莱希简介

五星上将是美国特有的军衔,五星上将是怎样的级别?五星上将军衔是怎么来的?接下来将为您介绍五星上将的级别与来历。

    四川知名学者钱玉趾推测,出土石牌上“魏武王常所用挌虎大戟”的“常”指的一个人,是曹操大臣

威廉·丹尼尔·莱希,美国军事家、海军五星上将。


 

威廉·丹尼尔·莱希1897年毕业于美国亚那波里斯海军学院,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指挥一艘海军运输舰,同当时任海军部助理部长的富兰克林·罗斯福结成生死之交。

五星上将是什么级别?

    “曹操墓”在河南安阳县安丰乡西高穴村成功发掘的消息传出后,质疑声也随之而来。河南文物研究部门随即发布六大证据,以此认定该古墓确系曹操高陵无疑。

图片 1

“General of the Army/General of the Air Force/Fleet
Admiral”,即一般人理解的「五星上将」。

 

历任军械局局长、航行局局长、美国海军作战部长、1936年晋升为海军上将。1939年因年迈退休。

其级别仅次于美军历史上授予的特殊军衔——美利坚合众国特级上将、陆军特级上将和海军特级上将。

    作为三国文化研究的第一重镇,成都聚集有最多的研究机构和学者,对“曹操墓”真伪问题,四川众多历史、文化界权威都在“悄悄”关注。昨日,四川一位古文化研究领域的知名学者钱玉趾率先发招,对“曹操墓”观点提出批驳:“六大证据难经推敲,所谓是‘曹操墓’的观点草率、不科学。”“高陵墓主人另有其人,或为曹操大臣常林!”

数月后,被罗斯福总统任命为波多黎各总督、接着出任驻维希法国大使,美国参战后,担任新设置的总统参谋长职务并主持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和英帝国总参谋长阿兰布鲁克子爵一起决定盟国大战略。

图片 2

 

1944年成为美国历史上首位获五星上将军衔的军官。

美国第一次授予五星上将军衔是在1944年,最后一次是2001年。最后一位五星上将于1981年去世。

    钱玉趾是何许人也?成都的其他三国研究专家对他的观点,又将会持什么样的态度?昨日,笔者一一采访了这些学者。


美国海军原仅有四星上将,由于英、美两国长期并肩作战,军衔亦比肩齐观,其最高军衔称为,一般译为舰队司令或统帅,二次大战时,美国将莱希、欧内斯特·金、尼米兹、哈尔西四位舰队司令官亦比照视为「五星上将」。

 

莱希成为五星上将的原因

美国空军原附属于陆军,至二次大战结束后始正式成为独立军种,作为空军首任司令官的阿诺德曾在空军还是“陆军航空兵”时获得过陆军五星上将军衔。

    批驳

二战期间有许多年轻的美军将领在前线率军远赴欧洲征战厮杀,也有许多年龄稍大但战功卓着的资深将领在统帅部制定谋略,给前线部队战略上的指引,其中就有第一位海军五星上将威廉·丹尼尔·莱希将军作为典型。

有趣的是,1949年5月7日他又在美国空军成立2年后改授为空军五星上将,成为唯一两次授衔的五星上将。

    “六大证据”难经推敲

威廉·丹尼尔·莱希作为第一位海军五星上将,莱希保有了第一头衔权利到他死的那一年,他都享有最高五星级的福利,美国没有元帅军衔,五星上将等同于其他国家的元帅军衔,是最高的荣誉,是美国特有的军衔,肩章上镶有五颗星徽,钢盔上也有五星标志。

图片 3

 

美国最后一次是1950年,自1981年最后一名五星上将去世以后,美军将官中至今无五星上将。

至于美国另外四支制服部队:美国海军陆战队、美国海岸警卫队、美国公共卫生局军官团以及国家海洋和大气管理局军官团,则不设此级军衔。

    “曹操墓能不能存留到今天,这是一个悖论。”

莱希将军1897年毕业于美国亚那波里斯海军学院。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指挥“海豚”号的邮递船,隶属于海军运输舰队,同当时任海军部助理部长的富兰克林·罗斯福相遇,并结成生死之交。


 

图片 4

五星上将是怎么来的?

    昨日,笔者在成都人民南路四段见到了钱玉趾,作为巴蜀古文化研究学者,他除了研究三星堆文化外,在良渚文化、楚辞、论语和诗经等研究领域也有多部着作。而对三国曹魏历史考古学的争议话题,领域相对陌生的他却第一个站出来,对“曹操墓”六大证据逐一批驳。“新闻出来后,我查阅了相关新闻内容,连续几天几夜翻阅了大量古典书籍,找出不少证据。古文化研究有不少共通点,最重要的是观点有没有说服力。”钱玉趾说。比较精通古文化的他认为,对“曹操墓”争议他也有发言权。

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后,莱希先后担任海军装备局局长、航海局局长、作战部部长,也算履历丰富,工作扎实。1940年12月至1942年4月出任美驻法大使。

流行的一种说法是,马歇尔公开提出如果把他称作“马歇尔元帅”英文中“元帅”一词同“马歇尔”的发音刚好相同,就等于在叫“马歇尔马歇尔”,其实这个说法是推脱之词。

 

1942年7月出任总统军事顾问,但是总统正是那位早年的朋友罗斯福,当然他们可能这么多年一直保持了很好的沟通,使得这份友谊在为国家发展的事业中得到升华。

马歇尔对此持否定态度的真正原因,却是他出于对自己年迈的恩师——约翰·约瑟夫·潘兴将军的景仰之情。

    钱玉趾引经据典,对六大证据一一批驳,看似艰涩难懂,但笔者发现,其中不乏颇有冲突性的证据:

在二战中,莱希的工作主要集中在给罗斯福总统提供军事决策和外交上的建议。他的大部分精力都花在了一些平庸琐碎却又十分重要的事务上。如联系总统和各战区司令的关系,动员军事力量,准备并参与各种会议,起草军事文件等。

他认为像“陆军五星上将”和“陆军六星上将”这样的军衔可能会贬低潘兴将军所独有的“陆军特级上将”军衔。

 

他历任的职务有海军作战部长、武装部队总司令参谋长、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从这些职位可见罗斯福总统对他的信任。

图片 5

    其证:“石圭石璧”非帝用

每一任美国总统都会选择自己最信任的人担任这些重要职位,以便更好地贯彻自己的理念,作为最接近总统的人员,他必须忠诚履职,提供最为合适的建议和方案供总统做决策。

他不愿自己的军衔超过绰号“铁锤”的潘兴将军,他认为潘兴才不愧是美国当代最伟大的军人,如果那样做,将伤害老将军的感情。

 

要知道在白宫里送出的每一份决策案都关系千军万马的生存,不能等闲视之,就这一点而言,五星上将的称号莱希完全够得上,也是得到世人公认的,绝不是凭关系能得到的。

后来,马歇尔这样解剖自己的内心世界:“我一点也不想得到什么晋升。我不需要这样。英国方面的陆军参谋长早已晋升为陆军元帅了,所以,无论如何都比我的军衔高。

    立:“墓葬出土遗物具有汉魏特征,里面出土的石圭石璧,是帝王陵墓的直接证据。”——河南方面列的证据一。


我认为我不需要这个军衔,我不想把这类的议案提交给国会。我只想到国会去时能穿上干净的衬衫就可以了,除此之外我没有任何野心。

 

莱希在五星上将中排名第一

有我现在的军衔我已经可以得到我想得到的一切了。但是别人完全曲解了我,有人说我之所以不同意是因为我不喜欢这个军衔的名称叫法。我一点也回忆不起来我曾经有过这方面的意见。”

    驳:“此说欠妥,墓中有圭璧并不能作为帝王陵墓的证据。”钱玉趾说,《周礼·春官宗伯》载有“以玉作六瑞。以等邦国;王执镇圭,公执恒圭、伯执躬圭、子执谷璧,男执蒲璧……”一说,《周礼·冬官考工记》也有类似记载,这说明,并非只有王可执圭,公、侯、伯也可以执圭,子、男则执璧。而且“王执镇圭”是玉圭,而西高穴古墓出土的却是石圭,石圭与帝王用圭似乎不符。

1944年12月,美国国会同意批准由总统任命4名“陆军五星上将”和4名“海军五星上将”。

美国参议院于1944年12月11日通过了众议院的一项法案,同意批准由总统任命4名“陆军五星上将”和4名“海军五星上将”。

 

图片 6


    其制:“不封不树”非对应

其中就包括大家熟知的马歇尔、麦克阿瑟、艾森豪威尔、米尼兹等着名战将。在8名五星上将中,莱希排名第一。

以上关于五星上将的级别及来历介绍到这里,了解更多内容请点击文章下方的标签或专题查看。

 

这由他的资历与贡献决定的。莱希早于1937年就任海军作战部部长,而同为五星上将的约瑟夫·金,1942年授衔时还是海军部长。

    立:“墓葬规模巨大……与曹操魏王的身份相称;该墓未发现封土,也与文献记载曹操寿陵‘因高为基,不封不树’的情况相符合。”——所列证据二。

即使是排名第二的五星上将马歇尔,也才于1939年任陆军参谋长。1942年2月,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成立后,其任职实际也比莱希低。

 

因此,陆军与海军商议解决五星上将排位顺序问题后,共同确定:莱希上将排第一,马歇尔第二。然后依次是欧内斯特·金、麦克阿瑟、尼米兹、艾森豪威尔、阿诺德和哈尔西。

    驳:“西高穴古墓的规模算是帝王级,那比它小多少才是大臣级?”钱玉趾说,陕西秦始皇陵内外有两重围墙,外垣计算的面积足有2平方公里,两相比较,西高穴古墓显得太小。虽然历史上秦汉是“第二次厚葬高潮”,而战乱不断的三国魏晋时期是进入“薄葬期”,曹墓也可能会“薄葬”,但薄葬究竟到何种程度,目前并无文献与考古参照,当地文史部门也没拿出证据,“没有可比较的文献记载与实有墓葬。我认为西高穴古墓规模本身不能作为帝王陵墓的证据。”


 

以上便是莱希成为五星上将的原因,了解更多内容请点击文章下方的标签或专题查看。

    其位:“鲁潜墓志”是悖论

 

    立:“曹操于公元220年病逝于洛阳,运回邺城葬在高陵,高陵在‘西门豹祠西原上’,正是今天安阳县安丰乡丰乐镇一带。西高穴村西出土的大仆卿驸马都尉鲁潜墓志,也明确记载了魏武帝陵的位置就在这里。”——所列证据三。

 

    驳:查阅《三国志》后钱玉趾认为,曹操在公元218年发布建寿陵“令”后,到他去世仅有18个月,应该说他没有时间与精力来贯彻实施建造寿陵,“遗令”也没说葬在哪里。在盗墓猖獗的年代,安葬曹操应该秘密进行,当时与其后的人们很难知道曹操墓在哪里,这才合乎情理,“鲁潜墓志的年代距曹操下葬差不多经历了五代人,说首次记载方位,依据是什么?记载准确吗?如果记载准确,那么在盗墓猖獗年代,应被盗掘一空,若记载不准确,曹操墓才能存留至今,这是悖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