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皇帝都好色,这是事实,但也有一位皇帝以高寿和不近女色闻名,他就是梁武帝萧衍。
《梁史》记载,萧衍“五十外便断房室”,天监十二年,萧衍始“不与女人同屋”。如果以他86岁去世来算,近40年没有碰过女人。
梁武帝真的是四十年不近女色?你相信吗?如果是,他“禁欲”的真相到底是什么?这是一个老问题,但需要新的解释。
从史料上看,萧衍精通武术,又是文学大家,确是中国历史上难得的“文武双全”帝王。
萧衍小名“练儿”、“阿练”。生于公元464年,死于公元549年,终年86岁,与乾隆皇帝一样,系中国古代仅有的几位高寿皇帝之一。作为南北朝时期“宋、齐、梁、陈”中梁的开国皇帝,萧衍的智慧和才能非同一般。史书称“生而有奇异,两胯骈骨,顶上隆起,有文在右手曰‘武’”。
据说,当年20刚出头的萧衍在权臣王俭手下谋事,王俭懂点相面之术,看了萧衍的面相后说,“此萧郎三十内当作侍中,出此则贵不可言。”
果然,萧衍“三十内”的最后一年,即39岁那年,齐帝萧宝融禅位于他,都城仍设在建康。实际上萧宝融哪是什么禅让啊,完全是让萧衍逼的。
在包围台城后,萧衍策划斩杀了东昏侯萧宝卷,把齐明帝萧鸾的7个儿子杀掉5个。未杀的一个化装逃到北魏了,另一个是哑巴,废人。被临时扶上来的萧宝融能不怕吗,但禅位后很快还是被杀了。
萧衍禁欲,“不与女人同屋”,后宫那些女人都弄哪了?史载,除贵嫔丁令光留在京城外,其他嫔妃都让萧衍撵走了,跟各自分封在外的儿子去一起住了。
古代的皇帝“三宫六院七十二妃”,除未能成年而夭折者,多为荒淫男人。不少人因此认为,萧衍是一个好皇帝,难能可贵。
实际上,萧衍被神化了,或者说现代有学者在为他“翻案”,其实萧衍也是一个荒唐的皇帝。时处中国南北分裂状态,在南强北弱的背景下,萧衍曾多次“北伐”,也终没有打败北魏,“收复失地”。
当时北方势力曾一度四分五裂、群龙无首,如果萧衍是如乾隆那样的圣明君主,凭南朝的实力,统一中国是没有问题的,不需要等到50年后隋文帝杨坚的出现。萧衍不只自己没有做好皇帝,搞出了”出家秀“等多重闹剧,家风也让他治理得一塌糊涂。
萧衍当了皇帝后,淫乱后宫显得迫不及待,虽然没有宋度宗赵禥刚当皇帝那样,一夜召幸30女的记录,但也很厉害,可以说与东昏侯萧宝卷一样地“昏”,整日花天酒地。
南朝皇帝多奢侈腐糜。《南史·齐本纪下》记载,东昏侯的后宫美女如云,佳丽多多,其中有一个叫潘玉儿的妃子最受宠。当年,萧宝卷为了讨好潘妃,大修宫殿,并对居所阅武堂内诸殿进行了超豪华装修。潘玉儿所经之路,皆铺上雕凿有莲花文饰的纯金地板,称是“此步步生莲华也”。
据考证,中国古代女子裹小脚的习俗就是仿潘玉儿的“三寸金莲”而来。
萧衍当了皇帝后,没有秦始皇嬴政统一六国的魄力,却学起了嬴政悉收六国后宫美女的做法,把住处搬到了当年萧宝卷作乐的地方,把萧宝卷的后宫美女也“收”了下来。
这里有一个挺香艳的故事。听说潘玉儿最漂亮,萧衍早就垂涎三尽,希望霸为己有。现在当了皇帝自然不会放过潘玉儿。大将王茂觉得不对劲,力谏萧衍,称潘玉儿不是一个好女人,是个祸害,“亡齐者此物,留之将恐贻外议”,萧衍这才不得不把潘玉儿勒死。
后来,萧衍又看中萧宝卷后宫的二号美女余妃,幕僚范云赶紧劝他别乱来,称余妃也不是好女人,“时纳齐东昏侯余妃,颇妨政事”。正是壮年的萧衍欲火中烧,根本不听,后来王茂一起劝才罢。
但萧衍还是没有放过萧宝卷后宫里的其他女人,喜欢的都揽入怀中。
萧衍身边的女人中,给他生了孩子的,除了原配郗徽外,少说还有7位女人:贵嫔丁令光、淑媛吴景晖、淑仪董氏、充华丁氏、修容阮令嬴、葛氏等。其中的吴景晖、阮令嬴即为萧宝卷后宫里的女人,这两个女人还为他生了两个儿子,即次子萧综、七子萧绎。
这个萧综,风流之外还弄出了两起盗墓故事,这里顺便说说。
原来,萧综是萧宝卷的遗腹子,吴景晖在成了萧衍女人7个月后生下了这个儿子。萧衍一直把萧综当亲生儿子,并悉心栽培、委以重任,既霸占人妻,还霸占人子。但在萧综十五六岁时,吴景晖却把秘密告诉了儿子。
萧综不相信自己的老爸是萧宝卷,便盗开了萧宝卷的坟墓,挖出尸骨,“滴血认亲”。《梁书·列传第四十九》是这样记载的:“然犹无以自信,闻俗说以生者血沥死者骨,渗,即为父子。综乃私发齐东昏墓,出骨,沥臂血试之。”
萧综仍不相信,又残忍地杀害了一名不相干的男子,进行“滴血试验”,看结果的异同。在证明自己与萧宝卷是“父子关系”后,萧综就怀有二心,“自此常怀异志”,主动提出到边远的、别人都不想去的地方去任职服役。
普通六年,梁北伐,萧衍任命萧综为主帅,坐镇徐州。结果,心怀二志的萧综,竟然与北魏密约,弃军叛逃,梁军大败,北伐严重失利。萧综入魏后,声明自己是齐室之后,萧宝卷的儿子,并改名“萧赞”。萧衍听说后气得要死,虽然觉得很丢人,但拒不承认事实,哭着说萧综就是自己的亲生儿子,萧综所言是疯话。
时人都在背后笑话这件事。有人奏请削去萧综的官位属籍,禁止萧综姓“萧”,改姓“悖”。但很快萧衍又下诏恢复了萧综的一切。萧综死后葬在魏境内,萧衍却不死心,一直念念不忘这个“儿子”。大同四年,萧衍让人去墓盗,把萧综的尸骨弄了回来,以皇子之礼,袝葬在今江苏省丹阳市境内的萧氏家族墓地。

如果给中国所有的皇帝做一个排行榜,刘裕其实应该能排到前十名。后人对于这位南朝帝王知之甚少,实际上刘裕政绩颇大,除了夺晋登基外,刘裕本人几乎可以说是一个雄才大略的帝王,其能力并不比后世的唐太宗差。因此被誉为‘南朝第一帝王’

北齐后主高纬是一个荒淫无道的君王,生活奢侈,只知玩乐,人称“无愁天子”,北齐江山传到他手上的时候已经摇摇欲坠。但是,他不仅不以此为患,还整日怀抱美人,日夜醉饮。高纬一生姬妾无数,其中最有名的就是“玉体横陈”的冯小怜,李商隐曾作诗讽刺道:“小怜玉体横陈夜,已报周师入晋阳。”

大凡开国君王往往出身贫贱,若刘邦不过亭长,朱元璋乃为和尚,刘裕的出身也不好,与刘备类似也是一个底层手工业者。据载刘裕早年曾以卖鞋为生,但却又常赌博樗蒲,倾尽家财,遭乡里贱视,亦因不修品行而不为当世人们所赏识。但刘裕才能出众,且有大志,注定不是平凡人。

无愁天子爱美人

军旅——刘裕的崛起

冯小怜原本是高纬第三位皇后穆邪利的婢女,而穆邪利则是高纬的第一位皇后斛律氏的侍婢。穆邪利十分能魅惑君王,高纬为了取悦她,曾派人用三万匹锦彩去北周交换珍珠,用以给她做珍珠裙衣。穆邪利当了皇后之后,恨不得每时每刻都将高纬拴在身边。

刘裕后从军,最初就任北府军将领冠军将军孙无终的司马,隆安三年十一月,孙恩从会稽起兵反晋,朝野震惊,刘裕借机转投淝水之战名将刘牢之门下,从军平叛。在转战三吴的几年中,刘裕屡充先锋,每战挫敌,其军事干略得到初步显露。他不仅作战勇猛,披坚执锐,冲锋陷阵,且指挥有方,富有智谋,善于以少胜多。刘裕治军整肃,法纪严明。因讨乱有功,刘裕被封为建武将军,领下邳太守。刘裕开始在北府军中展露其才华。

正当穆邪利春风得意之时,喜新厌旧的高纬又看上了一对曹姓姐妹。这对姐妹弹得一手好琵琶,人也长得漂亮。不过,这姐姐不善淫媚,身上还有一种世家小姐的脾气,最终高纬忍受不了她的骄傲,于是剥去了她的面皮,并将她赶出宫去。曹氏妹妹正和姐姐相反,她很懂得调笑媚人,颇得高纬欢心,不久便晋封为昭仪,宠冠后宫。穆邪利十分气愤,于是诬陷曹昭仪在宫中行巫蛊之术。高纬竟信以为真,不念旧情,三尺白绫赐死了曹昭仪。

元兴元年,桓温之子桓玄举兵东下,攻入建康,杀司马元显,刘裕审时度势,暂投桓玄以行韬晦。由于刘裕屡建军功,于北府旧部中颇有声望,故桓玄也不敢小视他。次年十二月,桓玄篡位,更对刘裕款待备至,恩宠有加。桓玄常说:“我欲荡平中原,非此人不行”。

穆邪利打败了情敌之后,本以为高纬会回到自己的身边,没想到高纬却又喜欢上了董昭仪。穆邪利气得牙根痒痒,此时冯小怜便上场了。这个“慧黠、能弹琴、工歌舞”的婢女见皇后气愤难平,便向她献上一计,要皇后将自己送给高纬,保准能将高纬拉回来。

元兴三年,刘裕以打猎为名,聚集百余人首先在京囗发难,杀死桓修。众人推刘裕为盟主,传檄四方,各地纷起响应。因桓玄守军大多是北府军出身,面对刘裕都没有斗志,刘裕于是与诸军进攻,顺利以火攻击溃桓玄守军,而桓玄亦弃城西逃。当年六月刘裕诛杀了桓玄,晋安帝在江陵复位。义熙元年,刘裕收复江陵,驱逐当地桓氏势力,并自江陵迎晋安帝回建康。恢复东晋江山。

冯小怜一向聪明伶俐,穆邪利特别喜欢她,于是在心里盘算了一下,便同意了。冯小怜本来就长了一副冰肌玉骨,穆邪利让人将她稍作打扮,一个明艳动人的女子便被送到了高纬面前。

义熙四年,刘裕听从刘穆之劝言入朝议继任人选,终获授侍中、车骑将军、开府仪同三司、扬州刺史、录尚书事、徐兖二州刺史,入掌朝政大权。至此成为东晋朝堂之上的真正领导者。平定桓玄之乱,让刘裕在乱世崛起,也锻炼了他的睿智之心,刘裕心中自有韬略,一直以来他知道北方才是自己的战场,等到其掌握东晋大权后,北伐即提上日程。

冯小怜从小就受过音乐与舞蹈训练,在宫中待的时间也不短,还侍候过皇后,所以对高纬的秉性了如指掌,略微施点手段,高纬就被她迷得神魂颠倒,“坐则同席,出则并马”,并发誓要和她“生死一处”,对她言听计从,只要她想要,没有不答应的。高纬喜欢音乐,所以常常自作词曲,谱入琵琶,与冯小怜两人一唱一和,昼夜欢歌艳舞。当时北齐朝廷政治已经腐败不堪,然而高纬作为一国之君竟然还昼夜狂欢,所以人们都称他为“无愁天子”。

北伐——刘裕的雄心

此时的高纬也就20岁左右,可是他已经废掉了两位皇后,得到冯小怜之后,又想废掉穆邪利,立冯小怜为后。不过,冯小怜念及穆邪利曾有恩于她,劝高纬打消了这个念头。高纬因此对她更加怜爱,不久便册封她为淑妃,地位仅次于皇后。

义熙五年四月,刘裕在建康誓师北伐。进攻南燕,连战连捷。义熙六年二月,晋军攻入广固内城。南燕慕容超率数十骑突围而走,被晋军追获,送至建康斩首,南燕灭亡。刘裕以广固久守不降为由,入城后,尽杀王公以下三千人以泄愤。

穆邪利本想用冯小怜打败情敌,将高纬拉回自己的身边,没想到冯小怜却成了一个厉害的敌人,使得自己的境遇更加悲惨。如果不是冯小怜还有一点感恩之心,她的境遇恐怕不比曹氏姐妹好到哪里去。

义熙十二年八月,刘裕以刘穆之任尚书左仆射,内总朝政,外供军粮,自己率大军分四路北伐。九月,刘裕抵达彭城。龙骧将军王镇恶、冠军将军檀道济领兵由淮、淝转向许、洛,后秦诸屯守皆望风降附,晋军进展神速。十月,王镇恶军占领洛阳。义熙十三年正月,王镇恶突破潼关防线,率师直进,一举攻陷长安,姚泓率群臣投降,后秦灭亡。刘裕收复长安,这年冬天,刘裕率晋军浩浩荡荡地抵达长安皇城。他想在此稍作休整,经略关中,不料传来刘穆之病死的消息。刘裕怕朝廷有变,留其十二岁的儿子刘义真率王修、王镇恶、沈田子等文武共守长安,自己统军南归。刘裕匆匆南归后,留守长安的晋朝文武发生内讧,最终长安得而复失,良将劲兵损失颇多。但经过两次北伐,黄河以南、淮水以北以及汉水上游的大片地区,为刘裕据有。这是北伐最高的收获,也让刘裕的声望达到了顶点。

冯小怜被封为淑妃之后,高纬将隆基堂赏赐给了她。只是这隆基堂原本是曹昭仪的居所,冯小怜心中忌讳,不愿立即搬进去,要求皇帝拆了重建。高纬立即从国库中拨出许多银两,将隆基堂重新修缮,打造得更加富丽堂皇。此后,高纬便天天泡在隆基堂不愿离去。

登基——无奈也是必须

高纬对冯小怜宠爱日厚,渐渐地,竟发展到一刻也不能离开她,甚至在与大臣议事时也不例外。皇帝在朝堂之上与妃子调笑,为何却无人劝谏?因为大臣们都惧怕这个胆小怕事却又喜好胡乱杀人的皇帝,此前敢劝他勤政的人都丢了性命,如今哪里还有人敢来规劝呢?于是北齐朝堂上就出现了这样荒诞的一幕:皇帝高纬与妃子冯小怜在帝座之上卿卿我我,下面的大臣要么以之为耻却不敢言,要么心存非分之想,于是人人说话不着边际,朝政渐渐也就荒废了。

巨大的军功,使刘裕在朝廷的地位显赫无比。义熙十四年,刘裕接受相国、总百揆、扬州牧的官职,以十郡建“宋国”,受封为宋公,并受九锡殊礼。

据说冯小怜是一个天生尤物,身体曲线极其完美,有“增一分则肥,减一分则瘦”之态。当时盛传冯小怜的身体四季不同:冬天软如棉花,夏季润滑如玉,天寒时犹如一团烈火,天热时宛若一块凉冰。高纬常常看着冯小怜的身体啧啧称奇,觉得这样完美的身体其他人无法看到简直是一件憾事,于是决定向天下人展示冯小怜的完美身体。

此时的晋安帝完全就是个傀儡,《晋书·帝纪第十》记载晋安帝连饥饱、冬夏的区别都认不出来。他痴呆,愚蠢得异常,口吃不能言语,甚至冷热饥饱都没感觉,一举一动都得靠别人扶持。因此安帝继位后东晋皇帝的权威大大下降,朝外许多将军实际上自立,不受君命。隆安元年,司马德宗继位,称为安帝,王神爱被立为皇后。王皇后经历了宫廷政变,生死忧患,惶惶不可终日,义熙八年,即崩于徽音殿。国家交付这种皇帝手中,根本无法保存,如果不是刘裕剪灭各地豪强,东晋早就亡国了,万般无奈之下,刘裕只得将其杀死,另立司马德文为晋恭帝。

经过一番设计与安排,高纬让冯小怜裸身横卧在隆基堂上,任何人只要肯花千金便能一览秀色。堂堂一国君主竟然荒诞到这种程度,而冯小怜竟然也答应了。他们的这一举动让天下人讥笑不已,可一帝一妃却乐在其中。

元熙二年刘裕入辅,恭帝于是在六月禅位给刘裕,东晋灭亡,刘裕即位为帝,改国号为“宋”,改元永初。

“小怜玉体横陈夜,已报周师入晋阳。”这边,北齐宫廷正在上演一出龌龊的闹剧;那边,北周武帝已经举兵来犯了。

治国——以勤俭而持重

北齐的政权是高洋从东魏手中夺得的。6世纪初,北魏分裂成东西两个国家——东魏和西魏,后来,东魏被北齐代替,北周则取代了西魏。论实力,北齐的实力远胜于北周,然而由于北齐皇帝一直无所作为,北周则加紧称霸步伐,不久,两国的力量渐渐持平。到高纬当皇帝的时候,北齐所统辖的汉中和四川等地都已经被北周吞并了。由于高纬昏聩、荒唐,北齐也渐渐陷入亡国的命运。

即位之后,以司马氏前车之鉴,刘裕削弱强藩,集权中央。有鉴于荆州屡为祸乱之源,便裁并荆州府的辖区,限制其文武将士的额员。

为防止权臣乱政,他特下诏:凡日后大臣外出征讨,一律配以朝廷军队,军还交回朝廷。

世族隐匿户囗,减少官府收入。刘裕下令整顿户籍,厉行土断之法。规定政府所需物资派有关官员以钱购买。适当降低农民租税,废除苛繁法令,让百姓在宽松的环境中休养生息,发展生产。

魏晋以来,皇室、官府崇尚奢华。由于是孤寒出身,刘裕知道稼穑艰辛。他平时清简寡欲,对珠玉车马、丝竹女宠十分节制。宁州进献琥珍枕,光洁华丽,刘裕听说琥珀可以疗伤,令人捣碎分发将士。他平时穿着十分随便,连齿木屐,普通裙帽;住处用土屏风、布灯笼、麻绳拂。颇为寒酸,如此节俭砥砺风行,西晋以来的奢华之风逐步被遏制。

刘裕即位为帝后更派大使巡行四方,举善旌贤,访问民间疾苦。东晋时期,中央和州、郡的大权一直掌握在王、谢、庾、桓四大家族手中,选拔官吏,主要依据门第,所谓“下品无高门,上品无贱族”。选出的官吏多是无才无识之辈。刘裕掌权后,下令改变这种状况,要求按照九品中正制初置时的精神选拔人才。他重用出身“寒微”的人,如刘穆之、檀道济、王镇恶、赵伦之等,皆为大才。

刘宋初期,因刘裕在晋朝末期收复北方的青、兖、司三州,大致拥有黄河以南的广大地区,成为东晋南朝时期疆域最大,实力最强,经济最发达,文化最繁荣的一个王朝。自潼关以东、黄河以南直至青州已为南朝版图,江淮流域得到保障,这是祖逖、桓温、谢安经营百年所未能达到的。

其子刘义隆继续刘裕的政策,终于出现“元嘉之治”这个分裂时期的大治盛世。当时北魏的大政治家崔浩曾把刘裕与曹操相提并论,他指出:“刘裕之平祸乱,司马德宗之曹操也。”明末清初思想家王夫之则认为:“裕之为功于天下,烈于曹操。’’近代大师鲁迅先生说他是南朝唯一值得肯定君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