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看完水镜大写的〈毛利家「三矢训」的故事是真的吗?〉,

伊藤博文怎么死的?揭秘安重根刺杀伊藤博文始末

我们都知道大友宗麟,上杉谦信,本愿寺历代的臭和尚们,都是迷信的诸侯,有的甚至以宗教的力量,企图以这样的野心来建立起自己的一方国度。

不禁让我想到战国另外一个知名教养故事,

安重根是谁?伊藤博文又是谁?安重根为什么要去刺杀伊藤博文,他对他何以有那么大的仇恨,非置伊藤博文于死地?安重根是朝鲜人,伊藤博文是日本人,朝鲜义士刺杀日本高官,中国人何以拍手称快并且给予高度评价。对此,本文根据铁一般的史实,予以说明。

那么战国时代的最终胜利的人,德川家康的宗教信仰会是什么,那个还有家康迷信吗?

就是北条家的吃饭亡国论。

安重根

还是跟织田信长一样是无神论者,但信长如果没有任何宗教信仰,那个第六天魔王的宗教佛家术语的外号,怎么会在信长的身上。

话说北条家第四代当家北条氏政,

伊藤博文,在日本明治时代四度出任首相,两度出任议长,首届大韩帝国太上皇——韩国统监。日本著名传记文学作家久米正雄评价伊藤博文:是明治维新的元勋,是制定与推行侵略中国、朝鲜政策的军国主义者。

织田信长是否真的是无神论的人。

有一天在吃茶泡饭时,

1894年甲午战争,中国失利,日本迫逼清政府签订《马关条约》,其结果:一,清政府承认朝鲜完全无缺之独立自主;二,割让辽东半岛、台湾全岛及所有附属岛屿、澎湖列岛给日本……遗患是久远的,今日钓鱼岛“主权之争”,根子就在《马关条约》,元凶就是伊藤博文。所以他也是中国人民的死对头。

德川家康是否没有任何宗教信仰,是铁齿的大将军呢?

氏政第一次加茶没有准确拿捏份量,

《马关条约》签订后,朝鲜虽然“独立”了近十年,但一场打赢俄罗斯的战争,使日本不再担心国际制裁,明目张胆地鲸吞了韩国(1897年朝鲜改国号为“大韩帝国”,简称“韩国”)——1905年逼迫韩国签订《乙巳条约》,韩国沦为日本保护国,其标志有二:一、韩国的外交权归属日本;二、日本的统监全权代表日本在朝鲜的利益》,代表日本谈判的是伊藤博文,首任统监亦是伊藤博文!1907年,韩高宗皇帝秘密派代表到“海牙法庭”控告日本的侵略行径,事发,伊藤博文震怒,迅速做出反应:撤皇上,改政纲,除外交权,政治、经济、军事……一律收归统监管辖,即景福宫的旨意,要得到统监府的批准,韩国皇帝要看日本统监的脸色行事——韩国货真价实的成了日本的殖民地。安重根受审之时,列举了伊藤博文15宗罪,其中头12宗是:杀害韩明成皇后;废黜高宗皇帝;强迫签订《乙己条约》;屠杀无辜的韩国人;以武力篡夺韩国政府权力;掠夺朝鲜铁路、矿山、森林和河流资源;强制使用日本纸币;解散韩国军队;阻碍韩国教育;禁止韩国留学国外;没收和烧毁韩国教科书;向世界各地传播韩国希望日本保护的谣言。这些罪状充分说明伊滕博文是个恶盈满贯的刽子手。

家康的旗号上,写着「厌离秽土,欣求净土」,所以他可能信奉一向宗。

因此必须再加一次。

伊藤博文-历史网

或许可以说是「基于政治考量,不得不信」。

氏政这行为被父亲氏康看到,

伊藤博文为政相当铁血,他出任统监,是有条件的,必须给他统率军队的权力,否则不予接旨赴任。是时日本无文官统率军队的先例,然而天皇拗不过这位维新的元勋,破例允许他统率驻扎朝鲜半岛的日本军队。1907年韩国更换后的纯宗皇帝举行即位大典,京城发生骚乱,有密报韩兵将袭击宫城,驻韩日军司令官力劝伊藤博文,不必亲自朝觐;伊藤博文道:”今天的朝觐非同寻常,我是代表宗主国承认被保护国的新君主,岂能不到场,至于沿途危险,你当履行你的职责!”

本愿寺、一向宗在战国时代,十分盛行,号召力就跟大甲妈祖一样可怕,如果你亲眼看过妈祖出巡,绵延十里的阵仗,就不难想像平民百姓对宗教的狂热了。

氏康便语重心长的叹道:「吃饭时拿捏茶水份量这种小事都作不好,恐怕北条氏就要败亡在氏政这一代啰。」

伊藤博文场面之上又相当的柔软,好演讲的伊藤博文,走到哪里演讲到那里,内容虽有差别,但主旨只有一个,卖弄他的和平主义理想,且每场演说的开场白,都要动员全场的韩国人、日本人三呼“皇帝陛下万岁!万万岁!”,说明他是个典型的两面派。

尤其战国百姓,随时可能被杀,更渴望能藉由宗教,成仙成佛,脱离乱世,所以德川家臣很多都是一向宗的虔诚信徒。

果不其然,

再看看他的生活:伊藤博文生活中离不开雪茄、女人、白兰地。伊藤博文除了有“常胜宰相”的称谓,还有“风流宰相”的雅号。伊藤博文之喜欢女人与众不同,专门喜欢妓女。其妻梅子夫人出身青楼,晚年他的三个情人,如代、光菊、文光,皆为娼妓,伊藤博文用在女人身上的金钱无数,以至遗嘱10万给夫人,身后盘点只有5万。但伊藤博文之喜欢女人,只是玩玩而已,女人想左右他的意志是不可能的。试举一例,伊藤博文见马车夫的衣衫单薄,赠他一件皮袄,让情人菊子代他转交马车夫,菊子喜爱皮袄的里子,做了调换,此事被伊藤博文知晓后,立刻叫她滚蛋,跪地求饶也没有用。

家康曾经为了拔除一向宗,惹火了忠心耿耿的家臣。

到了北条氏政在位时,

日本侵占韩国,韩国民众的反抗一刻也没有停止,且愈演愈烈,标志有二:有组织的全民族独立运动;有成规模的武装义兵,截止1910年日军屠杀的义兵数量达17688人。

(如果有人宣称想拆了大甲镇澜宫,一定会被妈祖的信徒打死吧。)

北条氏就因为触怒丰臣秀吉,

伊藤博文在《乙巳条约》签订之初便领教了韩国人的义愤。久米正雄在《伊藤博文时代》中写道:“交涉相当困难,与韩国皇帝对座,激烈辩论达4小时,结果实施了他的主张,但是韩国国民的的自尊心很强,所以条约发表后,伊藤博文没有马上离开韩国,以观民心的变化。一天,去乡下游猎,正要返回京城的时候,有人对他坐着的火车投石,石头打破了窗上的玻璃,使他的脸上负了伤,虽说是轻伤,但据说脸上的膏布有40多条。”这就是说,在安重根剌杀伊藤博文之前,他已经遭遇过韩国人的暗算。

所以,本多正信、本多正重、渡边守纲、蜂屋贞次、酒井忠尚、夏目吉信、鸟居忠广、内藤清长、加藤教明、神原清政、石川康政等人,都加入了一向宗暴动,跟家康大打出手。

遭到讨伐。

遇剌前,伊藤博文有预感,他写信给远在日本的儿子,嘱咐:“依照韩国目前的状况,我说不定什么时候死去,如果这样的情况发生了,从我的遗产中拿出10万给你的母亲。”

德川因此四分五裂,虽然暴动平息了,但家康尝过苦头之后,应该不敢明目张胆与一向宗作对,而是采取怀柔的态度,来稳住家臣的心。

而此战,

伊藤博文做了这番安排不过半年,作为日本特使前往中国哈尔滨,就韩日合并之双方利益,与沙皇尼古拉二世的特使、俄国财政大臣可可夫切夫会商。1909年10月14日,伊藤博文以旅行名义,前住哈尔滨,踏上了“不归路”。

所以家康就算「表面上信奉一向宗」,也是理所当然的,因为德川禁不起再次的分裂啊。

因为北条氏政在战守之间犹疑不定,

安重根,胸脯长有七颗痣,因而取字为应七,生于黄海道海州一小康人家。他的父亲安泰勋与韩国独立运动人物金九有交情,曾收留金九避过官兵追捕。

而信长对于宗教的想法,我猜测是:

交由家臣们评定,

小时候虽不很喜爱读书,但深得书中精髓,且能够学以致用,安重根留世的专著、诗词及书法作品,可窥见他的思想与学识。这里需要提及的是,那个时代汉学是韩国学子的必修课,安重根亦不例外,他的汉学水平相当高,写作均用汉字。比起读书,安重根更喜舞枪弄刀,骑马射猎,小小少年即主张“以尚武主义,挽回民弱,以扶国危。”

「舜何人也?禹何人也?有为者,亦若是!」

但又一直没有结论。

名人皆有追随的偶像,伊藤博文崇拜德国铁血政治家俾斯麦,安重根崇拜中国西楚霸王项羽。

「穆罕默德是人,释迦牟尼是人,耶稣基督也是人。所以我信长只要够强,也可以当神!」

等到秀吉军已经团团包围小田原城,

安重根成其为民族英雄,有三大因素:一信仰天主教,在与传教士的密切交往中,接受了西方文明;二甚喜交友,他的许多朋友日后成为韩国独立运动骨干,其中同为海州人的金九,任过韩国临时政府主席(常设机构在中国上海、重庆),韩国人尊其为国父;三纷乱的时事,安重根生活在韩国沦为日本殖民地之乱世,他那颗爱国的心,尚武之志,迅速膨胀起来。

信长一直朝着「我要成为大家的神」的方向在走,还在总见寺安放自己的神像,宣称向他膜拜者,可以心想事成。

氏政才作出笼城死守决定时,

1904年日俄战争爆发,安重根流亡上海,同年回到韩国。1905年得知伊藤博文逼迫高宗皇帝签订《乙巳条约》,那一刻,安重根恨不能宰杀这个日本特使,虽然那是一时的心理冲动,但却是真实的民族情感的反映。安重根行动起来,首先致力于爱国文化启蒙运动,变卖家产办学校,他办的学校与别的学校有很大不同,学生除文化课,还要进行军事训练。两年后,发生“海牙密使事件”,成为朝鲜统监的伊藤博文下令解散韩国军队,韩军中的爱国官兵奋起反抗,与日本军队发生火并,韩军虽以失败告终,但又一武装——义兵迅速诞生。安重根即刻投笔从戎,参加义兵运动。遍及半岛的义兵对伊藤博文的统治构成严重威胁,伊藤博文派重兵剿杀,国内无立锥之地,安重根随义兵兄弟出境,先中国延边,后俄国海参崴,那里聚集许多韩国人,安重根在他们当中扎下了根。义兵在一座名叫克拉斯基诺的小镇建立起根据地,兵力由数十人,发展数百人,最后达到三四千人。安重根出任义兵中将参谋。

平民百姓希望有神明可以追随,信长却希望自己变成神,让大家追随,所以才没有明确的宗教信仰吧。(这是信长给我的感觉啦——)

已经错失良机,

1908年义兵进击侵占祖国的日本军队,安重根任右军总指挥,仗打得很惨烈,义兵遇到装备精良,训练有素的日军的顽强而有效的抵抗,安重根这支义兵打到最后,只剩4人!这次出击,有两件事情值得一提:一是对待日军俘虏,安重根亲自审询,对深感懊悔的日军官兵,全部释放回营,对坚持要杀俘的义军官兵,安重根大讲“以仁敌恶”之道理,由此看来,刺杀伊藤博文的这位义士决不是什么“恐怖分子”。而是一位有仁义之心的义士。还有一件事儿也值得一提,义兵全军覆没,令安重根无颜见江东父老,决意闯日军军营,与敌人同归于尽,这一冲动的举止,让我们看到了他的舍身取义的品质,后来刺杀伊藤博文,绝非一时冲动。

毕竟信长永远走在时代尖端,在他的前方,不会有任何领导者,他就是自己的神明、自己的领导者。

命运已被决定,

安重根和他的义兵弟兄用一种“极端”的作法宣示了为祖国独立而奋斗的决心——1909年3月2日,安重根在克拉斯基诺带头切断左手无名指的第一关节,用流血的断指书写了“大韩独立——安重根”七个汉字,随后11个弟兄皆效仿安重根——12人创建了“断指同盟”,安重根任“断指同盟”盟主。“断指同盟”做出一个不同以往的行动决策,决定采取暗杀的方式,打击日本侵略者:选择的暗杀目标有两个,位列第一的是元凶伊藤博文,第二个是内奸李完用。其誓言是,3年之内消灭目标,如未能实现誓言,将以集体自杀向国民谢罪。

如果真要说他信什么,他信的就是自己吧!

这就是著名「小田原评定」的由来。

1909年10月安重根看到《日枢相伊藤公露满视察》的报道后,决定组成4人行动小组,前往哈尔滨刺杀伊藤博文。

至于六天魔王的名号,纯粹是信玄自称「天台座主。沙门信玄」,所以信长故意以毁坏佛法的魔王来呛他,开开信玄的玩笑。

看完这个故事有没有哀伤?

安重根剌杀伊藤博文

这表示信长多少涉猎佛门知识,才能说出这么专业的术语,信长还办过安土宗教辩论会呢。

只因为加茶两次就被认为不是合格君主,

10月22日安重根率行动小组抵达哈尔滨,寄身于韩民会会长金成白处。

后来也必须承担亡国的罪名,

利用4天时间不断的侦察,不断的修订方案……短短三天又发展10余人参加暗杀伊藤博文行动小组;最后确定行动第一人选,安重根说没有必要选了,我是首领,我当冲锋在前,你们只可作第二、第三人选。

这告诉我们,

安重根做了过细的准备:选择的手枪是新款的勃朗宁M1900,子弹也做了再加工,将子弹头刻十字纹,以增加杀伤力。

吃饭千万不能贪心多加汤吗?

有情报称,除官员而外,只有日籍市民代表可进入站台欢迎伊藤博文,其他任何国籍的人均不得进入站台。这就决定了,安重根只能做日人装扮:剃寸头,剪短须,着西装革履,原本个头瘦小的安重根,经化装,宛若日本高级职员,加之高超自控能力,安重根不会给日本军警露出丝毫的破绽。

有种内容农场的感觉有没有

安重根留下一份遗嘱给他的朋友:“有借款50元,请代为偿还。”

说真的从小事看大事十分无理,犹豫不决也可能是微小谨慎

又激情在胸膛荡漾之时,用韩汉两种文字作诗一首《丈夫歌》:“……东风渐寒兮,壮士血热。忿慨一去兮,必成目的……万岁万岁兮,大韩独立!”

成功了是谨慎失败了就被认为是没有决断力

10月26日9时,伊藤博文乘坐专列,驶进哈尔滨火车站。他吸了一生中最后一支雪茄后,起身迎接上车来的沙皇尼古拉二世的特使可可夫切夫,二人在车厢里稍作寒暄,可可夫切夫邀请伊藤博文检阅俄护路军仪仗队(是时中东铁路,由俄罗斯管辖,护路军亦为俄方派遣)阅毕,接见地方高官、士绅……行进走出站台之时,突然响起低沉的枪声——在欢迎的人群中,安重根向伊藤博文连射三发子弹,三发皆命中伊藤博文:一左肺,一左腰,一腹部。伊藤博文躺倒在地。

历史上说很多有决断的成功者,少说鲁莽的失败者

伊藤博文问:“这是哪个混蛋干的?”

其实这种故事根本就是讲干话,拿成功/失败者来引以为鉴,在历史学上应该要要小心的地方

秘书官告诉他:“是一韩国人!”

对照自己本身的时候,不能随意的胡乱对比,而是要以自己去对照当时的决策者,自己会做

安重根没有跑,他站在射击点,迅速调动身体的感应器官,收集被他击中的是否是伊藤博文?当反馈回来的信息是肯定无疑之时,安重根连呼数声:“高丽亚乌拉!”。

什么选择…至于牵拖小时候什么的,听听笑笑就好,认真就输了

伊藤博文又被抬回专车,疼痛难捱,随行医生给他倒了一杯白兰地,伊藤博文饮下平生最后一口白兰地,合上了眼睛。

如今中国应韩国总统朴瑾惠要求而建立了安重根义士纪念馆,还在哈尔滨火车站月台上用两块不同形状的地砖,标志安重根和伊滕博文当年各自在月台上的位置,两人相距约5步。

比起伊藤博文之死,安重根被处死拖了数月,这其中有行政对司法的干预,也有安重根自己的“最后希望”,当判处死刑宣布时,安重根请求法庭再给他一个月时间,他要处理一些身后事。法庭答应了他。

一个月时间,他写了一本书,《东洋和平论》。

接见弟弟,留下最后的遗嘱:遗体先葬哈尔滨公园,待祖国解放,再迁回老家。

为满足各方人士要求,为他们书写条幅。

那幅“为国献身军人本分”的墨宝,成为现今韩国军人励志的第一口号,遍布军营。

中国首位拍手称快的是孙中山:得知安重根成功刺杀伊藤博文,即命笔题词:“功盖三韩名万国;生无百岁死千秋。”对安重根的行为给予极度同情和高度评价。

民众也跟着叫好,是时在天津南开读书的邓颖超,演出话剧《安重根刺杀伊藤博文》,在剧中扮演安重根。

诚如周恩来所说:中日甲午战争之后,本世纪初,安重根行剌伊藤博文就在哈尔滨车站,两国人民共同对日本帝国主义的斗争,就开始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