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宣城市县方志考录(上)

原标题:【量化历史研究】蚊虫叮咬出的多民族大洲:疟疾对民族多样性的影响

原标题:塞内加尔地图为何这么奇怪?被冈比亚拦腰一断

微信版第359期

260

大多数中国人知道塞内加尔这个国家,是在2002年韩日世界杯。第一次参加世界杯的塞内加尔在揭幕战干掉了卫冕冠军法国,最后杀进八强。

宣城市县方志考录(1949年以前)

图片 1

塞内加尔来自非洲西部,他的历史、地理环境都非常特别。

刘道胜

非洲民族分布地图

塞内加尔面积19.6万平方公里,人口1540万,首都达喀尔。达喀尔刚讲过,是欧洲“发现美洲新大陆”时必经的战略补给点,重要性丝毫不比好望角差。巴黎——达喀尔汽车拉力赛,可以说让达喀尔的名气远远大于塞内加尔这个国家。

01 历史沿革

民族由具有相似遗传特征的个体组成,这些个体有共同的语言、文化及族群认同。尽管近年越来越多的学者关注民族多样性在国家、地区和个人层面对政治和经济发展产生的作用,探讨民族多样性根源的文章却并不多见。非洲是研究民族多样性的极好素材。该大洲分布着500多个民族,民族成分相当复杂,跨界民族非常多,且民族问题影响十分深远——直至今日非洲的民族问题仍然尖锐,流血冲突不断,使得经济发展很难跟上。因此,了解民族多样性在非洲的起源对探究民族问题的长期社会政治经济影响是非常关键的。

图片 2

自秦朝统一后置三十六郡,宣城隶属鄣郡。西汉武帝元封二年(前109)置丹阳郡,隶十三刺史部之扬州,郡治设于宛陵县。时丹阳郡下设17县,其中属于今宣城市者有3:宛陵县(丹阳郡附廓县,今宣城城关镇)、泾县(故址在今泾县城青弋江西岸)、宣城县(故址在今南陵县东弋江镇,隋改宛陵为宣城,古城遂废)。东汉因之,惟省宣城县。

Cervellati 等三位学者的工作论文“Bite and Divide:Ancestral Exposure to
Malaria and the Emergence and Persistence of Ethnic Diversity in
Africa”正是从流行病学角度研究了非洲种族多样性的起源。他们提出了一个有趣的观点:由于严格控制聚居人数或限制迁移能够有效限制病原体的传播,疟疾疫情频繁的地区更容易产生倡导行为隔离的社会准则,许多规模小、在地理上隔离且封闭的民族应运而生。此外在疟疾肆虐的地方,同族婚姻率会更高。这是由于某些基因遗传病(如地中海贫血和镰刀型贫血)可以使人对疟疾的抵抗力增强,而同族通婚能有效地保证抗疟疾的免疫基因不被稀释,提高族群在疟疾下的存活率。

你如果看一张比例很大的地图,你会发现塞内加尔有四个邻国。北边有毛里塔里亚,西边有马里,东南有几内亚,正南有几内亚比绍。

三国时期,今宣城隶属吴国丹阳郡,该郡下领19县,其中属今宣城者有7:宛陵县(西汉置,故址今宣城县城关镇);泾县(西汉置,故址在今泾县青弋江西岸);安吴县(建安初年孙策置,故址在今泾县西南安吴镇);宁国县(孙权置,故址在今宁国县南竹峰乡万福村);怀安县(孙权置,故址在今宁国县东南石口乡);广德县(孙权置,故址在今广德县城西南郊,《三国志•吴志•吕蒙传》:“(吕蒙)从孙权讨丹阳有功,拜平北都尉,领广德长。”
);宣城县(西汉置,东汉初年省该县,建安中孙权复置,故址在今南陵县东弋江镇)。

民族分布的历史数据来自苏联民族志学者团队在1960年初编写的民族地图集及其电子版民族地理参考(GREG)数据库。本文的分析单位为1×1经纬度的网格。作者使用每网格内的平均民族占地面积作为民族多样性的代理变量——平均占地越少,说明该网格内的单个民族规模越小,民族总数越多。疟疾的数据来源于Kiszewski等人2004年创建的利用当地地理气候条件和蚊子的生物学特征建立的预测疟疾的指标,作者称其为“疟疾稳定性”指数。

塞内加尔这个国名是怎么来的呢?因为一条由东向西注入大西洋的塞内加尔河,而塞内加尔河又是塞内加尔和毛里塔尼亚的界河。有意思的是,塞、毛两国的边界,就这么一条河……

图片 3

图一左图展示了各网格的平均民族规模,右图则展示了疟疾稳定性在各网格的均值,从图中不难看出两者存在负相关关系。回归结果进一步证明了长期暴露于疟疾与否对当地民族的规模起到了关键作用。当回归中加入地理和气候变量,包括地形坡度和生产方式等变量后,这一结果仍然稳健。

图片 4

西晋太康二年从丹阳郡析出宣城郡,属扬州,郡治设于宛陵,领县11,其中属今宣城者有7:宛陵县(旧置,郡治。今宣城城关镇);泾县(同上);广德县(吴置,今址同上);宁国县(吴置,同上);宣城县(同上);安吴县(吴置,今址同上);怀安县(吴置,故址今在同上)。南北朝侨置郡县,更易复杂。

图片 5

只有放大地图,你才会发现,塞、毛两国仅仅在河两岸有非常小的陆地上的接壤,其他边界都泡在河里。塞内加尔肯定对这样的边界划分非常满意,因为塞内加尔的边界全部都河北岸,毛里塔里亚在河南岸没有一寸土地。塞、毛两国关系并不太好,1989年还曾因互相驱赶侨民而闹翻天,现在还在为历史遗留问题互相扯皮,没事就扔俩板砖。

隋统一后,废郡以州领县。开皇九年(589)改宣城郡曰宣州,领县6,其中属今宣城境内者有3:宣城县(本宛陵,隋大业初更名,郡治所在,故址今宣城城关镇);泾县(隋平城并安吴、南阳二县入焉。按:“南阳”当为广阳,隋避讳所致);绥安县(故治在今广德县桃州镇,避讳广德)。

图一 平均民族规模(左)及疟疾稳定性(右)

图片 6

唐分全国为十道,宣城郡隶属江南西道,治宣城县,领县10,其中属今宣城境内者有5:宣城县、泾县、广德(即隋绥安县)、宁国县(三国吴置,后省废不常,唐天宝三年复置)、旌德县。

疟疾稳定性指标捕捉了各地在长时间内发生疟疾的可能性,是一个预测值。作者也使用了历史上实际发生的病原体的传播情况——1900年非洲人群的疟疾患病率作为疟疾的代理变量。为进一步找出疟疾是通过何种渠道对民族规模产生影响,作者使用血液样本中达菲抗原(前殖民时期应对疟疾病原体的一种免疫基因)出现频率作为因变量进行分析。两者关系如图二所示,1900年的疟疾疫情与疟疾免疫基因的传播有正相关关系。这一结果佐证了民族文化和基因选择在“疟疾——民族多样性”这一连接中的中介作用。

你会提出反对,塞内加尔怎么可能是4个邻国,明明是5个。对,放大地图,你就会发现,在塞内加尔的大肚子里,居然还藏着一个国家。

十国时期先后隶属吴(907-937)和南唐(937-975),分原宣城郡分别隶属江宁府(下领县10,属今宣城境内有广德)和宣州(下领县6,属今宣城境内者4:宣城县、泾县、宁国县、旌德县)。

图片 7

图片 8

北宋置二十三路,宣州和广德一军属江南东路。宣州领县6,属今宣城境内者4:宣城县、泾县、宁国县、旌德县。广德军:太平兴国四年(979),以广德县置为军,领广德、建平(今郎溪)。南宋改宣州为宁国府,治宣城县,领宣城县、泾县、宁国县、旌德县等,其中泾县因宋崇宁间(1102-1106)青弋江东徙泾县城被冲废,嘉定三年(1210)移城于青弋江东。广德军依旧。

图二
1900年疟疾疫情(左)和达菲抗原(右)

这个国家在中国很有名,就是号称脚踩中苏美的冈比亚。这个段子你不会不知道吧,说冈比亚会派出一千名大军远征中国,然后有中国网友讽刺说:来了之后呢,加得起油吗?交得起过路费吗?全部送到收容所,还得管饭呢。

元朝设十一行省,下设路,属江浙行省。改宁国府为宁国路,治宣城县,下领宣城县、泾县、宁国县、旌德县。该广德军为广德路,下领广德县、建平县。

接着,作者使用与非洲同纬度的美洲(如图三)做了一个反事实检验。一方面,美洲的生物气候条件同样适宜疟疾的传播,因此自变量“疟疾稳定度”的地区分布也与非洲相似;另一方面,在欧洲殖民前美洲实际并没有疟疾的病原体。这使得殖民前的疟疾稳定度对美洲民族的形成应该没有影响。回归结果证实了这一点,进一步排除掉了地理隔离(如地形)和生产方式可能的中介作用。

图片 9

明改路为府,属宁国府,治宣城县,领县6,属今宣城境内者4:宣城县、泾县、宁国县、旌德县。另改元广德路为广德州,下领建平县,直隶京师。

图片 10

冈比亚就像塞内加尔体内的一根盲肠,曲曲弯弯二百多公里。塞内加尔肯定不喜欢冈比亚这个神经过头的邻居,别的不说,从冈比亚河南边的久卢卢,去河北岸的图巴库塔,要往东开车二百多公里,然后再往西开车二百多公里。而要穿过冈比亚,还不到一百公里。

清前期置二十三省,初属江南省,康熙时期析江南省而有安徽,属于安徽宁国府,另有广德直隶州。民国初年改府州为县,属于芜湖道(又名皖南道)。

图三 Murdock地图集:非洲和美洲的民族分布

由于地理上的原因,历史上的塞内加尔很难有存在感。在被马里帝国、桑海帝国统治期间,塞内加尔都是帝国的偏远角落,由“土里土气”的部落酋长管着鸡毛蒜皮,谈不上什么发展。

02 佚志

最后,作者探究了长期疟疾暴露的持续性影响——看因疟疾而生的行为隔离和民族认同感是否持续至今。使用DHS调查数据以及居住在外族的移民的信息,文章发现在疟疾频繁的地区,多民族群体往往是独立的,并且与外族几乎没有融合。图四以尼日利亚和喀麦隆为例,发现疟疾对于今天的同族婚姻率有持续影响。这进一步表明了历史疟疾之所以对今天仍有影响,是因为它加强了民族认同感以及同族婚姻的民族文化。

图片 11

揆诸陈振孙《直斋书录解题》、正史《艺文志》、王象之《舆地纪胜》、各种方志《旧志源流》等,该区域历史上亡佚志书计60种,具体如下:

图片 12

直到欧洲人的到来,塞内加尔才有了点存在感。欧洲强盗蹿到非洲来进行奴隶贸易,首选的据点是达喀尔以西的佛得角群岛。但你总得登陆吧,塞内加尔就成了各路土匪争夺的焦点。荷兰人曾在塞内加尔沿海建立了几个碉堡,法国人也没闲着,控制了塞内加尔河的出海口。法国的地盘有点小,就动用武力,打跑了荷兰人,占据了荷兰人的地盘,时间是公元1677年。

  1. 晋宋间•纪义撰:《宣城记》

图四 尼日利亚和喀麦隆的同族婚姻率(左)和疟疾稳定性(右)

图片 13

[著录来源]
章宗源:《隋书•经籍志考证》六著录。另,嘉庆年间,王谟辑录的《汉唐地理书钞》中辑存(系迄今所知安徽最早志书)。

本文通过数量方法证实了由流行病学家和人类学家提出的一系列观点,确认了疟疾在社会准则及文化形成中的关键作用。这些准则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限制了非洲民族间的民间交往和商贸往来,甚至可能是造成当今民族冲突的罪魁祸首。

中鱼吃小鱼,大鱼吃中鱼。英国也闻到鱼腥味蹿了过来,占领了法国控制了两块殖民地。英国当时的重点是经营冈比亚河流域,也就是现在冈比亚国的地盘。两国经常在冈比亚附近大打出手,谁也不服谁。

  1. 《怀安县志》(年代不详)

文献来源: Matteo Cervellati, Giorgio Chiovelli, Elena Esposito. Bite and
Divide: Ancestral Exposure to Malaria and the Emergence and Persistence
of Ethnic Diversity in Africa. Working paper 2017.

差不多过了一百年,公元1783年,英国和法国签订了《凡尔赛条约》,互换地盘,英国把原先占领的法国地盘还给法国,法国则承认冈比亚是英国地盘。又过了一百年,公元1889年,英国和法国最终划定冈比亚的边界,这才有了塞内加尔身上盲肠一般的冈比亚。

[著录来源]《舆地纪胜》卷十九著录。笔者按:怀安县,孙权置,故址在今宁国县东南石口乡。隋统一后省并。

轮值主编:熊金武
责任编辑:彭雪梅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图片 14

  1. 《宣城记》

责任编辑:

法国是西非的主要殖民国,面积非常大,包括塞内加尔、马里、科特迪瓦、布基纳法索、尼日尔、毛里塔尼亚、几内亚等地。法属西非距离法国比较远,所以,法国就在1902年,把法属西非总督所在地,放在了距离法国更近的塞内加尔达喀尔(原先驻同属塞内加尔的圣路易)。

[著录来源]《太平寰宇记》卷一百〇三著录。

图片 15

  1. 唐•范传正:《宣州记》

法国对塞内加尔以及西非的资源大肆掠夺,但在客观上也带动了塞内加尔的交通发展。法国在圣路易和达喀尔之间修建了铁路,以及达喀尔至马里首都巴马科的铁路。不过,由于历史的原因,塞内加尔还是世界上最不发达国家之一,粮食还能不完全自给。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著录来源]今存蒲圻张氏《永乐大典》辑本。

责任编辑:

  1. 《宣城郡图经》

[著录来源]章宗源:《隋书•经籍志考证》六著录。

  1. (宣州)《旧经》

[著录来源]《舆地纪胜》卷十九著录。

  1. 祥符《宣州图经》

[著录来源]《舆地纪胜》卷十九著录。

  1. (宣城)《旧志》

[著录来源] 蒲圻张氏《永乐大典辑本》。

  1. (宣城)《前志》

[著录来源] 今存蒲圻张氏《永乐大典》辑本。

  1. 宋•赵希远、李兼修纂:《宣城志》

[著录来源]《舆地纪胜》卷十七著录。蒲圻张氏《永乐大典辑本》。

11.明•洪武《宁国府志》

嘉庆《宁国府志》卷36《杂志•旧志源流》著录。

  1. 明成化•刘某修:《宁国府表》

[著录来源]嘉庆《宁国府表》卷三《职官表》著录。

  1. 明•梅守德纂:《宁国府志》

[著录来源]光绪《宣城县志》卷35《载籍》著录。

  1. 清•梅文鼎纂:《宁国府志分野考》1卷

[著录来源]嘉庆《宁国府志》卷20《艺文志•书目》著录。

图片 16

  1. 清•梅文鼎纂:《宣城县志分野考》1卷

[著录来源]嘉庆《宁国府志》卷20《艺文志•书目》著录。

  1. 同治•王国钧修:《宣城县续志》

[著录来源]光绪《安徽通志》卷339《艺文志•史部•地理类》著录。

  1. 《宁川志》1册

[著录来源]《文渊阁书目》19著录。

  1. 明嘉靖•胡子亚修、王皞纂:《宁国县志》(嘉靖6年)

[著录来源]民国《宁国县志》卷首《旧序》著录。

  1. 郑思贤修、余型纂:光绪《宁国县志》

[著录来源]民国《宁国县志》卷首《旧序》著录。

  1. 宋•王柡纂:《泾川志》13卷

[著录来源]蒲圻张氏《永乐大典》辑本;嘉庆《泾县志》卷29《旧志源流》著录。笔者按:嘉庆《<泾县志>•洪亮吉序》云:“泾县在宋嘉定中有县令濡须(今无为)王柡所撰志十三卷,今虽不传,而明宣德、成化、嘉靖三志间引之,亦尚十得二三,其条理之详,搜采之允,迥非后来者所能及,是以悉录入焉。”

  1. 左顺纂:宣德《泾县志》8卷

[著录来源]嘉庆《泾县志》卷29《旧志源流》著录。

  1. 曹迁纂:成化《泾县志》10卷

[著录来源]嘉庆《泾县志》卷29《旧志源流》著录。

  1. 赵恩等纂:嘉靖40年《泾县续志》1卷

[著录来源]嘉庆《泾县志》卷29《旧志源流》著录。

  1. 左润等纂:万历13年《泾县志》1卷

[著录来源]嘉庆《泾县志》卷29《旧志源流》著录。

  1. 沈容纂:万历13年《泾县志补》1卷

[著录来源]嘉庆《泾县志》卷29《旧志源流》著录。

  1. 左士望等纂修:顺治《泾县志》4卷

[著录来源]嘉庆《泾县志》卷18《文苑》著录。

  1. 赵善增纂:康熙《泾县续志略》1卷

[著录来源]嘉庆《泾县志》卷29《旧志源流》著录。

  1. 吴永昶、王国彦纂:康熙《泾县志补遗》1卷

[著录来源]嘉庆《泾县志》卷29《旧志源流》著录。

  1. 左士望纂:《水西志》3卷

[著录来源]嘉庆《泾县志》卷22《艺文》著录。

  1. 左暄纂:《泾志刊误》4卷

[著录来源]嘉庆《泾县志》卷28《辨证》著录。

  1. 陶炳南修:同治《泾县续志》

[著录来源]光绪《安徽通志》卷339《艺文志•史部•地理类》著录。

  1. 《南平军图经》1卷

[著录来源]《宋史•艺文志三》著录。

  1. 《(太平)邑图》

[著录来源]《太平寰宇记》卷103著录。

  1. 王雄修:正德《太平县志》

[著录来源]嘉庆《太平县志•曹梦鹤序》。

  1. 宋•李瞻纂:《旌川志》8卷

[著录来源]蒲圻张氏《永乐大典》辑本。

  1. 元•王祯纂:《旌德志》

[著录来源]嘉庆《旌德县志》卷9著录。笔者按:元代王祯所纂《大德<旌德县志>》(纂于1298),系用改良的木活字梓行。王祯字伯善,山东东平人,元贞元年(1295)以承事郎任旌德县尹。王氏自云:“前任宣州旌德县县尹时,方撰《农书》,因字数甚多,难于刊印,故尚己意命匠造活字,二年而工毕。试印本县志书,约六万余字,不二日而百部齐成,一如刊版,始知其可用。后二年予迁信州永丰县,挈而之官。”元王祯《农书•杂录•造活字印书法》。该志当属印刷史上的杰作。

  1. 王暄纂:成化《旌德县志》10卷

[著录来源]嘉庆《旌德县志》卷9《艺文•书目》著录。

  1. 增汉纂:正德《旌川文献录》

[著录来源]嘉庆《旌德县志》卷9《艺文•书目》著录。

  1. 梅元丰纂:万历《旌德县志》

[著录来源]嘉庆《旌德县志》卷8《人物•文苑》著录。

40.姚懋忠纂:《旌川乘书》18卷

[著录来源]嘉庆《旌德县志》卷9《艺文•书目》著录。

  1. 吕兴忠纂:《旌德县志补遗》

[著录来源]嘉庆《旌德县志》卷9《艺文•书目》著录。

图片 17

  1. 陶鸿、易雍大纂修:同治《旌德县续志》

[著录来源]光绪《安徽通志》卷339《艺文志•史部•地理类》著录。

  1. 宋•佚名氏:《(广德军)图经》(年代不详)

[著录来源]《舆地纪胜》卷24著录。

  1. 《(广德)旧志》

[著录来源]《大明一统志》卷17著录。

  1. 《(广德)郡志》

[著录来源]《大明一统志》卷17著录。

  1. 宋淳熙•赵亮夫纂:《广德军桐汭志》(修于淳熙十一年,1184年)

[著录来源]《舆地纪胜》卷24著录。

  1. 宋•赵子直纂:《桐汭新志》20卷(纂于绍定五年,1232年)

[著录来源]陈振孙《直斋书录解题》卷8著录;又,乾隆《江南通志》卷91著录;又,蒲圻张氏《永乐大典》辑本。

  1. 范昌龄修:弘治《广德州志》

[著录来源]光绪《广德州志》卷首《旧志缘起》著录。

  1. 杨苞修、陈珏纂:康熙6年《广德州志》20卷

[著录来源]光绪《广德州志》卷首《旧志缘起》著录。

  1. 金刚保修:同治《广德州续志》

[著录来源]光绪《安徽通志》卷339《艺文志•史部•地理类》著录。

  1. 朱之楫修、金汝励等纂:万历《建平县志》8卷

[著录来源]光绪《广德州志》卷首《旧志缘起》著录。

  1. 张正中修:顺治《建平县志》

[著录来源]光绪《广德州志》卷首《旧志缘起》著录。

  1. 高自远修、岑鹤等纂:康熙12年《建平县志》

[著录来源]光绪《广德州志》卷首《旧志缘起》著录。

  1. 贡震纂修:乾隆27年《建平存稿》2卷

[著录来源]光绪《广德州志》卷首《旧志缘起》著录。

  1. 王仲澍修:道光《建平县志》

[著录来源]光绪《安徽通志》卷339《艺文志•史部•地理类》著录。

  1. 陈德明修:同治《建平县续志》

[著录来源]光绪《安徽通志》卷339《艺文志•史部•地理类》著录。

  1. 程傅修、戴骝等纂:弘治《绩溪县志》

[著录来源]嘉庆《绩溪县志》卷十,《人物•学林》著录。

程傅,字佐时,号慕斋,晚号归乐翁。成化丁酉(1477)顺天举人。知浙江新昌县,建学兴利,民为立去思碑。家居建世忠祠,立宗会所。著有《程氏宗谱》、《程氏志略》、《绩溪志》、《书经会要》若干卷。

——嘉庆《绩溪县志》卷十《人物志•学林》

戴骝,字致远,号宏斋,市东人。成化甲午(1474)举人,授福建建安知县。

——嘉庆《绩溪县志》卷十《人物志•宦业》

[内容辑录]

弘治《绩溪县志•戴骝序》:绩溪自建邑来,志无完书。成化中,侍御李公宗仁谪簿吾邑,尝以属汪宪副源学修之,书未及成,公受代去,事中辍。予加搜葺,手录二册藏于笥。弘治辛酉,致政家居,检而阅之,将图卒业,而程大尹佐时取予所录而增修之,以稿见示。又得冯驾部时鸣、张节判性之暨新举子程静夫,各出家藏有关志事者,参互考订,始克成编。乃叙之曰:志之作其来尚矣,昉于夏《禹贡》、周《职方》,春秋列国,皆有史以纂言纪事。其后,秦人废封建而置郡邑,史亦遂废而总领于朝。今郡邑志犹列国史也,事之重可知矣。新安号“东南邹鲁”,而绩为属邑。昔汪龙溪谓:“新安以县名者六,而邑小士多,绩溪为最。”是宜文献有足征者。顾一邑之志,独无完书,非欠事欤?岂事之修举迟速,固亦有数存邪!或曰:大明一统有志,新安有志,绩事业已登载,无容赘焉可也。虽然,《一统志》纪天下事,《新安志》纪一郡事,揭大都其法宜略。邑志所纪近且核,其法宜详。兹幸成编,山川、人物诸凡宜载,靡敢或遗。庶几官于斯者有所稽以成治,生于斯者有所感以成俗。窃尝观列国史,悉昭鉴戒。而《职方》乃盛世图籍,夏书虽以贡名,而底慎财赋,祗台德先,斡旋化机,实于此乎寓。然则今日之事,岂直弥文,而姑以备山经地志之书而已哉!第数百年坠典,掇拾而成,不无谬妄之讥,而润色损益,俾无遗恨。盖以俟后之君子云。弘治十五年壬戌仲冬望日,绩溪后学戴骝序。

——嘉庆《绩溪县志》卷首《原序•陈约序》

  1. 陈约修、张翱等纂:正德《绩溪县志》(3卷)

[著录来源]嘉庆《绩溪县志》卷首,《原序•陈约序》著录。

陈约,字延章,顺天人。筑堤放水,纂修县志,升知州(正德十三年任绩溪知县)。

——嘉庆《绩溪县志》卷八《县职官表》

张翱,字时举,北门人,学行有声,岁贡,授浙江宁波府训导……著有《前山稿》,正德间同修县志。

——嘉庆《绩溪县志》卷十《人物志•学林》

[内容辑录]

正德《绩溪县志•陈约序》:予始至绩,首以县志为询,乃知百年旷发未有纂修之者。事虽载诸府志,亦止于二十年前,而今未及之也。则作而叹曰:志也者,所以志地理,志货食,志职制,制选举,志人物,举凡皆阙而无书,则文献将何所征。而我责有不可逭,用是亟欲图之而未逮。会今上南巡,旨郡邑图志,乃搜访民间,始得戴大尹骝本、程大尹傅本。因取府志凡例,集庠士张生翱、程生容参互考订,以类修纂,略加隐括,汇为一书,厘为三卷。一展卷间,而一邑之大观尽之矣。遂鸠工锓诸梓。工既讫功,因书此以识之。正德十六年二月既望,知绩溪县事、古燕陈约序。

——嘉庆《绩溪县志》卷首《原序•陈约序》

  1. 胡在田撰修:咸丰《绩溪县志补》(1卷)

[著录来源] 光绪《安徽通志》卷三三九,《艺文考•史部•地理类》著录。

  1. 喻肇祥修、宋世金等纂:同治《绩溪县续补》(1卷)

[著录来源] 光绪《安徽通志》卷三三九,《艺文考•史部•地理类》著录。

(作者系安徽师范大学历史与社会学院教授、副院长)

制作:童达清(ltsr2718)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