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日本偷袭珍珠港时,日军在关岛有一个将近3800人的军事基地和一个1400人的海军基地。驻有水上飞机、电台、气象站、猎潜舰、布雷舰等舰艇。在硫磺岛有一个飞机场,有20架战斗机和1500名海军驻扎在这里。

说起“艺术为政治服务”这一理念的忠实信徒,约瑟夫·戈培尔的名字不该被落下。这位拥有文学博士学位的纳粹德国宣传部长深知,相比报纸和广播,政治化的艺术才是慑服人心的最佳手段。正是在他的授意下,在视流行音乐为异端的第三帝国,诞生了一支“御用”爵士乐队;他们为法西斯政权歌功颂德的乐声,随着电波和唱片贯穿于二战始终。

1943年12月24日~1944年4月17日,苏德双方在第聂伯河右岸乌克兰进行了一系列攻
防作战,即第聂伯河右岸乌克兰战役。战役由苏军发动进攻开始,以德军东方战线之右翼被粉碎告终。此役,德军的86个师中,有10个师和1个旅被全歼,8个
师因损失惨重被撤销建制。

1944年2月,当美军占领马绍尔群岛后,日军加强了硫磺岛的军事力量,在硫磺岛上的军事力量达到5000人,13门火炮,200挺轻重机枪,4552支步枪,12架高射炮,30挺25毫米口径2联装高射机枪,此外还有120毫米口径的火炮。硫磺岛和小笠原诸岛成为防止美军空袭日本本土的最后一道防线。因为当时日本已经丧失了制海和制空权。

从封杀转为利用

兵力对比

1944年4月,硫磺岛上还驻有80架战斗机,但到了1944年7月仅剩下4架,美国海军到了硫磺岛目视范围内,一次全面的轰炸,炸毁了硫磺岛上所有的建筑物和仅存的4架飞机。但美军尚没有对丧失了海空支持的硫磺岛展开攻击,而日本则只余下地面部队能使用。

20世纪30年代末,爵士乐风行欧洲大陆,惟独在纳粹德国处境艰难。美国《史密森尼杂志》网站载文称,这主要是因为爵士乐源于美国且“雅利安人的贡献不多”,纳粹遂将其认定为堕落的象征,称“即兴中断和重击……会破坏日耳曼民族的纯洁和纪律”。在公开场合,第三帝国高官的措辞更加严厉,“罪恶巴比伦”曾是戈培尔对爵士乐的蔑称。

■苏军:乌克兰第1、第2、第3、第4方面军,约223万人。配备火炮和迫击炮28654门、坦克和自行火炮2015辆、飞机2600架。大本营代表GK·朱可夫和AM·华西列夫斯基负责协调作战行动。

战前美日双方的准备

这样的表态在当时并不令人奇怪。毕竟,打压流行音乐是纳粹当局一以贯之的政策,最不济的情况下也要保证其“政治正确”。为此,第三帝国文宣系统颁布的各种限制性条款称得上五花八门。按照捷克音乐家兼作家乔瑟夫·史考弗瑞奇在其小说《低音萨克斯管》引用的法令内容,民间爵士乐队必须遵循以下要求,才能在德国境内正常演出:

■德军:南方集团军群、“A”集团军群和第4航空队,以及罗马尼亚的第3集团军和空军部队,共103个师,约176万人。配备火炮16800门、坦克和强击火炮2200辆、飞机1460架。

1944年10月初,美国太平洋舰队司令部的参谋人员就将进攻硫磺岛的计划制定出来,参加作战的地面部队为第5两栖军,下辖海军陆战队第3、4、5师,共约6万人,由霍兰史密斯中将指挥;登陆编队和支援编队,由凯利特纳中将指挥;米切尔中将指挥的第58特混编队负责海空掩护;所有参战登陆舰艇约500艘,军舰约400艘,飞机约2000架,由第五舰队司令斯普鲁恩斯上将统一指挥。

狐步舞节奏不超过全部曲目的20%;歌词要表达“生活的喜悦”,而非“犹太人风格的忧郁”;曲风要轻快,与雅利安人的纪律和节制感相称;最多只能有10%的切分音,杜绝歇斯底里的节奏;严禁使用与德国精神相悖的乐器;低音提琴必须独奏;弦乐器禁用拨弦;禁止即兴演唱;应限制使用萨克斯管,用小提琴、大提琴、中提琴取而代之……

战役背景

由于参战部队中相当部分正在支援对吕宋岛的登陆作战,硫磺岛战役只得等吕宋岛战役结束后的1945年1月才能开始,又因为吕宋岛战役进展缓慢,结束的日期从计划的1944年12月20日推迟到了1945年1月9日,尼米兹再将硫磺岛的作战推迟到1945年2月中旬。

不过,供职于纳粹宣传部的官员们逐渐意识到,一味打压流行音乐可能适得其反——民众打开收音机时,并不想翻来覆去地听那些歌颂国家社会主义的进行曲。随着战火熊熊燃起,戈培尔率先意识到,要想消除国民的厌战情绪并打击英美对手的士气,作为武器的流行音乐必不可少。与其单纯地封杀,倒不如给爵士乐一点自由,令其“为我所用”。

1943年10月,苏军取得第聂伯河会战胜利后,大本营决定扩大战果,发动战略性攻势战役,解放乌克兰全部国土。

在1944年前,日军仅仅把硫磺岛作为太平洋中部与南部的航空中继基地,只部署了海军守备部队1500余人和飞机20架。1944年马里亚纳群岛失守后,硫磺岛的重要性日趋明显,日军才开始大力加强其防御力量,1944年3月下旬将4000余陆军部队送上岛;5月将硫磺岛的陆军部队整编为第109师团,由栗林忠道中将任师团长,并在岛上配备了120、155毫米岸炮、100毫米高射炮和双联装25毫米高射炮;7月海军第27航空战队也调至岛上。截止1945年2月,日军在岛上陆军约1.5万余人,海军约7000余人,共约2.3万人,飞机30余架,由栗林统一指挥。日军在岛上的中部高地和元山地区各建有一个机场,分别叫做千岛机场和元山机场,也叫一号机场和二号机场,并在二号机场以北建造第三个机场。由于美军迅速攻占了马里亚纳群岛,原计划运往马里亚纳群岛的人员、装备和物资都被就近转用于硫磺岛,尽管美军组织飞机、潜艇全力出击,企图切断硫磺岛的增援和补给,但日军以父岛为中转站,采取小艇驳运的方式,因此美军的封锁效果并不理想。

乐队骨干特权众多

苏军企图是:以同时和逐次展开的猛烈进攻歼灭苏德战场南翼的德军集团,解放第聂伯河右岸乌克兰地区,为尔后进攻巴尔干和歼灭白俄罗斯境内的德军集团创造有利条件。

由于日军的海空军主力在菲律宾战役中遭到了毁灭性的打击,已无力为硫磺岛提供海空支援,硫磺岛的抗登陆作战是要在几乎没有海空支援的情况下进行。栗林曾担任过天皇警卫部队的指挥官,他的苦心经营,确实给美军造成了巨大的困难,使硫磺岛之战成为太平洋上最残酷、艰巨的登陆战役。

有了灵感,戈培尔很快开始招兵买马。这支“御用”爵士乐队的头面人物,既要在艺术领域有说得过去的造诣,政治忠诚度也容不得半点含糊。思来想去,次中音萨克斯管演奏家卢茨·滕普林成了合适的人选。滕普林并非纳粹党员,但生性圆滑,同包括戈培尔在内的多名高官私交甚笃,自然,文宣部门在策划“爵士乐攻势”时首先想到就是他。

德军企图是:固守普里皮亚季河至第聂伯河河口附近防线,确保第聂伯河右岸乌克兰这一重要经济区,并掩护通向克里木和巴尔干半岛的接近地,以稳住战线、拖延战争进程。

每天出动战机轰炸硫磺岛

接下来,希特勒的宣传部长又找来了爱尔兰裔美国人威廉·乔伊斯和贝利·斯图尔特,安排他们给乐队主唱卡尔·施威德勒出点子、写歌词。来自杜伊斯堡的施威德勒时年38岁,天性机灵善变,在黑白颠倒的艺术界同样如鱼得水。投身乐坛前,他曾在外交部广播局的美国司工作,英语完美无瑕,低音尤其浑厚。

为此,苏德双方在北起萨尔内以西、南至第聂伯河河口,正面宽约1400千米;东起第聂伯河、西至喀尔巴阡山麓展开部署,作战地区纵深约450千米。

从1944年8月10日起,驻扎在塞班岛的美军航空兵就开始对小笠原群岛进行空袭,重点是硫磺岛的机场和为硫磺岛进行物资补给的中转地父岛的港口设施。从8月至10月,共进行过48次轰炸,投弹约4000吨,但收效甚微。

既然是被戈培尔相中的红人,乐队骨干们享受的特权自然少不了。就拿施威德勒说,即便是战争最激烈之时,他仍然过着花花公子般的生活,穿着印有党卫军字母的名牌衬衫到处旅行,还经常以采购唱片的名义前往瑞士,每次带回的名酒、巧克力、香烟都比音乐素材多几倍。据贝利·斯图尔特回忆,“他一边炫耀伊顿公学的领带,一边摆弄刻有盾形纹章的巨大戒指。”至于服兵役,有宣传部长撑腰,这项义务自然与乐队成员无关。

战役过程

1944年11月24日,塞班岛的美军首次出动B-29超级空中堡垒轰炸机对日本本土实施轰炸,引起了日军极大的恐惧,并随即作出反应,3天后即1944年11月27日,硫磺岛上的日军出动了2架飞机空袭塞班岛美军B—29航空基地,击毁B—29一架,击伤十一架。随后的日子里,硫磺岛上的日军又多次组织对塞班岛美军航空基地的空袭,至1945年1月2日,已累计击毁B—29六架,严重威胁着美军B—29航空基地的安全。为压制硫磺岛日军飞机的袭扰,美军于1944年2月8日组织了一次海空协同突击,出动飞机192架次,其中B—29重轰炸机62架次,B—24中型轰炸机102架次、重巡洋舰3艘、驱逐舰7艘,共投掷炸弹814吨,发射203毫米炮弹1500发、127毫米炮弹5334发,这样猛烈的轰击,却并未彻底摧毁硫磺岛机场,仅仅起了短暂的压制作用。自这次海空协同突击后,美军在1944年2月间又组织了四次类似的海空联合突击。

纳粹宣传机器的效率不可谓不高。战争爆发后的第五个月即1940年1月,德国听众吃惊地发现,收音机里重新响起了一度销声匿迹的爵士乐,滕普林挂帅的“查理和他的乐队”从此走进千家万户。这里不能不提一下德军王牌飞行员沃纳·莫尔德斯,此人是狂热的爵士乐爱好者,总是趁着升空作战的机会收听来自英吉利海峡对面的广播——英国BBC会定期播送流行音乐节目。据说,当戈培尔把官办爵士乐队的方案呈报给希特勒时,正是莫尔德斯“收听敌台”的事迹,促使元首拍板批准了这一项目。

按作战发展过程,第聂伯河右岸乌克兰战役分为2个阶段。即冬季攻势和春季攻势。

1945年2月9日起,由黑尔少将指挥的第七航空队B—24轰炸机只要天气允许,几乎每天出动对硫磺岛进行轰炸。

篡改歌词为宣传服务

第一阶段

1945年2月19日开始登陆战

虽然和英美同行相差甚远,“查理和他的乐队”提供的爵士乐,还是比纳粹德国兜售的其他东西更具诱惑力。其中,知名钢琴演奏家普里莫·安杰利和号称“德意志第一鼓手”的弗里茨·布洛克斯皮尔出力甚多。当然,作为官方认证的乐队,政治正确性是他们必须时刻牢记的,用纳粹宣传部官员的话讲,“我们绝对不能像黑人和犹太佬那样,整天光演奏那种颓废的玩意儿”——在乐队创立初期,真正的爵士乐只占全部曲目的15%左右。

苏军连攻5次 击溃德军38个师

此阶段,苏军4个乌克兰方面军粉碎了当面德军在南部的防御计划——德军38个师(占防御兵力的41%,其中包括7个坦克师、3个摩托化师)被击溃,并为实施深远分割突击和翼侧突击并彻底粉碎右岸乌克兰的德军,创造了有利态势。

日托米尔-别尔季切夫战役

苏军乌克兰第1方面军在700千米正面上展开进攻,粉碎当面德军的反突击,击溃其6个师,前进80~200千米,几乎全部解放基辅州和日托米尔州,以及文尼察州和罗夫诺州部分地区。

乌克兰第2方面军向驻守基洛夫格勒的德军集团发起进攻,向西推进40~50千米,突破当面德军第8集团军防御,收复基洛夫格勒。

上述两次战役大大改善了苏军的战场态势,为尔后连续进攻创造了有利条件。

科尔孙-舍甫琴柯夫斯基战役

苏军乌克兰第1、第2方面军从突出部底部两端急速对进,于2月17日成功围歼科尔孙-舍甫琴柯夫斯基突出部的德军重兵集团,重创德军15个师,歼敌7.3万人,削弱了德军南方集团军群的战力。

苏军乌克兰第1方面军右翼2个集团军于2月11日攻占舍佩托夫卡,前进至马涅维奇、卢茨克、舍佩托夫卡一线,歼灭了该地域德军,占领了重要交通枢纽和支撑点,达到战役预期目的。

尼科波尔-克里沃罗格战役

苏军乌克兰第3、第4方面军共同实施、协同作战,于2月底消除了德军在第聂伯河左岸占据的登陆场,并全歼该地区守敌,前出到因古列茨河,夺占该河西岸的一些登陆场,为解放克里木和向敖德萨方向发展进攻创造了有利条件。

第二阶段

苏军4次进攻 粉碎德军防御

此阶段,苏军4个乌克兰方面军进一步重创当面德军的重兵集团,最终达成了粉碎德军防御企图的战役目的。

普罗斯库罗夫-切尔诺夫策战役

此役由乌克兰第1方面军实施。在3月底前,德军“南方”集团军群坦克第1集团军遭到合围。尽管坦克第1集团
军残部于4月7日突出合围,但“南方”集团军群左翼和中路部队均被粉碎。战役中,苏军重创德军2个装甲集团军,使德军20个师损失一半以上的人员和大部分
技术兵器;德军的主要横向交通线被切断,其战略防线被分割成两部分;该方面军前进80~350千米,前出到喀尔巴阡山山前地带,解放右岸乌克兰部分领土。

此役由乌克兰第2方面军实施。3月26日,该方面军抵达温格内以北国界,从行进间强渡了普鲁特河,在战争期间第一次将战斗行动转移到敌国
——罗马尼亚境内。至4月中,该方面军以右翼前出至喀尔巴阡山脉。以中路部队前出至雅西接近地,而以左翼前出至德涅斯特河、基什尼奥夫以东。战役中,苏军
割裂了德军南方集团军群防线,使其10个师损失50%~75%的人员和几乎全部重装备;该方面军前进200~250千米,解放右岸乌克兰和摩尔达维亚大片
领土,并进入罗马尼亚东北地区。

别列兹涅戈瓦-斯尼吉廖夫战役

此役由乌克兰第3方面军实施。战役中,苏军因强渡南布格河未果而受阻,使德军在对岸有利地区建立了有组织的防御;该方面军前进了140千米。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