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山美伎简介

前段时间一部名为《二十二》的纪录片,将所有人的目光吸引到了一个很沉重的话题之上——慰安妇。慰安妇是日本侵华期间,推行的一种军队性奴隶制度。

日本是一个小岛,按说是不可能从这里发源一个人种或是民族的,在这个岛上生存的原始人,恐怕多半是从别的地方移居过去的,从哪里移居的呢?一般来讲,哪里有大陆,哪里就会孕育文化,尤其是有水源的地方,像我们的河姆渡文化、半坡文化,都是背靠大江大河的。日本狭长的国土,东西距离一般只有300公里,开车几个小时就到,怎么可能有条件孕育出民族和文化呢?

中山美伎
(中山みき,公元1798年——公元1887年)生于日本江户时代,是日本天理教的创始人。中山美伎出生于日本大和国山边郡庄屋敷村一个富有的农家,父亲为村长,她是家中的长女。根据天理教经典的记载,中山美伎自小就表现出非常虔诚的宗教精神,原本意欲出家,但在十二岁时被家中许配给同郡的中山善兵卫。中山美伎在公元1838年10月23日为了祈求丈夫、长子以及自己身体之不明病痛的疗愈时,经验了神降的启示。根据天理教海外布教传道部所编之《天理教教主传》的记载,神由她口中说道:「我乃宇宙元神,万界真神,此宅院因有元始因缘,故今为拯救人类而降临世间。我欲将美伎之身做我的神灶。」美伎的家人对这些话语深感惊讶,并不同意,僵持了三天三夜后,在26日上午,终于答应献上美伎,神才退去,美伎疲惫不堪的身体也在此时得到安定。这一天成了天理教的创教之日,中山美伎也成为创教的教祖。凭附于美伎之身的神是「父母神」,透过美伎之身宣扬救赎世人的神意,并开创了拯救世界的终极教义。成为神灶后,她遵照神「坚守赤贫」的旨意,将自己所有的财物陆续施舍给穷人,并开始以协助孕妇安产的方式济世。

这是一项非常反人类的制度,它的存在挑战了人类良知的底线,也让无数人为之愤怒。对于这一点,日本人也很清楚,所以一直到今天,日本对于慰安妇这个话题也是讳莫如深,甚至是闭口不谈。而对于当年他们犯下的罪行,也是坚决的不承认。

其实日本本土还真有一支原始人,那就是北海道那边的土人,阿伊努人,那些人都长着毛发浓密的身体,男性胡子和胸毛很浓密,可惜这只是他们的一个少数民族,并不属于大和人。而真正的大和人的来源,按北大教授的说法,是杂交的。这个说法,让日本人听起来,是很不爽的,因为他们都是以身为大和人而骄傲的,但史实恐怕不会以他们的好恶为转移。

中山美伎不但是神的代言人,也是天理教经典与仪式的制定者,被视为宗教德性的楷模。天理教教义书三大原典其中的《御神乐歌》与《御笔先》都是神启之作,在《御神乐歌》中她将神启示的话语做成唱词,后来再谱上歌曲,加上乐器、手势与脚步,以为人传诵。其内容费时十年(公元1866年——公元1875年)完成,是天理教所有仪式的必要歌曲。《御笔先》费时十三年(公元1872年——公元1885年)完成,内容包括1711首和歌体的诗,构成一部体系完整的教义。这些教义书说明了「父母神」创造世人的过程,以及意欲与世人同享「康乐」生活、救赎人类的心意。天理教的教义认为人的身体是由神所借来的,但神赋与每人一颗自由的心,神欲与人分享的康乐生活建立在「圣劳」的生活方式上,让人每日在健壮地、自由地使用身体的喜悦之中。

图片 1

前往日本的人群的来源,主要有这么几支,一般来说,朝鲜半岛距离日本最近,所以原始人多是从那里渡海过去的,所以他们的祖先一部分是高丽人,还有一部分是从蒙古高原长途跋涉到半岛,然后渡海的。另外就是中国人了。大家都听说过徐福东渡的故事。说的是当年秦始皇为了能长生不老,永远做皇帝,就到处寻找仙药。

除了圣典,中山美伎制定了济世的仪式,包括救济普遍众生的「圣舞」(
Otsutome ,汉字写成「御勤」),以及救济特定病人的「神授」( Osazuke
,汉字写成「御授」)
。「圣舞」包括唱词与手舞的动作,制作过程历经十四年,「神授」则是使用手势与唱祷的治病仪式,这两个仪式都是天理教独有的仪式。由于中山美伎在圣典与仪式上卓越的创造能力,使得天理教在日本新兴宗教史上被视为「创唱型」之新兴宗教的典型代表。中山美伎在世时已经为天理教大致建立了完备的教义与仪式,于公元1887年离世。她的离世为教徒理解为「隐去姿影」,教徒相信她并未真正去世,只是把身姿隐去,变成不可见的存在。

但是真相永远不会因为掩饰而不存在,事实也不会因为狡辩而成为谣言。日本人当年的犯下的罪行,不但是对女性尊严的践踏,更是对人类良知的冲击。关于当年的真相,我们不妨来看一段日军自己记录的材料。

这时一个叫徐福的方士就说了,给我三千童男童女,我带着去东方的仙海中的一座仙岛,那里就有长生药。秦始皇批准了。徐福带着人就去了,他没找到仙岛,却来到了日本岛。从此三千童子在此地生活繁衍。当然了,这只是一个传说,不过传说多是对史实的一种变幻,一般都是有一定依据的。所以说,岛上的人是多种族的杂交结果,是最接近真实历史的一种解释。只是岛上的人听了就不会太爽了。

中山美伎创立天理教后,受到政府的打压,被认为是邪教,曾经被日本政府多次逮捕,一直到87岁的高龄都还被逮捕入狱。虽然经历了艰难的宗教迫害,她仍不屈不挠坚定传教,在她过世后一年日本政府才批准设置神道教直辖天理教会,得以在归属于神道教教派的方式中进行合法的宣教活动。公元1908年才获得政府允许,脱离神道教而成为一个独立的宗教。然而,来自于国家神道教的压迫并没有停止,甚至被迫修改教义与仪式,一直到日本于公元1945年战败后国家神道教解体,天理教才重新回复教祖在世时所传播的教义与仪式。

关于慰安妇制度,并不是一开始就有的,它最早出现的时候是在日本准备进攻长沙的时候。而当时这个制度最大的推行者,就是战犯之一的冈村宁次。当时冈村宁次让宫本一郎制定了一个详细的计划,其中关于慰安妇的设立是这样记载的:

天理教被认为是日本幕末维新期发轫的新兴宗教中最具代表性的宗教,于公元1896年随日本移民传入台湾,并在台湾设置本部据点–台湾传道厅,于台中、台北、台南及嘉义各地设置传教场所。一开始台湾信奉天理教的信徒并不多。直到公元1904年加藤金与丈夫弥市郎等人到台湾嘉义铺设阿里山铁路,才开始展开传教的活动。公元1945年日本战败,天理教在台湾一度沉寂,公元1967年三滨善朗先生以战后首任厅长来台就职,成立「临时事务所」,台湾及日本的关系恢复正常,日本传教士又来到台湾传教。公元1972年更进一步以「财团法人中国天理教总会」正式获得台湾政府的许可,从此与台湾其他所有宗教相同传教至今。台湾传道厅的工作重点之一就是带领信徒回到原地朝圣,由于台湾与日本地理上的接近,每年返回日本原地的台湾信徒是全世界各地天理教信徒之最。

图片 2

蔡怡佳(辅仁大学宗教学系副教授)

这时一个叫徐福的方士就说了,中山美伎不但是神的代言人。“11军共有官佐2000多人,其中将官56名,每名需要长期配备慰安妇一名,需要56名,少佐以上的军官800名,每两人配备一名慰安妇,共400名;尉官1200多名,每5名配一名慰安妇,共需要250名;士兵31万每百人配备一名慰安妇,需要3100名,所以共需要慰安妇3800名。”

1.MacWilliams, Mark W。 “Nakayama Miki.” Encyclopedia of Religion ,
edited by LindsayJones, pp. 6404-6406.

我们在看这份报告的时候,可能只能用触目惊心这四个字来形容自己的心情了。但是这还不是最终的计划,对于慰安妇,日本侵略者甚至将他们的工作时间都做了很详细的安排。

2.黄智慧,〈论天理教「人的观念」:神与人之间〉。黄应贵编,《人观、意义与社会》,页363-387。台北:中研院民族所。

“大尉级军官,每周两次,每次2个小时,少尉级军官,每周2次,每次一个小时。每名慰安妇白天要接待6人,晚上8点以后,该慰安妇归大尉所有。每名慰安妇每月至少要工作24天,也就意味着至少要接待144人次。”

3.刘兴炜,〈认同与发展:天理教在台信徒对其宣教模式认同度之研究〉,真理大学宗教文化与组织管理学系硕士论文。2009。

图片 3

写到这里,笔者完全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语言去继续诉说下去。数字让人心惊,但是最让人心痛的地方不仅仅是这些数字,更是这些数字后面那一条条鲜活的生命,一个个本该丰富多彩的人生。而这一切都被日本发动的这场战争摧毁了。

鲁迅先生曾经说过:“所谓的悲剧,就是将人世间最美好的事物,在你面前一样一样的摧毁掉。”

慰安妇出现在人类的历史上就是一场悲剧,而这场悲剧的始作俑者便是日本。悲剧纵然让人心痛,但是最让人痛彻心扉的却是这场悲剧至今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当年的罪人也没有出来反思这场悲剧出现的原因。

图片 4

当错误不被反思,当罪恶失去惩罚,那么接下来最有可能发生的就是错误的重复出现和罪恶的再次滋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