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丁路德金英文简介

美国参加二战的真实原因

《我有一个梦想》马丁路德金

Martin Luther King,who was born in 1929,is well-known to us all as a
freedom fighter.When he was fifteen,he went to university.He fought for
politied rights for black people in the USA.He demanded that blacks
should’t be treated as slaves but should have equal rights.

《中国应在国际上做点好事》一文说,二战期间,美国出于人道精神来帮助中国和许多其他国家?哈哈,这句话连美国的政客都不好意思说出来。

今天,我高兴地同大家一起,参加这次将成为我国历史上为了争取自由而举行的最伟大的示威集会。

On December,1,1955,a black woman in Alabama was arrested by the police
for she had refused to stand up for a white man on bus.King led a
boycott of the bus company.From then on,he led many demonstrations
against racial

1935—1939年,美国对于德、意、日在欧洲、亚洲、非洲的侵略政策都是执行以“中立”和“不干预”为形式的姑息政策。然而在1941年珍珠港事件爆发之后,美国卷入了第二次世界大战。

100年前,一位伟大的美国人——今天我们就站在他的雕像前——签署了《解放宣言》。这项重要法令的颁布,对于千百万灼烤于非正义烈焰中的黑奴,犹如带来希望之光的硕大灯塔,恰似结束漫漫长夜禁锢的欢畅黎明。

discrimination.Although he was often beaten or arrested,he consisted
that the black should be equally treated.”We have waited 340 years for
our rights!We find it difficult to wait.This ‘wait’ has almost always
meant ‘never’.”He said.It

从表面上讲,日本攻击珍珠港是美国参战的导火索,但是真正把美国拉入战争的原因则是世界局势不利于美国的变化,使其利益受到巨大的损害。这首先表现在美国主张的“欧洲均势”政策被打破。在吞并奥、捷之后,德国的扩张欲望并未满足。1939—1941年,德国又相继占领了波兰及西欧、北欧,非洲的全部或大部分地区,势力范围空前扩大。

然而,100年后,黑人依然没有获得自由。100年后,黑人依然悲惨地蹒跚于种族隔离和种族歧视的枷锁之下。
100年后,黑人依然生活在物质繁荣之海的贫困孤岛上。
100年后。黑人依然在美国社会中向隅而泣,依然感到自己在国土家园中流离漂泊。所以,我们今天来到这里,就是要把这骇人听闻的情况公诸于众。

inspired the black a lot to fight for their rights.

德国的扩张和法国的投降、英国的削弱对于美国推行的“欧洲均势”政策是一个沉重的打击,对美国继续在欧洲事务中施加影响极为不利。换句话说,在整个欧洲几乎全部被纳入德国的版图之后,美国除非参战,否则就会被排挤出欧洲,失去自己的立足之地。

从某种意义上说,我们来到国家的首都是为了兑现一张支票。我们共和国的缔造者在拟写宪法和独立宣言的辉煌篇章时,就签定了一张每一个美国人都能继承的期票。这张期票承诺,保证人人——不论白人还是黑人——都享有不可让渡的生命权、自由权和追求幸福的权利。“

In 1963,he gave the famous speech “I have a dream” in Washington
D.C.,which inspird people to fight for equality.Then he received the
Nobel Peace Prize in 1964.

其次,美国在远东地区的利益日益受到威胁和损害。日本的扩张欲望同德国法西斯一样也是无止境的,侵占中国仅是它的最初目标,控制整个远东地区才是它更大的目标。

然而,今天美国显然对他的有色公民拖欠着这张期票。美国没有承兑这笔神圣的债务,而是开给黑人一张空头支票——一张盖着“资金不足”的印戳被退回的支票。但是,我们决不相信正义的银行会破产。我们决不相信这个国家巨大的机会宝库会资金不足。因此,我们来兑现这张支票——这张支票将给我们以宝贵的自由和正义的保障。我们来到这块圣地还为了提醒美国:现在正是万分紧急的时刻。现在不是从容不迫悠然行事或服用渐进主义镇静剂的时候。现在是兑现民主诺言的时候。现在是走出幽暗荒凉的种族隔离深谷,踏上种族平等的阳关大道的时候。现在是使我们国家走出种族不平等的流沙,踏上充满手足之情的磐石的时候。现在是使上帝的所有孩子真正享有公正的时候。

King was murdered in 1968.During his life,he put his heart and soul into
fighting for equalities and he had already changed the society.

因而,英法在1940年欧洲战争中惨败之后,日本便趁机把南进东南亚列为其扩张的重点,企图借此夺取东南亚地区丰富的战略资源,美、英、法、荷在东南亚的殖民地或势力范围攫为己有。

忽视这一时刻的紧迫性,对于国家将会是致命的。自由平等的朗朗秋日不到来,黑人顺情合理哀怨的酷暑就不会过去。1963年不是一个结束,而是一个开端。如果国家依然安之若素,那些希望黑人只需出出气就会心满意足的人将大失所望。在黑人得到公民权之前,美国既不会安宁,也不会平静。反抗的旋风将继续震撼我们国家的基石,直至光辉灿烂的正义之日来临。

但是,东南亚地区因其重要的地理位置和丰富的战略资源历来也是美国的必争之地,日本的南下侵略行动势必同美国的利益发生冲突,日本不仅大谈其所谓的“大东亚新秩序”,拒绝美国“共同合作维持太平洋地区现状”的要求,而且悍然出兵侵占印度支那。1941年12月7日又对美国太平洋舰队活动基地珍珠港实施了突然袭击,公然以报复手段肃清英、美想掌握东亚霸权的“惯技”。美国在远东地区的存在受到了直接的挑战。

但是,对于站在通向正义之宫艰险门槛上的人们,有一些话我必须要说。在我们争取合法地位的过程中,切不要错误行事导致犯罪。我们切不要吞饮辛酸的苦酒,来解除对于自由的饥渴。

正是德意日法西斯大肆的侵略扩张活动震撼了美国人民和美国政府,使执迷于孤立主义与和平主义的人们开始改变立场。特别是日本炸弹在美国人头上爆炸后,笼罩美国的一切孤立主义、和平主义、经济利益和军事力量的顾虑统统被一扫而光。为了维护美国的安全和战略利益,美国政府终于逐渐放弃了战时中立的政策。

我们应该永远得体地、纪律严明地进行斗争。我们不能容许我们富有意义的抗议沦为暴力行动。我们应该不断升华到用精神力量对付物质力量的崇高境界。席卷黑人社会的新的非凡的战斗精神,不应导致我们对所有白人的不信任——因为许多白人兄弟已经认识到他们的命运同我们的命运紧密相连,他们的自由同我们的自由休戚相关。他们今天来到这里参加集会就是明证。我们不能单独行动。

当我们行动时,我们必须保证勇往直前,我们不能倒退。有人问热心民权运动的人:“你们什么时候,才会感到满意”?只要黑人依然是不堪形容的警察恐怖暴行的牺牲品,我们就决不会满意。只要奔波劳顿疲惫的身躯被公路旁的汽车旅社和城市旅馆拒之门外,我们就决不会满意。只要黑人的基本活动范围只限于从狭小的黑人居住区到较大的黑人居住区,我们就决不会满意。只要我们的孩子被“仅供白人”的牌子剥夺个性,损毁尊严,我们就决不会满意。只要密西西比州的黑人不能参加选举。纽约州的黑人认为他们与选举毫不相干,我们就决不会满意、不,不,我们现在不会满意,将来也不会满意,直至公正似水奔流,正义如泉喷涌。

我并非没有注意到。你们有些人历尽艰难困苦来到这里。你们有些人刚刚走出狭小的牢房。有些人来自因追求自由而遭受迫害风暴袭击和警察暴虐狂飙摧残的地区。你们饱经风霜,历尽苦难。继续努力吧,要相信:无辜受苦终得赎救。

回到密西西比去吧。回到亚拉巴马去吧,回到南卡罗来纳去吧,回到佐治亚去吧,回到路易斯安那去吧,回到北方城市中的贫民窟和黑人居住区去吧。要知道,这种情况能够而且将会改变。我们切不要在绝望的深渊里沉沦。

朋友们,今天我要对你们说,尽管今天和明天困难重重,但我依然怀有一个梦。这个梦深植于美国梦之中。

我梦想有一天,这个国家将会奋起,实现其立国信条的真谛:我们认为这些真理不言而喻:“人人生而平等。”

我梦想有一天,在佐治亚州的红色山冈上,昔日奴隶的儿子能够同昔日奴隶主的儿子同席而坐,亲如手足;

我梦想有一天——甚至连密西西比州,一个非正义和压迫的热浪逼人的荒漠之州,也会改造成自由和公正的青青绿洲;

我梦想有一天——我的四个小儿女将生活在一个不是以肤色,而是以品格的优劣作为评判标准的国家里;我今天怀有一个梦想。

我梦想有一天,亚拉巴马州会有所改变——尽管那儿种族主义者猖獗,尽管该州州长仍在滔滔不绝地说什么要对联邦法令提出异议和拒绝执行,但总有一天,那儿的黑人儿童能够与白人儿童兄弟姐妹般地携手并行;

我今天怀有一个梦。我梦想有一天,深谷弥合,高山夷平,崎路化坦途,曲径成通衢,上帝的光华再现,普天下生灵共谒。

这就是我们的希望。这就是我将带回南方去的信念。有了这个信念,我们就能从绝望之山开采出希望之石。有了这个信念,我们就能把这个国家嘈杂刺耳的争吵声,变为充满手足之情的悦耳交响曲。有了这个信念,我们就能一同工作,一同祈祷,一同斗争,一同入狱,一同维护自由。因为我们知道,我们终有一天会获得自由。

这一天一定会到来。……到了这一天,上帝的所有孩子都能以新的含义高唱这首歌,“我的祖国,可爱的自由之邦,我为您歌唱。这是我祖先终老的地方。这是早期移民自豪的地方,让自由之声,响彻每一座山冈。”如果美国要成为一个伟大的国家,这一点必须实现。

因此,让自由之声响彻新罕布什尔州的巍峨高峰;让自由之声响彻纽约州的崇山峻岭;让自由之声响彻宾夕法尼亚州的阿勒格尼雄峰!

让自由之声响彻科罗拉多白雪皑皑的落基山!

让自由之声响彻加利福尼亚州的婀娜群峰!

不,不仅如此;让自由之声响彻佐治亚州的石山!

让自由之声响彻田纳西州的了望山!

让自由之声响彻密西西比州的一座座山峰,一个个土丘。让自由之声响彻每一个山冈!

当我们让自由之声轰响,当我们让自由之声响彻每一个大村小庄,每一个州府城镇,我们就能加速这一天的到来。那时,上帝的所有孩子,黑人和白人,犹太教徒和非犹太教徒,耶稣教徒和天主教徒,将能携手同唱那曲古老的黑人灵歌:“终于自由了!终于自由了!感谢全能的上帝,我们终于自由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