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所周知,狄金森是美国传奇女性诗人,她在美国诗歌史上具有很崇高的地位。既然说到狄金森是现代女诗人的典范,那么要是仔细划分的话,狄金森是什么主义诗人呢。在记载狄金森生平经历的书籍中,提及到了狄金森是什么主义诗人这一问题。狄金森被美国人民称为二十世纪现代主义诗歌的先驱之一,由此可见狄金森是现代主义诗歌诗人。

艾米莉·狄金森,1830年12月10日生于马萨诸塞州阿默斯特镇,1886年5月15日去世。她20岁开始写诗,早期的诗大都已散失。1858年后闭门不出,70年代后几乎不出房门,文学史上称她为“阿默斯特的女尼”。她在孤独中埋头写诗,留下诗稿
1,775首。在她生前只有7首诗被朋友从她的信件中抄录出发表。她的诗在形式上富于独创性,大多使用17世纪英国宗教圣歌作者艾萨克·沃茨的传统格律形式,但又作了许多变化,例如在诗句中使用许多短破折号,既可代替标点,又使正常的抑扬格音步节奏产生突兀的起伏跳动。她的诗大多押半韵。

托马斯·爱迪生(Thomas
Edison)是人尽皆知的“发明大王”,其拥有超过一千项专利,但不为人知的是这些专利绝大多数都不是爱迪生自己原创的;而在成就爱迪生的众多科学家中,“功劳”最大的便是尼古拉·特斯拉(Nikola
Tesla),也因此在特斯拉脱离爱迪生的控制后,爱迪生为了防止特斯拉破坏自己的财路从而倾尽全力对他进行打压和封杀,以至于一直以来这个伟大的科学家都被从历史中抹去,并直到21世纪才逐渐被人们所熟知。

艾米莉狄金森

人物生平

下面就通过10个故事来扒一扒爱迪生与特斯拉的恩恩怨怨,以此给大家还原一个真实的爱迪生。

狄金森自幼在传统家庭长大,青少年时期单调而乏味的生活让狄金森萌发了创作诗歌的愿望。狄金森从二十五岁开始,便闭门写作,一写就是三十年。狄金森一生留下一千七百多篇诗歌作品,等到狄金森去世后,她的作品才被陆续发表出来,并且在美国享有很大的名气。狄金森的诗歌作品主要侧重表现自然、宗教信仰、友情、爱情、生活情趣等。狄金森一直在美国乡镇生活,她平时接触最多的便是大自然中的花花草草。

狄金森的祖父是阿默斯特州学院的创始人。父亲是该镇的首席律师,思想保守。狄金森从小受到正统的宗教教育,因而青少年时代的生活既平静又单调,平常很少外出,只旅行过一次。

1、相爱相杀
在爱迪生晚年,他曾表示特斯拉是他最敬重的人。然而可惜的是,当爱迪生说出这句话时他已经花了大半生来对付特斯拉,也因此斯拉的去世充满着孤独,而爱迪生的去世则充满着财富和荣誉。尽管特斯拉年轻时曾和爱迪生一起工作,也因为爱迪生的资助他才得以年少得志;但爱迪生却常批评和嘲笑特斯拉的许多想法是“不切实际的”,并同时又在暗中盗取特斯拉的专利,从而逐渐成就了自己的商业帝国。

根据统计,狄金森以自然景观为主题的诗歌多达五百来首,大多描绘了美国乡村怡人的自然景观。在诗人作品中,随处可见的是她对花鸟虫草、自然景物的刻画与描写。除此之外,狄金森善于将自己的内心情感与大自然景观相结合,这一点也成为狄金森诗歌作品的一大特色。狄金森的诗歌风格绮丽多样,有的诗歌作品具有清新的意象,有的诗歌作品十分具有凝聚力和张力。而狄金森被称为二十世纪现代主义诗歌的先驱之一,这也是无可厚非的。

狄金森没有受到过高深的教育,只在阿默斯特附近的一所女子学校读过一年书。她是一个反应机敏、说话幽默、思路开阔的少女。离校回家后,狄金森仍然住在当时她出生的房子里,艾米莉·狄金森的人生大都是在她出生的房子里度过的,这栋砖造房屋是由她的祖父在缅恩街上所建造。因为经济上的困难,狄金森家在1840年卖了这栋房子,移到北欢乐街的房子住了十五年,后来爱德华·狄金森在1885年又把这栋房子买回来。艾米莉最喜欢这栋房子的地方,就是东边的温室,她在那里种了许多冬天能开花的植物,并且在窗户边的小书桌上,她写了许多诗,过着孤寂隐居的生活。她认为世界如此喧闹不安,她要远离开它,退避到用自己的灵魂建筑的小天地里。

2、直觉发明家
特斯拉一生都在学习并对科学技术有着极大热情,据说他有一种被称为“摄影记忆”的能力,就是在看完一本书后可以直接将这本书的内容一字不漏的记下来,然后再在脑海中将书本里的知识进行实践,就如同今天我们的虚拟现实一般,只不过特斯拉当时是在自己的大脑中进行着虚拟现实。而爱迪生绝大多数时间都在寻找可以带来财富的发明,并不择手段将这些发明收入囊中,诚如特斯拉在一次接受《纽约时报》的采访时对爱迪生评价道:“他不学习,也看不起书本里的知识,他只用直觉来进行发明。”

艾米莉狄金森的诗歌特点

狄金森的青年时代,有两个人对她的生活产生过影响,一个是阿默斯特学校的校长纳德·汉弗莱,另一个是在她的父亲律师事务所任职的青年律师本明杰·牛顿。他们对她的学习给予了很大的帮助,尤其是牛顿经常指导她应该读些什么书和怎样读书,启发她认识和谐和完整的自然界蕴含的美。牛顿还经常为她宣讲加尔文派的宗教思想,使她接受了加尔文派的内视思想以及关于天性美和世界冷酷的观念。这些思想成了她生活的信条并后来形象地反映在她的全部诗作里。[1]

了解艾米莉狄金森的诗歌作品之后,会发现艾米莉狄金森的诗歌特点非常有特色。首先,艾米莉狄金森的诗歌特点之一在于,艾米莉狄金森善于用死亡意象来揭示生命的真谛。纵观二十世纪的诗歌大家们,大多喜欢探讨死亡、生命、永恒之类的话题,比如纪伯伦,或者泰戈尔,又或者说艾米莉狄金森。对于万事万物来说,死亡是一个无法回避的话题。人类在发展过程中,一直不断地对死亡进行研究。而诗人或者作家在认知死亡的时候,都会将自己的认知用文字形式记载下来。

创作时期

艾米莉狄金森雕像

狄金森的诗作现存1700多首,但很难定出实际数字,因为1860年代起狄金森的书信开始“诗化”,有时候很难界定她写的是散文还是诗(苏珊称为“信诗”(letterpoem))。狄金森不是个出版的诗人,因此留下的大部分诗作只能看作诗稿,完篇的很少,有句无篇的占大多数。

狄金森早年间,先后经历了亲人与爱人的离世,所以死亡对她来说,是十分痛苦的。后来,狄金森在创作诗歌作品时,死亡便成为狄金森诗歌创作一个永恒的主题。根据记载得知,在狄金森全部诗歌作品中,将近三分之一的诗歌内容,都是描述死亡的。狄金森用葬礼、死神、亡者等多个死亡意象,探讨了死亡这一话题。

狄金森的诗歌分为三个截然不同的时期,每一时期的作品都有一些共同的特征:

同时,狄金森通过对死亡的描写,也揭示了生命的真谛。其次,艾米莉狄金森的诗歌特点还有,她善于在诗歌作品中展现自然意象。艾米莉狄金森之所以会创作出大量与自然景观相关的诗歌作品,这与艾米莉狄金森的生活环境是密切相关的。艾米莉狄金森自幼在乡村生活,喜欢安静生活的她经常在大自然中寻找美丽的意象,在她眼里,大自然中的万事万物都是具有生命力。

第一时期为1861年以前,这一时期狄金森的作品风格传统,感情自然流入。在狄金森死后,出版了她的作品的托马斯H·约翰逊,只能给狄金森创作于1858年以前的作品中的五部鉴定年份。

狄金森作品

第二时期为1861年~1865年,这是狄金森最富有创造力的时期,她的诗歌在这一时期更具有活力与激情。据约翰逊估计,狄金森在1861年创造了86首诗,1862年366首,1863年141首,1864年174首。同时,他认为在这一时期,狄金森充分表达了永生和死亡这一主题。

艾米莉狄金森是美国著名诗人,她在诗歌领域的成就,推动了美国诗歌领域的发展。介绍艾米莉狄金森的生平成就时,不得不说的就是狄金森作品。狄金森作品有《云暗》、《逃亡》、《希望》、《补偿》、《战场》、《天使》、《这是鸟儿们回来的日子》、《神奇的书
》等等。狄金森一生创作了大量诗歌作品,据不完全统计,狄金森作品多达一千七百多首。

第三时期为1866年之后,据估计,所有的狄金森诗集中有2/3写于该年之前。[2]

艾米莉狄金森画像

情感经历

比较遗憾的是,狄金森生前只发表过5首作品。狄金森作品选材非常广泛,大多是以描述百姓普通生活场景为核心。狄金森通过展示普通的生活场景,向世人诉说着普通生活背后的故事,以及娓娓道出人生哲理。在狄金森作品中,经常可见的是她关于爱情、永恒、宗教信仰、死亡、亲情等主题的探讨。从某些方面来说,狄金森在诗歌作品中所展现的主题,和纪伯伦有些相似。二十世纪的诗人们大多关心自我本质、自然等社会主题,而狄金森也不例外。

艾米莉曾与几位男士有过朦胧的浪漫情愫。最权威的狄金森传记作家理查德·斯维尔记录下她一生中比较重要的爱情经历:一是与塞缪尔·鲍尔斯的没有结局的爱情;二是与比她年长18岁的洛德法官的关系。

狄金森的诗歌创作特色对现代诗歌创作产生了深远影响。基于狄金森在诗歌领域不俗的建树,因此狄金森也被后人称为“美国二十世纪新诗的先驱。”狄金森的诗歌作品讲究纯净的本质。诸如在狄金森作品《我从未看过荒原》一诗中,狄金森写到:“我从未看过荒原,我从未看过海洋,可我知道石楠的容貌,和狂涛巨浪。”她所表现的诗歌主题都具有意境之美。

艾米莉·狄金森与她父亲的朋友和同事洛德法官的恋情曾在一些文献中提到。在洛德法官的妻子去世后,他与艾米莉两情相悦的亲密关系开始于1878年初,当时她已经47岁,他65岁。洛德法官曾经希望与艾米莉结婚,可是受到了拒绝。那时,艾米莉已经不再年轻,她深知,婚姻意味着女子要放弃自己的独立,她不希望承担社会为女子制定的妻子和母亲的角色。她从小就看着自己软弱、无主见的母亲对丈夫绝对服从却得不到半点垂怜和温存,这大概也渐渐地压制了她步入婚姻的想法,但掩盖不了她对婚姻的憧憬。在1884年,艾米莉写过一首以新娘自居而语涉“拥有”和“被拥有”的不寻常的诗“CircumferencethouBrideofAwe(敬畏的新娘在你身边)”,是写给洛德的,她以古诗的形式表达了对成为“你”的新娘,拥有“你”并且爱“你”的渴望,再次表达了对爱的追求。

经典中心

人物履历

1830年12月10日艾米莉·狄金森出生。

1833年2月28日狄金森的妹妹拉维雅出生。

1835年9月狄金森开始上小学。

1840年4月狄金森全家迁至北喜街。

1840年9月狄金森参与研究院课程。

1847年9月狄金森进入圣约克山女子学院修习。

1850年间狄金森开始写诗生涯。

1852年3月24日律师班哲明·法兰克林·牛顿去世,他是狄金森的文学导师的挚友。

1855年2月、3月狄金森与维妮拜访华盛顿特区、费城等地。

1855年11月狄金森家族重购田产,搬回美因街的家宅。

1858年狄金森开始她最杰出、富有想像力的创作。

1860年春天查尔斯·魏兹华斯到安贺斯特拜访狄金森。

1860年早期狄金森精神激变,原因不详。

1862年4月15日狄金森首次写信给汤玛斯·温沃·希金森。

1864年2月至4月狄金森几首诗刊登在《春田共和国报》。

1864年4月至11月狄金森于剑桥求诊一位波士顿的眼科医师。

1870年8月16日狄金森至安贺斯特拜访艾米莉。

1873年12月3日狄金森再度拜访艾米莉。

1874年6月16日狄金森之父爱德华·狄金森死于波士顿。

1875年6月15日狄金森之母中风。

1878年11月20日狄金森诗作《成功》刊登。

1878年晚期狄金森与洛德法官坠入情网。

1880年夏天魏兹华斯再度拜访狄金森。

1882年4月1日查尔斯·魏兹华斯斯去世。

1882年11月14日爱德华·狄金森夫人去世。

1884年3月13日洛德法官去世。

1886年5月15日狄金森死于肾脏疾病。

1886年5月19日狄金森的丧礼举行。

1890年11月12日狄金森诗集出版。

1891年11月9日狄金森诗集II出版。

1894年11月21日狄金森的书信出版。

1896年9月1日狄金森诗集III出版。

作品风格

狄金森的诗采用一般教会赞美诗的格律:每节四句,第一、三句八音节,第二、四句六音节,音步是最简单的“轻、重”,第二、四句押韵。例如:

Because I could not stop for Death–

He kindly stopped for me–

The Carriage held but just Ourselves–

and Immortality.

诗的篇幅短小,多数只有两至五节,经常破格,常押所谓“半韵”(half
rhyme);放弃传统的标点,多用破折号,名词多用大写(但这个习惯在当时很平常);常省略句子成分,有时甚至连动词也省掉;句法多倒装,有学者指这是受拉丁文词序的影响。

狄金森的诗富于睿智,新奇的比喻随手抛掷,顺心驱使各个领域的词汇(家常或文学的,科学或宗教的),旧字新用,自铸伟词。喜欢在诗中扮演不同角色,有时是新娘,有时是小男孩,尤其喜欢用已死者的身分说话。狄金森描写大自然的诗篇在美国家喻户晓,常被选入童蒙课本。痛苦与狂喜,死亡与永生,都是狄金森诗歌的重要主题。

狄金森诗作的音乐性和图象性,成了批评家关注的题目。其诗用的破折号,时长时短,有时向上翘,有时向下弯,有批评家指这些是音乐记号,代表吟咏或歌唱那首诗时的高低抑扬;其诗的诗行往往不是一写到尾,有时一句诗行会分开两、三行写(即是说每行只有两三个字),有学者认为这是刻意的安排,跟诗意大有关系(另外,狄金森有时会在寄给朋友的诗里会附上“插图”)。因此,有人主张要研究狄金森的诗,必须以她的手稿为文本,才不致扭曲诗意。

作品出版

作品被发现

狄金森的妹妹-拉维妮雅认得狄金森的字迹,但她却不了解这些文字代表的是狄金森终其一生的热情。当她发现这个藏着一千多首诗的箱子时,她真的十分震惊。

作品被陆续出版

作品部分诗选

七月回答

哪里是蜜蜂

哪里是红色

哪里是干草?

啊,七月说

哪里是种子

哪里是萌芽

哪里是五月

我让你回答

不-五月说

示我白雪

示我钟铃

示我松鸦!

挑剔的松鸦

哪里是玉米

哪里是薄雾

哪里是芒刺?

这里,年说到。

Answer July –

Where is the Bee –

Where is the Blush –

Where is the Hay?

Ah, said July –

Where is the Seed –

Where is the Bud –

Where is the May –

Answer Thee – Me –

Nay – said the May –

Show me the Snow –

Show me the Bells –

Show me the Jay!

Quibbled the Jay –

Where be the Maize –

Where be the Haze –

Where be the Bur?

Here – said the year –

“意象”这一概念在理解诗歌时非常重要,它是指诗人将抽象的主观情思寄托于具体的客观物象,使之成为可感可触的艺术形象,使情思得到鲜明生动的表达。简单说来,就是把主观的“意”和客观的“象”的结合.融入诗人思想感情的“物象”,是赋有某种特殊含义和文学意味的具体形象。狄金森在诗歌中运用了大量准确、生动的意象,弥补了诗人生活经历方面的不足,使得她诗歌中的一词一句,一草一木都具有深远的韵味和哲理.影响了许多后世的诗人。她本人也被认为是美国意象派诗歌的先行者。但是作为一个生活在维多利亚时代的淑女,又由于自身的原因很少出行,更不要说远行到别处去游历.狄金森诗歌中的意象又是非常有限的,都是来自于诗人对于自然,对于日常生活琐事的细心观察,尽管如此,狄金森却将这些意象运用得恰如其分,令人无限神往。狄金森曾写过一首题为《我为美而死》的诗,她的一生也正是秉持这样的态度在进行创作。狄金森诗歌中反复出现的意象主要有:死亡意象、家园意象和自然意象。

艾米莉·狄金森诗歌中的死亡意象分析

死亡是人生无可回避的一个话题。人类对死亡的认识经历了漫长的过程。并将继续下去.而这种认识被作家或是诗人以各种文学形式记载下来,构成了人类死亡意识的重要组成部分。狄金森年轻的时候。先后经历了家人和恋人的辞世,诗人对死亡带来的痛苦感受至深.在心灵中亥4下了不可磨灭的烙印.成为诗人创作中一个重要的主题。在狄金森的诗歌中,有三分之一是描述死亡的。诗人运用了死神、死者、葬礼等死亡意象刻画了死亡的多个侧面,探讨了死亡以及生命的真谛。狄金森像许多西方人一样.认为死亡与永生相连.死亡导向永生。因此,死亡并不可怕,死亡也不是终点,而是另一段生命的开始;引导人走向死亡世界的死神也不再是面目狰狞,相反,它更像个绅士、朋友、甚至爱人。《因为我不能停下等待死神》就深刻地体现了这点。在这首诗中,我们发现,死神是一位亲切的车夫,他停住等“我”上去,车里还坐着“永生”。“我”被死神的和蔼和礼貌所打动,决定放弃劳作和休息,_起踏上了死亡的路程。在《放下门闩,啊死神》一诗中,诗人乞求死神打开门闩,让疲惫的人们进去休息,这样,他们就可以停止寻找,停止奔波。在这里,诗人以一种平和冷静的态度看待死亡,认为死亡只是肉体的毁灭.
而不朽的灵魂只有经过死亡这一必经阶段才能得以永生。只要领悟了这个秘密,死亡将不再可怕,而变得悠然而平静。

狄金森所刻画的死者形象也不是恐怖骇人的,而是在“安睡”,“面容胜柔嫩花枝”,呈现出一种超凡之美,没有抑郁、腐臭的死亡气息,诗歌的基调变得轻快起来。诗人采取这种创作倾向的原因在于诗人对于死亡本质的理解,即死亡是快乐的,是通向另一世界的特权。

葬礼作为生与死的分水岭,往往是令人心碎的、哀伤的。如在《我感觉葬礼在我脑中举行》一诗中,诗人作为一个死者来感受死神的降临,暗示只有在濒死的时候,人才能懂得生命的价值,懂得如何珍惜生命,但是一切已经来不及了,“我”虽然经过了痛苦的挣扎,但是仍然未能摆脱地狱之门,这也表明了狄金森对死亡的恐怖与绝望。

艾米莉·狄金森诗歌中的家园意象分析

家园是一个很广泛的概念.既可以是地理意义上的居住之所,也可以是精神意义上的心灵归宿。狄金森的家位于小镇的大街上,名叫家宅。除了184O年一1855年随全家迁居快乐街上不太豪华但更宽敞的房子里外,狄金森一直在家宅中居住直至去世。这种几近自闭的生活让她的外部经验极其有限,诗人对家自然会有着很强的依赖。在她的诗歌中,经常出现与家什的名称、建筑词汇以及其他与家居有关的字眼。家作为一个家园概念或符号对狄金森产生了巨大影响,诗人时常在诗中用与家相关的字眼营造家的空间感或安全感.
为读者再现了美丽的家园之梦。

作为一位一生囿于家居的女性,房间是狄金森逃离社会、醉心于诗文的地理场所.同时也是诗人感到安全、静谧的精神空间。房间这个词出现在狄金森的许多诗歌中,但是诗人在使用这些词汇时,往往把它们隐喻化,从而丰富了这些词汇的含义。如在《什么客栈》和《安居雪白光亮的屋子一一》两首诗中,诗人使用人们熟悉的“客栈”与“房间”来象征坟墓,象征人死后的托身之所,这两个意象潜藏着“安全、宁静、温馨、身有所属”之感。这种意识产生的心理基础在于诗人面对人生无常、神秘莫测的死亡时产生的对安全、归属、尊严此类精神的需要。从这些描述中我们可以察觉出狄金森对于死亡的看法:死亡是真实的.人死后并不是踏上寻求天堂的漂泊之路.而是回归给予安全感和归属感的家园:但是死亡者的家园此时变成一种完全封闭的空间.切断了死者与人间的联系,既存在于人间又消失于人们的视线中,陷入一种永恒的孤寂。在狄金森所使用的家园意象中,“门”这个词的意象最为丰富,它可以表达孤独、失去、死亡、安全等等。在《离家多年的我》和《街上,一扇门微微打开》两首诗中,“门”这一意象主要与家园的失落联系在一起。在诗人看来,“门”关系着“存在”的开启与关闭.是生与死的分界:浓厚的家园意识牵引着诗人死去的灵魂。要返回“门”后那熟悉的温暖之中去;曾经的家园近在跟前,但是“门”内和“门”外却是永久的诀别和无法跨越的距离:人因死亡而成为永远的流放者,家园最终存在于可望而不可及的彼岸世界。

“园林”是一个重要的家园意象。从西方圣经中的伊甸园,到东方神话中众神的花园,“园林”都是潜藏在人类内心深处的一个象征着美好、幸福生活的所在。人们通过构建园林意象的方式进行着探索回归幸福的可能,找寻着人类失落的精神家园。狄金森在她的诗歌《另一片天空》中,凭借想象构建了一个远离尘世、仙境般的花园,在那里,时间永恒、鸟语花香,没有黑暗与痛苦,只有阳光与美好。这种理想化的花园正是诗人幻想的心灵栖息场所。用来躲避或减缓外部世界的压力.让心灵获得了一块宁静、幸福、安乐的净土。

艾米莉·狄金森诗歌中的自然意象分析

将自然作为诗歌的主题,这一传统可谓源远流长。许多大文豪都曾探讨了自然的神秘性以及自然对人类心灵的净化作用。作为一名生活在19世纪中叶的美国乡下小镇的女诗人,狄金森平日接触最多的、最易观察到的事物便是自然。在诗人身后留下的大量诗篇中,以自然为主题或背景的诗歌有500多首,这些诗歌勾画了乡村中原始的自然风景、花鸟虫草,自然的景致与诗人的情感、心态密切契合,成为诗歌中的重要的艺术符号。

在诗歌中,狄金森有时以花自喻,为花的短暂生涯和不为人知的处境而叹惜,以此影射自己多舛的命运和孤寂的一生。在《多少花儿在林间枯萎》中,诗人惆怅于花儿的凋落而不为人所知,而花儿无声无息的绽放与凋谢,正是诗人一生的折射。在《蜜蜂驶着他亮程的车驾》中,诗人借助花与蜜蜂的意象组合表达了对于理想的爱情模式的理解:飞翔于百花之中的蜜蜂是男性的象征,等待蜜蜂的花则是女性的象征:花总是以庄重的淑女风范出场,时而对求爱者不屑一顾,时而对追求者恋恋不舍。狄金森借这类诗歌竭力说明爱是出于一种无法摆脱的感情驱使,完全无法用理智加以控制或解释。

另外,“果子”意象也反复出现在狄金森的诗歌中,诗人常常使用“苹果”、“禁果”等词语。很显然,这表明“果子”意象与圣经中提到的禁果的含义是相关联的,但是,诗人不是将其当作引人堕落、诱人犯罪的罪恶源泉,而是坦白自身对于禁果的向往与渴望。在《禁果有一种滋味》一诗中,“禁果”在诗人心中别有一番滋味,那是“何等鲜美”!
对禁果的渴求乃是对知识的渴求,对文明的渴求。

除了“花”意象、“果子”意象之外,动物意象也在狄金森的诗歌中占有很重要的位置。诗人通过刻画许多易被人忽视的、外表可怕的生物如老鼠、苍蝇、蛇、蜘蛛、蝙蝠等。赋予它们丰富的灵魂、鲜活的生命以表达自身的情感。在《一个瘦长的家伙在草地》中,诗人提到了与蛇的相遇,试图与之亲近却受拒绝,这暗示着诗人内心深处面对自然时的一种错综复杂的情感:恐惧、崇敬以及困惑。而在《我昕到一只苍蝇嗡叫—

当我死去》中,作者加入了苍蝇这一不起眼的小生灵稀释了死亡的恐怖与阴暗,使死亡变得平淡无奇甚至毫无痛觉。苍蝇的闯入以及“嗡嗡”叫声是毫无意义的.这就与意义重大的死亡构成了一种不协调.甚至是滑稽,而这种不协调与滑稽让人感到生命的荒诞与无谓。

总之.死亡意象、家同意象和自然意象是狄金森诗歌中存在的主要意象,借助这些意象,读者能够更好地领会狄金森诗歌的含义。其中,死亡意象营造了具有强烈感染力的意境.表现出人死后出现的各种可能性。激励读者去探索人类这一永恒的主题;家园意象表明了诗人的孤独感与不安,以及对安全、稳定、和谐、温馨的家园的寻求:而妙的自然则是诗人的诗歌缪斯,激发着诗人的创作灵感。

代表作品社会评价

艾米莉·狄金森是美国著名女诗人,她的诗公开出版后,得到了越来越高的评价。她在美国诗史上的地位和影响仅次于惠特曼。1984年,美国文学界纪念“美国文学之父”华盛顿·欧文诞生二百周年时,在纽约圣·约翰教堂同时开辟了“诗人角”,入选的只有惠特曼和狄金森两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