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幕府时代的武士们竟靠自家菜园填饱肚子?

原标题:一场战斗后,日本兵给受伤战友点了根烟,随后的行径令人愤怒

原标题:日本为实现其所谓的“大东亚共荣圈”,精心策划卢沟桥事件

图片 1

二战中的日军以凶残暴戾而臭名昭著,为了利益可以不择手段。作为日军的主要对手之一,美军对日本人的憎恨不亚于任何人。

卢沟桥事件是日本实施大东亚计划,实现其所谓的“大东亚共荣圈”的精心策划,为了这场计划看起来完美无缺,日本在这场事件的前后做好了充分的准备。

在日本历史上,武士占据着绝对重要的角色,自保元之乱和平治之乱后,日本进入“武者之世”,直至明治维新的几百年时间里,政权一直掌握在武士的手中。不过,虽然武士阶层退出了历史的舞台,但已影响到日本后世的方方面面,至今提到武士仍是日本人津津乐道的话题,对武士的研究更是深入细致,除了权利斗争等之外,连吃穿住行也包罗在内。在此,笔者想聊聊武士之中等级相对较高的旗本与下级武士的日常饮食。所谓旗本,简单来说是江户时代德川将军直属的家臣团中的一个武士等级,定居江户,主要在幕府工作,护城护将军。另外,旗本中领地石高特别高的称为“大身旗本”,他们的饮食生活与大名相接近,不在本文探讨范围之内。

图片 2

1936年的华北事变使得中国的青年人非常愤怒,走上街头抗议日本的行动

旗本的早餐:两菜一汤

阿图岛战役时,日军用自杀式冲锋这种可怕的战术毁了美军官兵的三观,一整个营地的美军毫无防备惨遭屠戮;瓜岛战役中,美军本着人道主义救助日军伤员,谁知这些伤员居然偷偷引爆手雷,害得美军损失惨重。盛怒之下,美军不再可怜日本兵,直接改成开着坦克碾压,以减少额外伤亡。

图片 3

据说任德川幕府第三代将军德川家光的御伽众(陪将军闲聊的一种闲职,钱多事少)的大名们每日带便当登上江户城,到饭点时就在城中名为萩之间的房间吃饭。某天,一名御伽众带的便当中有鲑鱼块,引得其他御伽众羡慕不已。先不去考究此事的真假,但此事反映了江户初期武士的饮食其实相当简朴,将军、大名尚且如此,一般武士的饮食生活更是单调朴素。而且,在这一时期,武士也好,平民也好,一直延续着战国时代的习惯,每日进食两餐,即早餐和晚餐。习惯了一日三餐的现代人可能会表示同情:古人经常饿得难受吧。其实不然,当时一个成人一日领取的粮食有5合(1合约等于0.18升),比现代人的饭量大,一餐吃下较多米饭的话,应该不会感到饥饿。根据记录,武士们的早餐在上午8时左右,晚饭在下午2时左右。早餐与现代人无异,晚餐则提前许多,很多现代人在这个点也只是吃了中餐而已。

当时美军对日本人的厌恶,是一笔笔新仇旧恨叠加的结果。不过话说回来,伤员在战时日军当中却也是个尴尬的角色。有个说法叫“战友情”,凡事并肩上过战场,一起经历过生死的,结下的情谊绝对超乎常人所想。然而,二战中的日军却是个例外。

1936年6月10日,南京学生反对日本增兵华北及武装走私的游行队伍([中共北京市委党史资料征集委员会、首都博物馆编:《一二·九运动》,第67页])

图片 4

图片 5

图片 6


引得御伽众羡慕不已的鲑鱼块。

1945年2月爆发的硫磺岛战役中,早已沦为强弩之末的日军根本不是美军对手,几番交锋下来,日军便溃不成军,只能且战且退。然而,日军依仗着地利死死地拖着美军,硬是将差距悬殊的一场战役变成惨烈的消耗战。在这个过程中,有一股日军部队在与美军进行了长时间的激战后终于难以支撑,趁着夜色降临放弃阵地向后方撤退。

日本增兵华北后,接替多田骏(少将旅团长)担任华北驻屯军司令官的田代皖一郎(中将师团长)([吴相湘编著:《第二次中日战争史》(上册),第238页])

从元禄时代(1688~1704)之后,随着作为照明用途的菜籽油的普及和城市经济的发展繁荣,普通武士的饮食生活一下子变得丰富起来。首先,两餐变为三餐;其次,菜品内容也丰富起来;最后,主食从糙米改为精制白米,吃上了以前看来非常珍贵的应季食物。说起白米,将军和大名等上层武士早在宽文年间(1661~1673)已开始食用,据说第五代将军德川纲吉光喜吃白米饭,最后患上了脚气病。另外,元禄年间还有一个突出的特色,越来越多的武士在外下馆子解决吃饭问题。专门的饭馆和外卖店最先出现在京都和大阪,这个风潮逐渐扩散到江户,之后,这些为武士和普通市民提供便利的餐馆越开越多,到了江户末期的文化文政年间(1804~1830),单是江户城就达到6000家左右。

虽然发现对方停火,但美军深知日本人奸险狡诈,也不敢贸然进军,恰巧部队经历了严重的战斗减员,便决定原地休整一番。日军在撤退时走得急,根本来不及打扫战场,不少伤员被仍在战场上。趁着这个间隙,日军立刻派出若干名士兵组成小队,军官命令他们返回战场寻找伤员。这个过程非常顺利,小队很快就找到了受伤的战友,他们给已经失去行动能力的伤兵点上烟,一起聊家常,场面非常和谐温暖。

但是日本对于这种行为不痛不痒,为了进一步实施自己的计划,在此之后,开始对中国进行了详细的调查,作战地图对日军成功发动战争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图片 7

图片 8

图片 9

■ 繁华热闹的江户街头。

然而,这队日本兵的任务并不是来救助受伤战友的,而是杀掉他们。聊到正欢时,日本兵隐约看到了远处美军军车的灯光,立刻掐掉烟,迅速抽出枪把伤员全都枪毙了。原来,此时的日军弹药和粮食即将告罄,更别说原本就稀缺的医疗物资了。带着这些没有战斗力的伤号,行动不方便,作战也不方便,把他们仍在原地,被美军俘获了还容易走漏自己的行踪,于是才出现了上述一幕。

侵华日军卢沟桥事变作战地图(〔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藏〕)

不过,随时为将军、大名战斗是武士的使命,这一点即使在和平时期也没有改变。将军和大名们担心过于富足的生活会使武士丧失应有的战斗力,于是经常下达节俭令,以振作武士之精神,不过有时是因为幕府或各藩财政紧逼才下达此令。宽文三年(1663)的节俭令规定:“旗本节日宴席规格以五菜两汤为宜。”宽文八年(1668)备前藩(今冈山县)的池田光政对家臣下达的节俭令更为严格,其中规定宴客时:“家老为三菜两汤,外加一下酒菜;千石以上三菜一汤外加一下酒菜;五百石以上为两菜一汤外加一下酒菜,此外,取消拼盘、后段(餐后甜点)”。其他藩也基本如此。请客时的菜单都如此简单,个人平时的饮食更加朴素,不过,视经济状况多少有些差异。

其实,这种现象在二战日军之中不但不少见,可以说是习以为常。日本是个岛国,物资匮乏,若不是美国源源不断地输血,日本连1943年都撑不过去便会自行崩溃。因此,为了节约资源,日军高层可谓是丧心病狂。大本营出手阔绰地为联合舰队建造军舰,却不舍得拿出点经费和物资为陆军研发新型武器。高层对此解释得冠冕堂皇:士兵都是天皇的勇士,顽强的作战意志才是决定战争胜负的唯一要素。

1937年7月6日,日军在丰台地区进行军事演习,未经过别国同意,擅自在别国领土上携带军事武器进驻,日本丝毫不认为这是侵犯主权的行为。

图片 10

图片 11

图片 12

■ 旗本的一餐。

日军抠到了什么程度呢?连炸药包的引信都要缩短一截,不少投放炸药包的士兵,莫名其妙地就变成了“敢死队”。而抛弃伤员更是日军节约战略物资计划的一个重点,起初,长官还会用子弹处置伤员,最起码能给个痛快;后来由于弹药紧缺,便改为用刀刺杀。值得一提的是,二战末期日军之中有不少新兵,这些年轻人被军国主义洗脑程度较低,比老兵们怕死,面临这种情况时会拼死反抗,造成了不小的麻烦。讽刺的是,为了省几发子弹都不舍得用枪的日军,会在处理伤兵时专门安排荷枪实弹的士兵“监督”。

日军在原奥地利兵营进行城市巷战演习([冯克力主编:《老照片》第66辑,第77页])

图片 13

更加罪恶的是,即便是有些伤员被救回军营后,伤情也会恶化,这种情况下日军也会将他们处死。除了刀刺枪杀外,往伤员体内注射空气也是一种“绿色环保”的常用手段。不少被强行征召的日本兵和女护士目睹这种行径都难以忍受,最终选择投奔中国,加入反法西斯同盟。

图片 14

■ 比旗本低一等级的御家人的住宅。以现在的角度来看,可算是豪宅了,看院子的空间,足以种植果蔬。

图片 15

日军第一联队长牟田口廉也在发动攻击前训示部队(〔《北支事变画报》创刊号,大坂每日新闻社、东京日日新闻社1937年8月发行,第15页〕)

2000石以上的旗本一般住大房子,有大院子,有许多这一等级的旗本在自家院子开菜园,蔬菜瓜果什么的可以自给自足,其中有些还自行制作味噌。那么,旗本的一日三餐吃些什么呢?早餐有白米饭、味噌汤、主菜、副菜及腌菜,主菜为鱼类,有水煮鲣鱼或烤鰤鱼,副菜一般是豆腐或蒟蒻等;晚餐有时配有酒,三菜一汤,有新鲜的刺身等;在自家吃午饭的时候,多是咸鲑鱼或腌菜加茶泡饭。通常在自家吃饭时,家族成员每人有一个称为“膳”的单人餐桌,桌上放置各人的饭菜,虽然也是围坐在一起吃,不过,父子、夫妻之间会拉开一定的距离,以示一家之主的权威。

上面这张拍摄于硫磺岛战役时的历史照片非常有名,一名半截身子被埋在泥土中的日本伤兵无法动弹,美国兵恐怕是害怕自己造暗算,也只是小心翼翼地给对方点了根烟。日本兵抽了几口后便死去了。我们不妨假设一下:抽着敌人给的香烟,再想想自己落入“自己人”手里可能遭遇的下场,这名日本兵临死前会不会为祖国的罪恶行径感到羞愧呢?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图片 16

图片 17

责任编辑:

丰台附近准备出动的日军八九式中型坦克(〔《一億人の昭和史·日本の戦史(3)·日中戦争(1)》,第
15 頁〕)

■ 从上图来看,即使是大身旗本也并非餐餐大鱼大肉,不过质与量怎么也强过下级武士,而且从菜谱来看,都是些吃了不容易发胖、健康的食物。

图片 18

图片 19

日军飞机轰炸南苑(〔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藏〕)


古代日本与现代不同,就餐时每人一膳。虽然全家没有围坐在一张餐桌上,但也是在一起吃饭。通常妻子吃饭的位置需要与丈夫稍微拉开距离。

图片 20

图片 21

日军守备队中由冈村胜实中佐指挥、由30人组成的重机枪队驻守东交民巷(〔《一億人の昭和史·日本の戦史(3)·日中戦争(1)》,第
21 頁〕)

■ 日本人称为“膳”的单人餐桌。餐具的摆放也有一定的规定。

图片 22

追求美食的下级武士

日军步兵部队拉着四一式山炮正经过西五里店向卢沟桥方向进犯(〔《一億人の昭和史·日本の戦史(3)·日中戦争(1)》,第
12 頁〕)

在元禄年间,虽有许多条条框框限制着武士,但他们可以自由去做一些喜欢的事情,至于做什么视自身才能而定。有人热衷于兴趣,有人勤于职守,总之,石高100石上下的下级武士在这方面的倾向尤为强烈。

前方日军紧密锣鼓地进行着作战的准备,后方这些日军将领正眉头紧锁地思考这次作战的重要事宜,也许这次事件的成功会是职业生涯的一次重要升迁机会。

尾张名古屋藩有一个名为朝日文左卫门(1674~1718年)的年收100石的畳奉行。畳奉行是江户幕府的一种职称,管理江户城内房间和各官厅的榻榻米,同时也负责制作榻榻米和更换榻榻米的席面等。他生活拮据却一门心思追求美食,并将自己追求的过程详细的记录下来,即《鹦鹉笼中记》。

图片 23

图片 24

指挥作战的牟田口廉也(左)与联队副森田彻中佐(〔《毎日新聞秘蔵·不許可写真(1)》,第
172 頁〕)《日军侵华图志》,山东画报出版社出版,总编辑张宪文

■ 现代出版的《鹦鹉笼中记》中较古老的一套。此书是研究元禄时期下级武士生活极有价值的名书,除了饮食生活,还记录了不少关于武士的风流韵事。

编辑:季我努学社青年会会员金玲芝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图片 25

责任编辑:

■ 文左卫门属于一个特例,一般下级武士的三餐令人吃惊的朴素。旗本级武士一日两餐有味噌汤,在当时味噌算是高档品,下级武士一日吃一次味噌汤就算是好的了。

文左卫门在认真完成自己的工作之余去追求自己的爱好,从《鹦鹉笼中记》一书来看,其倾向追求“食材”,料理视到手的食材而定。他还非常爱喝酒,也因为饮酒过度,在正值壮年的45岁就死了。而他的父亲定右卫门气定神闲的活至81岁。

在此列举部分《鹦鹉笼中记》中文左卫门记录的料理名。

1、鱼圆=将鱼肉捣碎揉成圆形的鱼丸。

2、海鲜汤=用白萝卜或牛蒡、豆腐、鲍鱼、鱼圆等炖成汤,以味噌调味。

3、鸭杂碎汤=禽类内脏煮的汤,主要使用鸭内脏。

4、烤鳗鱼=将鳗鱼的鱼中骨剔除,串起来烧熟。

图片 26

■ 文左门卫自己下厨做的料理之一。

在当时还说还真是奢侈的食物。此外,文左卫门还记录了夜班食用的便当食谱:有干萝卜叶(或茎)汤;炖菜有煮白罗卜、牛蒡、豆腐、蒟蒻、红薯;两条烤鲻鱼(整条烤);凉拌蚬贝;腌菜;酒等,他经常与一起值夜班的同事一起吃吃喝喝。值得一提的是,这些都是他自己亲手下厨制作的。当时大多数下级武士对下厨嗤之以鼻,在他们的观念中那是女人的活。许多单身武士并不在家自己煮饭吃,或者利用“贿屋”(当时的一种外卖快餐店),或者利用“振卖”(挑着饭菜大街小巷叫卖的小商贩)、“菜屋”(一种专业炖菜饭馆)解决三餐。

图片 27


江户时代的“振卖”。

总的来说,大多数下级武士经济状况不佳,常常需要缩衣节食。不过,中下级武士穷是穷,但他们住的房子较其他阶级的平民要大得多,连年收30石的下级武士也能住在100平左右带院子的房子里,因此大多数中下级武士也和旗本一样,在自家院里种菜,过着自给自足的生活。他们早上通常吃泡饭加腌菜,中午吃汤泡饭加腌菜,晚上吃茶泡饭加腌菜,上级武士才有豆腐、炖菜、(价格便宜的)鱼吃。

武士奇葩的饮食禁忌

在武士社会,上至将军下至下级武士有许多麻烦的饮食禁忌,他们在大多数场合下能够遵守,但凡事都有例外,有少数武士也敢挑战这些禁忌,这其中的故事相当有趣。

1、武士讨厌金枪鱼

以前,日本人不称金枪鱼为“マグロ”而称为“シビ”。据江户时代初期的《庆长见闻集》一书记载,“误把シビ的叫卖声听成了“死日”,自以为不吉利。”对于以战斗作为生存意义的武士而言,“死”是最让他们忌讳的文字。

不过,江户中期以后,金枪鱼的称呼以“マグロ”为主,再加上酱酒的普及,武士们也没有了这个禁忌,和平民一样大快朵颐。

图片 28

图片 29

■ 同一种鱼因为不同的名称而避讳,虽然极不自由,但武士更看重的是一个好的兆头。

2、不吃窝斑鰶

窝斑鰶是一种体长15厘米左右的海鱼,在日本,对此鱼的不同生长阶级有不同的称呼,其中长到7~10厘米时称为“コハダ”,最终阶段称为“コノシロ”。在江户时代,以“コハダ”制作的“コハダ寿司”在花柳界人气极高,不过,不论是“コハダ”还是“コノシロ”,武士们一律拒绝。“コノシロ”与“この城”同音,“この城”又指自己所属藩的城堡,在武士看来,怎么能吃自己的城堡呢?因此,对于这种鱼,他们的内心是抗拒的。另外,日本人还称这种鱼为“腹切鱼”,是那些被命切腹的武士最后吃到的食物。照这样来看,这种鱼的名字还真是不吉利。

图片 30

图片 31

■ 窝斑鰶的幼鱼做成的握寿司,这可是高级寿司。

3、危险的诱惑——河豚

保护主公是武士的本分,为此他们要战斗到底,甚至牺牲生命。这样的武士若是因为吃了河豚而送命,那将是莫大的耻辱。可是,河豚太美味,“想吃,又不舍”(《毛吹草》),因为河豚含有剧毒。话虽如此,仍有人敌不过河豚的美味,大胆涉险。于是,就有了下面这样的川柳(江户中期之后流行的没有终助词的口头短诗):大名的不足是河豚的美味。按规定,大名禁止吃河豚,若因为吃河豚被毒死,名下藩将有废除之险。此外,明知有毒仍冒险去品尝美味就如同通奸,于是,又诞生了这样的川柳:河豚的美味等同于通奸。

图片 32

■ 河豚含有剧毒,一旦中毒极有可能身亡,但其肉质鲜美,仍让许多人冒险一试。武士的身份越高,越容易买到河豚,但高级武士却被明令禁止吃河豚,真是讽刺呀。

4、武士喜欢“刺身”的原因

日本料理尤为重视食材的天然味道,将鲜鱼肉切成适宜进食大小的“刺身”就是最佳象征。“刺身”其实是武士用语,他们忌讳“切”,所以改用“刺”。有些地方还称为“作身”或“御作”,不管哪一种都不会使用“切”。在古书中也有关于这方面的记载,除了上面的例子,还称作“差身”、“差味”、“指身”、“打身”等等。

到了江户后期,江户的城下町出现了“刺身屋”,用金枪鱼和鲣鱼等作为食材,深受市民的欢迎,武士们也经常到“刺身屋”消费。

图片 33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