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要查相关资料,很少同时读两本书。这几天却干了这么一件事情,不为查资料,同时读两本书,一本是英国人福阿德——马塔尔写的《萨达姆——侯赛因传》,另一本是美国人施瓦——巴拉吉写的《萨达姆传》(这本书的英文书名是Saddam
Hussein A
Biography,其实同前一本书名一样,只是国际文化出版公司将中文版书名简化了)。

萨达姆于2006年快完毕的时分被绞死了。被指控的多项罪过中,有一项是为了打压库尔德人而运用化学武器,一次就形成5000人逝世。罪过是明摆着的,谁也无法否认,可是,有必要说说这个罪过的暗地现实和来龙去脉。

政治共同体的基础是什么,这是古今中外的思想家都要思考的问题。有学者对南北战争的研究表明,美国建国的政治基础不是签订社会契约,而是牺牲,不是政治哲学,而是政治神学。因此,美国建国的政治事件不是费城会议,而是独立战争,不是1789年合众国宪法,而是1776年独立宣言。如果用施密特的话来说,1789年制定的不过是宪法律,而1776年奠定的则是绝对宪法。

这两本书最大的不同是出版时间,英国人写的《萨达姆——侯赛因传》(以下简称“英萨”)出版于20世纪80年代初期,正是两伊战争即将开始的时候。美国人写的《萨达姆传》(以下简称“美萨”)出版于2006年萨达姆上绞刑架前不久。因此,两本书对于萨达姆的描述就大不相同。《英萨》基本上是为萨达姆歌功颂德的一本书,倾向性很明显。在这本书里,萨达姆绝对是一个民族英雄,一个少见的阿拉伯旷世奇才。而20多年后出版的《美萨》则对萨达姆抱有不少偏见。举一个例子,《美萨》在描述青年萨达姆加入“阿拉伯复兴社会党”的动机时说,萨达姆当时只是一个混混,本来想当兵,结果没有被主流社会接受,只好参加了“复兴党”。这种说法类似说洪秀全因为考不上科举才造反,有点以偏概全。

中东区域的库尔德人疑问,并不是伊拉克一个国家的疑问。库尔德人散布在中东好几个国家,例如伊拉克、土耳其、伊朗、叙利亚、黎巴嫩、阿塞拜疆、亚美尼亚和巴基斯坦等国家,总人口约2000多万。库尔德人中长时间有一种需求独立,需求有自个的民族国家的呼声,可是,因为牵涉到许多国家,这个疑问一直没有得到有效的处理。库尔德人疑问是一个前史遗留下的复杂疑问,也是英国殖民者没能处理的疑问。二次大战完毕后,库尔德人疑问又变成世界大国和区域大国在政治斗争中争相运用的东西。
先简略回忆一下伊拉克的前史。伊拉克军人在1958年推翻了英国人树立的国王独裁政权,成立了共和国。因为世界、国内的政治影响,尔后10年里,伊拉克发作屡次政变,社会动乱。直到1968年,阿拉伯复兴党政变成功,贝克尔担任伊拉克总统,伊拉克算是进入了一个相对平和的发展时期。贝克尔总统有一个同乡的远房亲戚,名叫萨达姆——侯赛因,变成总统的副手。在尔后长达11年的时间里,用萨达姆的话说是,两个领导人一起领导着伊拉克。1979年,贝克尔辞去总统,萨达姆变成伊拉克榜首领导人。这次权利交代被西方称为第三世界绝无仅有的最平和的权利过渡,萨达姆依然将辞职后的前总统称为“爸爸”和“首领”。
萨达姆并不是一个宗教疯狂分子,他不建议杰出不一样教派的区别,萨达姆后来的得力辅佐阿齐兹是个基督教徒,这个例子或许能阐明一点疑问。萨达姆在伊拉克国内一直建议用“伊拉克公民”这个词,涵盖不一样的民族和不一样的教派。“复兴党”取得政权不久,早在1970年,萨达姆就主导了与伊拉克北部库尔德人的商洽,赞同库尔德人自治,并且由一位库尔德人担任副总统。这一时期的库尔德人处于比较满意平和静的状态。伊拉克的库尔德人变成被世界政治运用的对象,还要从伊朗说起。
其时伊朗的统治者是被美国拔擢上台的巴列维国王,伊朗也变成美国在中东除以色列之外的另一个据点。因为萨达姆一向鲜明地对立以色列,从财力和人力上撑持一切抵挡以色列的行动,让美国很头痛。正是在这种情况下,美国指派伊朗离间库尔德人与伊拉克政府的联络。伊朗之所以要这么做,还有一个原因是,伊拉克收留了巴列维国王的首要对立者,大毛拉霍梅尼。尽管霍梅尼是什叶派的精神首领,作为逊尼派的萨达姆并没有排挤他,而是让霍梅尼长时间住在什叶派的圣城纳杰夫。
在伊朗和美国的离间之下,1973年,伊拉克库尔德人首领巴尔扎尼提出,需求具有北部基尔库克油田的一切权,他乃至宣告,具有油田一切权后,要将开采权交给美国人。这种做法首先是违背了伊拉克一切石油工业国有化的原则;其次,巴尔扎尼在石油开采权上明目张胆地表态,也是对伊拉克主权的侵略。
如今来看,美国为了离间库尔德人给伊拉克增加费事,也是绞尽了脑汁。他不能让库尔德人提出独立的需求,因为,假如那样一来,包含伊朗、土耳其等国在内,一切的库尔德人都要提出独立,美国的费事就大了。美国只好让伊拉克的库尔德人提出这种显着卖国的无理需求。其时的库尔德人在伊朗的协助下,乃至具有了自个的武装,因而,自1973年今后,萨达姆与库尔德人之间发作了几次有极限的战役。
萨达姆为了确保国家发展经济的外部环境,1975年,他与伊朗签订了一个协议,首要内容是,伊拉克不再收留霍梅尼,并且在阿拉伯河口的边境线上,对伊朗做出了退让,伊朗则不再撑持库尔德人。萨达姆与霍梅尼后来的翻脸,也是在这个时分埋下的种子。并且,也就是在1975年前后,美国与伊拉克的联络也得到缓和。当年12月17日,美国国务卿基辛格在法国巴黎与伊拉克外长秘密会晤(其时两国还没有恢复外交联络),在谈到库尔德人疑问时,基辛格说:“其时咱们以为你们是苏联的一个卫星国,因而咱们并不对立伊朗在库尔德人区域所作的工作。如今既然伊朗与你们现已在这个疑问达成了协议,咱们就没有理由再做类似的工作了。我可以通知你们,咱们如今没有涉入不利于伊拉克领土完整之类的活动,今后也不会”。
尔后,萨达姆关于北部库尔德人的暴乱采取了大刀阔斧的打压,他宣告说:“咱们有必要明白,这个国家的地图将永久不会发作变化”。关于这一时期萨达姆打压库尔德人暴乱的举动,美国人基本没有任何表明,其间还有一个原因是,库尔德人在失去了美国和伊朗的撑持后,又转向了苏联,妄图取得苏联的撑持。而苏联发现伊拉克同美国悄然接近后,也很动火,的确给了伊拉克境内的库尔德人必定的援助。正是在这种情况下,当1979年苏联侵略阿富汗时,萨达姆站在美国一边,斥责了苏联的行动。
霍梅尼被萨达姆“请出”伊拉克,总算引爆了伊朗的革新,致使巴列维国王下台。美国在中东失去了一个坚决的盟友,多了一个强壮的敌人,美国不得不与伊拉克走的更近。
1982年,里根政府从撑持世界恐怖主义国家的名单中,删去了伊拉克的姓名。同年秋天,美国国务院得到报告说,伊拉克现已从包含美国在内的西方大公司那里取得了制作化学武器的才能,美国国务院其时的决定是:有必要加速与伊拉克的进一步触摸。1984年,伊朗和伊拉克都在战场上向对方运用了化学武器,对此,美国国务院的声明称:“在当前世界上还没有施行全部买卖禁运的情况下,咱们不可以阻挠一切可以用于制作化学武器的技能和有关材料进入这两个国家。”也就是在这个时分,后来的美国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访问了伊拉克,他底子就没向萨达姆提出运用化学武器的疑问,只当这个工作没有发作过。不久,美国与伊拉克正式恢复外交联络。某种程度上,这一连串的事情等于是美国默认了萨达姆运用化学武器的行动。仗着美国的撑持,萨达姆在后来又运用了化学武器,可是,那个时分,美国现已准备扔掉他了,此一时彼一时,美国人原先的无所谓,变成了后来的斥责,也变成了萨达姆的罪过。
两伊战役开端后,为了给伊拉克制作费事,伊朗从头撑持伊拉克的库尔德人,在萨达姆的后方进行捣乱。对此,萨达姆采取了高压政策,他不允许后方的骚乱影响战役的形势。1986年,“伊朗门”事情变成里根政府最大的丑闻,萨达姆痛感自个被美国出卖了,并且,因为美国与伊朗秘密武器买卖的曝光,眼看伊朗在战场上又开端占有优势,萨达姆的愤恨是可想而知的,这种愤恨不是仇视阵营的愤恨,而是同盟之间的愤恨。1988年2月,伊朗经过与美国的秘密武器买卖,战役实力大增,乃至经过北部与伊拉克相邻的国境线,攻入了伊拉克境内库尔德人居住区,得到长时间被萨达姆打压的库尔德人大力撑持,萨达姆正是在这种情况下,命令对遭到伊朗侵略的库尔德区域运用了化学武器。
假如咱们联络1984年的化学武器事情,或许就能理解萨达姆其时的心境。在萨达姆看来,1988年运用化学武器的性质,与1984年没什么区别。4年前美国人没有对立,4年后,美国人因为“伊朗门”的变节,在显着理亏的情况下,更不会对立。可是,萨达姆没有料到,1988年这次运用化学武器,形成5000多库尔德人的逝世,变成后来美国指控萨达姆残杀“本国公民”的滔天罪过,而其时伊朗侵略库尔德区域的现实,则不太有人留意,美国人也不肯提。
尽管美国政府后来把萨达姆描绘成一个刽子手,一个暴君,可是,在榜首次海湾战役迸发后,仍是有美国参议员指出:萨达姆“这个怪物是在美国的协助下诞生的”,“美国政府在1985年给伊拉克科学家供给了20多个病毒和细菌样本——其间包含鼠疫、波特淋菌、炭疽热以及其他致病性病毒和细菌”。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传达究竟是谁的职责?尽管萨达姆对库尔德人运用化学武器变成他的最严峻的罪过之一,可是,萨达姆被捕后,美国人底子不敢对萨达姆的这个罪过进行审判,原因明摆着。
萨达姆一次命令杀戮5000多名库尔德人变成他洗刷不了的罪过,可是,这个罪过最少也有美国的一有些职责。自从1991年海湾战役后,美国对伊拉克采取了长时间的封闭和禁运措施,形成大批孩童因缺乏食物、药物而逝世,其详细逝世数字,有关世界组织发布了两个,一个是56万多,一个是35万。小布什占领伊拉克后,迄今为止,伊拉克布衣的逝世人数保存估计超越20万,详细数字不知何时可以揭露。
伊拉克曾经是第三世界国家中义务教育最佳的国家,如今,多少孩童命在旦夕,哪里还有上学的时机;伊拉克曾经是中东医疗卫生最兴旺的国家,如今,整个医疗卫生系统简直被炸毁;伊拉克曾经是阿拉伯最殷实的国家之一,如今,它是全世界最赤贫的国家之一。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形成的?把这一切可怕的结果都推给萨达姆,显然是不公正的。
(这篇文章有些材料选用自世界文明出版公司的《萨达姆传》,作者是美国人施瓦——巴拉吉)

如果从这个角度看,建国的首要问题乃是分清敌我关系,即究竟谁才能够作为“我们人民”的一部分参与到建国中,而恰恰是由于敌人的存在,才使得“我们”变成一个有意义的概念。具体来说,恰恰是由于英国人的存在使得美国13个州认识到自己作为“我们人民”的政治意义。所以美国宪法序言的第一句话就是“我们人民”。这是在政治上的敌我划分清晰之后才能够出现的概念,也是在绝对宪法已经完成之后才能够出现的概念。而无论是牺牲、无论是绝对宪法、无论是敌我概念,这些都必须放在政治神学的意义上才能理解。
9·11之后,重提政治神学、重提施密特的敌我概念已成为美国政治哲学和宪法学中的显学。早在9·11之前,也就是科索沃事件之后,美国和欧盟之间进行了一场激烈的辩论,即究竟采取社会契约思路的欧盟模式,还是采取敌我划分的美国模式。哈贝马斯等人认为通过协商对话或社会契约可以重建全球秩序,欧盟的形成就是一个例证。可是,这种社会契约论的模式遭到了美国的嘲讽。美国人认为,如果不是美国人在敌我概念的基础上把当年的苏联人和今天的伊斯兰人挡在了外面,欧洲怎么可以享受如此悠闲的后现代生活?这就是卡根所说的“美国人来自火星,欧洲人来自水星”的根源所在。
事实上,土耳其加入欧盟问题、欧洲的阿拉伯移民问题以及今天的利比亚战争问题,都说明社会契约存在着自己的前提条件。如果没有这些前提条件,那么社会契约建立的无疑是全球政府,而不是国家。而美国人在9·11之后采取的一系列打击伊斯兰原教旨主义的行动,恰恰来自对牺牲概念的理解,即必须用牺牲来捍卫美国宪法,这既是当年林肯在南北战争中所做的,也是今天在美国在阿富汗战争和伊拉克战争中所做的。
但问题在于这种美国例外主义政治神学在美国一直受到自由主义的挑战,受到文化左派的挑战。在文化左派看来,美国例外主义乃是蒙昧主义的产物,是一套意识形态宣传。恰恰是依赖这一套形态宣传,使得美国卷入到形形色色的对外战争中,从越战一直到阿富汗和伊拉克战争。由此,正如Paul
Kuhn所言,美国今天面临的挑战类似当年基督教面对新教改革的挑战,因此他认为政治神学今天面临着全球新的宗教改革运动的挑战。

在20世纪80年代初期,萨达姆完全有理由被称为发展中国家的优秀领导人。例如,萨达姆将石油企业收归国有后,当时伊拉克的人均GDP达到2800美元以上;伊拉克从长期的债务国,变成纯粹的债权国;全国建立了高速公路网;农村建立了灌溉系统,最偏僻的地方也通了电;伊拉克普及全民教育成为联合国的样板,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甚至设立了“伊拉克奖”,颁发给所有发展中国家里,为推广教育而做出贡献的组织和个人;萨达姆还为了今后石油资源枯竭后的伊拉克未雨绸缪,开发各种新的生产力;萨达姆还大力保护伊拉克传统文化,重视考古发掘,向发达国家索回伊拉克的珍贵文物;解放妇女,女性拥有投票权,巴格达大学女性学生占一半,全国女性就业占四分之一等等。

在当时的西方社会看来,萨达姆绝不是一个宗教狂热分子,虽然萨达姆有很强烈的民族主义精神,但是,西方把他评价为阿拉伯世界的“开明”领导人,甚至有人说,他会成为阿拉伯世界未来的领袖。所以,我们才能理解,为什么《英萨》会把萨达姆描绘得如此高大,甚至强调萨达姆生活简朴。《美萨》对于1990年以前的萨达姆也不得不实事求是地夸奖了一番。

简单来说,20世纪70年代以前,西方对萨达姆关注不多,70年代以后,西方对于萨达姆的描述以称赞和怀疑为主,到了80年代,主要是赞扬。分水岭是1990年。从1990年以后,整个西方世界对于萨达姆谴责和批判占了绝对上风。到了21世纪,萨达姆成为了一个恶魔。这种状况在《美萨》中表现得特别明显。为什么会有这种截然不同的现象?是萨达姆前后判若两人,还是西方世界前后发生变化?要说明这个问题,必须知道1990年到底发生了什么。历史记载上,永远不会抹去的纪录是,那一年萨达姆入侵、占领了科威特。那么,萨达姆为何要占领科威特?

对于萨达姆占领科威特的举动,目前的解释有几种。一是,萨达姆认为科威特从来就是伊拉克的一部分,科威特的独立是英国人搞的鬼,所以,民族意识浓厚的萨达姆一直想让科威特回到“祖国”的怀抱。这个观点从历史事实上看没有错,但不足以解释为何要在1990年干这件事情。二是,萨达姆在8年两伊战争中借了不少钱,其中,富裕的科威特是大债主之一。萨达姆认为伊拉克人民浴血奋战,也保卫了科威特等阿拉伯国家,因此要求科威特等国家,免掉这笔债务,但是,科威特等国家都不同意。萨达姆为了赖账,索性占领了科威特。这个观点有点道理,其本质与第一个观点也有密切的关系。但是,这个观点能够成为萨达姆占领科威特的全部理由吗?还有一些观点不值一提,比方说,简单认为萨达姆就是头脑发热。

1990年,萨达姆占领科威特的真正原因可能要很多年以后才会揭晓。我们不应该忘记的是,伊拉克早在20世纪70年代就与前苏联签订了“友好条约”,虽然萨达姆在冷战期间热衷于“不结盟运动”,希望在苏联和美国之间不偏不倚(他甚至站在美国人一边,谴责了前苏联入侵阿富汗),或者玩一玩左右逢源的技巧,但是,占领科威特这样一个大举动,他难道一点都不担心苏联和美国的态度吗?

戈尔巴乔夫是一个不该被忘记的人。在《戈尔巴乔夫回忆录》中,对于两伊战争后期的伊拉克,他几乎没有提到,只是在科威特事件发生后,戈尔巴乔夫一个劲地强调自己如何为了避免战争,希望和平手段解决而奔忙。从1990年前后戈尔巴乔夫的表现,我们可以看出一个明显的倾向,戈尔巴乔夫几乎在所有国际问题上都倒向美国一边。

苏联曾经是中东地区阿拉伯国家最主要的武器供应者,但是,1985年戈尔巴乔夫上台后,1986年就开始减少对阿拉伯国家的武器供应,目的是为了同美国缓和关系。在巴以问题上,戈尔巴乔夫甚至明确向美国表示,苏联会同美国站在一起。那么,对于两伊问题,戈尔巴乔夫事先向美国做了什么表态呢?现在我们找不到相关的纪录,但是,由于伊拉克与苏联的“友好条约”,美国于1991年1月向伊拉克动武之前,至少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美国一定得到了苏联绝对不会军事介入的保证,否则,当时西方舆论所说的萨达姆希望爆发世界大战,就会成为现实。而戈尔巴乔夫在《回忆录》中也提到了苏联多次“背叛”盟友所遭遇的谴责。

那么美国一边呢?1990年以前,美国政府与伊拉克的关系在相当长一段时间里是很不错的。1967年,由于阿以战争中美国无条件支持以色列,伊拉克同美国断绝了外交关系。但是到了基辛格任国务卿的70年代,两国关系就开始缓和。当时萨达姆订购了几亿美元的波音飞机,让美国人看到了在伊拉克赚钱的前景,基辛格甚至说:“我们认为伊拉克和美国在国家利益方面并不存在根本性的冲突”。美国与伊拉克关系根本性的改变是在1979年,那一年,霍梅尼领导的伊朗革命,推翻了美国的长期盟友巴列维国王,一个充当美国打手的“海湾警察”国家,一夜之间变成了美国的敌人,并且绑架了美国大使馆的工作人员成为人质。从此,美国同萨达姆越走越近。

两伊战争的时间是从1981——1988年。在这几年中,美国同伊拉克的关系如何呢?首先,美国断绝了对伊朗的武器供应。巴列维国王统治伊朗期间,伊朗的武器清一色都是美国货。两伊战争开始后,美国停止供应弹药和武器零部件,对于伊朗的战争能力有很大的影响。其次,在现在能够看到的美国政府文件中,有一份1983年的报告,认为美国可以通过第三国向伊拉克运送军事设备。这份报告出台后不久,美国后来的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两次出访伊拉克。第二次访问后不久,1984年9月,美国与伊拉克正式恢复了外交关系。第三,在与伊拉克恢复建交之前,美国进出口银行的一份报告,列出了可以同伊拉克进行商业往来的公司,其中一个是同当时的美国国务卿舒尔茨有深厚渊源的柏克德公司。另一个是哈利伯顿公司,这家公司同1991年海湾战争时美国的国防部长,后来的美国副总统切尼关系非常密切。并且在正式恢复建交前,美国就给伊拉克提供了5亿美元的贷款。到1987年,战争期间的伊拉克每年进口美国货物超过7亿美元。种种事实表明,两伊战争期间,美国同伊拉克萨达姆的关系非同一般。为何到了1990年突然翻脸?

很多历史事件都不是孤立的。伊朗绑架了美国驻伊朗大使馆的工作人员后,里根政府搞了一次很不成功的突击营救,成为全世界的笑柄。1986年,“伊朗门”事件曝光。这个事件的内幕是,美国政府为了解救人质,同表面上敌对的伊朗政府秘密谈判,向伊朗提供了大量武器和零部件,使得伊朗在两伊战争中的实力又获得提高。当然,从来不忘赚钱的美国人不会无偿给伊朗提供武器,伊朗是用市场价格3倍的钱,分批获得了这些急需的武器。每获得一批,伊朗便释放1名美国人质。而美国则把伊朗支付的钱,用来支援尼加拉瓜反政府武装。

我们可以想象,正与美国打得火热的萨达姆,正在同伊朗浴血奋战的萨达姆得知这个消息后,会是什么心情。美国的行为在萨达姆看来,完全是一种背叛,美国向战争的双方提供武器和援助,让萨达姆觉得这场8年的战争是被人利用了。不光是萨达姆,任何一个人遇到这种事情,都会产生遭到可耻背叛的愤怒。

我们再回想一下两伊战争是如何结束的?它是以一种突然的方式嘎然而止的。1988年7月,美国在波斯湾的一艘军舰击落了一架伊朗民用客机,290人遇难。美国事后说,这是一个误会。但是,就在同一个月,霍梅尼单方面宣布停止战争。一个月后,伊朗和伊拉克签署了停火协议。

从两伊战争到海湾战争,历史有大量的秘密被掩盖。有人把美国击落伊朗民用客机当成是美国对霍梅尼的一种警告,而萨达姆也许会把它当作美国和伊朗合演的双簧:美国人需要战争,就挑动别人互相打;美国人为了平息“伊朗门”的国内麻烦,便动动手指头,停止了战争,萨达姆的愤怒可想而知。最直接的结果就是,那些想在伊拉克赚钱的美国公司,那些与国防部长、国务卿关系密切的美国公司统统遭到排挤,萨达姆把经济合作对象转向美国以外的国家。美国人急了,给萨达姆挖了一个坑,设了一个套,这个坑,这个套就是科威特。

美国人首先从戈尔巴乔夫那里获得了决不军事介入的保证,然后,面对萨达姆的愤怒,美国给了一个巧妙的暗示。萨达姆向科威特边境集结军队并不是一天半天的事情,他的这种做法事先是否得到美国和苏联的认可?从逻辑上说,萨达姆是完全有理由对美国人提出这个要求的。美国人的背叛,使得萨达姆付出了极为惨痛的代价,不光一无所得,还有很多损失。因此,萨达姆要求美国将科威特作为他应有的回报,是很正常的一个心态。况且,萨达姆代表的阿拉伯各国的“复兴党”,早就对当年英国在中东的殖民地政策及其后果严重不满。

那么,美国对于萨达姆的这一要求究竟是如何做出回应的?现在也不得而知。但是,在《美萨》这本书中,有一点点的透露。书中写道,在萨达姆入侵科威特之前一周左右,美国驻伊拉克大使阿普里尔——格拉斯皮同萨达姆举行了私人会晤,告诉萨达姆,美国在“你们与科威特之间的边界争端”问题上不会偏向任何一方。当然,仅仅透露的这点内幕,不足以让我们获得完整的判断。它可以理解成美国人说:你萨达姆要改变伊拉克和科威特的边界,我们不管;也可以理解成:我们会保持公正;还可以理解成:你只能占一点小便宜,不能搞大了;等等。要知道,美国大使对萨达姆说这番话的时候,萨达姆的10大军早已在边境集结完毕,随时都可以动作,美国大使没有向萨达姆明确表示制止或警告,却说出这番模棱两可的话,究竟是什么含义?

一周之后,1990年8月2日,萨达姆的军队开进科威特。安理会的动作也快得惊人,当天就做出决议,要求萨达姆无条件撤军。我还没有查一下,如此之快地反应在安理会历史上有过几次先例。从这一天起,从这一个瞬间开始,萨达姆被彻底定性,成为了坏人。而对萨达姆来说,他为自己树立的民族英雄形象,使他不能把上了美国人的当这件事情捅出来,否则,他会在全体阿拉伯人面前成为傻瓜,成为嘲笑和抨击的对象,他只能打掉牙齿往肚子里咽,有苦难言的滋味,只有他自己知道。

我们再看看另外一些事实,也许会有新的想象空间。小布什打掉萨达姆的主要成员很多是当年与萨达姆密切交往的政要,例如拉姆斯菲尔德、切尼。由于“伊朗门”事件,他们原先预期在伊拉克能够获得的经济利益都没有充分实现。曾经有一个伊拉克人企图刺杀老布什,小布什坚决认为这个针对他父亲的刺杀行为是萨达姆主使的。直到萨达姆被绞死,也没有人出来说,这件事情究竟是某个伊拉克人的自发行为,还是萨达姆主使的。小布什干掉萨达姆之前,准备进入伊拉克淘金的美国公司,又有切尼的哈利伯顿公司。

当然,消灭萨达姆的行为不能全用发石油财来解释,但是,美国的龌龊手段远远没有昭然天下。1990年前后,美国终于决定要除掉萨达姆,一个原因是“伊朗门”事件后,萨达姆越来越不听话;另一个原因是,萨达姆已经成为美国解决巴以问题最大的障碍。当时,在美国的要求下,戈尔巴乔夫甚至明确要求阿拉法特不得采取武力手段。然而,在搬掉苏联这块石头后,萨达姆却成为阿拉法特最顽固的支持者,在“伊朗门”事件后,更是如此。有时候我甚至怀疑,当时如果萨达姆愿意在阿拉法特问题上屈就美国的意思,美国是不是会放过萨达姆在科威特的动作。

《美萨》这本书虽然有一定的倾向性(作者是一个伊朗裔的美国人),但确实透露了一些以前很少出现的内幕资料。也许,随着岁月的流失,随着对那段历史的冷静思考,今后的历史研究者会披露更多的真相。关于两伊战争和海湾战争的内幕,也许未来会有另一番解释。

2006年底,美国为了国内政治需要,主使伊拉克政府绞死萨达姆之后,全世界对于这个“恶魔”的死亡,居然没有欢欣鼓舞,连最坚定的盟友英国也只是低调地表示了一下。看看高调支持的都是谁:以色列,科威特,这两个是美国的铁杆盟友,另一个却是美国的死对头伊朗!而在此时,伊拉克的人均GDP不到200美元,比萨达姆高峰时期下降了十几倍。因此,如果未来某个时候,萨达姆重新成为伊拉克的民族英雄,历史的真相重新显露,至少对于我来说,一点都不会觉得惊讶。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