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关政治的出现

在公地公民制破坏的同时,天皇政治也危机四伏,其标志之一就是藤原氏摄关政治的出现。早在奈良末期僧侣政权垮台后,贵族势力复又膨胀,以大化改新功臣自居的藤原家的势力恢复显著,尤以其四家中之北家一直扶摇直上,至9世纪下半期,竟达到建立摄关政治、独揽朝政的地步。
作为最大的权门贵族,藤原氏一直受到天皇政府的优厚赏赐,以接受职分田、位田、职封、位封和临时赏赐的名义,获得大量土地、劳力和财富,远胜他人。这是藤原氏政治发家的经济基础,但能攫取最高权力,主要是靠不断玩弄权术打击他氏,以及同皇室联姻取得外戚身份的手段。公元9世纪初,藤原冬嗣(公元775年—公元826年)在被任命藏人头之后,立即将其女儿送进宫中作仁明天皇女彻,因其女生文德天皇(公元850年—公元857年在位)而获得天皇外祖父身份。冬嗣之子藤原良房(公元804年—公元872年)如法炮制,也将其女送进宫中,从而成为清和天皇(公元858年—公元875年在位)的外祖父,再通过制造承和之变和应天门之变等一系列政治事件,压倒政敌。结果先则于公元857年以文德天皇母舅身份破例当上非皇族身份的第一个太政大臣,继则翌年以太政大臣身份为幼小外孙清和天皇总摄庶政,进而于贞观8年正式获得摄政称号,开始了名副其实的人臣摄政。良房之后,其养子藤原基经(公元836年—公元891年)任摄政,并于公元887年被刚即位的宇多天皇赋予总揽国政全权。沼书说:其万机巨细,己统百官,皆先关白太政大臣,然后奏下。关白一词出自《汉书》,系禀报之意,在日本不久便变为官职之名。这样,藤原氏便开创了日本史上关白政治这一特殊政体,即以外戚身份在天皇年幼时作摄政、天皇成年后作关白的政体。图片 1延喜、天历之治
藤原基经死后,宽平9年宇多天皇让位给醍醐天皇(公元897年—公元930年在位)。醍醐天皇为抑制藤原势力,不置摄关,实行亲政。为维护律令制度,授权政府严厉监督国司行为,严禁国司拖延轮换,取消遥任国司;励行班田制度,禁止院宫王臣私占空闲地、荒田、山川英泽,即禁止新立庄园;铸造延喜通宝。在他统治期间还完成了《延喜格、式》的编纂,它与《弘仁格式》、《贞观格式》总称《三代格式》。这《三代格式》加上《大宝律令》、《养老律令》,形成日本早期封建国家一套较完备的法典。
延喜14年醒酗天皇向群臣征求治国意见,式部大辅三善清行(公元847年—公元918年)提出了著名的《上谏书》12条。他在《上谏书》中首先指出了严峻的现实:自后风化渐薄,法令滋彰,赋敛年增,徭役代倍,户口月减,田亩日荒。加以建寺造佛,帝室权贵奢侈浪费日甚,导致国库空虚,经济凋敝。他建议:应请消水旱求丰穗、禁奢侈、赦诸国随现口数授口分田、加给大学生徒食粮及依旧制增置判官等措施。醒酗天皇予以认真考虑。┌──────┬────┬─────────┬────────┬───────┐│
格式名 │ 卷数 │ 编辑者 │ 编成时间 │
施行时间│├──────┼────┼─────────┼────────┼───────┤│ 弘仁格 │ 10 │
藤原冬嗣等 │ 820 │ 820 ││ 弘仁式 │ 40 │ 同上 │ 820 │ 820 ││ 贞观格 │ 12
│ 藤原氏宗等 │ 869 │ 869 ││ 贞观式 │ 20 │ 同上 │ 87l │ 871 ││ 延喜格 │
12 │ 藤原时平等 │ 907 │ 908 ││ 延喜式 │ 50 │ 同上 │ 927 │ 967
│└──────┴────┴─────────┴────────┴───────┘
醍醐天皇的治国方策为村上天皇(公元946年—公元967年在位)所继承。他在统治期间下令禁止奢侈,节省开支,降低物价,还制定新仪式’铸造乾元大宝。天德元年大内记营原文时(公元899年一公元981年)上书天皇,提出禁奢侈、停售官职和恢复鸿炉馆等三条建议,受到天皇重视。
醒酗、村上两皇实行亲政,改除时弊,被史书誉为延喜之治与天历之治。实际上这两代政绩并无效果,律令制度继续走向崩溃,因为他们所依靠的宫廷贵族已经无所作为,维护公地公民制和天皇制已和时代趋势背道而驰了。

所谓的寄进型庄园,是十世纪开始、尤其是十一、十二世纪开始激增出现的庄园的一种,其成立方式主要是由在地领主形式上将所领土地寄进,而自己保留实质所有权力。它与八、九世纪成立的初期庄园中的寄进类型有着很大的区别。
地方土生土长的土豪、或由中央着落至地方而形成的地方豪族等人,在通过开垦私有地与聚集既垦地等方法领有了大量土地,但是在原有律令制度下想要获得不输不入权、建立起排他的、一元的支配却并非易事。这些地方豪族尽管已从官省符获得了不少便宜,但大多不过是国司的免判而已,而这些特权在国司更替的情况下很容易被取消。此外,在延喜(公元901~923年)年间以后,国司以下的地方官吏或根据庄园整理令、或出于自身经济利益上的欲求,常常企图随意侵入庄园。图片 2

庄园不输不入化

庄园除了以神田、寺田等不输租田为基础形成的外,原则上都是输租庄园,即庄园主必须从征收庄民的年贡中拿出一部分作为田租上交国家,并且在初期,庄民还被国家课以临时杂役等国役,庄园土地的调查权也属于国衙,国衙的检田使和征税吏等各种国使有权进入庄园进行检田、收租和征调劳力。马克思说:地租的占有是土地所有权借以实现的经济形式。庄园主不能独占地租而必须把它分给国衙一部分,说明直至乎安前期庄园尚不具有完全私有地的性质。
从9世纪起,贵族庄园主开始争取自己的庄园不输租化。他们借助自己的权势,设种种口实向政府申请庄园免租。政府一旦批准;便发放可不输租的太政官符和民部省符。这种手续称立券庄号,获得不输租特权的庄园称官省符庄。这种庄园出现于今世纪中叶。10世纪以后,庄园主又开始力争获得不入特权。不入原来仅指国衙检田使等不得进入庄园,后来它的涵义扩大到不承认政府在庄园里拥有司法权和警察权。其结果,取得不输租权、杂役免除权、不入权的庄园便完全排除了国衙的一切干涉,庄园主获得了统治庄园的一切权力,变为领主,庄园则成为他的私人领地。不输不入庄园自公元11世纪起迅速增多,至公元12世纪在日本各地已经到处皆是。

摄关政治的确立

延喜、天历之治对藤原氏的摄关政治来说是一次危机。及至安和2年当时的摄政藤原实赖迫使左大臣源高明下台之后,藤原氏的摄关政治终于牢固地确立。因为正是从10世纪下半期起,藤原氏通过接受庄园寄进开始变成大庄园领有者,而且为势愈猛。至11世纪中叶,藤原氏庄园已占全国土地十几分之一,天下土地悉成一家之领,从而扩大了摄关政治的经济基础。此后百余年,藤原氏一直专擅朝政,随意废立天皇,管理摄关家的机关政所成了国政的中心,从摄关家发出的命令作为政所下文、殿下御教书,取代了迄今为止的宣旨、官符,朝廷变成仅司礼仪的场所。藤原道长有四个女儿被选为后纪,后一条、后朱雀、后冷泉三天皇皆其外孙。他有一首诗道出了他执政30多年得意的心情,其中一句是:此世即我世,如月满无缺。
摄关政治继续腐败下去,地方国司对农民的掠夺日甚。永延2年,尾张国八个郡的郡司、农民来到京都,向朝廷控诉国司藤原元命的暴政,要求罢他的官。从控诉的31条罪行来看,藤原元命在其三年任职期间额外征收了17万石租米和大量绢、庶、油及其他物品,侵吞了发给下级官吏的薪俸和施舍给饥民的粮食。元命的儿子强征农民牛马,谁若陈述苦请便以暴力相加。元命还驱使郡司、农民耕种他一族的私有地,逼迫人们替四、五十年前死者和逃亡者偿还欠债。藤原元命的暴行仅仅是无数国司暴政的一个例子。

封建领主等级土地所有制的形成

10世纪以后,有别于自垦地型庄园的寄进型庄园逐渐增多。这是指通过接受寄进土地形成的庄园。原来地方开发领主为得到权力的庇护和借助这种权力使自己的庄园不输不入化,便往往把自己的庄园进献给中央贵族和大寺社,奉之为领主,称之为领家,分给庄园年贡的一部分,自己则保留下司职或预所职,留在原地,管理庄园。如果领家以为自己的权势仍不足以同国司抗衡,则将庄园进献给更有权势的贵族,奉之为本家,于是本家成了更高一级的领主。从而在庄园内部形成本所职一领家职,下司职这种层层瓜分年贡、土地的等级所有的体制。图片 3封建经济的发展
公元10世纪以后,铁制农具和使用牛马耕作在田堵、名主中已普及,水稻生产方法获得显著进步。如实行播种前浸种,插秧,开始用水车灌田,还懂得田间除草,利用稻架晒干的干燥法等等。水稻产量因之有了提高,从前国家从农民那里充其量只能收缴产量3%的租,而现在庄园领主却能够从名主那里征收产量30%的贡租。公元10世纪的日本古辞典《倭名类聚妙》中列举的旱田作物多达70种,证明这一时期旱田作物也得到显著发展和普及。
农业同手工业的分工扩大了。在古老城市奈良、京都和一些庄园附近的手工业作坊,拥有掌握特殊技能的工匠:织匠、木匠、泥瓦匠、刀匠、炉匠、漆器匠、金银器匠、佛像铸造匠等等。这些工匠或按订货生产,或从事寺社和官衙的建造、修理工作。商业也有发展。在奈良和京都,从市集商业已发展到店铺商业,出现称作市人、市女的独立商人。在地方,寺社门前和庄园要地都开辟了定期集市,出现称作贩夫的独立商人。在水陆要地出现了称为津屋、问一类的货栈,经营货栈的问丸(往往是经济力量雄厚的名主)为庄园保管、运送年贡或代理贩卖,收取手续费。在物资集散
。最繁盛的淀川沿岸这类货栈特别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