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是日常生活最常见的动物。相比另一种喜欢猫在角落里的宠物,狗的胆子更大,相遇的时候,都会迎人而上,让我们与它相见的机会大大增加。

中山是春秋战国时代存立于燕南赵北的重要国家,公元前296年为赵国所灭。“中山之地,方五百里”,“战国所以盛衰,中山若隐为之枢辖”。然而,史籍对其史实记载既破碎又模糊。20世纪70年代,中山故都遗址与王陵的发掘、中山王方壶等器物铭文的释读,丰富了中山后期史料。近年来,清华简《系年》的发表、行唐故郡遗址与贵族墓葬的发掘,为重新思考中山国的一些问题提供了契机。

大家应该都知道南京大屠杀吧,不过满清大屠杀听说过的人又有多少呢?据资料记载,明朝灭亡,清朝多尔衮入关后,曾经发生了多场屠杀案,扬州十日,四川大屠杀,大同大屠杀等等惨-案,都是发生在当时的,这次大屠杀也叫做满清大屠杀。那么满清大屠杀一共死了多少人?满清大屠杀为什么在现在的历史书上没有呢?下面一起来看看吧

图片 1

白狄东迁华北平原

图片 2

狗和人类关系亲密,我们的许多传说都与狗有关。比如,在中国西南的许多民族中,都流传着一个“狗取稻种”的传说———

中山作为一个国家,首见于《左传》定公四年所载“春三月”召陵之会上晋卿荀寅的讲话:“水潦方降,疾虐方起,中山不服”。同年《春秋》又记“秋七月……晋士鞅、卫孔圉帅师伐鲜虞”,依《左传》义例,鲜虞即为中山。在新近公布的清华简《系年》中,第十八章有“遂盟诸侯于召陵,伐中山。晋师大疫且饥,食人”。三者所讲为一事,可以互相参照,以还原这次晋伐中山之役的经过。

满清大屠杀死了多少人

相传“古时候,人间没有稻谷,人类忍饥挨饿。这时人类就派狗漂洋过海跑到天上,去取回稻种。狗历经艰难来到天上,在谷种上打了个滚,浑身粘满谷粒。但是,狗返回人间时游过天河,河水冲掉了狗身上的谷粒,只有尾巴翘在水上,剩下几粒谷种带回人间。从此,人类才有了稻谷。所以,现在不少民族在收了新谷之后,都要给狗吃上一碗。”这则传说的有趣之处在于,把狗和人类的关系追溯到久远的年代,甚至是“混沌初开”的远古时代。其次,传说中的狗在人类生活中扮演了特别重要的角色。和我们后来知道的狗的普遍任务不同,狗的最初作用不是帮助人类打猎,或者看家、捉老鼠,而是和稻谷的起源有联系。

春秋中山的建立者,学者公认是姬姓白狄鲜虞氏。春秋中期前,白狄主要活动于今陕西省北部、山西省西北部地区,之后陆续向东迁移,春秋中期偏晚,越过太行进入华北平原。公元前506年以前,白狄的分支鲜虞氏在今河北省中部一带建立中山国。在此之前的较长时期内,《国语》《左传》等不提中山,只提鲜虞或白狄。因此,段连勤《北狄族与中山国》认为,当时白狄鲜虞氏尚处于部落联盟阶段。

要想知道满清大屠杀死了多少人,首先要了解的是满清大屠杀是怎么开始的,以及这场屠杀的过程是怎么样的。

我们可以先明确一点,人类和狗的联系可以追溯到新石器时代中、晚期。事实上,狗可以无愧于“人类最亲密的朋友”这个称号。因为狗就是人类驯化的第一种动物。

鲜虞部落联盟由鲜虞氏、肥氏、鼓氏、厹繇氏组成,鲜虞氏是其中最强大的氏族,在今河北省正定县、灵寿县、行唐县、定州市一带。2015年以来,考古工作者对行唐县南桥镇故郡村一处春秋晚期至战国早期遗址进行发掘。至2017年夏,清理东周时期墓葬29座,发现墓地以南的故郡城址等古文化遗存6处,初步确定故郡城址应与墓地密切相关。笔者估计,这个城址可能是鲜虞氏都邑。

满清大屠杀是满洲统治中原后的一场暴虐屠杀,也是历史上绝无仅有的惨无人道的屠杀,明朝彻底灭亡之后由清朝所代替,顺治年间清朝统治者为了彻底改变汉人思想进行了一项惨绝人寰的屠杀。而关于满清大屠杀死了多少人这个问题,则要看满清大屠杀前后的人口对比了。根据历史记载,明朝末期中原的人口大概有五千一百万,满清大屠杀之后,人口锐减了三分之二,只剩下两千万左右,也就是说一场大屠杀,使得中原人口少了三千万,这个数字实在是骇人听闻。满清大屠杀之所以会死这么多人,和满清大屠杀期间造成的种种惨-案分不开。

狗与人类之间亲密关系的早期证据,来自以色列北部一座考古遗址。考古学家在这处遗址发掘了一位老妇人的墓,她的左手下方就葬有一条狗。这座墓葬的年代大约是距今1.2万年左右。这样的墓地在当地还有多处,证明与狗同葬在当时已经成为一种习俗,狗在当地生活中的重要性也就不言而喻了。

肥氏大约存立于白狄东出太行至鲁昭公十二年之前的时期内。《左传》昭公十二年载:“六月……晋荀吴伪会齐师者,假道于鲜虞,遂入昔阳。秋八月壬午,灭肥,以肥子绵皋归。”昔阳是肥氏的都邑,在今河北省石家庄市藁城区。

扬州十一日、四川大屠杀、大同大屠杀等等这些都是满清大屠杀期间所发生的惨-案,中原各地几乎都没有逃过满清朝廷屠杀的毒手,为了杜绝汉人思想,多尔衮下令让所有的百姓剃头,“留头不留发,留发不留头”这句话就是在满清大屠杀时期流行的,开始的时候百姓是非常抵抗“剃头令”的,可奈何民斗不过官,只要有一点点的抵抗都会被官府残忍的杀害,这才导致百姓最后不敢反抗。

我们接下来要探讨的问题是,为什么石器时代的人们,在晚近的1至1.5万年里驯化了狗,即灰狼的后代?

鼓氏的存立时间比肥氏略多十余年。《左传》昭公十五年载:“秋,……晋荀吴帅师伐鲜虞,围鼓”,三月后“克鼓而反……以鼓子鸢鞮归。”昭公二十二年载:“晋之取鼓也,既献而反鼓子焉。又叛于鲜虞。六月,荀吴略东阳,使师伪籴者负甲以息于昔阳之门外,遂袭鼓,灭之,以鼓子鸢鞮归。”鼓氏领地在今河北省晋州市。

顺治二年有烈士为了反清做抗争,不过奈何实力太过于悬殊都纷纷死于清兵手下,摄政王多尔衮还下令屠城,在四川城内尸横遍野、哀嚎连连,他们连婴儿,妇女也都不曾放过,满清官员还大量的搜刮妇女逼迫强奸,稍有差错便是尸横遍野。从这些惨-案来看,满清大屠杀之所以会死这么多人就是因为清朝统治者的残忍。

从动物遗传学研究可知,狗是人类从亚洲地区常见的灰狼
驯化而来的。人类为什么走上了养狗这条不归路呢? 或者说,其实是养狼。

厹繇领地在今山西省盂县。《吕氏春秋·权勋》载:“中山之国有厹繇者,智伯欲攻之而无道也,为铸大钟,方车二轨以遗之。厹繇之君将斩岸堙溪以迎钟。赤章蔓枝谏曰:‘……必欲攻我而无道也……君因斩岸堙溪以迎钟,师必随之。’不听……断毂而行,至卫七日而厹繇亡。”厹繇亡于晋国上卿智伯之手,而智伯于周贞定王十六年被赵、魏、韩消灭,那么厹繇灭亡至晚在公元前453年以前。

满清大屠杀为什么没写进教科书

过去的考古学理论认为,1万年前的人类依然过着狩猎为主的生活,但猎物已从猛犸象一类的大型动物,转变为野山羊、鹿类等小型动物。人类用弓箭射伤这些动物的要害,但这类善于奔跑的动物会带伤逃跑、藏匿。所以当时的猎人就需要狗,或者刚驯化的狼,来追踪受伤动物,或衔回死去的猎物。

有助于考察早期国家形态

多尔衮曾发布“屠城令”,并带领大军血洗江南、岭南地区等等,甚至勾结荷兰殖民者,攻屠厦门。当时清军几乎将四川人杀绝,后来不得不“湖广填四川”来进行大移民。

当然,狗的作用还不仅于此。它们还能在食肉动物靠近时起到报警作用,后来的“看门狗”就延续了这种功能。而且,狗还会吃掉人类扔掉的废弃物,保持营地清洁。

由以上鲜虞、肥、鼓、厹繇概况可知,鲜虞部落联盟有三个特点。其一,语言与中原华夏不同。氏族之一为厹繇,其首领名为赤章蔓枝、鸢鞮、绵皋,这些称谓可能是汉译,原本当为狄语。《左传》襄公十四年载,“诸戎饮食衣服不与华同,贽币不通,言语不达”,正是这种情况。其二,鲜虞部落联盟有都邑而无边防。晋灭肥、鼓,智灭厹繇,都是大军直奔城下。《左传》昭公十三年载:“鲜虞人闻晋师之悉起也,而不警边,且不修备。晋荀吴自着雍以上军侵鲜虞,及中人,驱冲兢,大获而归。”警边是中原华夏的卫国方式,而鲜虞不警边,说明其无边防。其三,鲜虞部落联盟的组织形式是血缘与地缘结合,以血缘为主。肥、鼓、鲜虞是氏族,昔阳、中人是居邑。联盟以氏族为号,说明血缘在联盟中居主导地位。《国语·晋语九》载,鼓氏之臣夙沙釐在鼓灭亡后说:“我君是事,非事土也。名曰君臣,岂曰土臣?”反映了鲜虞人轻国家而重血缘的部落联盟意识。

明末时期中国人口在8000万到一亿五千万之间,而到了康熙五十年中国人丁数仅2464万余。也就是说这个时期中国的人口大量消失,多半是死于战乱、饥荒等原因。

不过,今天的考古学家已经注意到,这样一种解释过于功能主义。过去的解释是从狗对人类的贡献,来逆推人类驯化灰狼的情形。在驯化第一只野生灰狼前,谁知道它会听从人类指挥追踪猎物?因此,人类最初不可能带着为自己服务的目的驯养灰狼。就如中国西南民族“狗取稻谷”传说那样。

鲜虞部落联盟的存立,与其经济形态和生活方式有密切关系。有学者认为鲜虞经营游牧生活,也有学者认为是游牧与农耕结合。其实,至春秋时代,包括鲜虞在内的戎狄已从事定居农业生活。林沄《戎狄非胡论》,科学出版社2008年版)认为:“就中国长城内外的华北地区而言,则从现有的考古发现已可断言,并非自古以来就是游牧地区”,“中国北方地区在新石器时代广布着农业定居居民,从夏代开始的气候干冷化过程,也并未很快就使这一地区变成游牧地带……并没有记载说他们是‘随畜牧而转移’的游牧人。相反,有些文献中明确记录了戎狄是有城的。”结合《左传》等所载鲜虞人的昔阳、左人、中人等城邑,可知包括鲜虞部落联盟在内的戎狄的生活方式并非游牧,而是定居农业。

清军惨无人道的大屠杀,从努尔哈赤屠杀辽东汉人到康熙平定三藩,历时将近一个世纪。英国使节马戛尔尼等人的记录:满清初期,他们表现得非常凶残。建国后的最初几年,整批整批的百姓遭到屠杀。强迫留辫子引起了骚乱,结果都被镇-压在血泊之中。都是老爷的种族坐稳了江山,对奴隶的民族实行统治……。

犬类驯化难题的突破口,不是来自动物考古学家,而是一群植物考古学家找到的。他们的结论是:是犬类动物
自己驯化了自己。

《史记·夏本纪》云:“禹为姒姓,其后分封,用国为姓”,《殷本纪》云:“契为子姓,其后分封,以国为姓”,《秦本纪》云:“秦之先为嬴姓。其后分封,以国为姓”。嬴姓是古老的东方部族,国家结构与社会政治生活带有部落联盟遗存,所谓“用国为姓”、“以国为姓”,就是血缘与地缘结合。由于材料缺乏,今人对这种结合的认识较为茫然,常常不得不运用美洲印第安人易洛魁部落的资料,作为考察华夏部落联盟的参照。鲜虞部落联盟为相关研究增加了本土内容,况且白狄为姬姓,与黄帝同姓,与华夏同出一系,对于考察华夏早期国家形态,其价值更为凸显。

有网友评价称,这一切都只是政治需求而已,就目前而言,需要维护国家稳定,所以历史书上提到这些一定会引起民-族-矛-盾。提南京大屠杀,是为了激起民族主义情结,为了转移注意力。

植物考古学家发现,人类驯化谷物,即农业的历史,出现于距今1万年左右,略晚于犬类的出现,而且地点重合。这两者之间的联系,并不仅仅是个巧合。

鲜虞中山复国可成定谳

鲁迅评价说:“清军入关屠尽明朝汉人的骨气廉耻。”大明有思想、敢反抗的忠勇之士几被杀尽,留下的是大抵顺服的“奴才”。满清的大屠杀死亡人数之多是中国历次改朝换代之最。

考古学家戈登·柴尔德把人类种植谷物的出现,称作“新石器时代革命”。这种摄食方式的改变,产生了人类第一批早期聚落。其特别之处在于,这是人类史上首次在一个地区停留相当长一段时间,让人们依靠“收获物”以及该地区的野生资源过活。如果人们在一个地方居住经年,最终会遇到一个重要难题:垃圾问题。

进入战国后,中山国史实有《战国策》等记载,相对于鲜虞部落联盟时期较为具体一些,但与战国七雄相比,仍不明朗。尤其战国早期魏国灭中山并统治二十多年后,鲜虞中山是否曾经复国,至今都是学者争讼纷纭的问题。

 

这些垃圾主要来自食物残渣,以及人类自身的排泄物。不仅散发臭气,还会引来老鼠等啮齿类动物。当老鼠被吸引而来后,接着就出现了以小型动物为食物的灰狼。

有关中山复国的记载,首见于《史记·乐毅列传》:“乐毅者,其先祖曰乐羊。乐羊为魏文侯将,伐取中山,魏文侯封乐羊以灵寿。乐羊死,葬于灵寿,其后子孙因家焉。中山复国,至赵武灵王时复灭中山。”清代学者程恩泽等人对鲜虞中山复国持怀疑态度;现代学者钱穆等也认为中山没有复国,赵武灵王所灭是魏属中山;李学勤等人则坚持鲜虞中山复国说。

早期人类很快注意到了这个现象,并意识到这对双方都有好处。人类远离了臭气和疾病,而灰狼则有一个固定的“食堂”。当然,人类可能对这一驯化过程起到了一点作用。即便人们最初并没想“收养”附近晃荡的灰狼,但也要防止它们伤人,那些不听话的灰狼就被杀掉。野生灰狼具有一种统治-服从的等级制,所以它们会率先适应一个人类“统治者”。事实很有可能就是这样,那些愿意接受人类的灰狼和它们的后代,适应了和人类共居的生活,并最终把自己驯化成了狗。

考察魏灭中山前后史实,主要依靠两方面材料。首先是传世文献,有两个支点。一是《史记·赵世家》所载“十年,中山武公初立”。这一年是公元前414年,下距公元前406年魏文侯灭亡中山大约九年。这个“中山”显然是鲜虞中山,“武公”是鲜虞中山武公。二是《世本》所载“中山武公居顾,桓公徙灵寿”。其中,“中山武公”即为《史记·赵世家》提到的“中山武公”。至于“顾”的地望,自东汉至今,学者们一直众说纷纭,主要有河北省定县、河北省唐县、河北省晋县、河南省范县等说。“灵寿”是中山国故都遗址,河北省平山县中山王陵M6的墓主即为中山桓公。

狗被驯化后,对史前人类的未来具有重大意义。狗在独自捕捉小型动物以及围捕大型动物时的合作能力,很快就被人类利用起来。在人类开始农业之后、驯化家猫之前的几千年里,屋舍、谷仓中的老鼠,全靠狗解决,“狗拿耗子”真不是“管闲事”!

其次是出土材料,有三个支点。一是河北省平山县中山王陵M1(墓主为中山桓公之孙、中山成王之子中山王厝,卒于公元前309年或前308年后不久)出土玉卜卜辞“壬申卜,行与,桓子贞问举大事,结果吉利。林杰、马涛《中山国玉卜卜辞试释》认为即指桓公复国而言。二是中山王陵M1出土的鼎铭“昔者吾先祖桓王……身勤社稷,行四方,以忧劳邦家”。桓王即玉卜中的桓子、《世本》中的桓公。三是中山王陵M1出土的方壶上的铭文“惟朕皇祖文武,桓祖成考,是有纯德遗训”。文、武、桓、成是连续四代中山君,武、桓的次序与《世本》相合,说明“中山武公居顾”与“桓公徙灵寿”是连续两代中山君,迁都缘由是桓公复国。

同时,狗作为第一个投靠人类的驯化动物,为人类之后驯化其他家畜立下汗马功劳。人类有了狗这个好帮手后,可以更有效地围捕其他动物,将它们的幼崽和成兽分离开来。通过人为选择幼兽,尝试对新物种的驯化。狗的驯化比绵羊、山羊、猪早2000年,比猫早5000年,比马、驴、水牛等早6000年。

李学勤、李零《平山三器与中山国史的若干问题》早就指出:“这里有决定意义的发现是铭文中文、武、桓、成以至于王厝一脉相承,把前后两个阶段的中山联结在一起了。能够符合这一世系的,显然只有中山复国之说。”将上述两类材料相结合,鲜虞中山复国可以成为定谳。

从公元前1万年起,狗就伴随着人类的脚步,开始了对世界的扩张。从热带到北极圈,狗的品种随着环境变化,呈现出多样性。现代世界上近200种狗,其实都源自同一个祖先。

中山“其国数散”

现在我们可以回到文章开头提到的那个“狗取稻种”的传说。这个传说之所以流传,竟是源于一个“乌龙”的理由———粮食作物的穗子和狗尾巴长得很像,我们平时吃的小米,也就是粟,在植物学上,就属于“狗尾草属”,是狗尾草的大种子大谷穗表亲。其他那些水稻或小麦的谷穗,在形象上也和狗尾草有一些类似。这让古代的人们,对狗尾巴和粮食作物的谷穗产生了有趣的联想。

郦道元《水经注·滱水》云:“桓公不恤国政……今中山淫昏康乐,逞欲无度,其先亡矣”,似乎公元前408—前406年魏文侯派遣乐羊率军攻伐中山之时,正值中山桓公在位,因“不恤国政”而灭亡。不过,现代学者普遍认为,魏国灭中山之时,应为中山武公在位期间,而非其子中山桓公统治时期。魏灭中山后,灵寿成为魏国统治中山国故地的中心。大约公元前378年,中山桓公摆脱魏国统治,实现中山复国,以灵寿为都,此即《世本》所云“桓公徙灵寿”。从战国早期的政治军事形势以及中山所处地理位置看,不管中山武公表现如何,既然魏国已经下定消灭中山的决心,弱小的中山怎能抵挡得了呢?《水经注·滱水》称桓公“不恤国政”,不过是为其灭亡找一个说辞而已,沿袭了有德者有天下、失德者失天下的思维模式来套解中山灭亡。

虽然狗并没有真的为人类取来稻谷的种子,不过这个传说却以另一种方式诠释了人类和狗的联系:人类通过对谷物的生产和消费,最终驯化了狗。狗也见证了人类从狩猎采集走向农业文明的历程。

先秦时期,胜利者常常“灭其国”而“不绝其祀”。现举两例,周武王伐纣后,“立王子武庚,命管叔相”。后来武庚叛乱,目标是复国。春秋后期,鼓子国第一次被晋灭后,“既献而反鼓子焉”,后来鼓子又叛,晋将鸢鞮迁至河阴,才最终消除鼓人复国隐患。这说明,中山桓公复国与上古文化传统有较大关系。段连勤《北狄族与中山国》认为:“魏属中山的灭亡和鲜虞中山的复国,应在赵、楚在军事上打败魏国之时……这是鲜虞人唯一可以利用来进行复国活动的大好时机。”桓公利用列国矛盾,善于抓住时机,从而实现复国大业。

 

中山复国后,雄踞今河北省中部一带,几乎将赵国领土一分为二。正如赵武灵王论及赵国总体形势时所说:“今中山在我腹心,北有燕,东有胡,西有林胡、楼烦、秦、韩之边,而无强兵之救”,中山被视为赵国安全的最大威胁。赵武灵王十九年,胡服骑射,同年发起对中山国的战争。赵惠文王三年,赵军攻占灵寿,中山国最终为赵所灭。春秋战国时期,中山“其国数散”,给后人留下无尽话题。清华简《系年》的公布、行唐县故郡遗址的勘探发掘,必将深化今人对中山历史的认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