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战”后期,德国曾经出现过一支震惊世界的陆军少年师。其作战之勇猛、伤亡之惨重、结局之凄凉,在孩子兵参与战争的历史上绝无仅有。但这支部队在“二战”以后很少被人提及。一个德国朋友提示我,对于这段历史的记述是存在的,只是人们不愿意旧话重提,原因很简单:让未成年人去为一个已经注定失败的战争去送死,这是民族的耻辱。所以,德国人宁愿让这段曾经轰动一时的战争史实逐渐淡出后人的视线,变得鲜为人知。越是这样,我挖掘这段历史的愿望就越强烈。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多方面的资料收集,这段历史的轮廓在我面前逐渐变得清晰和生动起来。

研究抗战中缅印战场史料,最令笔者痛苦的是看到日本公刊战史转引的一段美国战史中的文字。

5时37分,一一九团七连奉命弃守169、150号高地,撤至149号高地。团炮群二营炮击150、169号高地,给越军以重大杀伤。团、营属炮兵分别向164、156、150号高地射击

1944年6月7日,是盟军的诺曼底登陆战役的第二天。刚刚踏上法国土地的加拿大第27坦克团担任了扩大登陆桥头堡的任务,从诺曼底海岸向卡恩地区北部推进,目标是攻击并占领小城查尔堡。此刻,已经登陆的美、英部队正陷入与德军的激战,和他们相比,这支加拿大部队的推进异常顺利。卡恩地区的丘陵地带绿草如茵,优雅宁静,由于制空权已经完全掌握在美、英空军手中,这里的天空上已不可能出现一架德国战机。4年前,德国的铁甲军团曾在这里把溃败奔逃的30万英、法联军像赶羊一样地一直驱赶到敦刻尔克的海滩上,迫使他们逃往孤悬海外的英伦三岛。而如今,经过长期战争消耗的德国人在东西两线强敌的夹击下已经完全没有了昔日的威风。对于第27坦克团的那些从未踏入欧洲大陆的加拿大军人来说,眼下的行军似乎更像是一次和平环境下的出游,他们没有预料死神的到来会如此突然和迅猛。

它是批评中国远征军的兵器素养和战斗作风的。

1984年4月7日,边防第十一团田蓬炮兵群采用大小结合,曲直结合,”引蛇出洞”战术,炮击1580高地,歼灭越军22名,摧毁高射机枪、重机枪各1挺,暗堡2个。

如从天而降,道路侧翼的山坡上忽然显现出一群德国IV型坦克,7.5厘米口径的坦克炮将密集的炮火猛砸过来,不待加拿大坦克团从突然打击中完全清醒,黑压压的德国步兵群就冲了上来。从他们的精良装备和奋不顾身的凶猛态势看,加拿大人以为遇见了党卫军的老牌主力师。昨日,第27坦克团在登陆后只和德军716步兵师有过短暂交手,并占据了上风。但今天的这只部队好像完全不同于716师。他们拼死冲锋,前赴后继,好像每一个人都和对面的加拿大士兵有着不共戴天之仇。第27坦克团抵挡不住如此猛烈和凶悍的攻击,撤退很快变成了溃败。在德军3个装甲营的50辆坦克和一个步兵师的攻击下,28辆加拿大舍曼坦克被击毁,245个军人在他们参加欧洲这场战争的第二天就丧命异国,而德军方面仅有两辆坦克被击毁,4辆受损。

现将这份“他方”总结记录的文字转引如下:

1580高地位于中越边境骑线点上,可控制两国境两侧的村庄和道路,距边防十一团一连大石板前沿阵地约1000米。为越苗娃县军指一营二连驻守。1979年对越自卫还击作战后,

这一仗,打乱了盟军在诺曼底半岛扩大桥头阵地的整体部署,蒙哥马利决定放弃对查尔堡的进攻,直接将进攻矛头指向卡恩。此时他才从情报中了解到,将这群加拿大汉子痛打了一顿的竟然是一群德国大孩子,这就是党卫军第12装甲师,正式名称叫“希特勒少年师”,别名叫“婴儿师”。在德军系列中,他们服装上的标志是一支奶瓶。

“根据美军联络军官所见,中国军队大多无视美国人的技术和劝告,战术拙劣,缺乏爱护武器观念,令美军联络员不胜感慨。美军联络员对中国军队战斗作风的批判如下:

越军加固工事,修筑明暗火力点和堑壕、交通壕,增设铁丝网、雷场等附防御设施。越军凭借坚固工事和险要地形,不断开枪开炮,严重威胁边防战士正常执勤和人民生命财产的安全。

1943年2月,斯大林格勒战役刚结束,党卫军征兵局局长贝格和帝国青年局协商,要成立一支由1926年出生的自愿者组成的精锐部队。也就是说,只要在1943年内达到17岁者即可。此前德国征召兵源的最低年龄限是18岁。战争打到现在,生产战争物资的任务落在了后方的妇女和老人身上,而在兵力补充方面,如果不降低法定的征兵最低年龄,德国就没有了后续兵源,于是16到17岁之间的“孩子兵”披挂上阵了。相应地,加入党卫军的身高条件也为之放宽,由原来规定的1.78米下降为1.70米。帝国青年局局长阿克斯曼明确表示:“不需要家长的认可。”

“中国军队的团长不能直接向支援的炮兵部队要求火力支援,而要通过师司令部来要求,故当炮兵实施掩护射击时,已失去了价值。即使炮兵射击也不能准确地覆盖目标,发射间隔往往长达五分钟。

炮击1580高地战斗

这一年,党卫军共征召了35000名这样的小兵,其中大部分人被运送到比利时完成了少年师的建制。因为这些小兵尚未成年,需要按照从事重体力工作的兵种的标准供应营养,他们每人每周要保证能喝到3.5公升的鲜牛奶,“婴儿师”由此得名。此外,发给成年军人的香烟和烟叶,在孩子兵这里变成了糖果和巧克力,这个规定一直执行到1944年3月16日,以后孩子兵们就可以抽烟了。

“中国士兵不爱护武器,用火箭筒在雨中进行射击,由于雨淋,这种兵器经不住一天使用。步兵漫不经心地操作挂在腰带上的手榴弹拉火环,常令位于近旁的美国人胆战心惊。弹药被无限制地浪费,兵器由于不间断地使用和保养不善,短时间即告报废。战场上的武器、弹药是如此使用,而补给站与第一线的距离却相距甚远,武器易损件的生产地竟远离战线12000英里。通过这些事实即可察觉,卫立煌将军麾下75000名官兵的实战能力令人遗憾……”

4月2日对越军炮击作战后,边防十一团曾组织一、二迫击炮连向其炮击,但因其工事坚固,躲藏迅速,效果不佳。炮群即采取大小结合,曲直结合,”引蛇出洞”的战术手段,先用6门100迫击炮炮击,迫其隐藏,掩护我82无后座力炮分队接近直瞄射击。假造攻击声势,引诱越军占领阵地,尔后用152榴弹炮行集中射击,扩大战果。

1943年7月,希姆莱在向希特勒汇报孩子兵的训练和作战情况时说:“少年师比成年的军人更狂热和忠诚,是出色的作战师。”希特勒听后异常兴奋地说:“少年军人能和成年军人一样作战,敌人要舔自己的伤口了。”

美军联络官们的抱怨,固然有心疼本国“租借”物资的心情,但抗战以来打“穷仗”几乎打怕了的中国军队,何以如此“暴殄天物”?你可能想不到,当时因为恐惧日军夜袭,有的军官要求士兵通宵打机枪来吓唬敌人。

4月7日,由侦察队1个班,机炮连无后座力排排长带两个组携带无后座力炮两门,乘大雾弥漫之际,于晨7时前出到青山,秘密开辟通道,选择好发射阵地后,撤到安全位置隐蔽待机。14时20分雾散,目标清晰,越军阵地有少数人活动,我100迫击炮立即射击,越军高、重机枪转入暗堡隐蔽。侦察分队和无后座力炮分队利用炮击效果,迅速隐蔽逼近其前沿300米处占领发射阵地。两门炮同时发射,命中暗堡。继续射击时,越军从1580高地北侧发射火箭弹1发,装填手蒋培勇右臂负伤,新战士罗永寿迅速接替蒋培勇装填炮弹。九班、七班同时发射了4发炮弹,将其暗堡摧毁。此时,越军误判攻击部队已接近其前沿,慌忙钻出工事,占领阵地。准备好的152榴弹连抓住战机,立即射击,首群覆盖目标,随即加大火力,4发急促射,越军阵地烟雾弥漫,一片混乱,毙伤敌18名。前出分队撤出了战斗。

在训练少年师的时候,党卫军总结了“一战”时因为德国军人缺乏“世界眼光”而导致作战目的不明确的问题,因此每周提出一个政治题目让小兵们学习讨论,“德国需要生存空间”的理论就是学习任务之一。

而美式火箭筒和火焰喷射器都是刚刚研制出来的新武器,美国太平洋战场的麦克阿瑟部队和中国远征军几乎同时列装,一点也没见外。但在腾冲和松山战斗中,这两样攻坚利器并没有发挥出应有的效能,因为中国士兵能掌握使用方法的人太少,选拔不出适合的兵员学习,学习了也只能达到“粗通”的低水准。

炮击龙竹坪战斗

本来就对战场技术动态变化格外敏感的日军,稍稍吃亏后即有针对性地以狙击和逆袭战术反制,常常让中国士兵丢下利器牺牲,就越来越找不出会用的人。

1984年5月15日收复八里河东山后,越军不断派遣特工人员抵近前沿和渗入浅纵深进行侦察袭拢破坏,防御阵地常受其迫击炮零星射击。龙竹坪是越特工人员休整点,约一个连,1390号高地为其观察点,可观察到中方1680高地、大坪子后山、1504高地、曼那等地区。无名高地南侧有越军一个排的82无后座力炮阵地;龙竹坪北侧、974高地北侧各有一个排的160迫击炮阵地。

如此具有“战壕真实”的细节记录,折射出的道理其实很简单:武器之所以被军人视为第二生命,不在于它的高昂价格或是技术含量,而在于它的使用价值——在战场上消灭敌人、保护自己。作为实现人与武器装备有机结合的重要前提,兵器知识不应成为军人素质结构中的“短板”。

陆军第四十一师炮兵指挥所派侦察排长、班长各一人,在师渗透分队编成内行动,从师的防御翼侧渗入敌后,报告目标位置,观察炸点偏差量。同时命一二二团炮群两个营对龙竹坪地区越军进行炮击。

这一点,对今天的我们启发仍然很大。当前,新装备列装部队的速度越来越快、型号越来越多、信息化含量越来越高。这些现代化装备技术含量高、结构复杂、维护保养困难,常常需要多人配合才能完成操作,这就需要使用者认真学习并掌握相关的知识及原理,以便做到熟练操作、使用和保养。

7月10日19时15分,炮群受领任务后,进行了战斗准备。13日8时30分按搜排组、侦察组的顺序从南洞出发,沿罗家岩南侧小路出境。经1271高地于13时20分到达1316高地宿营。14日7时30分,步兵侦察组从316高地出发,9时40分到达无名高地,对龙竹坪进行侦察,14时30分返回1316高地,向渗透分队报告侦察情况。

对兵器一知半解,或者是一窍不通,何谈对兵器效能的有效发挥?其结果便是,要么让一些兵器“屈才”,要么让一些兵器“为难”。

17时10分发现约70余名越军正集合开饭,17时30分向炮群呼唤射击。17时45分,又有两辆小车进入龙竹坪,17时50分,师炮群152加榴炮、122加农炮开始射击。第一群炮偏南500米,偏东100米,修正后,第二群炮全部覆盖目标,经加大火力,一发炮弹在两辆车中间爆炸,越军营房上空浓烟滚滚。尔后转移火力对龙竹坪北侧越军160迫击炮阵地射击,部分弹群偏离目标,经修正后,弹群覆盖该阵地,其中一发炮弹直接命中炮床。射击历时15分钟,发射炮弹441发,共歼越军70余名,击毁火炮2门,指挥车2辆,营房24幢。

你要是拿一只“爱疯4”送给从未用过手机的人,大概也会遇到如此情景;但更可怕的心理是:这是别人的玩意儿,不糟踏白不糟踏。

炮兵支援步兵“7.12”反击战

好东西,必须给知道其价值、且懂得珍惜的人才有用,否则就是“烧火棍”。

越军为夺回收复的老山、八里河东山诸要点,从1984年5月1日起,不间断对中方进行小规模攻击和炮击,并于5月9日、6月11日分别实施了营、团规模的进攻。6月12日后,以10个步兵团,14个炮兵团的兵力,依托968、411、251、156等高地,采取秘密开进与展开,特工开路,偷袭与强攻相结合,正面攻击,翼侧牵制,多方向、多梯队连续进攻的战术手段,企图逐点进攻,逐次占领,最后侵占已收复的老山地区。

为粉碎越军的战役企图,陆军第十四军”前指”及炮兵部队总结了6月11日抗击越军团规模进攻的经验教训,进行了抗击大规模进攻的准备。6月12日后,四十一师主力,军坦克团一连,第十一军炮团152加农炮营相继进入战区。经调整后的部署为:老山地区由步兵一二0团防守,团炮群由军炮团152加农炮营、85加农炮营、四十一师炮团榴炮二营、四十师炮团火箭炮十一连编成,配置在坝子、那秧地区;662.6高地、那拉地区由步兵一一九团防守,团炮群由军区炮兵第五团和边防第十五团炮一连编成,配置在夭六、郊址城地域。师防空队由师高炮营、红缨5号导弹连编成,配置在干田、三转弯地域;师反坦克预备队由红箭73导弹连、85加农炮七连编成,配置在干田、船头地域。八里河东山由四十一师一二二团加强边防十五团二营防守,团炮群由军区炮兵第十八团二营、军炮团130加农炮营、师炮团122加农炮营编成,配置在楼梯、保垴地区。四十一师火力机动队由师炮团130火箭炮一连担任,配置在白石岩。军高炮群由军高炮团编成,分别配置在坝子、平寨地区;炮兵预备队由十一军炮团二营担任,配置在茨竹坝附近。7月10日,军”炮指”召开两师”炮指”会议,重点研究团与团、师与团、师与师的火力协同方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