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借鉴!日本如何从工业小国走向工业大国…..

原标题:1944年,这群美国人为什么执意要到中国的延安?

原标题:小国和奥斯曼土耳其帝国抗衡数十载,因男子剧减,实行一夫多妻制

日本的工业主要集中在太平洋沿岸地区(太平洋沿岸带状工业地带)。主要有京滨(东京—横滨),名古屋(名古屋为中心),阪神(大阪–神户),濑户内(濑户内海沿岸)和北九州五大工业区。这种工业分布被称为“临海型”工业布局。

图片 1

十五世纪左右,称雄西方的有一个奥斯曼土耳其帝国,当时巴尔干半岛就是奥斯曼土耳其帝国的势力范围,奥斯曼土耳其帝国的崛起,离不开其手中的火枪和火炮。

图片 2

(参加开罗会议的蒋介石、罗斯福、丘吉尔)

在奥斯曼土耳其帝国的火枪和火炮下,当时欧洲很多国家拜倒在其淫威下,匈牙利、塞尔维亚还有拜占庭在奥斯曼帝国的进攻下纷纷投降,不过奥斯曼土耳其帝国在进攻的过程中却遇到了一个棘手的问题,这个问题竟然是一个不起眼的小国家。

自然资源:由于日本为岛国,资源极度贫乏,是世界上进口资源最多,对外依赖程度最高的国家。

1943年11月23日,中国、英国、美国三国领导人在埃及开罗召开商讨反攻日本的战略及战后国际局势的安排,也就是开罗会议。在这次会议上,蒋介石可以说是走到了政治生涯的顶峰,成功站在了国际舞台上。谁知这个时候,罗斯福却给蒋介石泼了一盆凉水。怎么回事呢?原来,为了早日取得胜利,罗斯福建议蒋介石和中国共产党组建联合政府。

图片 3

其工业已由劳动密集型和资源密集型向技术密集型和高技术化方向发展。

蒋介石当场便态度强硬的拒绝了这个提议。但是为了能更有效的在东方战场牵制日军,罗斯福决定继续向蒋介石施压。1944年2月9日,在罗斯福的授意下,中缅印战区美军总司令史迪威给蒋介石发去了一封电报。电报是这样写的:尽管目前中国抗日主战场在华北,但美国对这一地区的情报却极为匮乏,总统认为,应立即向中国山西,及山西北部和其他地区,派出一支美国观察组搜集情报,是十分明智之举。

这个国家叫阿尔巴尼亚,该国领土面积大约两万八千平方公里,阿尔巴尼亚的先祖是伊利里亚人。在奥斯曼土耳其帝国攻打巴尔干半岛的时候,阿尔巴尼亚也害怕,最后也做出了巨大的牺牲,最后阿尔巴尼亚的上层都投降了。

基本情况:

图片 4

然而阿尔巴尼亚有一个叫乔治的王子,他前往土耳其充当人质,在土耳其接受过严格的军事培训,是一名非常强悍的将士。

1、工业发展

(抗日战争时期的延安)

在战斗中,乔治王子很勇敢,他为土耳其立有赫赫战功,他手下的部队就是全部由阿尔巴尼亚人组成的,因为他卓越的成就,土耳其人称这位王子为土耳其的亚历山大老爷,直接和他同亚历山大享有一样的声誉。

日本工业在二战中受到严重破坏。战后,日本先后从美国等工业国家引进先进技术,开发新产品,确立了本国的技术体系,工业迅速发展。

山西北部,不就靠着延安嘛。美国想要去延安的想法,蒋介石当然心知肚明。他担心的是,美军一旦和延安接触上了,极有可能会支援共产党的抗日武装力量,这对自己的政权,是莫大的威胁。于是,拖了两个星期后,蒋介石给罗斯福回信说:如果美方想要考察,那么考察路线由我方来定。如果擅自离开设定路线,那么我方将不负责美方人员的安全问题。这样的回答,实际上就是婉言拒绝了美国考察延安的提议。

图片 5

2、日本工业和石油危机

图片 6

后来乔治王子被人们叫成斯堪德培,在土耳其威信达到了巅峰,然而,就是这样一个名气巨大的将士对土耳其是有异心的,斯堪德培在一次和匈牙利的作战中,回到了阿尔巴尼亚的克鲁雅城,他以土耳其将领的名义,偷偷将所有土耳其私兵杀死。

正当日本工业顺利发展时,1973年爆发了第一次世界石油危机,石油价格上升,对以进口原料进行生产的日本工业造成了巨大影响。在这种情况下,日本积极开发省燃料产品,提高产品质量,终于度过了石油危机的难关。

(蒋介石设宴接待华莱士副总统)

进入城中后,斯堪德培升起了阿尔巴尼亚的双头鹰红旗,宣布阿尔巴尼亚的独立,自己也从伊斯兰教改为了基督教。

3、制造业的海外生产

1944年6月20日,美国副总统亨利·华莱士访华。华莱士与蒋介石在重庆见面,双方就中国抗日战争的形势进行会晤,同时也再次谈到国共合作以及和关于在中国华北地区,建立美军观察组的问题。结果,蒋介石软硬不吃的态度,让他感觉到惊讶。然而,仅仅两天过后,当华莱士再次提到建立美军观察组的问题时,蒋介石竟突然答应了。

斯堪德培的背叛,让土耳其的穆罕默德二世非常吃惊,惊讶之后穆罕默德便率领十万士兵攻打斯堪德培的阿尔巴尼亚,此时的阿尔巴尼亚守军只有八千。

日本工业产品性能优良,在海外市场十分畅销。进入80年代,随着日本工业产品大量销往国外,日本的贸易顺差不断增长,和各国的贸易摩擦日益增多。为减少贸易顺差,日本企业开始进军欧美市场,在当地成立公司,当地采购、当地生产。1985年以后,日元急剧升值,日本产品的价格竞争力相对下降,出口厂家纷纷将工厂迁往人工费低廉的亚洲各国,降低生产成本,日本制造业的海外生产大幅增加。但是,随着工厂逐步向海外转移,导致国内生产下降,即所谓的“产业空洞化”。

图片 7

图片 8

4、发达的工业

(美军驻中缅印战区司令史迪威)

虽然战争形势对斯堪德培极为不利,但是斯堪德培对土耳其的战术是非常了解的,斯堪德培深知兵马未动、粮草先行的道理,所以斯堪德培在土耳其部队的粮草上面下了功夫,直接将土耳其的后勤全部切断了。

日本是世界最大的工业国之一。日本的重工业包括金属工业、机械工业、化学工业;轻工业包括纺织工业、食品工业、制药业、纸和纸浆及其他工业。1997年机械工业占工业总生产的44.7%,金属占12.4%,食品占10.9%,化学占10.3%,纺织占2.8%,其他占18.9%。

原来,1944年6月,中国驻印军先后转移至印度密支那,向侵略印度的日军发动猛攻。就在这个关键时刻,蒋介石和美军驻中缅印战区司令史迪威,因为战略思想等问题爆发了激烈的争吵。这次冲突,让蒋介石发誓赶走史迪威。他左右衡量了一番,决定同意美国派使团前往延安,条件是换掉史迪威。罗斯福斟酌之后,同意了蒋介石的要求。

等到土耳其开始攻打阿尔巴尼亚的时候,发现自己部队只有火炮,却没有炸弹,愤怒的穆罕默德二世命人疯狂进攻克鲁雅城,但久攻不下,最后陷入僵持状态,土耳其士兵当中也是瘟疫流行。

日本石化业现状

图片 9

穆罕默德不得不撤军,就在土耳其撤军的时候,斯堪德培率兵从城中出来,给了土耳其士兵重重一击,此战,斯堪德培名声大振,而土耳其也时刻骨鲠在喉,对阿尔巴尼亚非常仇恨。

日本是一个资源贫乏的国家,它的能源工业、钢铁工业的原料和其他许多工业的原材料,大部分都要依靠进口。其石油化工企业有着巨大的加工能力,但其原油的
80%以上来源于进口;日本就是这样一个由资源贫穷国家发展起来的世界工业大国。其立国之本是它的领先于世界的工业生产技术。

(准备前往延安的“迪克西”使团成员)

图片 10

自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以来,日本石化行业一直处于低迷状态,但随着2013年日元走弱和2014年国际原油价格大跌,其石化业逐渐恢复,竞争力不断提升,日本石化业正在进入一个繁荣时期。

在得到蒋介石的允许后,美国政府开始正式组建前往延安的观察团,并给这一队专员起了一个响亮的名称“美军使团”,但这个名称却遭到了蒋介石的坚决反对。无奈之下,只好降级改名为“中缅印战区驻延安美军观察组”。这个观察组还有一个外号,叫“迪克西”使团。“迪克西”这个词指的是美国内战时期南方发动革命的各州总称,在他们心里延安也是革命的圣地,所以便有了这个称号。

后来,土耳其帝国对阿尔巴尼亚发动了25次战争,只赢过一次,斯堪德培甚至还跑到土耳其内地打游击,可以说斯堪德培就是神一样的存在。

2016年,日本石脑油裂解装置的平均开工率达到96.2%,为2008年经济危机以来的最高水平。随着经济缓慢复苏,特别是2020年东京将举办第32届夏季奥林匹克运动会,预计将带动市场需求持续增长。日本衍生物和聚烯烃需求一直保持强劲,自2013年12月以来,乙烯裂解开工率一直超过90%。

1944年6月28日,在重庆的董必武得到消息后,第一时间发电报告诉毛主席:“美国军事人员赴延安一事,已经确定,不久即可启程。”对于延安的毛泽东来说,这是一个重大消息,他马上回电:“美军事人员来延,请你们代表我及朱、周表示欢迎,飞机场即日开始准备。”

然而,在1468年的时候,斯堪德培去世了,失去斯堪德培护佑的阿尔巴尼亚,没能抵挡住逐步强大的土耳其,土耳其攻下克鲁雅城后,在城中进行了惨绝人寰的大屠杀,其男性大部被杀。

日本国内普遍认为,由于进行了业务重组,石化业竞争力明显提升,能够应对市场变化。

图片 11

图片 12

图片 13

(毛主席亲自前往延安机场欢迎“迪克西”使团的成员)

从此,阿尔巴尼亚也在土耳其的统治范围之内,直到二十世纪初才恢复独立,在土耳其的统治下,阿尔巴尼亚民众全部信奉伊斯兰教,伊斯兰教可以娶多位妻子,所以当地男子都有至少两位妻子。

在石脑油裂解装置方面,三菱化学于2014年5月停运了鹿岛石化综合体两套中的一套。住友化学于2015年5月封存了位于千叶县的京都综合体的一套装置。2016年2月,三菱化学和旭化成永久关闭了其合资经营的水岛乙烯项目中的一套装置。

1944年7月22日,上午8点,一架美国C-47运输机降落在了延安机场。不一会,从这架飞机上,走出了九名身份特殊的美国乘客,这九名成员分别是来自外交、情报、通讯等美国政府和军方的精英人士,他们就是“迪克西”使团的首批成员。这也是近代历史上美国首次派出官方团体与中国共产党人接触的历史性的一刻。

对于斯堪德培的贡献,阿尔巴尼亚人并没有忘记他,在阿尔巴尼亚的广场上,斯堪德培的雕像依旧非常威武的矗立在那里,阿尔巴尼亚民众时刻没有忘记这位昔日的英雄。

统计数据显示,过去3年,重组使日本乙烯产能缩减至610万吨/年。正是进行了重组,日本石化生产商能够从容应对来自中国、韩国和泰国的竞争,也可以与具有页岩原料优势的美国石化生产商一较高下。

那么,“迪克西”使团在延安到底做了怎样的考察呢?请继续关注明天的“湖北卫视大揭秘”。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图片 14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日本石油化工原料依赖进口,能源成本高于邻国。因此,日本石化企业不能通过产品价格竞争取胜,所以停止了低价值通用衍生物和石脑油裂解的生产。另外,日本石化企业还在努力开发高性能的高附加值产品,满足日本国内和出口市场。

责任编辑:

责任编辑:

市场人士预计,今年全年日本石化厂市场需求状况乐观。一是因为亚洲和中东地区新建石化厂数量很少;二是因为亚洲地区一些石化厂将进行大修,如新加坡埃克森美孚公司、中国台湾中油公司和台塑石化、日本三菱化学和旭化成的水岛乙烯厂以及三井化学的千叶乙烯厂等。

随着亚洲多套丙烷脱氢(PDH)工厂陆续投产而增加丙烯产量,聚丙烯(PP)行业的竞争日益激烈。为此,日本已宣布多个PP拆旧建新计划来更新生产设施,创造更好的盈利条件。三菱化学旗下的子公司日本聚丙烯计划在2019年年底前在千叶县Goi工厂建设一套15万吨/年的PP装置。三井化学和出光兴产合资的日本普瑞曼(Prime
Polymer)计划在2020年左右投运其新建的千叶PP工厂。

日本国内化企在聚氯乙烯(PVC)行业也在进行类似的措施。东曹子公司Taiyo乙烯基公司计划2018~2022年将其位于四日市老厂拆除并建设新厂。实际上,由于石脑油价格下跌,相比中国的电石法工艺PVC,日本乙烯基PVC树脂的竞争力已经提高很多。因此,日本生产商不断拓展中国以外的亚洲市场,特别是印度。

另外,日本一些公司还计划在进行衍生物业务重组的同时,提高石脑油裂解装置的竞争力,主要是提高原料灵活性。日本乙烯裂解以前主要是以石脑油为原料,但越来越多的乙烯装置通过原料多样化改造,能够使用LPG、乙烷、丙烷和丁烷为原料。他们还可以根据市场价格和供需趋势,进行原料切换。

图片 15

目前日本有8个地点建有石脑油裂解装置和炼油厂——茨城县鹿岛市、千叶县千叶市、神奈县川崎市、三重县四日市、大阪县堺市、冈山县水岛、山口县Shunan和大分县大分市。日本石化行业的新想法是通过更广泛合作使8个生产地组合成三大集群,即东京地区加鹿岛、伊势湾和濑户内海。

进行更广泛合作的主要目标是整合产品分销管理。迄今为止,日本石化公司产品销售仍各自为战,未来目标是建立大型出口/进口基地,鼓励进行原料采购和出口销售的合作,进一步提升石化产业竞争力。

日本工业与环境

在亚洲地区,东京对PM
2.5的排放标准要求最严格,它要求日平均值不超过35微克,年平均值每立方米不超过15微克。目前,日本全国800个地方设有PM2.5监测点。东京都环境科学研究所是800个PM2.5监测点之一,也是东京都80个PM2.5监测点之一。

实际上,日本人民也曾长期生活在不见蓝天、大气污染的状态下,为了能在这样的蓝天下生活,日本人民与雾霾死磕了近50年!

高度的经济增长带来严重环境问题,日本首都东京也终日在烟雾缭绕之中

图片 16

那么日本是怎么具体对付雾霾的呢?

日本政府调集专家分析大气污染的原因,得出结论主要是由于光化学烟雾,污染的两个主要发生源是“固定发生源”工厂和“移动发生源”汽车。并花了近五十年进行治理:前20年主要聚焦在对工厂的治理上,后20年致力于汽车污染治理。

上世纪80年代,公害教育出现在日本小学生的教材上。日本文部省还制定了学校环境教育规则,建立了从小学到大学的环境教育体系,强化垃圾分类,减少焚烧污染。

1970年至1980年,日本直接用于治理环境污染的财政预算增长1.3倍,同事,日本工业单位GDP能耗降低了一半以上,现如今其工业单位GDP能耗仅相当于我国的1/7左右,在节能减排和循环经济领域取得了显著成效。

城市绿化是日本治理雾霾的重要手段,东京有关当局就规定,新建大楼必须有绿地,必须搞楼顶绿化。

在东京的绿化很少种草,而是种树,人家不但追求绿化面积,更加追求绿化体积。

如今,东京湾已淘汰污染产业,再迎蓝天。

图片 17

日本从资源紧缺的贫穷国家发展成绿色可持续发展的工业大国的道路值得我们借鉴!

这个机会来了!!!

中日石化产业会议**将于9月12日在2018中国国际石油化工大会上举办!**

中日化工产业会议由中国石油和化学工业联合会(CPCIF)、日本化工协会(JCIA)和日本石化协会(JPCA)共同举办,自2003年首次召开以来已有15年的历史,是中日两国石油和化工界规模最大、级别最高的产业会议。历届会议均吸引包括中石油、中石化、中海油、延长石油、日本三菱化学、三井化学、昭和电工、丸善石化、旭化成、以及住友化学在内的数十家大型中日石化代表公司的总裁、社长、及相关领导出席。

在全新国际形势下化工行业应对气候变化的课题中充满了挑战与机遇。化工行业究竟是气候变化这一人类共同挑战中的麻烦制造者,还是解决方案的提供者。这次座谈会将集合中、日、以及世界各国化工界的领袖专家共同探讨各国政府、国际组织在气候变化中做出了哪些努力,化工界将如何被影响。为了应对气候变化,全行业有哪些优秀的技术以及机制的创新,为解决人类社会的巨大挑战提出解决方案。

本届会议将围绕两国行业发展前景展望和产业全面升级转型,就科技创新与技术合作、化工行业的原材料多样化,以及社区沟通的责任关怀等话题进行探讨。

图片 18

图片 19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