该携带的手和他们的儿子和女儿杀害无辜的人在战争中。一些人甚至牺牲自己的身体来鼓励日本士兵更积极地战斗,允许他们蹂躏并践踏他们成为慰安妇。这种荒谬和疯狂的行为导致战后许多家庭遭受这种痛苦,永远无法抹去痛苦。

而在日本,地缘的凝聚力则在构建社会组织机构中居于主导。由于近代之前的日本社会缺失姓氏制度,使其难以建立起依托姓氏的宗族制度,取而代之的是对地方权力长官的效忠。这种制度在现代日本社会则演化成为对利益集团的效忠,这是日本集团主义的历史渊源。集团主义长期以来被公认为日本社会最为明显的文化特征。它指的是一个集团的全体成员在感情上相互依赖,在行动上休戚与共的社会价值和行为模式。集团主义的价值观强调:当个人在处理与集体(小至家庭、大至国家)之间的关系时,个人应当多以集团的整体利益为出发点,避免因为个人的喜好而伤害到整体的利益,要做到相互协调、灭私奉公。因此,在这样一种“集团利益高于个人利益”的价值观引导下,个人与集体之间虽然也强调“以和为贵”,但是如果个人的言行与集体定下的规范不符,就可能成为被人指责和孤立的对象。任何与“违规者”相关的亲朋好友,乃至于其所属的集团,也将会因此而承受巨大的社会压力。正是这样一种社会价值观的长期作用培养了日本人强烈的集团归属意识──人们时时意识到自己属于集团的一员、个人应该属于集团、集团成员由一种共同命运和共同利益联系在一起,因此以集团为本位的日本社会从根本上否定了具有独立人格之个体的存在。

原因有一、日辩称“非美化”遭质疑

图片 3

日本人有着怕被排除在集团之外的“先天”忧虑,因此并不过分坚持自己的主张,而是尽可能地和周围的人步调一致,即使有意见分歧也愿意圆满解决。作为“集团本位”之社会心理的无意识表现,日本人在被征求意见时往往会“不由自主地”反问:“大家是怎么说的?”日本人不愿意固执己见、突出自己,更喜欢赞同大家的意见从而达到统一的目的。正是由于这种思想,日本人十分注意别人对自己行为的评价。被人瞧不起、或遭到拒绝,特别是在大庭广众面前时,会感到一种耻辱。思维方式决定着行为方式。日本人“与众不同”的思维方式决定了他们“与众不同”的行为方式。日本人与中国人最大的不同莫过于喜欢合群和重视集团的共同行动。一千多年以来,日本社会一直以集团为中心,因此形成了许多不用言传、只用某一动作即能互相理解的表达方法,某些想法甚至需要在不言自明的沉默中传递。只有能够做到相互间心领神会的才是自己人,反之视为外人,并以“客”待之。一个形象的说法是:日本人就像池子中的一群小鱼,秩序井然地朝着一个方向游动;如果有一块石子投入水中,搅乱了这个队列,它们就会转变方向,朝着相反的方向游去;无论怎样变化,它们始终保持队列整齐、成群游动。

位于南九州的“知览特攻和平会馆”收集了大约1.4万份“神风”特攻队员遗物。但引起多国强烈反感的是,这家“和平会馆”连续两年为这些充斥着“玉碎”“忠君”等字眼的材料申请“世界记忆遗产”。

二战时期,日本‘艺伎之风盛行,不少日本妇女自愿“为国捐躯”,赶往前线劳军。在日本,女性的地位比男性要低下,所以当女性主动提出前去劳军的时候,这些男性是并没有太多的感触,反而觉得理所应当。在战争时期,日本劳军之风盛行,不仅是平常的妇女,就连日本有名气的歌姬也会自愿为日军们奉献自己的力量。劳军中不乏有日本著名歌姬,她们也会前来慰问日本士兵。

13日,南九州市长霜出勘平、“知览会馆”馆长兼南九州世界记忆遗产推进室室长上野胜郎、“知览会馆”管理主任桑代睦雄在东京的外国记者俱乐部召开新闻发布会,试图再次说明他们“申遗”行动是为了“单纯向世人传递战争惨烈程度,避免类似悲剧再次发生”。不过,他们并没有达到他们预想的效果,因为现场记者强烈质疑日方申遗动机。

图片 4

“70年过去,留存关于那段惨痛记忆的人越来越少。为了与世界分享记录这段特别历史的文献资料,让它能永远提醒世界各国、子孙后代人们战争的惨痛,维护世界和平,我们决定为其申请登录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记忆遗产项目,而绝对不是为了美化、合理化神风特攻队的历史。”新闻发布会一开始,霜出这样辩解说。

直到日本遭遇原子弹的轰炸。面对破碎的家庭和破烂不堪的家园,她们才知道失败降临,取而代之的,是被美军占领之后未知的恐慌!

随后,霜出和上野不断重复上述内容,并希望国际媒体帮助打消战争受害国的疑虑和担忧。

新华社记者在现场看到,霜出、上野等人看上去态度谦逊、言辞恳切,但一面对媒体记者的犀利提问,他们或者陷入沉默,或者搬出千篇一律的说辞应对。

原因有二、不少东南亚国家并不认为日本侵略它们!

二战前现在东南亚国家除泰国以外全是欧美国家殖民地,因此,日本在二次世界大战过程中发动的“太平洋战争”在侵略奴役东南亚各国的同时也严重冲击了欧美的殖民体系,而且随着战争形势的扭转,日本在各个战场开始收缩防御准备对付盟军的反攻。为了得到东南亚人民更有力的支持,日本当局改变策略,在所谓的空头支票上加些重量筹码——1945年3月,日军推翻了印度支那的法国殖民当局,宣布越南、寮国、高棉三国“独立”。同时扩大东印度群岛、马来亚的自治权,允许成立“印尼独立筹备委员会”。在日本投降前夕,印尼获得独立。

因此,很多东南亚学者认为日本发动“太平洋战争”对于东南亚国家来说有着“积极的意义”,例如,前仰光大学教授BR帕尔在《东南亚导论》一书中,称东南亚“殖民地政权被日本打败,日本所给予的民族独立原则的鼓励,在东南亚人民身上自然有着深刻的影响”。

甚至不少东南亚政治家也持这种观点,如印尼原总理纳齐尔就曾称“亚洲的希望是粉碎殖民地体制。大东亚战争是日本代表我们亚洲人决然实施的战争。”印尼原复员军人省长官桑巴斯更进一步感谢二战时的日本军人:“印度尼西亚要特别感谢的是,战争结束后1000名日本军人没有归国,协同印度尼西亚军队共同与荷兰作战,为印尼的独立作出了贡献。”

这些国家,好比来了两个强奸犯对你东南亚各国施暴,第一个是野兽,是SM,然后第二个也是野兽也是SM,后来他体力不支,换了另一种方式,叫情趣玩法。然后这些就感觉没有那么疼了,开始爽了,开始嗨起来了,开始自由的飞翔了,啊呸!这种打着和平的的旗号干着为军国主义摇旗呐喊招魂引灵的事,简直令人发指。用“神风特攻”这件悲情主义色彩的事件,试图混淆视听,逃避战争责任,真是不可原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