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田信长位居三天下人之首,比下统一天下的猴子关白,丰臣秀吉,以及纷乱不休,终止战国时代乱世的最终赢家德川家康。

日本对中国的觊觎从古代就有了,中国从唐朝开始就已经和日本发生战争了,在后来的历史中,中原政权和日本发生的战争更不在少数。比如明朝时期的万历远征朝鲜,其实,这也是日本主动找事的结果。

张自忠提出的问题〈日本战国时代石田三成的大疑问〉,

坊间关于信长的作品,不论是漫画,小说,戏剧,电影。都将信长好像吹捧的很伟大。

万历远征朝鲜,是日本想征服明帝国的藩属国朝鲜而进行的一场侵略战争,日本人当时的政策就是将朝鲜占领,之后再占领中国,最后统治世界,而且当时日本人还想定都北京。

因为要打的内容比较多,

但是假设信长没有在桶狭间击杀高级诸侯今川义元,那让信长只好安份守己的乖乖做个守护代的大臣。

日本在明朝发动的这场战争是倾全国之力的,不过最后被明朝打回了岛上,日本对这次战争,史书上是大书特书,而明朝对这件事情只是一笔带过,在明帝国看来,对付这样的小国,表扬一下作战的将领就可以了。

所以我单独打成一篇。

许多后来战国历史因此改写,会不会很有可能,猴子关白,老狐狸德川家康的江户幕府就不会出现。

明治维新之后,日本在甲午战争和日俄战争中获得了大量好处,再加上日本全方位西化,它一跃成为东亚强国,罪恶的资本积累完成后便开始对外扩张了,日本对外的对外扩张给亚洲人民带来了深重的灾难。

这个问题我很久之前〈千利休之死与丰臣一族的灭亡的关系〉有讲到一部份,

但历史没有如果。

日本对外扩张也是早有预谋的。想必大家对邪恶的田中奏折有所了解,这个奏折中就明确提出,要征服支那,就必须将满蒙征服,而要想征服世界就必征服满蒙。

大致可以分为丰臣家「武断派」和「文臣派」的对立、丰臣秀次之死、石田三成的人格特质、德川幕府的宣传几点。

织田信长仍然是日本百姓中对国家有着巨大贡献的人。

日本人为什么从古至今就一直觊觎中原政权呢?其实,这和日本这个民族有关系,日本是一个岛链国家,而且岛上资源稀少,更严重的是,日本这个民族还灾害频繁,所以这个民族对外侵略成为其民族的一大特点。

一、丰臣家「武断派」和「文臣派」的对立

如果信长在桶狭间投降的话,说不定可以陪氏真玩球打混,一起当小屁孩。

历史上对外扩张的岛国还有英国,不过英国和日本有本质的不同,英国并不觊觎欧洲大陆,而是将目光放到了世界上,最后成就了日不落帝国,而日本死死的将目光放到亚洲大陆上,给东亚各国带来灾难的同时,自己也是玩火自焚。

丰臣秀吉是平民出身,

但如果他战死的话,那秀吉肯定无法出头了。

在二十世纪初的时候,日本街头上有一首非常流行的日本歌曲,这首歌曲就道出了日本国民的侵略本性,这首歌的名字叫“马贼之歌”,歌曲名字可以直译成马贼唱的哥,此歌歌名真实道出了日本的形象啊。

他凭借努力获得信长赏识,

秀吉是农夫,好像不能当武士,但信长才不管这些规定,硬是提拔了他。

歌曲开头就是这样说的:“我要前去你也去,狭小日本无生机,隔海彼岸是中国,四亿民众期待我。”这首歌的赤裸裸的道出了日本的侵略本性。在这首歌中还有几句是这样的:“今日吉林城郊外,马蹄声声几徘徊。明日急袭奉天府,长发迎风驰骋出。”

被收为家臣。

没有信长,就没有秀吉。

这首马贼之歌确实说出了日本马贼强盗的本性,其狼子野心也让国人分愤怒。日本当时不仅仅流行马贼歌,而且还有很多侵略主题的:“壮士歌”,在军国主义的侵蚀下,被洗脑的日本人都号称将“热血撒在满洲”,无数歌曲体现着侵略中国的主题。

不过也正因为他非武士家庭出身,

两人最有趣的地方在于:他们达成了普罗大众「丑小鸭变天鹅的梦想」

从清末开始,日本人中不断的有流氓、妓女、农民在日本间谍的帮助下,到东北冒险经商,之后就是日本开始的军事入侵了,所以日本侵略中国东北是早有预谋的。根据统计,到1945年的时候,日本在中国东北的移民已经有166万人了,痴人做梦的日本人俨然已经把中国东北看成他们的“第二故乡”了。

他的家族中缺乏成为武士的人选;

信长本来被称为「尾张大傻瓜」,没想到在桶狭间一战成名,缔造了仿佛「张无忌大战光明顶,勇挫六大派」那样的神话。

相反的妻子宁宁就不同了,

而秀吉从一介农夫,跃居太阁之位,也打破「贫穷世袭」的历史宿命,带给无数鲁蛇翻身的希望,才会有一堆平民百姓喜欢他吧。

宁宁是武家之女,

亲戚中不乏优秀的武士候选。

此时秀吉在织田家地位尚低,

每次升官只好优先任用自家亲戚当家臣,

这一派人不仅背景相仿,

许多子弟更是在宁宁的照顾之下成长,

与宁宁的关系相当深厚,

像浅野长政、加藤清正、福岛正则、加藤喜明、山内一丰、黑田长政等都是。

这些人以地缘关系来看,

又被称为「尾张派」。

另一方面,

石田三成是秀吉开始崭露头角,

任近江长滨城主时,

多次在近江一带召募新家臣找来的年轻人才,

其他还有增田长盛、长束正家、前田玄以等。

这派因为地缘关系,

又被称为「近江派」。

刚开始,

不管是「尾张派」还是「近江派」都是秀吉一手提拔起来的亲信,

双方在内政和军事方面各自配合。

但是由于「近江派」文臣居多,

在战争上战绩不高,

武将居多「尾张派」看不起「近江派」,

逐渐形成「武断」和「文臣」两大派系。

另一方面,

秀吉对于两派的赏罚标准不一,

像蔚山之战日军败退后,

军目付福原长尧、垣见一直、熊谷直盛私自向丰臣秀吉举报加藤等七将的败绩,

导致七将分别被减封3000石到2000石不等,

而福原长尧等人却借此机会获得了1万5000石左右不等的藏入地代官权。

福岛正则和加藤清正等人认为,

福原长尧此举,

背后的靠山就是「文臣」派的石田三成,

这使得双方势成水火。

二、丰臣秀次之死

上面有讲到,

「武断派」以出身尾张为主,

这派人最大的靠山就是正妻宁宁。

而「文臣派」则是近江出身,

他们团聚在秀吉的爱妾淀殿身边,

淀殿之父为北近江的旧领主浅井长政,

母亲阿市为信长之妹,

因此自视为故乡前主公的血脉,

效忠于淀殿。

正妻北政所﹝宁宁﹞无子,

当秀吉的嫡男鹤松死去,

原先安排秀吉外甥丰臣秀次为继承人。

不过文禄2年,

秀吉的儿子秀赖诞生,

于是秀次渐渐被秀吉疏远。

双方关系逐渐恶化,

最终秀吉下令秀次切腹,

秀次一族亦全被处刑。

「武断派」认为,

秀次之所以死,

其实是三成与丰臣秀吉联手,

为了丰臣秀赖的未来铺路而找理由处理掉秀次。

此事虽使三成得到淀殿的信任,

但也使他与北政所之间的关系疏远。

在秀次之死中有关系且又令秀吉不满的大名,

同样对三成抱持怨恨之心,

这些人都在关原之战中加入德川方成为东军。

三、石田三成的人格特质

石田三成对丰臣秀吉来说是个能吏,

更是个酷吏。

传说三成对人的态度两极,

对正直、清廉的人态度良好,

相反的对于罪人、小人或做出让他不齿行为之人态度就很冷淡。

相较于三成对秀吉的毕恭毕敬,

身为五奉行之首的三成,

毛利、上杉或岛津这些重量级大名和秀吉会面也必须通过三成,

他们是怎么形容三成:

毛利辉元:「三成在当时的重臣之中无人可及。须十分小心」

岛津义弘:「江州佐和山城城主石田治部少辅乃太合公的左膀右臂,他的权势无人可与之比肩」

所以三成待人接物多参杂个人好恶,

处事并不公正,

故在众大名中人缘并不好,

只是碍于其权势敢怒而不敢言。

而三成这种人格特质,

在朝鲜之役就引发很多纷争。

像三成是由武将在战场上的表现来决定奖赏,

这使得很多人对三成给自己的奖赏感到不满,

也有立下战功但不从军令而被三成扣赏,

这些人同样在关原之战投到东军一方。

四、德川幕府的宣传

这点有些板友有提到,

德川家康毕竟是从丰臣家孤儿寡母中夺取天下,

为了美化自己,

所以就必须丑化敌人。

江户时代学者为免得罪德川幕府,

所以把三成描写成暗中推翻丰臣氏政权的人,

将丰臣秀次之死和毒害蒲生氏乡都归罪于三成,

更有野史认为丰臣秀頼是三成和淀殿私通所生。

这些不尽符合史实的传言,

使得江户时代三成都是作为恶人的形象出现,

难以获得公正的评价。

结语

从以上四点来看,

我觉得,

三成人缘不佳,

并非在于能力,

而是跟秀吉有着很大的关系。

秀吉在成为天下人后,

不再像过去这么平易近人,

奢糜、自大、傲慢,

情绪起伏剧烈,

犯下很多错误。

部将、诸侯不敢直接指责秀吉,

所以将秀吉的过错都推到三成头上。

而三成忠实执行秀吉的命令,

只注重效率而忽视人性,

虽然让丰臣家更强大,

但也种下内部瓦解的因子。

所以三成最失败的就是不会做人,

或者说在权谋运用上少了一份人情味。

可是如果三成不是这种特质,

我想也不会获得秀吉的欣赏与重用,

只能说时也命也,

成也如此,

败亦如此。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