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二战时法国政府投降了 但抵抗战士一直在不屈的战斗

原标题:正义的审判

原标题:不得不说的解放鞋——对越自卫反击战与我军军鞋的故事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图片 1

1979年初,面对越南方面的一再挑衅,我国被迫发起一场边境自卫反击战,并最终取得全面胜利,彻底打消了越南霸权主义势头,捍卫了祖国边疆的和平安全。

责任编辑:

第二次世界大战胜利结束了。

在这场战争中,我军部队涌现了大量英雄人物和光荣事迹,经过媒体广泛报道和传播,早已为读者们所熟悉,今天,笔者想换一个新思路,从军鞋的角度,讲一讲对越反击战中的我军解放鞋的故事。

这场战争给人类造成了极大的灾难。

对越反击战打响时,我军参战将士身上穿的制式军装,叫六五式军服,这身军服从1965年起配发,一直沿用到上世纪80年代中期,被85式军服所取代。

据不完全统计,战争
总共造成约5000万人的死亡;

65式军服很简单,没有像55式军服那样的复杂徽章标志物,只在领口设计了两片红领章,帽子上正面有一颗红五星帽徽,这在当时叫做“一颗红星头上戴,革命红旗挂两边”。

据估计,全部交战国直接战费总额计11540亿美元。

65式军服配发的军鞋,叫做解放鞋,帆布面料、橡胶底制成,这种鞋制作工艺简单,成本低廉,不但部队军人使用,也是当时广大普通群众生活中常见的日用品。

法西斯帝国主义对世界和本国人民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行。

解放鞋优点是便宜,结实,缺点也相当突出,就是透气性差,再者就是橡胶鞋底最怕遇到尖锐砂石的路面,容易划破,从而伤及脚底,这个特点使它在越南战场上遇到了不小的考验。

造成战争的罪魁祸首是怎样走向 毁灭的呢?

解放鞋

纳粹投降后,一并抓了20万名大小战犯。

越南军队是从游击武装发展起来的,从40年代开始,越南便开始了长期的战争,对手分别是日本、法国、美国,越南所面对的对手都比自己强得多,因此不会采用那种大兵团形式的主力决战,而是将以竹签阵为代表的游击战法发挥到了极致。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之后,越南的竹签阵战术,一直受到重视和应用,没有因为后来越南军队达到上百万员额的规模,实现装备现代化,竹签阵就被当成落后的老古董扔到一边了。

其中美国列出的甲级战犯就有350名。

越南这个国家的北部盛产毛竹,得到竹签很容易。越南军队很懂得就地取材,而且根据自己的需要布置竹签,例如大竹签可以用来对付汽车轮胎,小竹签则可以用来对付步兵。一旦步兵踩上竹签,即便是当年美军士兵脚上穿的厚重的靴子也常会被竹签扎破。


于人数太多,无法一一审判,又在甲级战犯中“精选”出了22名“主犯”。

越南的竹签阵示意图

审判地点在德 国的纽伦堡和日本的东京。

我国在1979年初发起对越自卫反击战之后,参战的我军将士穿的都是制式解放鞋,美军靴子都对付不了的竹签阵,我们的解放鞋就更没有优势了,我军后勤部门得知一线反馈回来的信息后,立即着手对解放鞋进行了一番技术改造,在胶底里面增加了几层毡子,一定程度上改善了鞋底容易割破的缺点,受到了前线官兵的好评和欢迎。

纽伦堡的军事法庭判处10名战犯极刑。

不过,对于解放鞋这种有限的技术改良毕竟只是应急之举,在对越自卫反击战主要战事结束之后,研制新一代军鞋的要求很快就被提到了国家有关机构的议事日程,随后,我军相继换装了90式、97式、99式、01式、07式军鞋,如今早已实现了军靴化,功能和品质与世界先进水平相差无几,有力地提高了我军战斗力水平。

图片 2

如今的解放军早已实现了军靴化

1946年10月15日或16日晚执行。

现在的军靴,也早已不再是部队将士才能享有的专利品,民间市场上已经有很多门类和品牌的军旅风皮靴上架销售,成为很多军迷和旅游者的钟爱之选,这也不难理解,毕竟军靴一方面有结实耐用的实用价值,同时独特的颜色和外观设计也具备了充分的军事审美价值,这也是军靴长期风靡市场,经久不衰的魅力所在吧。


些要犯都是希特勒纳粹匪帮的重要人物,其中有希特勒第二把手、空军司令戈林,外交部长
里宾特洛浦,理论家罗森堡,劳工部长罗拔特·李,内务部长刽子手希姆莱的助手弗里克,
波兰总督弗兰克等。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这些曾在欧洲不可一世、杀人如麻的纳粹要犯,很少有低头认罪的,为了活命居然向柏
林盟军管制委员会上诉,要求免于极刑,也有人私下四处奔走为他们游说;

责任编辑:

英国陆军元帅蒙
哥马利、美国总统杜鲁门和英国首相艾德礼都收到了一些求情和私人信件。

但结果仍维持原 判。

戈林被捕时,仍不可一世。

他身边除妻子女儿外,还有四名副官,两名司机和六名炊事
员。

当他见到美军第七军军长派赤时,还手持一根镶了24只金鹰的短杖,厚着脸皮说:
“战争就像踢一场足球。谁赢了就该握输家的手,一切都忘记了。”

图片 3

派赤严厉地要他交出短杖,他居然说:“这是我的权威的象征。”

当他知道被判处极刑时,他吞服了随身携带的两粒毒药。

当看守发现时,戈林已经停止
痉挛,一命呜呼。

里宾特洛甫是希特勒的外交顾问,他曾去莫斯科签订了苏德协定。

在审讯时,他最喜欢
说的是“我患了健忘症”,对于杀害犹太人的罪行他始终假装一无所知。

然而在纽伦堡,凭的是证据而不是言词。

要犯除了希特勒投降前自杀的,包尔曼在逃
外,其余共21名。

通过审讯和反复调查对质,又揭露了许多骇人听闻的罪行。

戈林的自杀使得监狱当时乱做一团,但并未打乱原先制定的周密计划。

16日凌晨1点
左右,罪犯们被带到一个灯火辉煌的体育馆,馆内竖立着3个漆成黑色的绞架,死囚们的手
臂都被反绑着,由宪兵左右架着带进来。

图片 4

绞刑架平台下有13级阶梯,犯人站在一块活板上,套上绞索之后、活板便被抽开,犯
人两脚悬空后咽气。

临刑前有几秒钟时间让战犯忏悔或是留下最后遗言。

早晨4点,戈林和另九位战犯的尸
体被塞进棺材,装上卡车,送往火葬场火化。

为保密起见,美军接管了火葬场,留下的两名
德国工人也起誓永远严守秘密。

官方文件含糊其词地说死囚的骨灰被撒在德国某地的一条河
里,以防日后纳粹余孽将河做为圣地去朝拜。

今天已经知道这条河是莎阿河,但并无人前去祭吊。

在亚洲,1946年5月3日,由
中、苏、美、英等11国代表组成的远东国际军事法庭,经过长达半年的调查后,对以东条
英机为首的战犯,正式开庭审判。

东条英机是日本的重要战犯。

图片 5

正是他,在“九·一八”事变后指挥日本关东军大举侵略
中国;

正是他,在1941年12月疯狂发动了太平洋战争;

1941年10月起,他充任
日本首相兼陆军大臣;

1944年7月。

在日本败局已定的情况下才被迫下台。

但他发动战 争的罪恶是无法逃脱的。

东条英机知道自己的末日快到了。

经过思前想后的考虑,他准备自杀,并请医生确定了
心脏的位置,用墨汁在胸膛上作了标记。

当美国士兵逮捕他时,他开枪自杀。

东条英机的子弹没射中要害,很快被救活了。

1946年5月3日11时,东条英机、
板框征四郎、土肥原贤二等28名甲级战犯被押解到法庭上。

在近两年的审讯过程中,东条英机拒不认罪。

他胡说日本发动对外战争是“自卫战
争”;

“九·一八”事变和“七·七”事变是由中国“不正当行为引起的”……

在死前的遗 书中,东条英机写道:
“想起刚开战时的情况,令人悲痛断肠!这次死刑,对个人是个安慰,但作为国际性的
犯罪,我始终认为是无罪的,只不过是在强力面前的屈服。”

东条英机至死也不认罪,真是冥顽不化。

图片 6

1948年11月4日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再次开庭,审判日本首要战犯25人有罪。


中东条英机,板垣征四郎、土肥原贤二、广田弘毅、木林兵太郎、松井石根、武滕章7人被
判处绞刑。

12月23日零点,东条英机及其他6名战犯被送上绞刑架,结束了他们罪恶的一生。

图片 7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