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19年,西园寺公望以日本政府首席全权代表身份,率团参加了巴黎和会,西园寺公望签署了凡尔赛和约,回国后西园寺公望晋升公爵。

1972年田中角荣访华:中角荣访华是什么时候?中角荣访华有什么目的?中角荣访华回去后为何抱着必死的决心?传闻说田中角荣访华后曾被逼剖腹谢罪?这是真的吗,我们一起来了解下田中角荣访华事情真相。

黑田清隆的晚年生活是怎样的?
黑田清隆在辞任首相后担任枢密院顾问官。在明治25年8月8日,黑田清隆成为第2次伊藤博文内阁的递信大臣。

1922年山县有朋死去,1924年松方正义病逝后,西园寺公望便成为政府中唯一的元老,故他的政治影响力上升。

田中角荣访华:日中恢复邦交已经40年了,两国很多的年轻人都已经把这段往事给忘记了。作为田中角荣的女儿,我(指田中真纪子,下同)了解父亲为恢复日中邦交而产生的烦恼,仍然记得那段辗转反侧的岁月。

伊藤内阁期间甲午战争爆发,不过,黑田清隆并没有在当中担当积极活跃的角色。

1924年至1931年八年间,西园寺公望是日本史上政党内阁时代,这一时期协助天皇理政的最重要人物就是西园寺。西园寺公望借着宫中与财界的姻亲关系,以元老身分调整宫中、国务、军部。

40多年前,日本和台湾之间有《日华和平条约》。当时,“亲台派”在日本自民党里占据主流,日本和台湾断绝关系,可以说是无法想象的。与此同时,日本对中国大陆的情况是完全不了解。新中国好像是一张红色的帷帐,帷帐后面究竟有没有毛泽东?毛泽东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中国人民是怎样生活的?日本并不清楚。尽管通过一些外国的报道,通过黑白电影,日本看到过一些中国人民劳动的景象,但对中国的实情并不了解。

在明治28年时黑田清隆转任枢密院议长。自明治26年,黑田清隆的身体情况开始转坏,阻碍他履行工作。

西园寺公望持续领导着日本的政治,此后直至他去世的1940年,历届首相多经过他个人推荐,或由西园寺公望主持重臣会议议定认可。

我记得父亲经常说,中国人和犹太人都是非常聪明的,他们是很优秀的民族。犹太人掌握着全世界的金融,而中国人的实力很强,全球不管哪个国家都有“中国城”,这就是证明。另外,日本和中国在历史上的关联也很深,考虑到100年、200年以后的日本,恢复日中邦交是有利于日本的。所以,我的父亲不顾来自各方面的压力,要做这件事情。当时,自民党内大约有9成人是持反对态度的。

最后在明治33年8月23日,黑田清隆因脑出血而逝世。由武扬担任黑田的治丧委员长。

在军部推翻最后一届政党内阁,推进法西斯专政时期,西园寺公望曾挑选较为温和的海军元老斋藤实和冈田启介执政,建立中间内阁,力图延缓日本法西斯化的进程。

1972年7月7日,正好是日本的“七夕”,我父亲田中角荣正式组阁。俗话说,趁热打铁,机不可失,父亲趁着支持率还很高的时候,当年9月就飞往中国。如果不是这样抓住时机,日中恢复邦交就不可能实现。父亲迅速作出决定,与台湾彻底断交。对于父亲的这种做法,整个日本都感到震惊,特别是自民党里面,很多人把父亲叫做“国贼”,打算让我父亲下台。

虽说黑田清隆是萨摩派系的显赫重要的大老,不过因北海道开拓丑闻及杀妻疑案事件,引起了黑田清隆在晚年和同样出身萨阀的旧日同志隔阂渐深,结果反而令黑田清隆和旧幕臣的交往更为密切,特别在外交领域上黑田清隆变得重用武扬。

尽管西园寺公望不希望日本出现法西斯专政,但他没有力量阻止法西斯运动的狂潮。军部和民间右翼势力相结合,从30年代起,急速的把日本推向战争的轨道。

直到今天,我都记得父亲去中国的前一天,整整打了7个小时的高尔夫。在许多人看来,第二天就要出国了,怎么会有这样的时间打高尔夫呢?其实,我父亲每每需要做出重大决策时,都会去打高尔夫。他通过这种和大自然接触、融合的方式减轻自己的精神压力,缓解内心的紧张和不安,让自己更加冷静、镇定。

一般人认为黑田清隆逝世后由武扬出任治丧委员长正是代表以往的萨摩同僚对他已经是敬而远之,渐行渐远。

1936年2月26日,皇道派军官发动政变,杀害了前首相高桥是清、斋藤实等重臣。西园寺公望本来被列为首要杀害对象,只因执行任务的军官临阵产生恻隐之心,他才幸免于难。

西园寺公望虽然在心底有自由主义思想,但西园寺公望无力对抗时代风潮,即便在心中进行着抵抗,但在现实当中也不得不随波逐流。

西园寺公望在日本自称为“大东亚战争”的太平洋战争爆发前一年的1940年11月去世,年91岁,国葬。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