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巴西国博大火,烧毁的不只两百年的历史| 新京报专栏

原标题:揭秘!万亿之城无锡,为何也能诗意栖居?

原标题:说出来你别不信,曹操酷爱埃及折叠椅,西瓜的原产地在非洲

这一场灾难,是天灾,也是“人祸”。

将经济结构调整和生态建设结合,将市场力量和政府机制创新结合,无锡的生态之城建设经验不可100%复制,但值得很多工业大城借鉴。

2018年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会正在举行,本次峰会主题为“合作共赢,携手构建更加紧密的中非命运共同体”。

▲视频来源:新京报“动新闻”

图片 1

在国际形势深刻复杂变化的背景下,中非领导人此次聚首北京,共商中非友好合作大计,规划新时代中非合作蓝图。

文 | 沈辛成

在无锡的太湖流域驱车来来回回,会感到有些惊讶,路边除了葱郁的树木,常常看不到任何风景,更不用提太湖湖面。因为在这里,太湖湖体和沿岸5公里的区域都被划为了一级保护区。树木始终挡住视线,使人能感受到,这是个无边无际的生态之城。

2018年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会将推进中非各领域交流合作,有利于深化中非全面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在更高水平上实现中非合作共赢、共同发展,也有利于促进南南合作和全球伙伴关系发展,为世界和平、稳定与发展注入正能量。

当地时间9月2日晚,巴西国家博物馆被火光笼罩。两个离博物馆最近的消防栓竟无滴水流出,消防员只得就近汲湖水灭火。错过了最佳时机,南美洲最大的自然历史博物馆一夜之间只剩满目断壁,各路学者两百多年的心血灰飞烟灭。

在这个生态之城里,蓝藻曾是太湖流域居民的污染噩梦,“铁腕治污,科学治太”势在必行,也由此引发了无锡生态、技术、产业和制度的一场深刻革命。

提到中非的友好往来,历史上就有许多趣闻,今天团团菌就给大家讲一讲!

大火是天灾,更是“人祸”

太湖今日漾碧波

图片 2

次日早晨,消防员和联邦警署在一地灰烬里拯救幸存的展品,然而,除了陨石幸免于难外,消防员和博物馆工作人员只抢出了几个箱子,一些标本和显微镜。几乎90%的藏品已经被烧毁。

理解太湖之于无锡的意义,才能理解无锡在治污治太中壮士断腕的决心。苏州本也挨着太湖,但太湖到无锡境内,就形成了一个大水湾。水浅,平均水深不足两米,当湖面上出现蓝藻时,东南季风一吹,向下风处聚集。因此,几乎整个太湖生长的蓝藻均被吹到了无锡的水域。加之这一水域湖湾众多,蓝藻易进难出。

中国古代对外贸易交流线横贯亚欧非

博物馆前院的铁门外民众云集,人们除了来悼念失却的童年记忆,也是要向失职的政府讨个说法。

与此同时,跟世界其他国家人烟稀少的大型湖泊相比,太湖流域作为中国经济最发达的地区,开发强度以及环境承受的压力都要远远超过其他湖泊流域。乡镇企业起家的苏南地区企业密布,发展模式沿河沿湖沿路,星星点灯村村冒烟。而数公里的水域内围网养殖屡禁不止,水循环流动受影响,大部分水草烂在其中。

导读

这一场灾难,是天灾,也是“人祸”。巴西经济多年不振,债台高筑,自2014年危机以来,财政紧缩政策当道,执政的巴西民主运动党砍掉大笔科学教育经费。公立的里约热内卢联邦大学首当其冲,隶属该校的国家博物馆也受池鱼之殃,四五年的时间,预算就从十三万美元缩水到八万美元。

2007年5月29日,这一日太湖蓝藻危机爆发,引发大面积湖泛,令人触目惊心。彼时的无锡,无景可赏,无水可用。但太湖水危机是“危”也是“机”,危机的爆发倒逼无锡“铁腕治污,科学治太”。

如果翻开厚厚的史书,人们会发现,在长达一千多年的时间里,中国曾先后出现过多次不同形式的“非洲热”。而中非历史上的频繁交往又在不知不觉中改变了双方人民的生活。

图片 3

无锡市水利局办公室主任朱双清向《南风窗》记者介绍,这些年来,无锡的治太经验足以成为国家治理水污染的典型样本。无锡作为江苏省太湖治理的前沿重阵,清淤量占到了全省的70%。

西王母就是示巴女王?

▲火灾现场。 图/新华社

无锡太湖湖岸线120公里,在滨湖区范围的就有112公里。有个说法就是,“全国治污看太湖,太湖治污看无锡,无锡治污看滨湖。”

中国与非洲交往可谓源远流长。公元281年(西晋太康二年),有人盗掘了魏襄王墓,盗得《竹书纪年》。

去年恐龙化石展厅闹白蚁,巴西国家博物馆馆方竟要去线上众筹方能消灭虫害。相比起世界杯和奥运会的风光,其国家博物馆失修多年,员工下班都得拔掉电源来预防火灾。如今,尽管当地警方初步认定是博物馆内部电路短路导致起火,但偶然之中多少带着必然。

图片 4

这本存在着争议的古书中有一个故事,周穆王登基十七年后(约公元前10世纪),远征昆仑山,拜会了“西王母”。这个“西王母”是何许人,中外史学家一直有不同的见解。

佩德罗二世考古收藏毁于一旦

无锡滨湖区渔港乡太湖喇叭口一带,有一个蓝藻主要打捞点。有数十位穿着打捞服的捞藻工在这工作,平均年龄在六十岁以上。水危机爆发之前,他们大多数都是太湖边的渔民,退渔还湖后,会开船,多数变成了捞藻工。

20世纪初,西方学者福克提出,这个“西王母”有可能是非洲历史上的示巴女王。

巴西国家博物馆的建筑,原本是葡萄牙皇室在其南美殖民地的行宫,1808年,为了躲避拿破仑的入侵,葡萄牙国王约翰六世携其家眷来到里约热内卢居住。约翰六世之子佩德罗王子与奥地利女大公利奥波蒂纳成婚之后对这座行宫加以扩建,以至有今日之规模。此后,佩德罗宣布巴西独立,成为帝国第一任皇帝,该建筑遂成为皇宫,一直到1889年帝制结束。新成立的共和政府将佩德罗之子佩德罗二世赶去了欧洲,皇宫被改造成博物馆,向普通民众开放。

“蓝藻根据风向,风往我们这边吹了蓝藻就多,每年夏天量多的时候工作的时间就长一些。”65岁的捞藻队队长周国良在这工作十一年了,常年的户外作业使他皮肤黝黑,他仍清晰地记得十一年前还是渔民的自己所经历的太湖—密密麻麻的竹竿和渔网遍布湖面,危机爆发后厚重粘稠的蓝藻,难以忍受的恶臭。水域边有打捞蓝藻的机器,在《南风窗》记者面前,湖面碧波荡漾,这情景与周国良描述的十一年前,已是截然不同。

图片 5

巴西国家博物馆的机构,本身的历史也很悠久。1818年6月6日由葡王约翰六世创建,起初为皇家博物馆,用于容纳十八世纪以来在巴西采集到的众多动物标

事实上,一般民众对太湖的污染缺乏研究,仅用蓝藻来评判湖泊的好坏,这并不科学。蓝藻是一种比人类出现得还早、生命力顽强的单细胞生物。在正常生态环境中,蓝藻数量能维持在正常范围,然而太湖无锡水域独特的地理特点更是决定了蓝藻不可能被消灭。

示巴女王是圣经记载的第一位女王,耶稣称她为南方女王

本,真正经历繁荣发展还是在巴西皇帝佩德罗二世治下。

无锡市太湖水污染防治办公室顾岗对《南风窗》记者表示,“不能用蓝藻这一个指标来评判整个湖泊的好坏,它只是指标之一。国务院对于太湖治理有一个目标,叫两个‘确保’,要确保饮用水的安全,确保不发生大面积的湖泛。太湖治理不是说要消灭蓝藻,主要还是要治理太湖的污染。”

大汉朝与非洲的贸易交往

图片 6

数据显示,目前,无锡共设置了81个固定打捞点,建立了56支专业打捞队伍,合理配置机械打捞船。2007年到2017年,无锡市累计打捞蓝藻1179万吨,占全省蓝藻打捞量的90%以上。

根据中国史籍记载,公元前108年,罗马帝国曾向汉武帝赠送过产自非洲索马里或埃塞俄比亚的“花蹄牛”。西汉年间,长安百姓所烧的“天下异香”,亦产自非洲。据《汉书》记载,西汉平帝元始二年(公元2年),王莽辅政,曾有“黄支国”进献犀牛。

▲火灾后的巴西国家博物馆。 图/新华社

无锡市水利局蓝藻办主任陈旭清称,蓝藻并非一无是处,藻水分离技术实现了蓝藻的高效规模化处理,并进一步拓展了藻泥生产有机肥途径,目前仍在继续积极探索无害化处置的新途径。

荷兰学者戴闻达在《中国人对非洲的发现》中说,西方学者断言,这个“黄支国”就是今天的东非国家埃塞俄比亚。而《汉书》中的这条记载,是目前有史可查的中国与非洲正式交往的最早记录

1820年代,佩德罗一世为了争夺葡萄牙的统治权,携妻女回到欧洲,意在让其长女坐上王座,幼子佩德罗二世被独自留在巴西,六岁登基,成为了巴西帝国的名义上的统治者。小皇帝衣食无忧,但却孤苦寂寞,遂以读书解闷,也使他其后一生都在皇帝和学者的身份之间挣扎。佩德罗二世十三岁便亲政,一生很有作为,他推进现代化不遗余力,军事上稳中有进,一度使巴西跻身世界列强。然而,佩德罗的志趣始终是求学,十九世纪七十年代,他开始巡游欧洲非洲,沿途收购采集了不少标本文物,也是自此行起,他对皇位开始感到厌倦。当咖啡农场主因为巴西废奴而集结颠覆帝国政权时,佩德罗二世选择平静离开,远赴欧洲养老,去法国科学院进修,直到1891年因肺炎去世。

此外,为了确保饮用水的安全,无锡已经通过修建四座自来水厂解决了这个问题,将太湖沙渚取水口外延三公里,取水口水质全面提升,以太湖为水源的自来水制水工艺实现预处理和深度处理的全覆盖。同时,开辟了长江第二水源地,建成链接各水厂的“安全供水高速通道”,形成长江、太湖“江湖互补,双源供水”的新格局。至此,无锡的城市供水水质从“无水可饮”,已经全面优于国家饮用水卫生标准。

公元97年,东汉政府的西域都护班超派遣特使甘英出使罗马。甘英的使团最远到达了阿拉伯半岛,但最终没能走到罗马。东汉使团的出现引起了非洲国家兜勒(位于厄立特里亚)政府的注意。

佩德罗二世毕生喜好读书,能驾驭十余种语言,甚至包括中文,其所收藏的数万册古籍皆存于巴西国家博物馆内。他七十年代远征带回来的埃及和古希腊古罗马文物,构成了南美洲极为罕见的考古收藏,可谓巴西的镇国之宝。

图片 7

据《后汉书·和帝本纪》记载,兜勒后来主动向东汉派遣了代表团,东汉政府对代表团以礼相待,“赐其王金印紫绶”。这是有史可查的非洲国家第一次向中国派遣外交使团的记载

美洲最古老人类骨骼“卢齐亚”恐遭不测

当下风行全国的河长制,就发源于太湖治理

埃及折叠椅引领汉末时尚

除了古埃及和古罗马的文物、恐龙化石外,巴西国家博物馆还藏有美洲最古老的人类骨骼——拥有12000年历史的“卢齐亚”。上世纪七十年代,巴西考古学者们在国境腹地发现了一处古人类遗址,岩画上描绘着先民捕猎巨型犰狳的场景。巨型犰狳冰河时期就已灭绝,那么,这样的岩画是否意味着人类出现在美洲是冰河时期之前的事?果不其然,考古学家在该遗址底部发现了不少人类遗骸,经过断代发现时代最早的一具女性骸骨竟是一万两千年前,比迄今为止所有发现的美洲人骨都要早。

“内湖”治理更显成效

图片 8

图片 9

污染在水里,根子在岸上。要解决污染入湖,最根本的办法是全流域经济结构优化调整。无锡显然不是一个“唯GDP论”的城市,
2007年以来,无锡累计关停企业3070家,搬迁入园工业企业5480家,建成循环经济试点企业164家。新建工业项目全部进入开发区和工业园区,一律禁止新建有污染的工业项目,同时大力发展新兴产业和高效农业。

折叠椅的历史源远流长,埃及古代壁画中便已出现

▲人类化石“Luzia”

结构调整,数据吃亏。2012到2015年,无锡经济疲软,名义增速几乎为零。但近年来,随着物联网、集成电路等新兴产业的崛起,无锡回到了舞台中央,成为了领跑者,跃居为“万亿之城”,实现了经济和环境的得兼。

东汉末年,埃及的“胡床”(折叠椅子)传入中国。当时的汉灵帝酷好胡俗,大殿里就摆放着“胡床”,引起了王公贵族的争相模仿,结果让“胡床”在京都洛阳红极一时。《三国志·武帝纪》甚至记载说,曹操在行军打仗时,仍不忘带上“胡床”。

这具化石骨骼后来被命名为“卢齐亚”,此名是著名的非洲古人类化石“卢齐”的变形,之所以如此命名,是因为很可能是非洲人,而不是亚洲人。人类或许在冰河时期之前就已经到达了南美,而不是在冰河时期间通过冰封的白令海峡迁徙而来。卢齐亚头骨的解剖学特征也证明了其并不形似蒙古人种,而是具有典型的非洲特征。这样石破天惊的人类学发现,也收藏于巴西国家博物馆。只是现在看来,“卢齐亚”很难幸免于难。

无锡市环保局提供的专业数据显示,2017年太湖无锡水域水质符合IV类标准,经过十年努力,太湖无锡水域水体由V类改善为IV类,总磷、氨氮、总氮浓度分别较2007年下降29.6%、90.3%、57.9%,从中度富营养状态改善为轻度富营养状态。太湖水质总体上已经恢复至1997年的水平,并保持了稳中向好态势。

象牙贸易催生中非航线

如今博物馆刚过两百寿诞,这些珍品就遭此噩运。10月份巴西总统选举就在眼前,只怕这场惨烈的火灾将会成为党派争斗的靶子。但回忆的遗失,历史的消亡,这样的伤痕又岂是政权更迭就能抚平的呢?

难得的是,这些变化是在苏锡常人口较2007年增长7.5%、GDP较2007年增长143%的情况下实现的。如今,太湖沿湖岸线,都是湿地和生态走廊,十步一景,诗意栖居。

图片 10

□沈辛成(青年作家、博物馆学者)

如果说太湖横跨苏锡常增加了区域间合作治理难度,那么蠡湖作为太湖伸入无锡的内湖,其治理成效更能显示出无锡市湖泊治理的科学性和成效。

陆上丝绸之路

编辑:孟然 实习生:葛书润
校对:陆爱英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20世纪70年代以来,由于大规模的围湖造田、筑塘养鱼,加上沿岸不适当的开发,蠡湖被称为太湖水污染的重灾区。当时,蠡湖是太湖底泥污染最严重的区域,平均水深两米,但淤泥厚度就达到了0.6到0.8米,曾经在湖内生长茂盛的沉水植物几近灭绝。同时,湖面从9.5平方公里缩小到了6.4平方公里,种植、养殖活动加剧了二次污染。

图片 11

责任编辑:

早在2002年,无锡市就有此觉悟,痛下决心科学治水。经过后来五年多的探索和努力,沉积了数十年的淤泥清除了,蠡湖水面面积增加了41%。蠡湖治理的五大工程,即污水截流,生态清淤,退渔还湖,生态修复,湖岸整治和环湖林带建设,也同时是为日后面积更大的太湖流域治理做准备。

海上丝绸之路

在蠡湖治理中,无锡市政府停办了蠡湖地区20平方公里范围内建设项目供地和土地使用权转让、出租、抵押等事项,并发文要求各级国土部门暂停办理相关手续,确保了生态规划实施的顺利进行。

南北朝时期,中国与非洲的交往又重新活跃起来。中国北魏王朝通过波斯和印度洋地区的古国与非洲的埃及和埃塞俄比亚地区建立了商贸联系。

无锡市城乡规划委员会副主任兼秘书长孙志亮从2002年起就在蠡湖办全面负责蠡湖地区的规划,他表示,“环境的治理提升无锡整个生态价值,实际上就是提高了城市的整个品位和城市的美誉度,同时也提高了城市对高科技人才的吸引力。未来城市的竞争实际上是文化的竞争。”

在中国古籍《诸番志》中,有一个盛产黄金的茶弼沙国的传说。这个国家城池方圆十里,女人穿着珍珠衫,人们住着七层楼房,盛产宝物。有史学家分析,这个在西方日落之地、盛产黄金的神秘国度,可能是西非古国加纳。而根据元朝人周致中的《异域志》描述,当时已有中国人在茶弼沙国活动。

图片 12

到了唐代,由于上层统治阶级需要产自非洲的香料、象牙等奢侈品,而非洲东海岸各国正是盛产香料和象牙之地。于是,这种贸易需求带来了中国人远航非洲的新高潮。

蠡湖综合整治前后

阿拉伯地理学家马斯乌迪认为,当时产自东非的“大多数象牙都运到了印度和中国”。曾任唐朝宰相的著名地理学家贾耽在《皇华四达记》中也曾记载过一条“广州通海夷道”。这条海路可从广州出洋,经马六甲海峡入印度洋,最终抵达“最南边”的“三兰国”。有学者认为,“三兰国”就是今天索马里的泽拉港,也有学者认为是坦桑尼亚的达累斯萨拉姆。

市场力量构建长效机制

有史可考的第一个到达非洲的中国人,是中国唐代著名史学家杜佑的侄子杜环。公元751年,唐军与阿拉伯帝国大军激战于中亚重镇怛逻斯,大批唐军战败被俘,杜环也在其中。被俘后,杜环随阿拉伯军西行,游历了包括北非地区在内的阿拉伯帝国各地,直至762年才回到广州。

爱德华·格莱泽在《城市的胜利》一书中写道,“如果要让未来变得更加绿色,那就必须进一步实现城市化。”生态建设和城市化始终是同步的,是一场持久战,面对这场持久战,无锡用制度建设来保证胜利。

图片 13

太湖治水千头万绪,流域面积50平方公里以上的河流599条,1平方公里以上的湖泊127个,密如蛛网。其中若是有哪条河或哪个湖不达标,都可能影响太湖水的水质。此外,其中牵涉的部门众多,极有可能出现“九龙治水”的混乱局面。

怛逻斯激战

值得一提的是,当下风行全国的河长制,就发源于太湖治理。无锡市滨湖区河长办季伟忠对“河长制”这一创新治理模式了如指掌:2008年开始,无锡在全市各级党政一把手中推行“河长制”,区级层面则设置三级河长体制,由区委、区政府主要领导亲自挂帅,担任总河长,区各有关部门一把手任区级部门河长,镇(街道)河长作相应配置。

回国之后,杜环把他在西亚、北非一带的经历撰写成《经行记》一书。可惜岁月流逝,《经行记》原书已经失传,后人只能从杜佑的《通典》中见到1500余字的内容,其中包括非洲的摩邻等地名。而“摩邻”二字,便是阿拉伯语“马格里布”(北非)的译音。

2016年,时任无锡市滨湖区区委书记袁飞曾代表全区立下“军令状”:围绕“控污染、治河道、护水源”3个重点,打响水环境综合整治攻坚战,力争用3年时间实现地表水优于Ⅲ类水比例达到70%的目标。“河长制”的推行,使无锡全市的每条河流有了第一责任人。

非洲植物改变中国人饮食

治水并非一日之功,长效机制最为关键。长期以来,环境保护和生态建设一直被视为公益性事业,投入全部由政府包揽。如何缓解生态建设中面临的资金瓶颈的制约?

两宋年间,中国商船已广泛游弋于红海、波斯湾与东非海岸之间。宋神宗元丰六年(1083年),曾有东非“层檀国”使者携带龙涎香等地方特产前来朝贡。随后,原产自非洲的象牙、犀角、明矾等物资大批涌入中国,非洲的原产作物高粱、芝麻、西瓜等也成了普通中国百姓餐桌上的美食。

据测算,在全面实施蠡湖水环境治理的工程中,需要筹措资金50多亿元。为此,无锡市政府建立了专门的资金运作平台,组建了借款还款主体,完善了贷款项目审批手续,规范了资金的使用体系。其中,国家开发银行贷款投入14.5亿元,市内配套资金20多亿元。随着各项资金相继到位,蠡湖环境综合整治工程就全面展开了。

图片 14

工程的顺利实施,不仅提升了蠡湖地区的生态价值,还促进了旅游、商贸、软件等服务业的发展,改善了投资环境,带动了周边土地要素的大幅增值。比如,蠡湖新城限制性地开发的一块1000亩的地块,成功拍卖30亿元,比整治前土地价格增值了10多倍。可见,政府靠着市场运作,偿还了前期投入,还使得政府有了更多环境建设资金,形成良性循环。

非洲特产传入中国

图片 15

图片 16

蠡湖新城

龙涎香,固态腊状可燃物质,鲸消化系统的肠梗阻所产生。价值比黄金还高。

伴随长效治理污染的深入推进,一批生态文明新机制应运而生。
2009年时,江苏有4个城市被列入“环境污染责任险”试点,名单中并没有无锡。环境污染责任保险是以企业发生污染事故对第三者造成的损害依法应承担的赔偿责任为标的的保险。无锡市环保局敏锐地意识到,这一险种非常有必要在无锡推广。

与此同时,中国的造纸、火药和雕版印刷术也随着阿拉伯人和蒙古西征传入非洲。在中国火器的基础上,埃及人发明了分别用于野战、攻城和阵地战的特殊火器。随后,经埃及人改良后的火器又传入埃塞俄比亚和摩洛哥等国。1342年,摩洛哥人使用火器抵抗葡萄牙军队的入侵。在葡萄牙军队中协助作战的英国德比伯爵和索尔兹伯里伯爵亲眼见到了火器的威力。此后,英国军队也开始准备火器。

“环境污染责任保险是最有效的市场手段之一,也是一种创新制度,它引入更多市场力量。”无锡市环保局工作人员告诉《南风窗》记者,“无锡自2009年6月试行开展环境污染责任保险工作,同年10月就被环保部列为全国试点城市了。”

清朝华工带给非洲先进技术

于是,无锡市政府联合保险公司组织专家到企业进行环境风险防范管理与技术服务,帮助企业排查安全隐患,指导企业进行环境风险管理。无锡环保局提供的数据显示,近年来,无锡市对3800多家企业进行了环境风险评估,帮助企业排查出较大的环境污染隐患17100多个。据悉,这一成果在江苏的几个试点城市中是最好的。

图片 17

现在的无锡,已经建立了环境污染责任保险“无锡模式”2.0版本,即从原本“政府推动、市场运作、专业经营、风险可控、多方共赢”的“无锡模式”向以落实企业主体责任为中心,建成多功能的环责险云平台,加强了在线联动的功能。

大量华工被贩卖,成为殖民主义者的“义务苦力”

生态如何保障常态化治理?从责任落实,资金瓶颈到风险控制,无锡市政府都用自己的创新解决了实际问题。这正契合了无锡市委书记李小敏多次强调的观点—“无锡要推进思想解放,当好高质量发展领跑者”。

在近代历史上,中国与非洲有着相近的命运,不仅遭受了西方殖民者的侵略,还成了奴隶贸易的受害者。大量华工被贩卖到非洲,形成了一种特殊的“非洲热”。1811年,第一批被贩运到非洲的华工来到了圣赫勒拿岛。1815年,在滑铁卢战败的拿破仑被流放至此。岛上华工的高超技艺,给拿破仑留下了深刻印象。

城市发展的历史,就是思想不断解放、文明不断进步的发展历程。2015年2月,无锡荣膺全国文明城市称号,这是对一座城市文明水平最权威、最全面的评价。仅在两年后,无锡大市,即无锡联袂江阴宜兴又率先创成“全国文明城市群”。从城市到城市群,市域联动,体现了无锡这座城市在深度和广度上,文明水平的“担当”。

1904年2月,英国殖民机构南非德兰士瓦立法会议批准了《德兰士瓦输入劳工法令》。此后,英国政府诱骗清政府签署了输出劳工的《保工章程》,公开在中国进行变相的奴隶贸易。当时,德兰士瓦的金矿往往深达几百米。矿山坑道内昏暗不堪,事故频发。手拿皮鞭的监工经常在矿主的授意下,随意鞭打华工,肆意延长劳动时间。许多华工不堪忍受恶劣的劳动条件,客死他乡。仅1904年―1906年短短两年间,华工死伤人数就超过了6000,占当时南非华工总人数的10%。

GDP万亿之城的美好数字之下,是经济结构调整和生态建设的有机统一。无锡,一个让创业者可以诗意栖居的地方。

南非华工的工资只有欧洲工人的十分之一,还要遭受矿主的克扣。矿方发给华工的工资,是无法在市面上流通的“铁片”。还有一些矿主与不法奸商相勾结,向华工兜售各种质次价高的旧衣服和劣质商品。种种盘剥之下,华工很少能够剩下什么积蓄。

作者 | 南风窗记者 杨露
yl@nfcmag.com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与此同时,还有10万中国工人在坦桑尼亚、毛里求斯等地的种植园和农庄里以及刚果、塞内加尔等地的公路和铁路工地上流淌着汗水。随着大批华工登上非洲大陆,中国的农具、轿子和滑竿等也传入非洲。英国探险家利文斯顿在非洲探险之时,就见过非洲人使用中国式的山轿。这些工具与生产技术对提高非洲当地的生产水平起到了一定的作用。

责任编辑:

步入现代,中非交流愈来愈紧密,中国俨然成为非洲腾飞的巨大推力。回顾历史,从“丝绸之路”到“华工入非”,虽然近代的血泪经历让人难以释怀,但是勤劳伟大的中国人民,铭记历史却从不心存懑恨。中国今天还是有千千万万的援建者奔赴非洲,然而这里的故事早已不同往昔。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