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一次次地重演,错误一次次地再犯。封建时代皇帝心中第一位的事情就是稳定自己的统治,费尽心思地想要千秋万世永保天下。秦始皇吸取周朝分封天下导致中央软弱无力、备受欺凌的教训,推行郡县制。却不知制度是死的,人是活的,制度虽好,秦朝却二世而亡。刘邦夺取天下后,认为秦二世而亡,根本原因在于秦始皇没有分封自己的儿子,结果天下大乱之时没有来自家族内部的支持。于是他就封了一批刘姓子弟为王,与异姓王相抗衡,谁想道却为自己的后代种下祸根,七国之乱险些断送了刘家江山。到司马炎建立晋朝,一统天下后,由分封诸侯所造成的战争再一次发生了。
晋武帝司马炎认为,自己能够从曹魏手中夺得政权,当上皇帝,是因为曹氏不分封同姓为诸侯王,皇室孤立无援、缺乏屏藩的缘故。于是,他便在公元256年恢复了古代的分封制,大封皇族27人为王,并允许诸王自选本王国内的大小文武官吏。公元277年,又制定了王国置军的制度,将封国分为大、次、小三等。辖民户2万者为大国,可置上、中、下三军5000人;辖民户1万者为次国,可置上、下二军3000人;民户5000以下者为小国,置军1500人。武帝在分封同姓王的同时,又大封异姓士族为公、侯、伯、子、男等爵位,他们不仅领有封地,还可以和小王国一样置军。不少诸侯王还兼领中央或地方的军政大权。他们中间的一些贪婪残暴的野心家,趁机网罗党羽,扩充军队,各自拉拢一批士族官僚地主,相互倾轧,妄图夺取帝位。这样,诸侯王国就成为晋朝内部的强大割据势力,最后演出了“八王之乱”的丑剧。
公元290年,晋武帝死,太子司马衷继位,是为晋惠帝。惠帝是个白痴,除了享乐以外,什么事也不懂,由外祖父杨骏独揽大权。皇帝的软弱无能自然就直接导致中央政府威信的降低,因而各诸侯王均对皇位觊觎万分。统治集团内部为争夺中央最高权力,发生了一连串的相互残杀和战争。汝南王、楚王、赵王、齐王、长沙王、成都王、河间王、东海王等八个诸侯王此起彼伏,你方唱罢我登场,演出了这历时16年之久,历史上称为“八王之乱”的惨剧。
惠帝皇后贾南凤为人阴险毒辣,颇有政治野心,她不满于大权旁落,于公元291年与宫中侍从官阴谋策划,秘召都督荆州的楚王司马玮带兵进京,挟惠帝下诏杀死杨骏、杨珧、杨济兄弟3人,其亲族和党羽被株连而死者达几千人。贾后又废黜杨太后为庶人,迫使她绝食而死。晋朝内部大乱就从这次宫廷政变开始了。
杨氏集团被消灭后,人们推举汝南王司马亮和元老卫共执朝政,楚王司马玮因协助贾后政变有功,乃封为卫将军兼领北军中侯,在中央掌握兵权,亮、玮之间因而经常发生矛盾。贾后认为亮、玮二人妨碍自己专权,便又施展手段,先要惠帝下诏给司马玮,令其率领北军,杀死南王亮和卫。然后又否认惠帝下过这道诏书,反而以司马玮擅杀大臣的罪名,杀了楚王玮。这样贾后就完全掌握了晋王朝的大权。
贾后掌权后,大树自己的党羽。除了依靠族兄贾模、内侄贾谧、母舅郭彰这些亲党外,还起用当时的名士张华为司空,裴楷为中书令,王戎为司徒,令他们共管京城机要。由于这几个人都具有一定的统治经验,又和贾模等人能“同心辅政”,所以从公元291年至299年的七、八年间,贾后还能维持相对稳定的局面。
公元299年,贾后与太子司马伦的矛盾又爆发了。惠帝只有一个儿子,即太子司马伦,是后宫谢玫后生。随着年龄的增长,他对贾后一伙的擅权渐露不满之意,引起了贾后的关注。贾氏的亲党贾谧等人,害怕太子得政之后,也像贾后杀杨骏、逼死杨太后一样来对付自己,所以竭力劝贾后废太子。于是贾后诬谄太子有杀害惠帝和她的企图,废为庶人,接着又把太子杀了。太子无罪被害,引起了诸王和一部分拥护太子的朝臣不满。就在太子死后一个月,即公元300年4月,在京师洛阳任车骑将军的赵王司马伦,以为太子报仇之名,利用自己掌握的宿卫禁兵,入宫杀掉了贾后和她的党羽,并重用嬖人孙秀,铲除异己。次年正月,司马伦又迁惠帝为太上皇,自立为皇帝,从此宫廷政变又转变为争夺皇位的斗争。
赵王伦篡夺帝位激起其他宗室诸王的反对,出镇许昌的齐王司马首先起兵讨伦,并得到成都王司马颖、河间王司马等的响应。三王联军与赵王伦的军队在洛阳附近激战两月,赵王伦兵败被杀。同时,司马伦的亲信将领王舆也在京城内起兵反叛,迎惠帝复位。
司马入京辅政,掌朝廷大权。
司马为巩固自己的地位,改立惠帝弟清河王司马遐之子,年仅8岁的司马覃为皇太子。这一招,导致司马颖与司马关系的破裂,也引起司马的不满。公元302年十二月,司马联合司马颖与司马对抗。司马出兵洛阳,军抵新安。司马颖也举兵讨伐,双方军队在京城内展开激战。
公元303年八月,司马又派大将张方率精兵7万联合成都王司马颖的20多万大军,借口司马“论功不平”对京城发动进攻。由于双方兵力悬殊,洛阳城危在旦夕。这时城内的统治集团开始分裂。公元304年正月,东海王司马越勾结部分禁军,拘禁司马,向城外军队求和,并把司马交给张方用火活活烤死了。司马颖进入洛阳,虽然当了丞相,但他仍然回到自己的根据地邺城,遥执朝政,废太子覃而自兼皇太弟,一时政治中心由洛阳移到邺城。
成都王司马颖在邺城期间,政治腐败,比以前司马、司马还要坏,大失人心。因此,东海王司马越统率洛阳禁军,拥戴惠帝讨伐司马颖。结果在汤阴战败,惠帝被俘至邺城,司马越逃往自己的封国。河间王司马命部将张方率兵占领了洛阳,不久,幽州刺史王浚与并州都督司马腾联兵攻破邺城,战争进一步扩大。司马颖挟惠帝出奔洛阳,皆落入张方之手,又被迫前往长安。
公元305年7月,司马越在山东再次起兵,向西进攻关中。次年攻入长安。司马和司马颖败走,相继被杀。司马越迎惠帝还洛阳,随后又将他毒死,另立惠帝弟豫章王司马炽为帝,是为晋怀帝。晋朝大权最后落入司马越手中。至此,“八王之乱”才告结束。
“八王之乱”给人民带来了无穷的灾难,生产受到破坏,数十万人丧生,许多城市被洗劫和焚毁。洛阳13岁以上的男子全部被迫服役,城内米价贵到一石万钱,不少人饥饿而死。人民重新陷于苦难的深渊,掀起了大规模的流亡的浪潮。
更为严重的后果,则是诸侯王利用少数民族军队参加战争。成都王司马颖引匈奴刘渊为外援,让其长驱入邺;东瀛公司马腾引乌桓羯人袭击司马颖,让其乘机入塞;幽州刺史王浚召辽西鲜卑攻邺,鲜卑则大掠妇女,被沉入易水者就有8000人。从此,大江南北就成为匈奴和鲜卑贵族统治的世界,加深了民族矛盾。八王之乱不久就爆发了各族人民大起义,西晋王朝很快就灭亡了。

清代某文人,一日正在窗前读书,一阵微风吹过,将书吹翻过几页,这位文人诗兴大发,随口吟出两句诗:“清风不识字,何必乱翻书。”谁知,被人告知官府,无意之间招来大祸,官府以蔑视清王朝罪将其斩首,这就是典型的文字狱。“文字狱”就是因为文字原因而铸成的冤狱,在封建社会里,统治者为了镇压知识分子,使用了种种手段,文字狱便是其中一种。
早在汉代元帝时就有“杨恽事件”。杨恽是司马迁的外孙,因事下狱,官府从其家中搜出一封家信,内容多为牢骚话,激怒了汉元帝,下令处杨恽以腰斩,杨妻判流刑。明朝以来,为了维护封建王朝的统治,统治者在思想上对人们的控制防范更为严密。自明太祖朱元璋起,文字狱迭出。朱元璋曾当过和尚,十分忌讳这段历史。因此当他在表章和诗词中看到“贼”、“僧”、“光”等字,就认为是对他的不敬,常不问青红皂白,将作者诛杀,以泄恨。这一来文人提心吊胆,不敢“随情谈世事,纵意写文章”,否则一不小心哪处不合上意,就会惹来杀身之祸。
满人以少数民族入关建立一统天下的王朝,对于作为被征服者的汉人自然尤为敏感,在思想上实施的控制就愈发严紧,出现了更多更大的文字狱,康熙年间庄廷垅“明史”案、戴名世“南山集”案,雍正年间浙江查嗣庭“试题案”,乾隆年间胡中藻“坚磨生诗钞案”等就是其中影响较大的几个。清廷罗织罪名,对当事者或诛杀或革职或流放,沉重打击了大批文人学者及其亲朋故旧。
其中以明史案最为典型。清初,明末遗民湖州定户庄廷垅从朱国桢的后人手中买到一本朱所着明朝史书,书内有《列朝诸臣传》等稿本。此时庄廷垅双目失明,他想效法春秋时期的左丘失明而着《国语》的事迹,将这一稿本与招集门客所补的崇祯历史编合在一起,然后用自己的名字加以刊刻。书中,称努尔哈赤为建州都督,并使用隆武、永历等南明年号。康熙二年,此事被人告发,报到京师,引得康熙皇帝勃然大怒,立即严加追查。
此时庄廷垅已因病去世,官府仍然没有放过他。庄廷垅被刨棺戮尸,在世的四个儿子、一个弟弟以及为庄刻《明史》作序的李令哲均被逮捕处斩。
南浔富绅朱佑明原本与此毫无牵连,却被人诬告陷害。结果,朱佑明和他的5个儿子也被处以死刑。此外,凡是为书作序、校阅、刻字、印刷、卖书以及与此案有牵连的地方官吏等上百人,诛杀的诛杀,流放的流放,革职的革职,最后,共杀了73人。
雍正四年,查嗣庭出任江西主考,据科举八股文命题的惯例,选用《易经》《诗经》上的“正”、“止”二字命题。由于“正”字与雍正名讳,“止”又是“正”字无头,遂被说成是借出考题讽刺皇帝,遂被革职查办。查嗣庭死于狱中,被戮尸枭首,子女也因此事被判死罪,其他家属则被流放边远地区,雍正还下令停其原籍浙江乡试6年。

司马迁着《史记》,本纪十二,世家三十,列传七十,倾注心血最多、同情最深的仅两人而已,一个是屈原,一个是李广。屈原为楚王所忌,英雄无用武之地,终至自沉汩罗江而死。李广英勇善战,却终身不得封侯,老来却又在疆场上招致屈辱,竟至自杀。在司马迁的笔下,对这两个人的描写寄托着他对自己的身世遭遇的万千感慨,因而写起来也是饱含激情,令人油然而生敬仰之心。
李广生于公元前186年,为人木讷,不喜言辞。他身材高大,猿臂蜂腰,灵活自如,祖上世代善射,到了他之后更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骑射之术达到炉火纯青的地步。那时候,北方的匈奴经常袭扰汉朝的边塞地区进行掠夺。文帝前元十四年,匈奴又大举入侵萧关。李广正好二十岁,以普通士兵的身份从军击胡,因立战功升为中郎,后来升为武骑常侍,做了皇帝的侍卫。有一次他随文帝出行,时而冲锋陷阵,挫伤敌人;时而格斗猛兽,勇力超群,得到文帝的喜爱,文帝感慨说:“可惜呀!你生不逢时,如果是在高帝的时候,万户侯对你而言都是轻而易举呀!”
到武帝的时候,李广被任命为右北平太守,镇守边关,多次与匈奴作战。匈奴恐惧,称他为“飞将军”,好几年都不敢侵犯右北平。李广大小70余战,斩杀敌人不计其数,他的老部下因功封为列侯的,不下20人。但是李广到死的时候,也没有得到封侯的机会。
李广为此常常叹息不已。他虽然并不喜好功名,但却为自己始终得不到升迁而闷闷不乐。他求教于一位算卦先生。先生问他:“你一生中有什么遗憾的事情吗?”李广考虑了一下,说:“只有一件。那年我奉命镇压羌人叛乱,诱降了八百人,后来却全部杀掉了。”先生说:“这就是原因所在了,敌人已经投降却将其杀掉,这是身为将帅所最忌讳的事情啊。”李广听后默默无语。
李广对部下却仁慈宽厚,获得的赏赐都与部下分享,参加战斗时又勇往直前,因而深得部下的爱戴,部下都很乐意跟随他。他痛恨匈奴屡次侵犯边境,扰乱汉人生活,因而屡次请命与匈奴作战。
但李广运气实在不佳。他年轻时政府推行休养生息的政策,不愿与匈奴为敌。等到汉武帝大动刀枪时,李广又已过盛年。几次大战,李广所率军队均是以寡敌众,不仅无功,反被废为庶人。比他年轻的卫青和霍去病却多次以奇兵获胜。
正是:“卫青不败由天幸,李广无功缘数奇。”六十多岁的时候,匈奴大规模来犯,不服输的李广再次向武帝请缨出战,武帝同意了他的请求。李广带兵和大将军卫青分路进兵,却中途遇上风暴迷失了道路贻误了战机。卫青要向皇帝禀报此事,李广感到非常屈辱,愤而自杀。
一个人追求自己的理想,不仅仅是努力就可以实现的。像冯唐易老,李广难封,就都是怀才不遇、生不逢时。但千百年来,留名青史者屈指可数,大多数人连冯唐和李广都不如,终其一生默默无闻,没有能够在历史上留下一点痕迹。冯唐活了九十多岁,虽无所作为,却因后人一句“何时遣冯唐,持节云中”一句而永垂不朽。李广更是得到“龙城飞将”的千秋美名,万户侯又何足道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