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这场争论,谁对?

原标题:绝版音频在此!盛中国9岁在武汉广电录制作品展露天才琴艺

原标题:世界发展最迅速的国家,不到30年就成超级大国,但40年后就灭亡了

一场争论正在发生

昨日深夜

中国古代有句话叫做“无源之水,无本之木”,注定“昙花一现”不能持久,这句话放在国家发展上,更是如此。一个超级大国的产生,那是一点一滴的积累,中华大国地位,那是奋斗了几千年。美国成为超级大国,也努力奋斗了200多年。而下面这个国家,堪称世界历史上发展最快的国家,建国30多年就成为超级大国,但是仅仅40年后就被灭了,可谓是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父亲怪儿子要独立要疏远自己

一条消息痛了心

图片 1

儿子反说父亲是在无理取闹

小提琴大师盛中国去了!

中国改革开放40年,发展到今天,可谓是非常不容易。韩国发展50年成发达国家,也非常自豪。但是,其实这都不算什么!因为有一个国家,只用了30年,不但富有,还一跃成为世界超级大国,记录到现在都没被打破。

到底怎么回事

享年77岁

图片 2

让我们走进这场争论

图片 3

这个国家就是苏联,苏联在10月革命后建立,建立在当时欧洲落后的俄罗斯基础之上。而且在初期,还进行了残酷的内战,国内被打的支离破碎。可以说,苏联建立的基础非常非常差,或者说在废墟上建立。

一探究竟

图片 4

图片 5

图片 6

盛中国5岁开始随父学琴,7岁第一次公开演奏,9岁时武汉人民广播电台录制了他独奏的莫扎特、贝多芬、舒伯特等人的经典作品,向全国广播,被誉为“天才琴童”。

但是,我们看到,苏联到了二战后,快速暴涨为世界超级大国,开启了冷战模式,这个速度,简直是不可思议的。一个建立在废墟的国家,短短30年,成超级大国,这个简直不可思议。想想美国人,搬砖200多年,才有了其江湖地位,苏联直接就秒超。

宝骏360

1960年赴苏联莫斯科柴可夫斯基音乐学院留学,师从著名小提琴大师柯岗。1962年获得第二届柴可夫斯基小提琴比赛荣誉奖。

因此,很多人评价,苏联的暴起,显得很是“虚胖”,其实其原始积累不是一草一木的去耕耘,而是靠抢。苏联二战后,几乎搬空了日本在东北的所有设备,还将整个东德掘地三尺,搬了三年……所以才有了苏联快速的崛起,虚胖。

独立座椅

1964年回国后,在中央乐团任独奏演员。

图片 7

一人一座

1980年,他到澳大利亚的六个城市举办了十二场音乐会,成为中澳文化交流史上的一个里程碑;
日本政府曾授予他“文化大使”的称号。

因此基础并不牢固,而且此后苏联自己开始膨胀不计成本的对外援助,寻求表面上的国力,最终将自己带入深渊。成为超级大国后,仅仅40年就烟消云散,迅速解体,一分为十五了。所以,苏联的崛起是来的快,走的也快。

这场争论

他在国内外录制发行过十多张唱片以及CD、录音带,曾荣获中国唱片总公司颁发的金唱片奖。澳大利亚ABC广播公司将他列入“世界最伟大的艺术家”的行列。

图片 8

没有输赢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图片 9

虽然到现在还没有能打破其记录的,但是,却给世界留下了最宝贵的财富。国家的建设要一砖一瓦,慢慢建设,才会基础牢固。而拔苗助长,不切实际,注定是昙花一现,不能长久。所以正是有了苏联的惨痛教训,也才有了我国现在的稳固的发展,也算是给世界做了一件大好事了。

责任编辑:

武汉人民广播电台的资料库里

图片 10

至今保留着68年前的珍贵音频

换一个视角纵观古今!发出自己的声音!写历史我们是认真的!!!更多精彩请关注[农夫播报]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那时盛中国才9岁

责任编辑:

第一次来到录音棚录音

图片 11

父亲盛雪悄悄为9岁的儿子筹备着一台独奏音乐会。这时,武汉人民广播电台慕名前来邀请盛中国去电台录音,做一小时的音乐节目向全国听众播放,武汉电台的音乐编辑陈一萍担任录音制作。这次盛中国演奏了《亨德尔第四奏鸣曲》、舒伯特的《霍拉舞曲》《圣母颂》《回旋曲》《莫扎特第五协奏曲》。

广播节目在全国播出之后,少年盛中国的名字在乐坛一炮唱响。有专家评说:一个9岁的儿童能使整个演奏进入和谐而又层次分明的理想境界,达到一种无声的愉悦程度,在全国亦可称得上是首屈一指了。盛中国很快被幸运地选进了中央音乐学院少年班,随后到达莫斯科国立柴可夫斯基学院深造。在这里,盛中国拜世界著名小提琴演奏家列昂尼德·柯岗为师。在苏联留学的生涯里,盛中国的小提琴演奏水平日渐提高,国内报刊称他是可以写入当代音乐史册的中国小提琴演奏艺术家,国外权威人士也赞称他为“杰出的音乐表演大师”,是最迷人的小提琴演奏家,是中国的“梅纽因”。

9岁时的录音

点燃了盛中国的音乐梦想

一直在他心中占据着特殊的位置

五年前他还专程携夫人故地重访

图片 12

图片 13

图片 14

图片 15

2013年初夏,盛中国携夫人、钢琴演奏家濑田裕子随着中央电视台《故乡》栏目组来到武汉人民广播电台寻根。当天早晨九点半,他们准时出现在电台大门口,紧紧握住了84岁的资深音乐编辑陈一萍的手,深情地回忆起当年——

盛中国说:那一天也是我的生日,早晨起床用完早餐,父亲一手提着琴盒子,一手牵着我,坐轮渡从武昌到汉口电台(武汉人民广播电台的前身),那会新中国刚成立,汉口电台是从国民党手中接收过来的,使用的是钢丝录音机。我一遍遍地拉,感觉不到口渴和劳累。后来第一次从收音机里听到自己演奏的曲子,那么好听啊!我第一次尝到收获的喜悦。记得当时我一共拉了5首曲子,其中就有舒伯特的《霍拉舞曲》。

他说:“武汉电台这次录音,对我来讲实在是太重要了!我的音乐道路走得很远,甚至走出了国门享誉世界,应该说这里就是我音乐生涯起航的地方。

武汉电台的工作人员带领盛中国和央视栏目组来到胶带室,在巨大的资料架上,找到一盘当年盛中国录制的老唱片,这是粉粹四人帮后不久,盛中国和中央乐团联合演奏的小提琴协奏曲《壮锦献给毛主席》。

盛中国搬来一把椅子恭恭敬敬地请陈一萍坐下,拉着陈一萍的手诚恳地说:“陈一萍老师,我已经有了一个新的想法,就是和您合作,一起选10个大家熟悉的湖北名曲,专门录一张碟子,就叫《故乡情》,碟子卖的收益将全部拿来做公益,回报武汉,您看好不好?”陈一萍的眼角湿润了,微笑着点点头。盛中国接着说:“现在请允许我和夫人一起来给您老演奏一首曲子吧!希望您能喜欢。”盛中国庄重地拿起那把多年随身携带的小提琴,与夫人濑田裕子满怀深情地演奏起来。

点击图片访问《有声读物:音乐故事赏析——小提琴演奏家盛中国的武汉情结》

大师远去了

独留音频在此

唯有这段与武汉的旷世“琴缘”

温暖着江城

责编:欧阳谨文

撰稿:高梦 Dulia

编辑:刘昊 蓝玉春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