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诸神角力场:破碎的南斯拉夫 ——漫谈塞尔维亚和克罗地亚(下)

原标题:日本右翼“脚踹”慰安妇铜像 日方要求把陈情书放地上惹众怒

原标题:马江海战:如果福建水师主动出击会有获胜希望吗?

图片 1

据台湾媒体报道,针对日本右翼团体表赴台南对慰安妇铜像“脚踹”,中国国民党台南市党部主委谢龙介今早号召民众北上日本台湾交流协会表达谴责并要求道歉。众人在协会前要递交陈情书时,日方一度要他们把陈情书放地上就可以走了,此举引发众怒,现场“王八蛋!日本人没种!”等骂声四起,并扬言日方不派代表出来,就要冲进去。最终在协调下,日方才派出总务处长接受陈情书,让抗议告一段落。

图片 2

“火药桶”巴尔干半岛,多次欧洲战争由此引起

据报道,日本“慰安妇之真相国民运动组织”等16个团体7日到中国国民党台南市党部要求移除慰安妇铜像,其中团体代表藤井实彦“脚踹”慰安妇铜像,引发市党部主委谢龙介等人愤怒,今早号召民众北上日本台湾交流协会表达谴责并要求道歉。

问丨发生在中法战争中的马江海战,是清朝开始洋务运动后所遭受的第一次重大考验。然而,作为洋务运动前期最大成果的福建水师,却在非常被动的情况下,遭到了突袭。在不长时间的交火后,就全军覆没了。

今早在谢龙介号召下,有50多位台南民众聚集在台日交流协会前抗议,另外包括国民党“立委”王育敏、陈宜民和前台北县长周锡玮、以及国民党台北市议员候选人游淑惠、徐巧芯、锺沛君,以及新党发言人王炳忠和新党台北市议员候选人苏恒、林明正等也都赶到现场声援。警方不敢大意,部署上百名警力在现场戒备,深怕有冲突发生。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如果当时的福建水师更主动一些,不要局限于死守港口,能否有获胜的希望?或者说即便是战败,能否打出更好看的交换比?

位于欧亚枢纽的巴尔干各民族都有独立掌控自己国家民族命运的雄心和壮志,但却始终难逃被操纵、被损害、被算计的棋子的命。因为这里必然是欧亚大陆主要势力交锋的前沿,势力争夺的缓冲区,巴尔干半岛其实就是天然的“诸神角力场”。

责任编辑:

图片 3

塞尔维亚人曾经摆脱保加利亚和拜占庭帝国的控制,建立起强大的塞尔维亚帝国。但奥斯曼土耳其帝国的崛起,最终打碎了“大塞尔维亚”的迷梦。1389年6月的科索沃之战,既是“泛塞尔维亚联盟”与奥斯曼土耳其人的战争,也是基督教世界与伊斯兰世界的宗教战争。

在马江海战中大获全胜的法国东方舰队

只是这一战塞尔维亚人惨败,帝国精英毁于一旦,国运日衰。1453年,奥斯曼土耳其攻克君士坦丁堡,拜占庭帝国覆灭,苟延残喘近千年的古罗马帝国余绪灰飞烟灭。广义上的巴尔干地区包括希腊、保加利亚、罗马尼亚、阿尔巴尼亚等,全部被纳入奥斯曼土耳其帝国的版图。天主教、东正教、伊斯兰教,三大教派势力交织,巴尔干形势更趋复杂。

很多人都觉得,福建水师在马江海战中的全军覆没是因为遭遇突袭而造成的。可在实际上,即便是福州水师全部出动,也根本不是法国东方舰队的对手。双方在武器技术水平上,就不在一个等级内。这才是法军将领孤拔能带着舰队横行东南沿海的原因。

图片 4

全世界的海军在19世纪后半段,进入了铁甲舰时代。当时的总体背景是武器技术进步飞快,很多舰船在出现10年后就面临彻底落伍的局面。甚至还会出现按旧思路设计的船才下水,就已经被新思维的改良船型给淘汰的窘迫。

科索沃之战导致了塞尔维亚的沦亡,在五个世纪内都被奥斯曼帝国奴役。塞尔维亚人民至今仍在纪念这场战役。

图片 5

起于小亚细亚半岛的奥斯曼土耳其帝国,得益于阿拉伯阿拔斯王朝的没落,也像马其顿帝国一样依赖于军事征服带来的凝聚力和勃勃勃生机。但当其军事征服慢慢达到极限,并不断在地中海、在多瑙河畔遭受挫败时,其国势很快就由盛转衰了。

19世纪的法国海军名将 孤拔

当强大的奥斯曼土耳其帝国慢慢死去时,这个近代的“西亚病夫”就带来了一个近乎无解的世纪难题“东方问题”,实际上就是如何瓜分奥斯曼土耳其帝国的“遗产”,以及其带来的一系列民族、领土、宗教和文化的争端。

孤拔率领的法国东方舰队,代表着当时欧洲海军技术的最新发展成果。这其中就包括了新的装甲巡洋舰概念。这是海军完全步入铁甲舰时代的标志,也是巡洋舰防护力全面升级的结果。

1683年,奥斯曼土耳其帝国再次进军维也纳失败,欧洲天主教联盟反攻。1699年,奥斯曼土耳其帝国第一次作为战败国签订了《卡尔洛维茨和约》,割让了匈牙利和特兰西瓦尼亚给了奥地利。其实,这就是苦逼的“基督教之盾”——匈牙利王国,在与奥斯曼土耳其帝国长期激烈的交锋中被揉碎,这次“从怪兽口中被吐了出来”,并入奥地利,为近代奥匈二元帝国的组建奠定了基础。

在当时,由于大部分国家的战列舰不可能长期在海外执行巡逻等次要任务,所以就通过建造小一号的装甲巡洋舰,来充当海外舰队的旗舰和主力。清政府正在筹划的北洋舰队,也是这个时代的产物。然而北洋舰队的大部分船只,都没有能赶上突然爆发的中法战争。

图片 6

图片 7

奥斯曼帝国围攻维也纳。由《卡尔洛维茨和约》,奥斯曼帝国第一次割让领土予欧洲各国,奥地利帝国开始获得从三十年战争造成的长期萧条中脱身并开始扩大版图的机会。

法国人的装甲巡洋舰 强于清军的任何军舰

其后,英、法、俄、奥匈帝国、普鲁士等列强相继登场,鲸吞、夺取奥斯曼土耳其帝国领土,“东方问题”愈演愈烈,巴尔干各民族的命运,也就越来越不掌握在自己手中了。

再看福建水师这边,他们实际上很不幸的站在了之前一个时代的海军技术特点上。大部分船虽然有装备原始的铁甲防护,但大部分船体本身是木壳制造的。这就让军舰的防护水平要差了法军一大截。同时,船上的火炮也更为陈旧,根本无法在火力上威胁大部分法国军舰,尤其是堪称“小号战列舰”的装甲巡洋舰。

其实,近代“东方问题”的核心就是如何瓜分奥斯曼土耳其帝国,以及达达尼尔和博斯普鲁斯海峡的控制问题。但其背后的意义在于对“三洲五海之地”的控制,奥斯曼土耳其帝国这个正衰落的帝国,曾经控制欧亚非三洲交界之地,控制里海、黑海、红海、阿拉伯海、地中海,这是世界贸易的枢纽、文化交汇的中心,更是世界大棋局的核心,现在也依然是世界大国角力的核心。

在战役中,法军还首次使用了处于试验阶段的鱼雷艇。这种清军根本没有见过的武器,四两拨千斤,给守军以巨大杀伤。

但欧洲列强的想法是不一致的:

图片 8

英法着眼于“共享”,并不急于给奥斯曼土耳其帝国“送终”,而是希望保持帝国的“相对完整”,逐步消化其在北非、中东的“遗产”。

正在攻击清军战舰的法国早期鱼雷艇

俄罗斯的想法是“独占”,罗曼诺夫王朝朝思暮想继承拜占庭帝国,也就是古罗马帝国的衣钵,进军君士坦丁堡,将其变成“沙皇格勒”,从黑海前出地中海,获得其梦寐以求的“不冻港”,控制达达尼尔和博斯普鲁斯海峡。

最后,清军在马尾附近并非没有备战。只是虽然有了洋务运动的积累,大清在技术上始终是一个追赶者,无法获得最新的武器技术。所以,他们不仅本能的选择了据守策略,甚至还将很多地方部队也堆积到福州一带。

奥匈帝国则希望控制整个多瑙河流域,不断向南扩张,完全吞并巴尔干半岛。而通过普丹、普奥、普法三次战争,建立起来的德意志第二帝国虽然号称在“东方问题”没有“特殊利益”,事实却是希望以“东方问题”为筹码,改善其在欧洲强势崛起之后四面受敌的外交窘境。

在马尾海战的最后阶段,法国军舰一度杀入了河口位置。清军在当地布置了许多旧式的绿营水师战船。这些在中世纪都不显得性能优良的战船,被法国人像练习打靶一样,逐个击沉。平均摧毁1艘绿营战船,只需要1发炮弹。

图片 9

面对“东方问题”的乱局,德意志第二帝国的“铁血首相”俾斯麦曾断言:

福建水师的战舰中 有完整的铁壳已经算是先进船型了

图片 10

在当时的清军水师中,北洋舰队根本还没有成军,福建水师和南洋水师则技术非常落后。孤拔在后来的战争中,一直希望能够击沉南洋水师的几艘木壳巡洋舰。后者则一直在各个港口间来回躲藏,才免于被摧毁的噩运。

“一定会有一个巴尔干的蠢货引发一场欧洲大战。”

所以,这种巨大的技术落差注定了马尾海战的结局。哪怕清军敢于出港硬拼,结局也不会比历史上更加好看。

第一次世界大战也正是因为巴尔干问题而爆发,只是此前“巴尔干火药桶”其实早已危机重重了。

图片 11

随着奥斯曼土耳其帝国日渐衰败,1823年,英国宣布支持希腊起义,使希腊人摆脱土耳其人的统治,建立希腊王国。19世纪初,塞尔维亚人通过300余年抗争,摆脱土耳其人的统治,重建塞尔维亚王国。其后的巴尔干第一次、第二次战争,巴尔干地区各国相继脱离奥斯曼土耳其帝国统治,各国之间也大打了一场,解决并且再次形成不少领土争议。在这片土地上,民族、领土、宗教、文化争端问题太复杂。

整个中法战争 孤拔的舰队都在沿海横行无阻

巴尔干第一次战争

后人在总结经验教训时,总是片面的忽略技术原因而将计谋和所谓的胆识放在主要位置。这无疑也是一种非常“聪明”的刻舟求剑之举。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图片 12

责任编辑:

图片 13

此时——

处于奥匈帝国皇家直属领土的克罗地亚、斯洛文尼亚在考虑:是将奥匈帝国变成“奥地利、匈牙利、斯拉夫三元帝国”,还是建立“大克罗地亚”;

贝尔格莱德的塞尔维亚政治家则觉得自己肩负起了建立“大塞尔维亚王国”的“天命”,应该一统波黑、黑山等塞尔维亚人聚居的地方,马其顿应属于塞尔维亚,科索沃更应是塞尔维亚的“圣地”;

索菲亚的酒馆里则在讨论“大保加利亚”问题;

布加勒斯特关注“大罗马尼亚”话题;

希腊人则希望重现古希腊文明的荣光,建立“大希腊文化圈”。

但不论是梦想,还是现实,大家都感觉本民族“天然归属”的领土被邻居占领了,彼此之间都有领土诉求;再加上各国背后大国势力的影响,除了战争似乎没有其他办法可以解决这些问题。

其中,塞尔维亚与奥匈帝国的矛盾最为尖锐。以塞尔维亚人为主体的黑山,因为地势险要、易守难攻、物产贫瘠,在奥斯曼土耳其帝国数百年的侵袭中,始终保持独立。塞尔维亚王国希望与黑山合并,奥匈帝国则坚决反对。而波黑地区(即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纳)情况更复杂,既有大量的塞尔维亚人,也有克罗地亚人,还有大量信奉了伊斯兰教的塞尔维亚人、克罗地亚人、阿尔巴尼亚人和土耳其移民,这些人后来被认定为一个新的民族——波黑穆族。

图片 14

波黑东邻塞尔维亚,东南部与黑山接壤,西部与北部紧邻克罗地亚。

对于奥匈帝国而言,波黑就是嘴边的肥肉,没有不吃的道理。但对于塞尔维亚,波黑被奥匈帝国吞掉,不仅断了塞尔维亚获取优良出海口的念想,还意味着塞尔维亚将成为奥匈帝国下一个吞并目标。因此,当奥匈帝国宣布吞并波黑时,实际上已经点燃了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导火索。而奥匈帝国大公斐迪南在波黑首府萨拉热窝遇刺,其实应是大概率事件。

图片 15

1914年奥匈帝国皇储斐迪南大公在波黑首都萨拉热窝被塞族民族主义者刺杀,直接导致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爆发。

随后就是四年残酷的战争,第一次世界大战让四个大帝国寿终正寝。奥斯曼土耳其帝国灭亡,除了君士坦丁堡,也就是现在的伊斯坦布尔,以及小亚细亚的安纳托利亚高原,土耳其失去所有属国和属地,巴尔干国家全部独立,北非和阿拉伯地区被英法意瓜分。奥匈帝国灭亡,变成无关轻重的内陆国家奥地利。德意志第二帝国霍亨索伦王朝宣布退位,俄罗斯罗曼诺夫王朝灭亡。

源自19世纪初的“泛斯拉夫主义”,算是强调了“斯拉夫民族”的血亲和集体认同。不过这一运动的核心居然是在波希米亚和克罗地亚,而且很快从西斯拉夫和南斯拉夫知识分子的“书斋革命”,转化为社会运动的推动力量。有意思的是,“南斯拉夫”这个概念最早是克罗地亚人提出的,而非自诩肩负“天命”的塞尔维亚人。

东斯拉夫人——俄罗斯倒是“泛斯拉夫主义”的积极支持者,自称是斯拉夫各民族的“保护者”、“领导者”,对斯拉夫各民族兄弟表现出“异乎寻常的热情”,特别是对巴尔干半岛“斯拉夫兄弟的解放事业”表现得尤为支持,其实是为了独占奥斯曼土耳其帝国欧洲部分的领土。

不过,塞尔维亚作为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战胜国,将“南斯拉夫”这个梦想变成了现实。一战后,成立了“塞尔维亚、克罗地亚和斯洛文尼亚王国”。1929年,更名为南斯拉夫王国。不过,这种简单而又各怀鬼胎的合并不仅未能消弭塞尔维亚与克罗地亚的矛盾,反而使得双方在这短暂的“婚姻”中,彼此看对方越来越不顺眼,矛盾冲突越来越大。

统治南斯拉夫王国成为一个高危职业,政变、暗杀频繁,倒霉的卡拉乔治家族,无力维持国家的政局稳定。毕竟斯洛文尼亚、克罗地亚经济文化发达,塞尔维亚虽然经济落后,但认为自己是一战的胜利者,斯洛文尼亚、克罗地亚等地不过是从奥匈帝国接受的“战争遗产”,始终有“大塞族”倾向。而且塞、克两族宗教也完全不同,一个信仰东正教,一个信仰天主教,可以说他们除了语言相通、人种相同,其他根本找不到认同点。

图片 16

1934年10月9日,南斯拉夫王国国王亚历山大在法国被激进主义团体“马其顿内部革命组织”派出的刺客暗杀。

图片 17

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后,在轴心国、同盟国势力的拉扯下,南斯拉夫王国无力决定自己的命运,很快分裂。克罗地亚投入希特勒的怀抱,宣布独立,成立法西斯组织“乌斯塔沙”,开始对塞族人进行无差别的种族屠杀。英法对塞尔维亚则是鞭长莫久,只能让塞族人自求多福了。

塞尔维亚当然不甘被屠杀,也成立极端组织“切尼特克”,反过来屠杀克族人。于是,二战期间在南斯拉夫就出现克族人杀塞族人,塞族人杀克族人,克族人、塞族人共同杀犹太人的局面。由于当时轴心国占优势,克罗地亚“乌斯塔沙”的屠杀规模比塞尔维亚肯定是大得多,其手段之残忍连德国纳粹都“有些鄙视”。

图片 18

法西斯扶持的乌斯塔沙

当然,此时的巴尔干半岛还有另外一位“棋手”——前苏联,棋子则是铁托的共产主义游击队。当然,最终结果大家也都知道,美国成为“救世主”,同盟国战胜轴心国,苏联红军横扫东欧;二战结束,从波罗的海到亚得里亚海,铁幕落下,北约、华约开始对抗。

作为克罗地亚人的铁托,摆脱向前苏联“一边倒”的政策路线,号召亚非拉穷哥们,走出了一条“不结盟运动”的新路子。二战结束后的南斯拉夫,在政治强人铁托的治下,出现了繁荣稳定的局面。

但塞尔维亚与克罗地亚的千年恩怨却始终没有化解,铁托对塞、克矛盾的政策选择是淡化和遗忘。只是连续几代人的血海深仇,短短几十年又如何遗忘得了?

Q

图片 19

图片 20

Q

铁托对塞克矛盾的政策选择是淡化和遗忘。

铁托对“大塞族主义”刻意压制,甚至采取了矫枉过正的作法,比如成立马其顿加盟共和国,让它脱离塞尔维亚的管辖;承认波黑穆斯林是一个单独的民族,消减塞尔维亚在波黑的优势;将科索沃、伏伊伏丁设为自治省,埋下科索沃独立的“暗雷”。南斯拉夫繁华的表象之下,暗流涌动。

1980年,铁托去世后,强人政治终结,南斯拉夫不仅不设总统,而且还搞起了六个加盟共和国、两个自治省最高代表组成联邦主席团执政的松散形式。这样南斯拉夫想不分裂都难了。

随着前苏联解体、东欧剧变,1991年,斯洛文尼亚、克罗地亚、波黑、马其顿四个加盟共和国先后宣布独立,延续近十年的南斯拉夫战争就此爆发。这其间的斯洛文尼亚战争、克罗地亚战争、波黑战争、科索沃战争,就不再介绍了。

图片 21

在南斯拉夫内战过程中,冲突各方多次犯下种族大屠杀的罪行。

简单来说,斯洛文尼亚离欧盟最近,历史包袱最少,很轻松就独立了,流血也算少。克罗地亚得益最多,基本上清理和驱逐了国境内的塞族,“干净得好象他们从来没来过”,只是这其中流血冲突与悲伤的故事,西方媒体是不会过多关注的。波黑战争最惨,穆族、克族、塞族互相残杀,乃至出现种族清洗、屠杀的惨状。塞尔维亚则是美国和欧盟的主要制裁与打击对象,不光经济制裁,还划禁飞区,直接轰炸贝尔格莱德。科索沃宣布独立,也是美国、欧盟最先承认其独立。

短短十几年,南斯拉夫谢幕,“大塞尔维亚”梦碎,黑山也最终离开了南联盟,塞尔维亚变成一个内陆国,巴尔干半岛曾经的强国——南斯拉夫一分为七,最终成为历史。

图片 22

回顾破碎的南斯拉夫,不论是斯洛文尼亚、克罗地亚,还是塞尔维亚,其身后依然可以看到域外大国操控的身影。南斯拉夫内战弥漫的炮火,塞族、克族、穆族等各族人民的无尽鲜血和累累白骨,正是大国博弈的代价。

人们曾经以为奥斯曼土耳其帝国的灭亡,意味着“东方问题”的终结。但在某种程度上,“东方问题”并未终结,在新的政治格局,以及地缘政治和意识形态的影响下,巴尔干问题、叙利亚问题、巴以问题、中东问题,依然是灰飞烟灭的奥斯曼帝国留给世人的“政治遗产”。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