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晋两大割据势力自唐末便结下了怨仇。梁太祖朱温和晋王李存勖屡次发生战争,但谁也无法消灭对方。
梁太祖乾化元年,另一割据势力燕王刘守光进攻容城,结果被晋军反攻至幽州城下,刘守光只得向朱温求救。
朱温闻讯,尽起大军,号称50万,北上救燕。当时,晋忻州刺史李存勖进驻赵州。梁军浩浩荡荡杀奔而来,而赵州只有少数晋军。朱温的势力太强大了,因此李存勖的部下建议他入城躲避。李存勖分析了形势,不同意这样做。他说:“大王将南方的事交给我们几个人,我们必须尽心尽力。虽然我们兵微将寡,我们仍然要挡住敌人,否则的话,梁军攻入内地,我们大王就危险了。让我们想想办法,用奇计打败敌人。”
于是,李存勖亲自驻守下博桥,又令史建瑭、李嗣肱派出小股部队,深入梁军占领区。小股部队避开梁军大队人马,专捉打柴割草的散兵,共抓了几百人。他们和李存勖在下博桥会合后,李存勖将大部分俘虏杀掉,留下少数人,砍掉胳膊,然后把他们放了回去。李存勖对他们说:“回去告诉朱温,晋王大军到了。”
这时,朱温率领大军已攻到了赵州,还没来得及安营。史建瑭、李嗣肱各带领三百奇兵,穿着梁军的衣服,打着梁军的旗号,和梁军打柴的夹杂在一起,向朱温大营开去。他们在傍晚到达大营门口,突然向梁军发起攻击,因为梁军不知怎么回事,又分不清敌我,晋军在朱温大营内如入无人之境,痛痛快快大杀了一遍,一直杀到天黑。然后,在夜色的掩护下,带着提到的俘虏,扬长而去。
梁军遭到突然袭击,正在惶惶不安的时候,那些断臂的俘虏又跑了回来,一入大营便大声喊叫:“晋王的大军到了。”朱温听了之后,因为不明真相,使命令部队连夜后撤。
梁军一口气跑了150多里,梁军士兵恨不得生出四条腿,保命要紧,连武器也不要了。一路上赵州的者百姓也拿着锄头,追赶梁军,梁军死伤无数。退出冀州之后,朱温才派部下进行侦察。回来的人报告说:“晋王大军根本没来,袭击我们的只是几百人的小部队。”朱温听了之后,又气又恨,竟然病倒了。
李存勖赵州一战,出其不意,仅以几百人打败了朱温5万人,取得了辉煌胜利。

侯景本来是东魏丞相高欢手下的一员大将。高欢让他带兵十万,镇守黄河以南。高欢临
死的时候,怕侯景靠不住,派人把侯景召回洛阳。侯景听到高欢死了,就不接受东魏的命
令,带着人马投降了西魏。
西魏丞相宇文泰也不信任侯景,一面接受侯景的献地,一面召侯景到长安去,准备解除
他的兵权。侯景不肯上宇文泰的当,又转向南梁投降。
梁武帝接见了侯景派来的使者以后,马上召集大臣商议。大臣们大多认为南梁和北朝多
年相安无事,现在接纳了北朝叛将,只怕引起纠纷。但是梁武帝却认为接纳了侯景,可以乘
机恢复中原,再想起他做过的一个梦,认为这是佛祖来帮助他了。他就不听大臣的劝阻,接
受了侯景的投降,把侯景封为大将军、河南王,并且派他的侄儿萧渊明带兵五万去接应侯景。
萧渊明带兵北上,受到东魏的进攻。梁军多年没有打仗,纪律很差,跟东魏一交锋,几
乎全军覆没。萧渊明也被俘虏了。
东魏又进攻侯景,侯景大败,只剩下八百个人逃到南梁境内的寿阳。
东魏派使者到南梁,主张双方重新讲和,说他们愿意把萧渊明送回来。侯景知道这件
事,害怕起来,派一个人冒充东魏使者送信到建康,提出用萧渊明交换侯景。梁武帝不知道
这是侯景的试探,写了一封信交给使者,说只要把萧渊明放还,就立即把侯景交给东魏。
侯景本来不是真心投降南梁,看到梁武帝的信,就决定叛变了。
被东魏打得走投无路的侯景,对付腐败的南梁,倒还很有力量。他的人马很快就打到长
江北岸。梁武帝派他的侄儿萧正德在长江南岸布防抵抗。
侯景派人诱骗萧正德说,只要他肯做内应,在推翻梁武帝之后,就拥戴他做皇帝。萧正
德权迷心窍,秘密派了几十艘大船,帮助侯景的叛军渡过长江,还亲自带领叛军渡过秦淮
河。侯景顺利地进入建康,把梁武帝居住的内城——台城包围起来。
侯景用尽办法攻台城,台城里的军民坚决抵抗。叛军放火烧城,城里的军民用水浇灭。
叛军用木驴掩护攻城,城上的人丢大石块,把叛军逼回去。叛军又在城东
城西堆起两座土山,想从土山上攻进城去,城里的人也筑土山对付。
这样,双方相持了一百三十多天。台城刚被围的时候,城内还有百姓十几万人,兵士二
万多。到了后来,有的在打仗中死去,有的病死饿死,剩下的不满四千人。城里到处是尸
体,没人掩埋。大家都盼着南梁各州的诸侯王军队,迟早会来救援。
哪儿知道各地来救援的诸侯王带了二三十万人马,在建康周围按兵不动。大家都推三阻
四,说要等别的救兵来。临时被推为大都督的柳仲礼,躲在自己家里,每天喝酒作乐。
有一次,梁武帝问大臣,有什么办法打退侯景。这个大臣老实回答他说:“陛下的王公
大臣,都是一些不忠不孝的人,怎么能对付叛贼呢?”
到了这个时候,谁也没法挽回这个局面了。叛军攻进了台城。梁武帝也成了侯景的俘虏。
侯景自封为大都督,掌握了朝廷大权。他先杀了那个一心想做皇帝的同伙萧正德,又把
梁武帝软禁起来,连吃的喝的也给他很少。梁武帝要什么没什么,最后,活活饿死在台城里。
梁武帝死后,侯景又先后立了两个梁朝皇帝当傀儡。公元551年,自立为皇帝。
侯景到处屠杀掠夺,给百姓带来深重的灾难,百姓对侯景切齿痛恨。第二年,梁朝大将
陈霸先、王僧辩率领大军从江陵出发,进攻建康。侯景的叛军立刻土崩瓦解。最后,侯景只
带了几十个心腹乘了一只小船狼狈逃走,半路上被他的部下刺杀了。
南梁王朝经过这场大乱,内部四分五裂。公元557年,陈霸先在建康建立了陈朝,这
就是陈武帝。

陈武帝建立南陈王朝的时候,北方的东魏、西魏已经分别被北齐、北周代替。公元55
0年,东魏高欢的儿子高洋建立了北齐,公元557年,西魏宇文泰的儿子宇文觉建立了北
周。北齐和北周互相攻战,到北周武帝时,灭掉了北齐,统一了北方。
北周武帝是个比较有作为的皇帝,但是继承他的周宣帝却是一个荒淫暴虐的人。周宣帝
死去后,他的岳父杨坚夺取了政权。公元581年,杨坚即位,建立隋朝。这就是隋文帝。
在北方政治上动乱的时候,南陈王朝获得了一个暂时的安定局面,经济惭惭恢复起来。
但是传到第五个皇帝,却是一个荒唐得出奇的陈后主。 陈后主名叫陈叔宝,是个完全不懂国事,只知道喝酒享乐的人。他大兴土木,造起了三
座豪华的楼阁,让他的宠妃们住在里面。他手下的宰相江总、尚书孔范等,都是一伙腐朽的
文人。陈后主和宠妃经常在宫里举行酒宴,宴会的时候,让他们一起参加。大家通宵达旦地
喝酒赋诗,你唱他和,还把他们的诗配上曲子,挑选了一千多个宫女,为他们演唱。
陈后主这样穷奢极侈,他对百姓的搜刮当然非常残酷。百姓被逼得过不了日子,流离失
所,到处可见倒毙的尸体。有个大臣傅縡上奏章说:“现在已经到了天怒人
怨、众叛亲离的田地了。这样下去,恐怕东南的王朝就要完了。”
陈后主一看奏章就火了,派人对傅縡说:“你能改过认错吗?如果愿意改过,我就宽恕
你。”
傅縡说:“我的心同我的面貌一样。如果我的面貌可以改,我的心才可以改。”
陈后主就把傅縡杀了。
陈后主过了五年的荒唐生活。这时候,北方的隋朝渐渐强大起来,决心灭掉南方的陈朝。
隋文帝听从谋士的计策,每逢江南将要收割庄稼的季节,就在两国边界上集结人马,扬
言要进攻陈朝,使得南陈的百姓没法收割。等南陈把人马集中起来,准备抵抗隋兵,隋兵又
不进攻了。这样一连几年,南陈的农业生产受了很大影响,守军的士气也松懈下来。隋兵还
经常派出小股人马袭击陈军粮仓,放火烧粮食,使陈朝遭到很大损失。
公元588年,隋文帝造了大批大小战船,派他的儿子晋王杨广、丞相杨素担任元帅, 贺若弼、韩擒虎为大将,率领五十一万大军,分兵八路,准备渡江进攻陈朝。
隋文帝亲自下了讨伐陈朝的诏书,宣布陈后主二十条罪状,还把诏书抄写了三十万张,
派人带到江南各地去散发。陈朝的百姓本来恨透陈后主,看到了隋文帝的诏书,人心更加动
摇起来。
杨素率领的水军从永安出发,乘几千艘黄龙大船沿着长江东下,满江都是旌旗,战士的
盔甲在阳光下闪闪发光。南陈的江防守兵看了,都吓得呆了,哪里还有抵抗的勇气。
其他几路隋军也都顺利地开到江边。北路的贺若弼的人马到了京口,韩擒虎的人马到了
姑孰。江边陈军守将告急的警报接连不断地送到建康。
陈后主正跟宠妃、文人们醉得七颠八倒,他收到警报,连拆都没有拆,就往床下一丢了
事。
后来,警报越来越紧了。有的大臣一再请求商议抵抗隋兵的事,陈后主才召集大臣商议。
陈后主说:“东南是个福地,从前北齐来攻过三次,北周也来了两次,都失败了。这次
隋兵来,还不是一样来送死,没有什么可怕的。”
他的宠臣孔范也附和看说:“陛下说得对。我们有长江天险,隋兵又不长翅膀,难道能
飞得过来!这一定是守江的官员想贪功,故意造出这个假情报来”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根本不把隋兵进攻当作一回事,笑话了一阵,又照样叫歌女奏
乐,喝起酒来。 公元589年正月,贺若弼的人马从广陵渡江,攻克京口;
韩擒虎的人马从横江渡江到采石,两路隋军逼近建康。
到了这个火烧眉毛的时候,陈后主才有些惊醒过来。城里的陈军还有十几万人,但是陈
后主手下的宠臣江总、孔范一伙都不懂得怎么指挥。陈后主急得哭哭啼啼,手足无措。隋军
顺利地攻进建康城,陈军将士被俘的被俘,投降的投降。
隋军打进皇宫,到处找不到陈后主。后来,捉住了几个太监,才知道陈后主逃到后殿投
井了。
隋军兵士找到后殿,果然有一口井。往下一望,是个枯井,隐约看到井里有人,就高声
呼喊。井里没人答应。兵士们威吓着叫喊说:“再不回答,我们要扔石头了。”说着,真的
拿起一块大石头放在井口,装出要扔的样子。
井里的陈后主吓得尖叫了起来。兵士把绳索丢到井里,才把陈后主和两个宠妃拉了上来。
南朝的最后一个朝代陈朝灭亡了。中国自从公元316年西晋灭亡起,经过二百七十多
年的分裂局面,重新获得了统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